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写很渣的原创耽美文)《钢琴教师》——33(完)

33、

“呼哧、呼哧……”

人山人海的机场里,甄玥天的喘息被嘈杂的人声,不时响起的广播声,行李箱的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等等淹没了。

姚薇薇的手机打不通,关锋的手机打不通——

距离飞机起飞,还剩五分钟。

“关老师,关老师,关老师!”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甄玥天心急如焚,这个时间关锋肯定早已在飞机上了,他见不到关锋,他怎么都见不到关锋!

脑子不转了,他只是一味地跑,一味地跑,一味地跑……直到听到轰隆一声。

飞机,起飞了。

“啊……”

眼前彷彿看到了,坐在正飞往高空的飞机上的关锋,那身影,对他没有一丝留恋。

双腿僵直,甄玥天整个人不动了,如同没了电的机器。

高悬在头顶的是航班显示屏,密密麻麻的字映在甄玥天眼中只是些毫无意义的符号。

关锋走了……

关锋真的走了。

“不要!关老师,不要走!不要走——关老师,关老师,关老师!”

活像个疯子,甄玥天冲着显示屏一顿狂喊。不管机场里的其他乘客和工作人员是否用异样的眼神睥睨他。他不在乎,他只想告诉关锋,他不想关锋离开。宛如只要喊出来,远在飞机上的关锋就能听得到一般,喊声持续了很久、很久……

最后,化为了呜咽。

蹲下身,捂着脸,眼泪止不住地从指缝间滴落,啪嗒、啪嗒,在光滑如镜的地砖上积成一汪水。甄玥天就像一个被父母拋弃的小孩子,失声痛哭着。

“哭成这样你也算男子汉吗?”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眼泪顷刻间停了。甄玥天难以置信地瞪圆眼睛,抬起来的头没有向后转动,不敢向后转动。他害怕,他看到的不是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怎么了?你不是在叫我吗?为什么不回头?”

站在身后的男人在发问,口气一如既往。

心脏彷彿不跳了,呼吸彷彿中断了,甄玥天只是机械地转身,五官紧张得全部失去了功能。

然后,战战兢兢的视线捕捉到了,一个一身黑西装,梳着黑色短发,刘海长得遮住了眉毛,眼睛和睫毛都十分迷人的男人。

如同初见时那样,这个男人,迷住了甄玥天。

有所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男人的脚边放着一个大号行李箱,看上去就是要出远门,或者刚从外地回来。

“关……老师……”

没有认错人,不是想像,不是幻觉,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货真价实的关锋,这一刻,甄玥天喜极而泣,这一刻,周围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老师没有走,关老师没有走!

“你怎么又哭了?”

皮鞋鞋底踏着地砖,发出的声音脆生生的。距离拉近,甄玥天觉得自己嗅到了关锋的体香。

“为什么……关老师……”

想问关锋为什么没走,但一开口传出的却都是不争气的哽咽。没等甄玥天深吸气打算调整好自己的声带,身体就被关锋抱住了。

意料之外,关锋的身体,竟然非常温暖。

“你这个小鬼别再哭了,我会难受……”

关锋的声音,轻颤着。终于又能听到关锋的声音,又能看到关锋的脸,又能感受到关锋的体温,对甄玥天而言,现在就算叫他去死他都死而无憾。

“关老师……我喜欢你。”

“我知道……”

贴在耳畔的唇,如此回答。甄玥天静静闭上了双眼。

“那关老师,也喜欢我吗?”

即便早就对答案一清二楚,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心底始终对这个疑问抱有小小的,只是小小的期待,期待着关锋可以坦率地给他一个肯定,那应该才是,关锋的心里话。

“嗯……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吧!”

并非十分确信的说法,即便如此,也是一种肯定。对于现在的甄玥天来说,仅此足以。

关锋注视着他的那双眼,诚实又认真。

甄玥天知道关锋不想骗他,所以才会这么说。或许,想让大他十三岁,又是同性的关锋喜欢上他原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可如今,不管怎么说,现实正在一点点向着梦想靠拢。和关锋的恋爱依然任重道远,不过,既然关锋有开始喜欢他,那么一切异想天开就都有可能成真,反正未来还很长,他可以慢慢努力。

“我们回去吧,这里人太多了。”

关锋如此建议道,甄玥天自然从善如流。主动帮关锋拿行李,不管会不会被关锋当成是一种讨好,甄玥天都这样做了。也许在心底,他还有着把行李箱拿走关锋就哪里都去不了这种天真的想法吧?

“晚饭想吃什么?”

“嗯……红烧排骨。”

“你都吃了多少顿红烧排骨了?”

“不行吗?我最喜欢关老师做的红烧排骨了。”

“好吧……”

关锋的声音听上去多少有些无奈,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喜悦。甄玥天禁不住自恋地想,关锋大概很享受自己的厨艺有人称赞吧?

肩并肩走出机场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

火烧云像燃烧着的海浪,擎着渐渐下沉的太阳,这是甄玥天和关锋第一次在机场附近看落日。

手指,羞涩地碰到了另一个人的。

在确定附近没什么人影后,甄玥天抓住了关锋的手。

就这样,十指交握,他们沿着回家的方向闲庭信步,前方,恬静的余晖看起来如同拂晓那般灿烂。

 


评论
热度 ( 7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