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20

20、

当终于听到了黑子熟睡的呼吸声时,黄濑缓缓放开了搭在黑子手背上的手。

掀开被子,他站起身。

“黄濑、黄濑凉太、黄濑凉太……”

从刚刚开始耳畔就一直回响着自己的名字,这是令他熟悉的男中音——有人在召唤他,而他,对这个人的身份也心知肚明。

搞什么啊,大半夜的……

打着呵欠,他穿上浴衣轻轻地拉开了和式房间的门扉。

时隔这么多年,还会被那个人召唤,他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门外,皓月当空,仔细观察的话会有种月晕被染上了猩红色的错觉。

黄濑深吸一口气,随后眉头紧蹙。

“好浓啊……这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妖怪对血的味道尤其敏感,黄濑已经有很久没闻到如此呛人的气味了。连与人间界相隔绝的这里都被血腥味笼罩,由此可见先前大开杀戒的程度。

究竟、是什么人?

隐隐约约,他猜到了那个人召唤他的理由。

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有什么不好的事!

转身拉上门,透过逐渐变窄的缝隙,黄濑始终目不转睛地望着躺在门内的黑子。

这里是高尾神社,有结界保护小黑子应该不会有危险……

内心依然惴惴不安,然而黄濑不能叫醒黑子,若是跟着他一起去,搞不好会更加危险。

门扉最终还是关严了,掐断了依依不舍的目光。

面向一片漆黑的森林,黄濑迈开脚步,木屐在铺满雨花石子的小路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黄濑,快点,快点来!”

回荡在耳畔的声音变得急促了,黄濑心中有糟糕的预感。

咻——

高挑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眼下,在效率优先面前,用飞的自然比用走的节省时间。

“等我啊……”

话音刚落,黄濑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树林深处,与此同时,沐浴在只有一缕月光陪伴的黑暗中,黑子缓缓睁开了双眼。

“黄濑君,是要去哪里呢?”

呢喃声瞬间被黑暗吸收,黑子翻了个身,在软软的被褥里辗转片刻,还是坐了起来。

不行……

他不放心黄濑一个人行动,刚刚,黄濑身上的气息,和平时不同有些乱。

麻利地从被褥里爬起来,黑子没在意被压出褶皱的浴衣,直接拉开门追了出去。

 

“是这里吧?”

穿过蓊郁的树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木屐踩在有些软的泥土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足迹。

黄濑又向前走了几步,站在湖边东张西望。

“太慢了!”

吼声响起的同时,一个飞脚袭来——

咚!

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了腰眼上,黄濑顿时“哇”地摔了个狗吃屎,险些掉进湖里。

“痛痛痛痛痛……好痛啊,笠松前辈……”

撅着屁股,半张脸蹭着地面,上面沾满泥土,黄濑现在看上去活像一条拼命向前蠕动的毛毛虫。

“切,这么多年不见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啊,黄濑。”

出现在黄濑面前的,是一个男人,黑色短发,一身蓝色运动装,从外貌上看,就像某高中体育社团的学生。

这个人名叫笠松幸男,是接受了笠松家隔代灵魂转世的阴阳师。

“笠松前辈不也是一点没变嘛,一上来就踢我……”

揉着腰,流了满脸的宽面条泪,黄濑站起身,拍拍点缀着金鱼图案的浴衣,一双金瞳注视着面前似曾相识的这张脸。

真是太像了,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一边观察笠松,黄濑一边暗暗嘀咕。

笠松家不可思议的灵魂转世他有听说过,不过亲眼所见这还是第一次。

“那个啊,你真的是那个笠松前辈吧?我的阴阳师……前任……”

“废话!除了我还有谁能踢你踢的这么顺脚!”

比任何证据都更具说服力,比起笠松本人,笠松的飞踢更能使黄濑找到当年的感觉。挠挠后脑勺,对此,他欲哭无泪。

我什么时候变成抖M体质了,这不科学!

心中如此哀嚎,可嘴上他不敢这么说。

“说起来,笠松前辈这种能力还真好用,同一个灵魂总能在死亡后转世到隔代人身上,这样不就等于长生不老了吗?”

“切,也不是那么好用吧,笠松家几百年才能诞生一个这样的怪胎,而且每一个‘我’的寿命也不长,有时还会丧失上一代的记忆。”

板着一张脸,笠松双手插进运动服裤兜里。

“还好啦,我可是很感谢笠松前辈这种能力的,正因为笠松前辈可以转世我们才能像现在这样重逢嘛!”

“别说这么肉麻的话!”

耳膜差点被吼声震破,黄濑连忙堵耳朵。

“话说啊,你这家伙是不是还没找到新的阴阳师呢?明明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闻言,黄濑立即嘟起嘴。

“还不是前辈当年对我始乱终弃……”

“你这家伙想死吗?啊?!”

浴衣衣领被一把揪住,突然冲到面前的笠松的脸,黑得像锅底,黄濑顿时颤抖着摆手。

“开玩笑的啦,笠松前辈消消气,消消气嘛!”

“切!”

好说歹说,脖子才得到解放,黄濑深呼吸,有种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差点转不回来的错觉。

笠松前辈还真是老样子啊……暴力指数有增无减,明明这个年龄远没到更年期嘛!

正在心中吐槽,下一秒黄濑就遭到了笠松眼刀的凌迟。

“好可怕啊……啊对了,早川他们还好吗?”

“不好!”

“欸?”

没料到笠松会如此回答自己,黄濑头顶冒出了大大的问号。

早川充洋、樋口智透、小堀浩志、中村真也等人都是笠松的式神,在他被解雇后理应一直追随着笠松才是。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用问黄濑也知道一定出事了,否则曾经信誓旦旦把他踢出家门的笠松不会再一次召唤他。

“是啊,是发生大事了……”

抓了抓短而硬的黑发,笠松表情不太好看,像是有很烦的烦心事。

“黄濑!”

整个人瞬间立正站直,突然被笠松叫到名字,黄濑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

“你现在还没和新的阴阳师缔结契约吧?那么……”

毫不迟疑地,插在运动裤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伸到了黄濑面前,映在金瞳中的笠松,咧开嘴,笑了,笑容和几十年前一模一样。

“要不要回到我身边来?再一次,和我缔结契约吧,黄濑。”

“……”

心脏用力蹦了一下,一时间,黄濑竟然不知该如何作答。笠松的话,该说是出乎意料还是意料之中,他不知道,只不过,身为式神,时隔多年再次收到前任阴阳师抛来的橄榄枝,若说他一点不为之动摇那绝对是谎言。

他一直都很敬重笠松前辈,这样一个有血有肉,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但是……

恍惚间,脑海中,闪现出一幅画面。

那是,下着蒙蒙细雨的傍晚,一个像水一样透明的少年,缓缓向他伸出手,不自量力地问他:“你,要不要做我的式神?”

怎么都想不到,才过了短短几个月而已,他竟然,喜欢上了那个少年。

所谓缘分,果然是很奇妙的东西吧?

不经意的,漂亮的唇向上勾了勾,黄濑自己并未发觉,这抹微笑令前方的笠松愣了一下。

黄濑这家伙,该不会是……

回想起遥远的当年,那时的他还不是笠松幸男,而是作为笠松幸男的祖父,用占星术为黄濑占了一卦,卦上显示,他并非黄濑命中注定的阴阳师,若是黄濑离开他,或早或晚将会遇到那个人。这也是当年他会毫不留情地解雇黄濑的理由,当然了,黄濑女性关系混乱这点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刚刚黄濑的表情……搞不好是已经遇到命中注定的阴阳师了吧?

正这样猜测着,对面的黄濑开了口。

“那个、笠松前辈,我啊……”

“不行!”

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冲出来一个人。


评论
热度 ( 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