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星光掠影(黄黑)——51(正文完,番外会收录在本子中)

51、

“黄濑凉太,你跟我说这么多,无非是想我接受你……”

白井狩笑完,向前走了几步,拉近与黄濑的距离。很多人在他逼近的时候都会出于本能向后退,然而黄濑却没有。直视黄濑双眸,他说出了如下话语——

“不过很遗憾,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接受你……”

听到自己被再次宣判死刑,黄濑一颗心咕咚一声沉到了底。

果然,小黑子的继父真是太难攻略了……

默默在心里流着宽面条泪,黄濑就像食物中毒了似的脸色难看。

要怎么办呢?穿牛郎装没吓到白井狩,使用“嘴遁”还是没说服白井狩……这就是没有主角光环护体的悲剧吗?

“知道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感觉如何?”

突然,肩膀被白井狩扬起的手臂拍了一下,黄濑不由全身紧张,如同一根绷紧的橡皮筋。

白井狩问他感觉如何,他是回答的再可怜一些呢?还是挺起胸膛拿出男子汉气概呢?

禁不住有点后悔,早知道他就该事先调查清楚白井狩的生辰八字、兴趣爱好才对。

“想什么呢,眼睛一直在转……”

“是白井先生您魄力太强了,我现在除了眼睛会转,其他哪里都不敢动……”

这句话黄濑说的是事实。无论在何时何地面对白井狩,他都乖得像只小家猫。

“哼!知道怕我就好。”

嘴角向上翘翘,白井狩放下手臂,与此同时,黄濑终于松了口气,僵硬的肩膀自然下垂。

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白井狩看他的眼神不像之前那么不友善,而是带着一点点试探和好奇,这股视线始终没有从他的脸上消失,不知道的还以为白井狩是他的狂热粉丝呢!

房间里的气氛和最初不太一样,微妙的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若说之前这里是一片坚冰的极地,那么现在就是全球变暖之后,冰川逐渐消融的状态。

半晌,黄濑率先打破沉默。

“那么,白井先生,现在该怎么办好呢?”

“你问我?”

“是啊……只有您向我提出要求,我才能努力达成……放心,我是不会放弃小黑子的!”

握拳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黄濑美滋滋地给自己打气。

放你妹的心!

按捺不住,白井狩爆了句粗口,暗暗地。

就算他话说到这个份上眼前的小模特还是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黄濑凉太,你懂不懂什么叫知难而退?”

果断摇头,黄濑不假思索回答了一句:“我只懂什么叫迎难而上。”

面部疯狂抽筋,就差连眼镜都扭曲了,白井狩这下子彻底顿悟——这个黄濑凉太就是故意跟他对着干的!

若是换成其他人,他早就叫手下人把对方丢进东京湾喂鲨鱼了,然而……

对于黄濑凉太,他火大,却狠不下心来。

“唉……”

又是一声叹息,在白井狩印象中,自从知道黑子是同性恋后他的叹气一直都是有增无减。

“咳咳、咳咳咳……”

气流冲击嗓子,他忍不住咳嗽几声。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如果黑子不是同性恋,如果黑子肯乖乖地任他摆布,如果黄濑凉太没有在黑子人生中出现过……

想象了无数个“如果”但假设终归只能是假设。

将眼镜摘下来揉揉两眼间的睛明穴,白井狩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产生了把自己逼近死胡同的错觉。揉了片刻,他睁开眼,戴上眼镜凝视黄濑。

黄濑的脸上有担忧的影子,这不是假装的,纵横商界这么多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关心是否出自真心,他还是分得清。

另一边,黄濑正将手指抵在嘴唇上,观察白井狩。

白井先生……脸色好难看啊,该不会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吧?

“那个,白井先生您真的不要紧吗?”

“咳咳……我没事,就算有事也是被你气的!”

“诶?那可不行!”

被吓得手足无措,黄濑扭头四下看看,发现茶几上有壶茶。慌慌张张将倒扣的茶杯翻开,倒了一杯水,在递给白井狩的时候他有点犹豫,犹豫的原因是茶水会不会太凉……不过有总比没有强,最终他还是用双手将杯子递了出去。

“白井先生您喝点水吧,我发誓我绝对没下毒!”

“呵呵!”

对于黄濑的思考回路白井狩只是冷笑。

果然这家伙就是个二货!

不过有些人就算蠢后面也能搭配个“萌”字,他想黄濑就是这种类型吧!

双唇沾了点茶水,意外的,水不像想象中那么凉,在这种冷气肆虐的房间里,茶水还带着点温度令他感到不解。

难道说……温暖的不是茶水,而是黄濑的心意?

哼,怎么可能……

打消了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他放下茶杯,摆摆手。

“就算你再怎么讨好我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哲也是要和樱子结婚的。”

“那我就去告诉樱子的父亲说他的女婿是同性恋!”

“你怎么又来了!”

白井狩被黄濑的无理取闹气到无语。他很清楚,依黄濑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把黑子弄到身败名裂的地步的。

“你以为这种威胁我会信?”

“我没那么自负啦……”

“那你还说?”

“因为……”

突然间,黄濑觉得自己很委屈,禁不住用双手狂抓头发,硬生生将一头柔顺金发抓成了鸡窝。

“因为我没有其他筹码嘛!白井先生您地位高,有钱有势,呼风唤雨,随便动动小手指就能碾死我,我也想找个更有效的方式威胁您,可是我没想出来啊!”

“呵!”

被黄濑的坦白逗笑了,白井狩掩着嘴角哭笑不得,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栽在这种小鬼手里。

他居然认为,黑子和这个黄濑凉太在一起会幸福!他居然……

曾经,他在黑子母亲的坟前发过誓,誓言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黑子培养成白井财团最强大的继承人,难道……如今他要食言吗?

唯,如果你还活着,你会让我怎么做……

在白井狩看来,黄濑就是块牛皮糖,即便他逼迫黑子订婚,即便他把黑子送出国,这个人也一定会追到天涯海角,不把黑子追回来誓不罢休。而且,对方和樱子看起来还是熟人,保不准会对樱子说些什么。

站在财团的立场上,他不能随便冒险。

左思右想,一个主意浮现在脑海。

“黄濑凉太……”

“是!”

听到白井狩叫自己名字,黄濑立即挺直腰板,双手紧贴裤线,站姿不再像星光耀眼的模特,而是像个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军人。

对面的白井狩,在笑,这笑容,令他有种被老狐狸盯上的错觉,若是天底下有一个人是用笑容杀死人的,那么这个人一定非白井狩莫属。

几秒钟过后,他看到白井狩弯成弧线的双唇,张开一道缝隙。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扑通!

在“机会”二字钻进耳朵里的同时,黄濑心脏猛跳,脸上顿时开满了小桃花。

是不是……他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只要你能说服哲也放弃当幼稚园老师那种小儿科的追求,好好学习如何经营财团。”

“……”

一下子,黄濑沉默了。

白井狩的意思是让他以牺牲黑子的梦想为前提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多么残酷的人啊……

“很划算吧,黄濑凉太,只要哲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商人,我可以考虑取消哲也和樱子的婚事。”

只是“考虑”而已,黄濑明白白井狩不把话说死的理由。

真不愧是全日本叱咤风云的人物,够狡猾!

说实话,以他和黑子的关系,说服黑子继承财团是十拿九稳的事,像黑子那么懂事,就算是为了以后白井狩能不再找他麻烦也一定会同意。

然而……

“抱歉,我拒绝!”

摆了一下手,黄濑的脸上没有遗憾,没有困扰,甚至连一丁半点的犹豫都捕捉不到。

“你……拒绝?”

再一次,白井狩因黄濑的发言而目瞪口呆。

基于对黄濑提升的好感度以及对黑子的期望,他自认为这个办法是最两全其美的。一方面,暂时缓解了黑子对他的抵触情绪,同时也不必担心黄濑会再搞出什么名堂,另一方面,使黑子的注意力集中到财团上来,既能培养黑子的能力以便他退休时黑子可以顺利接手,不至于被其他股东趁机掠夺,还能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黑子的想法,令黑子明白和其他财阀联姻对于守住家业的重要性。

可是……

如此一石二鸟的计策却被黄濑——一个小小的模特给否决了?!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燃烧着愤怒的眼瞳,咬住黄濑不放。此时此刻,白井狩真的动了怒!

“不是的不是的,白井先生您别生气……”

急忙摆手,黄濑担心自己若是真把白井狩气到住院那罪过可就大了。

“我明白白井先生是想给我个机会,同时也是利用我把小黑子培养成准商人,您瞒不住我的,我虽然偶尔蠢了点,不过以前测过智商,和某位名侦探差不多。”

闻言,白井狩凶狠的眼神动摇一下,旋即变得更加尖刻。

“关于财团的事,就像我刚刚说的,希望白井先生能和小黑子好好聊聊,如果小黑子能赞同您的理论,理解您的良苦用心,那么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是啊……就像您一心一意为了财团拼搏那样,小黑子也有想做的事,当幼稚园老师在您眼中或许真的很小儿科,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也是个很棒的梦想,为了自己喜欢的事而去奋斗,享受这个过程收获的失败与成功,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

这是黄濑发自肺腑的感慨,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的——因憧憬青峰而成为模特,然后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最终站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他不能说自己到目前为止的人生过得多么轰轰烈烈,却也足够精彩。

若是当初他没有坚持下来,半途而废了,可能就不会遇到黑子。

恍惚中,眼前浮现出黑子的身影,呆萌呆萌,欠缺表情的脸上,水蓝色的眼瞳自始至终散发着熄不灭的光芒。

一抹微笑,悄然绽放。

黄濑举起双臂伸了个懒腰,先前石化般的紧张感烟消云散。

“白井先生,您放心吧,我不会散播对您和您财团不利的言论……至于我和小黑子的事,我会继续想办法,一定会让您认可我的!”

刚转过身,他又扭回头,追加了一句:“接下来的话有点僭越了……在我看来,白井先生并没有把小黑子当成一个对等的人来看待,若是您能稍微听一下小黑子的心里话,就像现在听我说话这样,我想,不用利用我,小黑子应该也能专心学习财团的经营之道……小黑子啊,可是很温柔的。”

话音刚落,黄濑动作麻利转身走向大门口,就在这时,身前和身后不约而同响起两个字——

“等等!”

砰——

开门声与话音一齐冲破耳膜,瞬间,黄濑金瞳圆瞪。

“小黑子?”

出现在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子。

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攥着拳头,黑子迅速向前跑了几步,来到黄濑面前,荡漾在蓝瞳中的感情,复杂的难以形容。

“你没事吧,黄濑君?”

“啊……我没事,不过小黑子怎么来了?”

“哲也,我不是让你陪着樱子吗!”

身后,白井狩的声音里满是斥责。

“对不起,是蓝泽小姐让我过来的,她说时间太久了,而且看父亲大人的样子像是要吃掉黄濑君……”

闻言,白井狩的五官顿时扭曲了。

怎么,就连樱子都站在黄濑凉太那边,就没一个人是和他站在统一战线的吗?!心里正这样想着,他仿佛听到了樱子掩面笑嘻嘻地回答:“因为黄濑凉太长得帅。”

“黄濑君……”

扭头看向黄濑,黑子张张嘴,想说的话明明成千上万,可真正见到黄濑本人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刚刚黄濑和白井狩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全都听到了!

“黄濑君,父亲大人的那个提议,我赞成。”

“什么?”

“这个……”

看到黑子晃了晃拿在手中的手机,黄濑发现这手机不是他买的那支。

“青峰君猜到父亲大人会单独找黄濑君谈话,所以事先在黄濑君的西装里放了自己的手机,然后这是火神君的手机,两支手机一直保持着通话的状态。你们刚刚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欸——?”

惊讶得差点跳起来,黄濑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西装,结果真的在上衣口袋里翻出了一支手机。

“好厉害啊,小青峰。”

话音刚落,面前突然闪过青峰睥睨他的表情,黄濑顿时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父亲大人,请取消我和蓝泽小姐的婚约,我会用心学习财团的事……”

“小黑子,你不用为了我……”

“这不是为了黄濑君,而是为了我们两个人!”

凝视黄濑的蓝瞳,沉淀着一股信念,这信念,视死如归。黄濑知道,黑子固执起来是十匹马也拉不回的。

“嗯!小黑子你放心,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那可不行!”

刚想牵起黑子的手,白井狩一句话吓得黄濑指尖一抖。

“直到哲也将财团的生意融会贯通之前,你们两个人不许见面,连打电话都不可以!”

“怎么这样……”

黄濑泫然欲泣,正打算跟白井狩讨价还价,只听黑子果断回答了一句:“我明白了。”

“小黑子……”

手被握住了,轻柔地。

黑子的体温并不高,指尖凉凉的,可黄濑却觉得,有一阵温暖的风,拂过心头。

“请相信我,黄濑君。”

一双水汪汪的蓝瞳没有看向他,而是笔直地看着面前的白井狩,黑子这句话既是说给他听的,同时也是说给白井狩听的。

真的好像啊……和唯……

坚定不移的眼神,黑子这眼神,令白井狩想起了已逝的亡妻。

或许,黄濑凉太的话是正确的,是他一直没有将黑子当成一个对等的人来看待。黑子不是个孩子,也不是他的道具……长久以来严重缺乏沟通,最终导致了他和黑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是我……错了呢……

“咳咳、咳咳咳咳……”

“父亲大人,您没事吧?”

情不自禁扶住白井狩的身体,黑子这才发觉白井狩其实很单薄,和三年前比起来,瘦了好多。

“我没事,只是被某个人气的。”

如同审判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黄濑瞬间脸色铁青。

“黄濑君,好过分。”

“不、不是的,我什么都没做啦,小黑子相信我嘛!”

揪住黑子衣角来回摇晃,黄濑这个动作看在白井狩眼中就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狗。看这个样子,将来自己儿子和这家伙在一起应该不会被欺负。

不自觉点点头,这个时候白井狩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将黄濑当成了准女婿。

“父亲大人,生日蛋糕已经推上来了,我们一起去切蛋糕吧!”

“好耶!我喜欢吃甜食!”

“又不是给黄濑君准备的。”

“有什么关系嘛!大家一起吃蛋糕,蛋糕的美味也会加倍的!”

两个晚辈明显比寿星本人更兴奋,白井狩不经意地翘起了嘴角。在黄濑和黑子两人的陪伴下,他回到了会场,不知怎么,早已看腻了的觥筹交错的应酬场面此时看上去却格外美好。

 

弹指一挥间,两个月转瞬即逝。今天是赤星集团新电影杀青的日子。

“卡!”

随着导演一声吼,黄濑扑通一下躺倒在地。他已经不眠不休拍了整整一星期,整个人都快累垮了。

“大家……辛苦了……”

上下眼皮直打架,黄濑使出最后的力气晃着手腕和辛苦拍摄的工作人员道谢。

“黄濑才是辛苦啦,拍的不错!”

“多谢井上监督的指导……”

有气无力地挤出一丝笑,黄濑终于还是闭上了双眼。他现在好困,困的不行……

嗡——

就在这时,突然,手机响了。

“小黑子!”

瞬间原地满血复活,黄濑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是小黑子吧?是小黑子对不对?”

急忙跑到笠松身边,黄濑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擦亮屏幕。

“我说你啊,耳朵够尖的,这么远都能听到震动声……”

撇撇嘴,笠松看黄濑一脸打鸡血的表情完全不像一星期没睡觉的样子。

真的是小黑子……

还没点开短信,光是盯着发件人的画面黄濑就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拍摄结束了吗?一切还顺利吗?”

简短的一行字,仅是这样,黄濑就已经感动得想哭了。

“嗯嗯,已经结束了,我很努力噢,小黑子快夸奖我。亲~”

回了这样一封短信,黄濑双手抱着手机放在右脸颊犯花痴,浑身散发出的粉红肥皂泡逼得旁边的笠松连连向后退。

另一边,身处别墅中,刚刚上完经济课的黑子正握着手机等待黄濑的短信。

现在,短信成了他和黄濑唯一的联络方式。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感激发明短信的人,让他能隔着屏幕和千里之外的黄濑聊天。

“哇!”

意料之中的震动还是吓了他一跳,点开一看,果不其然是黄濑发来的。

“我很期待黄濑君的电影,请加油,我也在加油!”

在打完这些话之后,黑子握着手机犹豫了半晌,才在末尾处补了一个“亲”的表情。

啊……好害羞……

在按下发送键之后,他的脸顿时红得像水蜜桃。

好想见……好想见黄濑君……

每次发完短信不仅没有缓解他对黄濑的思念之情反而变本加厉。

“我该怎么办……”

轻轻抚摸拴着黄濑大头贴的手机链,照片上的黄濑,笑得很灿烂。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填满了,黑子唇角扬起的弧度也变得越来越大。

 

“做的很好!”

刚刚合上文件,黑子扭头看到自己的继父——白井狩正站在门口。一如既往一身熨烫笔挺的西装,而现在的自己,也是相同打扮。

“你终于能独当一面了,我也就放心了。”

“嗯……”

的确如白井狩所言,在经过了五个多月的斯巴达式教育后,黑子已经能够凭自己的实力同合作伙伴谈项目,经营公司等等。现在的他,和五个月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然而,内心深处,却空荡荡的。

“哲也,晚上八点要和橘理事长去打高尔夫,你记得准备一下。”

“我……”

“怎么了?”

“不、没什么……”

头,垂了下去。

丝毫藏不住心事的脸,刮起了暴风雨。

今晚八点,日本电影学院赏将在新高轮王子大饭店举行——黄濑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提名。

“父亲大人……”

缓缓抬起头,黑子黯然失色的蓝瞳里,有火苗,燃烧了起来。

 

红毯铺路,星光璀璨。

东京新高轮王子大饭店今晚恐怕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东京时间晚八点,被誉为“日本奥斯卡”的日本电影学院赏如期而至。

偌大的会场,此时群星云集。快门声、粉丝的尖叫声、主持人和颁奖嘉宾的说话声不绝于耳。

黄濑凉太正坐在台下,领口点缀着亮片的黑色束腰燕尾服将他勒得浑身不舒服。

他在紧张。

这是他成为演员之后第一次获得如此有分量的奖项提名,他不紧张才怪。

同时,除了紧张他还在期待。

期待一个人的到来。

下午的时候,他给黑子发了短信,告诉黑子他获得提名的喜讯。

然而……

小黑子大概不会来吧?

从发出短信之后,已经过了五六个小时,他始终没有收到回复。他知道现在的黑子已经是白井财团未来的会长,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怎么可能有时间和精力来参加这种娱乐圈的颁奖典礼,而且他还不一定获奖。

“啊……小黑子……”

双手交握在一起,即便暗暗劝了自己不下一百遍,可黄濑还是骗不了自己的心。

他希望黑子能来。

说到底,他能通过试镜拿到这个角色,黑子功不可没。就算到最后获奖的人不是他,他还是想和黑子——自己最爱的人共同分享这一刻。

“拜托你,小黑子……快来啊!”

十指交叉抵着下巴,就在其他明星专心致志等待颁奖嘉宾念出自己的名字时,黄濑一门心思只祈祷着黑子能够出现。

这时,台上,传来了颁奖嘉宾抑扬顿挫的声音——

“第43届、日本电影学院赏……最佳男配角,获奖者是……”

砰!

大门被推开的同时,在场明星无人扭头,全员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即将揭晓的奖项上,除了一个人。

黄濑站起身,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凝固了。

不管是否有记者或摄影师将相机的镜头对准自己,此时此刻,他都只有一个念头——

走过去,走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面前。

会场大门口,黑子哲也正站在那里,气喘吁吁。

时隔五个多月,他们两人终于见到了彼此。黑子眼中的黄濑,比以前更帅了;黄濑眼中的黑子,比以前更加可爱。

目光交汇的刹那,时间静止了。

“小黑子……”

五个月也许很长,长到足以改变一切,然而也可能什么都无法改变——黄濑的蠢永远都治不好,黑子的零存在感也不会因为穿了正装而有所提高。至于两人之间的感情,只会越来越浓,毕竟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

背后,颁奖嘉宾念出了获奖者的名字,然而对现在的黄濑而言那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更加珍贵的东西,现在,就在他的眼前。

“黄濑君……”

向黄濑伸出手的黑子,笑了。


(昨晚发高烧,今天终于把完结章发上来了……T T)

评论 ( 4 )
热度 ( 14 )
  1. ~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