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18

18、

“你们两个没事……”

“吧”字还没说出口,捂着额头赶到温泉池边的高尾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眼前,黄濑和黑子正泡在温泉池里,一丝不挂,彼此相拥的姿势那叫一个你侬我侬,完全把周围的小花小草小动物们当成了空气。

“你们两个,把我家的温泉当成什么地方了?!”

吼声震耳,高尾愤愤指着“不检点”的黄濑和黑子,嘴角狂抽。

实际上,他自己明明也刚和他家的绿间在温泉池里办完事,但是他却不会对自己发火。毕竟温泉是他家神社的所有物,而神社是他的所有物,就算他弄脏了泉水也只是“物尽其用”,可换成别人他就不会这么大度了。

“啊、那个、不是的……”

像被蝎子蛰到,黄濑急忙放开黑子,一张脸比水萝卜还红,再看黑子,脸色更是跟闪烁的霓虹灯差不多。

“什么不是啊,真是的,亏我还好心来看看你们,没想到……”

双臂抱胸撇着嘴,高尾装出一副火冒三丈的样子,不时地用眼角打量黑子。

好像是什么都没做的样子啊……还是已经做完了?啊……错过好戏真是太遗憾了……

心里这样想着,身后传来了熟悉的男中音。

“高尾,你在干什么啊?”

扭头看去,来人不出所料,是他家的绿间。

和平时不同,绿间现在的打扮看起来十分舒适,灰白色条纹的宽松浴衣将他整个人锐利的棱角磨掉了不少,穿着木屐的脚边,有只小鼯鼠在打滚——今天还没过去,小鼯鼠依旧肩负着幸运物的重任。

“嘿,小真你来了啊……多休息一会儿再走动多好,不然那里会痛的吧?”

乐颠颠小跑两步将手搭在绿间肩膀上,高尾笑得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闻言,绿间原本就像石头一样硬的面部表情顿时冻结。

“你给我闭嘴!”

“小真不要这么傲娇嘛,刚刚明明很享受来着。”

“谁享受了……”

红色的水位线瞬间从脖颈一路上涨,涨过头顶,绿间咬咬牙,怒吼:“我要回去了!”

转身要走,结果下一秒就被高尾一把搂住了腰。

“放手高尾!很痒……”

“嘿?是这里痒吗?”

坏心眼地抓着绿间的腰际,高尾就知道这里是绿间的弱点。

“喂,快住手、住手!”

“不~要!”

就在他们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黄濑和黑子已经上了岸并且用白毛巾围住了下半身。

高尾先生和绿间君真的好亲密啊……

黑子知道两人是恋人,不过他没想过同性恋人之间也能这么旁若无人地秀恩爱。

目光自然而然飘到了黄濑那边,既然黄濑已经跟他告白,那么也就意味着黄濑也想和他建立这种亲密关系了?

脸颊稍稍发烫,黑子明知道现在不是被这件事分心的时候,可还是会难以自控地幻想自己和黄濑在一起的样子。

他很在意,黄濑的事,同时他也很在意,刚刚那股力量。

“那个……”

听到黑子的声音,高尾和绿间不约而同放开彼此,双双意识到要“注意影响”。

“刚刚……高尾先生感觉到了吗?那股……奇怪的力量……”

实际上,黑子原本是想换好衣服再问的,但内心深处却不知怎么有点迫不及待。刚刚那股力量,那股令他毛骨悚然的力量,他……很熟悉。隐隐约约,仿佛唤起了沉睡已久的某些回忆,非常熟悉却又有哪里不同。

“是啊,那力量是怎么回事?小绿间也有感觉吗?”

提到那股力量,黄濑不由脊背发凉。当式神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可怕的力量,不仅邪恶,而且还有种难以解释的愤怒编织在其中。

听到黄濑这么问,绿间摇摇头。

“没什么,有察觉到但不至于引起太大反应,相比之下高尾受到的影响很厉害。”

眉头蹙的十分用力,绿间回想起先前,他和高尾在另一个温泉池里刚做完,突然,恐惧来袭,来的毫无预警,那是一股,令脊背生疼,如同被一根冰锥刺穿的力量。紧接着高尾开始全身发抖,那时高尾的脸色,像中了剧毒,比铁锈还难看,无论他问什么,得到的都是颤颤巍巍的回答。

那样的高尾,他是第一次见。

究竟……发生了什么?

啪!

后背被轻拍了一下,是高尾,高尾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捕捉到这抹笑容,绿间眉间的皱痕才缓缓舒展开。

“嘛,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刚刚那感觉真的太糟糕,我都不想回忆。”

“我也是……”

接着高尾的话说了下去,黑子下意识拳起五指。

他做阴阳师虽然时间不长,可好歹也见识过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妖怪,然而,从来没有一只妖怪的妖力能达到刚刚的效果,即便是来自魔界的魔物也办不到。

那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是浓的化不开的绝望。

刚刚若不是黄濑拥住他,在他身边陪伴着他,用体温温暖他,他想他恐怕无法恢复得这么快。

蓝瞳不由自主将充满谢意的目光送向黄濑,黑子看到的,是黄濑若有所思的侧脸。扑通、扑通……心脏跳得有些快,他不知道这是对黄濑帅气的脸产生的自然反应,还是被告白之后引起的意识过剩。

“这么说,那股可怕的力量是针对阴阳师的?”

摸着下巴,黄濑回想起先前黑子惨白如纸的脸,顿时一阵心慌。从高尾的话来判断,那股力量并非单独针对某一位阴阳师,而是所有阴阳师都受到了影响……问题是,是谁?为什么?

不经意抬起头,头顶上乌云密布。

月亮,是因为惧怕邪恶的力量而藏了起来,还是干脆被邪恶力量吞噬了呢!

他不知道,这种史无前例的未知令他感到烦躁。

轻叹一口气,黄濑总觉得那股力量和“水无月祭”发生的阴阳师、式神失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晚风吹了起来,吹得暴露在外的皮肤凉丝丝的。

“回去吧……我们站在这里胡思乱想也是于事无补……”

纠缠在一起的思绪突然被这句话拨开,黄濑扭头,看向声音的发出者,黑子。此时,黑子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看样子没有再难受,一对水蓝眼眸,像擦亮了的镜子。

已经没事了呢,小黑子……

安下心来,他点点头,从善如流跟随在绿间和高尾身后走向更衣室。

黑子是最后一个走进去的,在进入更衣室之前,他鬼使神差地转身,发现夜空之中,不知何时霍然映出了一轮巨大的圆月——

红色的,血的颜色。

 

“什么!你说‘那个’苏醒了?!”

“怎么会……真的解除封印了吗……”

“‘水无月祭’才刚刚开始而已,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这下不是糟糕了,话说先前那股力量,你们都感觉到了吧?”

荒木雅子、原泽克德、中谷仁亮、武内源太四个中年大叔大婶你一言我一语,从他们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事情的严重性。

此时此刻,阴阳师协会会议室里灌满了铅,气氛沉重得超出了预期。

“话说会长又跑到哪里去了?在这种关键时刻……”

桃井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一缕粉红的长发,明亮的眼瞳滑到眼角瞥视旁边的丽子。

“你看我也没用啊,我家的爸爸向来神出鬼没,你又不是不知道……”

拄着下巴,丽子没好气地说道,内心已经被焦急和担忧塞得满满的了。

刚刚那股力量,毋庸置疑是“那个”搞的鬼。即便她当观察员的时间没多久,可也听说过“那个”的威力。如果说,“那个”真的解除了封印,便意味着人间界将会迎来一场浩劫,莫大的。

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协会观察员们全都忧心忡忡的这个时候,身为协会会长的相田景虎正在地下——

阴阳师协会正下方,七百多米,存在着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空间。

“真的打破了啊……好厉害……果然就算是‘最强’也还是不行……被吞噬了呢,结果……”

相田景虎喃喃自语,声音弱弱的,听上去轻描淡写,但紧扣在一起的上下牙齿,却充分表达着他的愤怒和悲哀。

面前,是一个水缸。

准确说来,它曾经是一个水缸,透明的,然而现在却变成了破碎的残骸。鲜红液体流了一地,混杂着支离破碎的玻璃,在偌大的空间里形成了鲜艳的点缀。

这里看似漆黑一片,然而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阴阳师却能轻易察觉出来,那是结界,散布在水缸周围,可如今,坚固的结界却千疮百孔,仿佛被机关枪射成了马蜂窝。

“吸收了‘最强’的力量,变得更强了呢!”

伴随着话音落下的,是沉甸甸的叹气声。相田景虎没有和空荡荡的水缸相面相太久,片刻,便离开了地下。

他是阴阳师协会会长,而眼下,他们阴阳师恐怕将面临一个大麻烦。


评论
热度 ( 7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