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22

22、

炎炎夏日,从早晨到午后始终萦绕在耳畔的是聒噪的蝉鸣,连这叫声仿佛都要被融化一般,那天的阳光很刺眼。

透过快被太阳烤焦的树叶之间,能够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小孩子——那是,8岁的黑子。

叼着冰棒,黑子正在中庭里玩耍,后方本家硕大的古色古香的宅邸里,住着他的祖父。

这时,起风了。

强烈的气流掩盖了蝉鸣,黑子禁不住用双手抱住小小的头,压住飞舞的头发。

“你来了吗,征十郎……”

苍老而慈祥的男低音,在身后响起的瞬间,黑子就转过身,蓝瞳中映出了他最喜欢的那个人——他的祖父。

唰!

又是一阵风,令他感到脊背瑟瑟发抖的风。

黑子下意识扭头,结果什么都没看到,眼前还是那片风景——错落有致的花草树木,巧夺天工的小桥流水。

可是,一个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刚刚飞过去了,眨眼间。

莫名其妙地歪歪头,他再次转回身。

“啊……”

清澄的海水般的颜色——黑子瓦蓝的眼睛里,有一抹鲜红闯了进来。

“你……是谁……?”

如同变魔术,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身材算不上很高大,可伫立在眼前却给人铜墙铁壁般的错觉。这个人穿着纯白有蓝色将棋棋子刺绣的绔,或许是衣着过于素雅的关系,显得那一头火红短发格外醒目。

黑子仅仅是看到了这个人的背影,就看呆了。

好厉害……

8岁的黑子还没有成为真正的阴阳师,但继承了黑子家族血统,能够用影子喂养魔物的他,对“气”十分敏感。

这个人,很强……

有些时候,对方的实力越是深不可测,他的嗅觉就越发敏锐——这是黑子的强项。

拿在手中的冰棒,融化了。

冰水滴滴答答敲击地面,很快渗进了土壤里。

黑子就这样呆呆地望着红发男人的背影,半晌,听到了祖父召唤他的声音。

“哲也,来……”

回过神来,黑子将化得只剩一口的冰棒塞进嘴里,舔舔手指头,随后跑向了祖父。

在与红发男人擦肩的瞬间,霍地,他缩了一下肩膀。

身体被穿透了,被一股视线!

“爷爷……”

一下子扑到祖父怀里,那虽然纤瘦却足够温暖的怀抱令黑子安心。

“乖孩子……”

祖父摸着他的头,用笑容抚慰他的胆怯。

他,害怕这个突然现身的男人,没来由地。

“征十郎,就是这个孩子,你一直很想见的黑子家能够召唤魔物的阴阳师。”

“原来如此……”

陌生的男中音,在黑子心头轻轻戳了一下。

好好听……

这男声异常动听,比他听过的本家里最著名的三味线乐师的演奏还要动听。

黑子不由自主地,回头。

欸?好奇怪的眼睛……

前所未有的,那是一金一赤颜色相异的眼瞳,好像两颗价值连城的猫眼石,黑子既觉得好奇又觉得好看。

鬼使神差地伸出手,那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像是要抓住红发男人的眼睛那样,向前用力够着。

这个动作,似乎引起了红发男人的兴趣。

缓慢地,红发男人抬起手臂,用自己白皙有力的手掌包住了黑子的手。

手指相碰的瞬间,是冰凉的,像那根刚刚被吃掉的冰棒。

“你、叫什么名字?”

“黑子……黑子哲也……”

“是么,我是你爷爷的式神……赤司征十郎。”

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十年,黑子在失去祖父的陪伴下度过了寂寞的十个365天……然后,长大成人了——

个子变更高,表情变更少,年龄变更大,性格变更好。

可是,这个十年前只有一面之缘的红发男人——赤司征十郎却一如既往。

不知怎么,黑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拂晓降临,然而冲不破厚厚的云层,理应是天亮的时间,可天空却沉甸甸的,被毫无征兆的黑暗,压垮了。

“赤司……君……”

黑子感到自己的呼吸宛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一阵窒息。眼前毋庸置疑是十年前在他8岁时见过的男人,他祖父唯一的式神——赤司征十郎。

但是……

依然是纯净的雪白色的绔,然而此时此刻,上面绣着的却不是淡蓝色的将棋棋子图案,而是一团又一团,红得发黑的液体。

黑子知道,那是血。

离开高尾神社的结界时他就闻到了,四散在空气中的刺鼻的鲜血的味道。

这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原来全都出自这个人——

赤司征十郎!

“好久不见了啊……哲也。”

从微微张开的两片薄唇之间,吐出的话语比当年还要冰冷,不过声音一如既往动听得远胜三味线。

以遮天蔽日的黑暗为背景,赤司一金一赤的眼瞳有如夜明珠,散发出骇人的荧光。

黑子全身打起哆嗦来,情不自禁地。

“这是……怎么回事……”

下方,黄濑双脚像被钉进了木桩,一动也动不了。旁边的笠松,情况也是一样,不,是更加严重。

小黑子……

心中为黑子捏一把汗,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史上最强式神的赤司征十郎会突然出现,而且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股不祥的气,究竟怎么回事……

他与这位赤司征十郎是认识的,早在几百年前,然而,那时的赤司只是强大而已,而现在的赤司,是可怕!

不行!

这种邪恶的力量,会侵蚀小黑子的……

狠狠咬住下嘴唇,有血流了出来,染红了黄濑的下巴。

力量在一点点凝聚,于漆黑的黎明下,黄濑的身体渐渐散发出光芒——金色的——希望的颜色。

这个禁锢,他必须打破!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黑子落入赤司手里!

“黄濑君!”

感知到黄濑的力量,黑子面露喜色,正要冲下去,结果身体却被赤司一只手抓得牢牢的,根本无法自如行动。

“放开我,赤司君!”

用力挣扎,然而下一秒,一阵疼痛从大脑袭遍全身。

“啊啊啊啊啊——”

惨叫一声,头自然垂下,如同一条严重缺氧的鱼,黑子张开嘴,大口大口喘着气。

什么啊……这种……不祥的感觉……

瑟瑟发抖的样子,很没用。可黑子却无法自控,他能感觉到,他全身的每一根汗毛都在恐惧,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性命堪忧。

不是这样的……以前的赤司君,不是这么可怕……

他承认8岁时的他害怕赤司,然而,那种胆怯和现在的恐惧截然不同。

赤司君……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黑子!”

这时,熟悉的吼叫切断了捆绑在身上的,名为恐惧的丝线。

“黄濑君!”

看到黄濑已经唤出了光之剑,黑子在欣慰的同时又不由得为黄濑担忧。

现在的黄濑君,肯定赢不了赤司君!

先不论赤司被称为史上最强式神,光看赤司现在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邪气黄濑就无法与之匹敌。

“黄濑君,不要冲动!”

话音刚落,只见黄濑咻地一下跳起来,劈头就是一剑。

咔——

猩红雷电缠绕在剑刃上,进而爬上了黄濑的身体。

“哇啊啊啊啊啊——”

一声哀嚎,黄濑整个身体像被烤焦了一般,这疼痛,和先前被封印符击中时的感觉差不多。

“黄濑君!!”

就在黑子的面前,黄濑如同一片枯黄的树叶,飘落下去。

“黄濑君,黄濑君!”

黑子奋力向前伸出手,然而指尖还是没能擦到黄濑最后一缕发丝的发梢。

“哼,不自量力……”

从身后,传来了赤司的声音。

“啊对了……你是……黄濑凉太,原来如此,也是这个‘我’的熟人呢!”

相当奇妙的说法,听得黑子有些莫名。

什么叫“这个我”?难道赤司君还有其他“我”?

咚地摔落在地,在激起的灰尘中,黄濑咬咬牙站起身。身体虽然狼狈不堪,可精神上黄濑还没有认输!

“黄濑……放弃吧,你是打不过那家伙的……”

耳边响起的,是笠松的声音,竟然是有些微微的发颤。

“笠松前辈……我……”

抹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血,黄濑即便身体摇晃着,目光却坚定不移。他不知道,赤司要对黑子做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不会是什么好事!他想要保护黑子,无关阴阳师与式神的关系,只是因为他喜欢黑子,就这么单纯!

“别阻止我,前辈……”

“我明白……不过那家伙真的不是凭你一人之力就能战胜的……”

“我不会放弃的,管他是不是什么最强式神!”

“不是!”

突然,笠松嗓门变大,连被禁锢在半空中的黑子都觉得耳膜发疼。距离很近的黄濑下意识捂捂耳朵。

“什么不是啊?笠松前辈快把我耳朵震聋了。”

“那家伙……不是最强式神赤司征十郎……”

勉强与赤司的力量相抗衡,笠松仰起头。眼睛里映着的,是赤司高高在上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的神——准确说来,是恶魔。染在绔上的血的花纹,在黑暗的陪衬下好似一朵又一朵盛开的彼岸花——

很适合这个男人,带来死亡与杀戮的男人。

到底还是被吞噬了啊……

拥有转世能力的笠松的灵魂,比起黄濑和黑子,更加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黄濑,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是赤司征十郎,但也可以说不是……”

闻言,黄濑心脏咕咚翻滚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嘛,笠松前辈……”

笠松的话,黑子也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也听得一头雾水。

是赤司君,又不是……

不自觉向后扭头看向赤司,毋庸置疑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就是当年他所见到的祖父的式神赤司征十郎,但若说和当初一模一样却也不完全准确。

气场和力量……全都改变了……

“赤司君……你究竟……”

话音未落,黑子看到赤司咧开嘴,笑了,露出的牙齿和舌头,像是要吃掉什么东西。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知道我的人……没错……”

缓慢扬起的形状漂亮的手轻按在胸口上,赤司异色眼瞳微微眯起,自我介绍道:“我是赤司征十郎,同时也是……水无月。”

 

 

评论
热度 ( 7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