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星光掠影(黄黑)——50

50、

跟在白井狩身后,黄濑来到了世纪凯悦酒店的一间VIP房间。

砰!

房门关上了,黄濑下意识扭过头去,再扭回来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左脸颊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

“啊……”

脸上瞬间火辣辣的,像涂满了辣椒酱,黄濑用左手捂着脸颊,委屈地撅起嘴。只可惜,他再卖的一手好萌也难以打动面前一张脸阴森森的白井狩。

话说他的脸才刚刚痊愈,没想到又因为同一个人而挂彩。

揉揉脸,黄濑真心觉得是否要郑重地拜托一下白井狩,以后打他别打脸,万一把他的脸打毁容了,到时候黑子不要他了可肿么破?

完全没感觉到黄濑有多么可怜巴巴,白井狩浓重的剑眉蹙得依然很紧,看向黄濑的眼神里,怒气,难以掩盖。

“都怪你,把好好的订婚给打断了!你可知道我为了今天费了多少心血!”

“对、对不起……”

深知眼下不是刺激白井狩的时候,黄濑微微低头。明明挨打的那个人是他,可他却不得不道歉。

“哼!你少在那里装模作样,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对哲也的伤害么?!”

“欸?”

等等等……

怎么是他对黑子的伤害呢?他明明把黑子视为心肝宝贝的!未来的岳父大人这是走错片场了吗?

默默在心中吐槽,黄濑忍了半天才把到嘴边的反驳吞了回去——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能在白井狩心目中树立良好形象,他绝对不可以还嘴。

对面,白井狩发出一声叹息,这口气叹的很长,也很沉重。那张初见盛气凌人的脸,现在看上去略显疲惫,仿佛眼角和额头的皱纹都在长时间的愁眉苦脸中加深了。

突然间,黄濑发觉白井狩也不是像铜墙铁壁那般坚不可摧。

说到底,对方和自己一样,只是个人。

双唇轻启想说点什么,可白井狩却抢了先。

“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离开哲也?”

单手插进西裤口袋里,白井狩又端出了往日不可一世的架势来,这股威压感,压得黄濑肝颤。

房间中的空气,从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就冷得要命,也许是冷气开太强的缘故,整个就像一个大冰柜,从一开始就没给他们拥抱温暖的机会。

“那个吧……”

还没组织好语言,黄濑就看到白井狩从昂贵的西装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叠纸,然后大笔一挥写下了什么。

“给,这个数目你应该满意了。”

呆呆地接过纸,黄濑一看发现这是一张支票。好歹他也是当明星的,平时广告影视出场费赚的不少,不过还是被白井狩开出的价码吓了一大跳。

那是,一亿。

就算日元再怎么不值钱,一亿也是天文数字了,黄濑不由深深地为白井财团的财力和大方点了一下赞。出手如此阔绰,想必白井狩一定经常收到“土豪,我们做朋友吧”这样的留言。耸耸肩,他猜测以白井狩的年纪和身份大概不会懂得这个梗。

“收下这些钱,然后离开哲也,这是我对你下的最后通牒!”

藏在镜片后的眼瞳,折射着刀子般的光芒,白井狩的声音和眼神一样,恨不得将他捅成马蜂窝——黄濑知道,对方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真是的,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呢……

不由暗暗苦笑,黄濑看着签有白井狩大名的支票,嘴角微抽。

说起来这又不是在拍八点档狗血电视剧,为什么现实中也会出现这种拿支票来解决感情问题的桥段?而且这种“待遇”不应该是女主角专利么?他再怎么看也是高富帅的男主角吧?

想象中,这个场景若是拍戏,导演应该会让他把支票撕成两半然后摔到对方脸上,这样才足够帅气,画面感、冲击力都很强。

然而,他却不会这么做。

微微一笑,黄濑谦恭有礼地用两只手擎着支票,将支票还了回去。

“白井先生,您太低估您儿子的价值了,在我眼中,小黑子才不会只值这么一点点钱呢!”

“什么?”

目瞪口呆,白井狩被黄濑气得唇角和眼睫毛都在颤抖。定睛看着黄濑,帅到破表的脸笑得淡定自若,一对金瞳里既没有被他用钱打发的屈辱,也没有对金钱的渴望,更没有可以随意狮子大开口的得意。

这个男人,究竟想要什么?

清了清嗓子,白井狩勾起的嘴唇挂着冰冷的笑意,

“你居然嫌钱少?!真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胃口倒是不小!”

抽回支票随手扔在茶几上,这次,他直接递给黄濑笔,接着说:“要多少你自己写,只要你肯离开哲也,我想没有我白井狩付不起的钱!”

“好厉害!”

像模像样接过笔,黄濑歪歪头,装出正在思考的样子来。

“话说……白井先生,有件事我很好奇,您这么反对我和小黑子的事,究竟是为什么?”

“废话!”

黄濑话音刚落,便听到了白井狩的怒吼。

“有哪个做父亲的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和男人在一起!”

“……”

没有搭话,黄濑无声地注视着白井狩,他明白白井狩的话未完待续。

用力闭上眼,白井狩向后退了一小步,身体倚靠在沙发上,扬起下巴。通过眉间抚不平的皱痕,黄濑看得出白井狩的内心正在被痛苦侵蚀。

这个人,其实……

沉默的时间并不太长,片刻过后,白井狩睁开眼,再次开口:“哲也并不是一般人,他是白井财团的继承人,是要走上日本商界顶峰的男人!作为他的父亲,我不能让哲也就这么堕落下去……而且,我答应过哲也的妈妈,要把哲也培养成才,所以,凡是阻碍哲也的人,我都会除掉!”

最后一句话白井狩说的斩钉截铁,黄濑不由打了个哆嗦。

看来上次若不是赤司及时出现,他搞不好真飞去天堂见小天使们了。

“哼……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快点开价吧!”

听到白井狩的催促声,黄濑转了一圈笔在支票上写了一行字。

“写好了?”

“嗯!”

拿回支票和笔,白井狩正要签下自己的名字,猛然间,脸色骤变。

“你是在耍我么!”

愤然将支票揉成一团砸向黄濑胸口,白井狩咬牙切齿,就差直接用爪子挠黄濑的脸了。

若问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不是因为黄濑在支票上写了多么超出想象的金额,而是因为黄濑写的干脆就不是钱数,而是一行文字,令他恼羞成怒的文字!

再看黄濑,正抓着后脑勺,露齿的笑容灿烂如花。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嘛!”

胃里一阵绞痛,白井狩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个总是不知死活笑着的男人根本无法沟通!

回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行字他就气得肝胆俱裂。

“岳父大人,请把小黑子嫁给我,不然我就到处宣扬说白井财团的继承人是个同性恋。”

——以上,就是黄濑在支票上写的“价码”。

“你可知道威胁我有什么后果?!”

听到白井狩沉甸甸的质问,黄濑急忙摆手。

“只要别打我脸,别把我打成残废,别把我打成植物人,别把我打死……其他的,随您处置。”

“你……”

回答相当不像话,可白井狩看黄濑的表情又不像是拿他寻开心。

这家伙,是笨蛋么!

白井狩自诩活到现在阅人无数,可从没碰到过像黄濑这种死皮赖脸的类型。他调查过黄濑,知道黄濑并非同性恋,既然和女人也可以为什么不干脆选择女人交往?同时,通过刚刚的事他也很清楚黄濑并不贪图他们财团的财产,那么……

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弛,白井狩如同自暴自弃那样摇摇头,来回反光的镜片遮挡了双瞳的光亮。

房间安静下来,隐约中,听得到空调呼呼吹风的声音。

“黄濑凉太……你就这么喜欢哲也吗?”

半晌,凝结的气氛被白井狩的话音刺碎了。

“嗯,我最喜欢小黑子了!”

没有半点拖泥带水,黄濑的回答铿锵有力。

“你别逼我,我真的会把哲也送出国。”

“那我就追出国,总之,小黑子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这就叫妇唱夫随!”

“是夫唱妇随!”

额上青筋跳了跳,白井狩忍不住吐槽。吐完槽他又不禁暗暗骂自己和一个毛头小子较什么劲。

“我不明白,哲也有哪里好,让你这么执着……”

“嗯……”

这个问题倒是把黄濑问住了,因为他从来没去特意思考黑子的优点,在他看来,黑子就是非常萌,他就是非常喜欢,这样就足够了不是么?不过,既然是未来的岳父大人询问,他自然要好好回答。

“怎么?答不出来么?由此可见你对哲也的喜欢,也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

“才不是呢!”

否定的非常迅速,黄濑摸着下巴呢喃:“让我回想一下啦……嗯……”

眼睛眨了眨,陷入回忆中的瞳色,更加灿烂。

“最初呢,我是觉得小黑子很有趣,因为那家伙居然为了一个幼稚园小朋友来求我这个模特耶,要知道我虽然没小青峰身价高,可好歹也是个名模,怎么可能去参加幼稚园那种小儿科的活动嘛,不过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再加上小黑子的责任心打动了我,我就和小黑子成为了朋友……小黑子啊,偶尔很呆萌,偶尔又很严厉,在我事业不顺的时候他会安慰我,说是安慰,却不像大部分人那样只是说说不负责任的风凉话,而且小黑子动不动就喜欢训我,我原本最不喜欢听人说教了,但小黑子说的话我却都能听进去,真是超不可思议……我觉得啊,小黑子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无论是对于工作,还是对于感情……”

话语顿了顿,在提到“感情”两个字时,一双金瞳如同被吹动的烛火,稍稍动摇。

白井狩没有打岔,而是静静地倾听着,做一名合格的听众。

片刻,黄濑再次开口:“说真的,现在想想,我还要感谢小青峰和小赤司……如果没有他们两个,我可能还不会那么早发觉自己对小黑子的感情。在我不知道小黑子和小青峰、小赤司的过去之前,我就已经越来越被小黑子吸引了,小黑子看起来明明那么弱,却拥有一颗非常坚强的心……后来小黑子跟我坦白了他和小青峰曾经是恋人的事,以及小赤司对他的追求,那时我就想,我要保护这个人!实际上,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小黑子已经不愿再开始新的感情了,他害怕会再伤害别人,同时也害怕再伤害自己……我觉得,那样的小黑子又可怜又叫人心疼……您知道吗?小黑子曾经跟我说过,叫我千万不要喜欢上他……”

眼睑轻颤一下,转瞬即逝,对于黄濑的话,白井狩并非全无反应。

没注意白井狩的表情有什么变化,黄濑只是自顾自继续说下去。

“小黑子其实很孤独,非常孤独,但是却一直忍受着那份孤独,忍受了整整三年……我啊,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超人,没有超能力,不过,我还是好想拯救小黑子,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我希望小黑子可以不再寂寞,不再说出‘我决定不再喜欢任何人了’这种话……”

深呼吸,黄濑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看向白井狩的眼神,异常温和。

“白井先生,在我看来,您应该和小黑子好好谈谈。其实我一直在想,您为什么非要小黑子做白井财团的继承人呢……我知道小黑子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而小黑子也并非您的亲生儿子,以您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再婚生下自己的孩子,或者领养其他人,但您却一定要小黑子来继承,其实……这也是您重视小黑子的一种方式吧……”

听到黄濑这么说,白井狩很想回一句“你懂什么”,可双唇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因为黄濑说的,是事实!

“嘛……您可能觉得我有点多管闲事,不过就当我这人喜欢多管闲事好了,求您把我的话听完……”

朝白井狩笑了笑,黄濑的示好并没有收到理想的回应,不过白井狩没有打断他,这已经是个好现象了。

“通过之前和您的谈话,我认为您还是很关心小黑子的,即便您是站在生意人的立场上,但同时也是站在父亲的立场上……就算您不信,但我真的能理解,您不想让自己儿子和男人交往的那种心情,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深爱着小黑子的母亲吧?”

咯噔!

就在黄濑话音落下的同时,白井狩感到胸口像挨了一锤子,疼痛不已。

这个小鬼……

“既然您不是不懂得爱,那么我想您一定能明白我的感受……”

“所以呢?你就用那种方式威胁我,让我明白你的感受么!”

想起黄濑写在支票上的字白井狩就火冒三丈。

“欸?不是啦,那个是下下策……”

黄濑咧着嘴笑得很尴尬,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起到越描越黑的效果。

“呵呵!”

冷笑如同一根冰锥猛戳黄濑,吓得黄濑直缩脖子。

他不能退缩!

都到这个节骨眼了,他无论如何也要让白井狩认同他!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希望白井先生您能和小黑子好好聊聊,让小黑子明白您对他的关心,虽说您这个人有些唯利是图、蛮横霸道、专制独裁……不过还是可以沟通的嘛!”

黄濑说完,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他刚刚的话,是在夸奖白井狩吧?是吧是吧?

闻言,白井狩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个黄濑凉太,是变着法地骂他么?

眉间的蹙痕加重几分,而后渐渐消失,情不自禁地,他仰起脖子笑了起来。

这笑声,不是冷笑,不是嘲笑,意外的,很清脆。

当年,黑子的母亲也是这么形容他的——唯利是图、蛮横霸道、专制独裁……这些是他身为一个“商人”的优点,但却是身为一个“人”的缺点。

不可思议的,白井狩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小模特了,也多少有点明白黑子会选择这个人的原因。


评论 ( 8 )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