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23

23、

“你说、水无月……”

睁大双眼,黄濑瞠目结舌,即便此时暗无天日,却能清晰地看出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这是什么意思?这个男人……不是赤司征十郎吗?

心中怀揣疑问,同时不知怎么,有一股异样的恐惧像泥鳅钻入骨髓,钻得他浑身疼痛不已。

“水无月……水无月……”

突然,黄濑抬起头,金褐色的眼睛包裹着赤司狰狞的目光。

“你难道说……是妖怪的鼻祖——水无月吗!”

“呵呵!”

名字被以正确的音读方式读出来,赤司翘翘嘴角,表示欣慰地笑了。

“不错!说起来,这个才是我名字正确的读音,不过恐怕没什么人记得了。而且,现在我已经和这个身体融为一体,所以,叫我赤司就好,啊不对,凉太的话,应该是叫我‘小赤司’吧!”

摸着胸口,赤司看向黄濑的眼神中凝结着挑衅。

黄濑不由咬紧牙关。

小赤司……

这个叫法是他第一次和最强式神赤司交手却被打败的时候他用来称呼赤司的,意在表示对赤司强大的尊敬。既然水无月记得这件事,就证明水无月的确继承了赤司的记忆……或许,真的是灵魂合二为一也说不定。

怎么都没料到,在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妖怪。

水无月,以正常的日语来说读音为训读,表达的意思是六月。然而,当这个读音转化为音读时,就变成了传说中妖怪鼻祖的名字。最初黄濑并没有往那方面联想,因为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毕竟,身为妖怪鼻祖的水无月应该早在几万年前就葬送于人类之手了才对。

为什么,水无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由阴阳师协会主办的“水无月祭”,又是否和这只传说中的妖怪有所关联?

“笠松前辈……”

强迫自己压下汹涌澎湃的心潮,黄濑扭头。

“前辈是不是知道什么?为什么传说中的妖怪……会和小赤司融为一体?”

夜色依然很浓,像一杯巨大的黑咖啡。如果看手表会发现现在这个时间,理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然而这片树林,却仿佛被丢进了墨汁中,永远无法摆脱黑暗的纠缠。

半晌,黄濑听到了笠松无奈的叹息。

“我这个灵魂,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次转世,每次都或多或少会被磨去一些记忆,不过……关于水无月,我却记得一清二楚。”

压在身上的威压感不知为何减轻了一些,或许是真身被识破赤司觉得很有趣吧!趁这个时候,笠松挪了挪僵直的双腿,顺便活动一下手腕,接着说:“黄濑,实际上……水无月祭,就是阴阳师们为了封印妖怪鼻祖水无月而准备的祭典。”

“什么?”

闻言,黄濑心脏猛地一跳。

“这么说水无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活着,并且……”

“啊……他一直都活着,并且被封印在水无月祭获胜者的身体里!”

“什——”

“你说什么!”

突然响起的,足以盖住黄濑声音的叫喊是从上方传来的。不用循声看去,笠松也知道声音的发出者是谁,那是……

黑子家族德高望重的黑子老师的孙子——黑子哲也。

“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说我爷爷……”

全身不自觉地颤抖起来,黑子用双手抓着头,一对水汪汪的蓝瞳不住地在眼眶中晃动。

“呵、呵呵呵……祭典?笠松家族古老的灵魂,你还真是用了含蓄的说法呢……那个说白了,是仪式……为我献上祭品的仪式!”

“不是!”

怒吼着驳斥赤司,笠松双手握拳。

“我们才不想牺牲最强阴阳师和式神,只是……”

“因为妖怪水无月……太强了……”

把话接下去的人是黄濑,笠松微微侧头,发现黄濑的眼瞳中有火苗在窜动。

“笠松前辈,我以前听说过……水无月,是世界上最早的妖怪,是汲取了万事万物的恶的集合体……是、这样的吧?”

黄濑以试探性的口吻向笠松询问,但两眼却一刻不离地盯着悬在半空中的赤司。

拥有着赤司征十郎的外貌,真身却是恶的集合体的妖怪。

究竟是水无月吞噬了赤司的灵魂,还是赤司的灵魂消化了水无月的恶呢?

黄濑无法确认,他觉得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毕竟,他认识的赤司征十郎可不是会乖乖被老妖怪吞掉的类型。

“你说的没错,水无月的确是恶的集合体,所以才不好对付,特别是……这份邪恶力量的来源正是……”

“是人类!”

就在笠松话语停顿的瞬间,赤司突然开口。

“人类……”

黑子情不自禁扬起下巴看着赤司,那对一金一赤的异色眼瞳和十年前他在中庭见到的如出一辙,然而,不同的是那时赤司的眼底是清澈的,然而现在,却浑浊得如同深不见底的泥淖。

“我力量的来源,正是人类的恶……人类这种生物,说穿了比妖怪还要邪恶,我正是在那种无止境的邪恶中诞生的,可是,人类却反过来要杀我,要杀死这个诞生于人类负面情感的我……”

“赤司君……”

“我、和人类进行了很多年很多年的战斗,结果,人类无论如何也杀不死我,因为只要人类身上还有邪恶,我就永远不会消亡……除非、人类灭绝!”

“什么?”

胸口一阵窒息,恍惚间,黑子在赤司的身上嗅到了难以形容的气味,那是……对人类的嘲讽和……怨恨。

“最后人类的阴阳师想出了扼制我的办法,就是将我封印在人类的身体里,只要这个人类足够强,他就能用他自身的善压制身为恶的我,于是……”

“水无月祭诞生了……”

接着赤司的话说了下去,黑子眼前一下子闪过祖父的音容笑貌,那是……堆满了皱纹的慈祥的微笑。

他的祖父……是为了人类而牺牲的吗?

垂下的刘海有点厚,将黑子半张脸遮得密不透风。

空气中淡淡的哀伤就算不刻意注意也察觉得到,身处下方的黄濑,胸口阵阵发疼。

小黑子……

他能感觉到流动的空气是因黑子而浸染上了悲痛的味道。黑子一直想查清祖父的死因,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赤司君……”

片刻,黑子弱弱的低吟拨动了赤司的听觉。

“什么?”

“我爷爷……你的阴阳师……是被你杀死的吗?”

扬起来的脸,凝结着复杂的神色,赤司只读懂了黑子的眼神,那是对他的深深的斥责。

明明弱得像只用小手指就能碾死的蝼蚁,目光却坚定得不可思议。

这究竟是人类的顽强?还是逞强?

赤司回答不出来,只是单纯地感兴趣罢了。

“不是……黑子老师是因力量用尽而死亡的。”

“力量用尽?”

“没错!”

稍稍抬起眼睑,赤司看向远方,远方,是密密麻麻的树梢,与黑暗融为一体,有些分不清究竟是绿色还是黑色。

不知怎么,黑子觉得这个时候的赤司,似乎不像先前那么令人恐惧。

“原本,水无月是要封印在黑子老师身体里的,每次水无月祭结束,都是借助最强式神的力量将水无月封印在最强阴阳师的身体里,但是,到了我和黑子老师那次情况却反过来了,因为黑子老师认为自己已经年迈,担心封印不住水无月,所以,他用光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将水无月封印在了我的身体里……而事实也如他担心的那样,水无月在经历了长年累月的封印、解印再封印这种轮回,已经越来越适应封印的力量,就像人类对药会产生抗体。协会的那些家伙早就看出水无月迟早会有所动作,因此迫使我沉睡,不过很可惜……我还是苏醒了,并且与水无月融为了一体。”

随着赤司嘴角渐渐扬起高度,突然阴风四起,林间万物顿时作鸟兽散。

威压感,史无前例的强!

“啧……”

皮肤像被刀片切割着,风势有增无减,每一股风都如同长着倒刺的舌,在黄濑脸上肆无忌惮地舔过。

“怎么会……这力量……根本……”

黄濑是妖怪,妖怪的本能在催促他火速撤离。无论是在和封印符抵抗的时候,还是面对超大个儿魔物的时候,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这种,悬殊的实力差。

“黄濑,你现在明白了吧……我为什么说你打不过那家伙……”

“啊……我完全明白了!”

即便心有不甘,然而黄濑不得不承认,笠松前辈的话是正确的,之前他贸然冲出去没被这股力量切成碎片根本就是赤司手下留情。

人类的恶的集合体——妖怪鼻祖水无月,加上最强式神赤司征十郎……这下可真不好办了!

就在黄濑咬牙思考有什么退敌之策的时候,黑子也因赤司过分可怕的力量而瘫倒在地,流了一额头汗水,冷冰冰的,仿佛结着霜。若不是赤司做了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结界擎着他,他恐怕早就从半空中摔下去了。

不行……

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隐隐约约,黑子觉得赤司并没有真的想杀他们,可是,在这股所向披靡的力量面前,或许一个不小心,他们就真成了一缕孤魂。

“赤司君!赤司君!快醒醒,你不能被这个怪物侵蚀!”

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唤回赤司本身的意识,既然水无月是寄宿在赤司体内,那么只要赤司的灵魂能够夺回肉体的支配权,那么水无月便会没有容身之处。

“怪物?”

宽大的手掌压下来,揪住了黑子的头发。

“小黑子!”

“呃……”

头像要被从脖子上拔掉似的,赤司的力量令黑子痛苦不已。

“原本这个怪物也是人类孕育的,不是么?而且……别误会哲也,我虽然是水无月可也是赤司征十郎,在赤司接受我的同时,我们两个灵魂就合二为一了,如同加入红茶里的牛奶,可不是你叫唤一两声就能分得开的。”

“什……么……”

被赤司毒辣又戏谑的目光盯着,黑子毛骨悚然。

“你说赤司君……接受你……”

“没错!作为赤司的我是只不满足于最强式神头衔的妖怪,所以,我一直都在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而作为水无月的我,正具备这种力量,并且一直伺机等待释放!”

“所以……这次,你是想要吸收小黑子的力量吗?小赤司!”

下方,黄濑的呼喊声仿佛一支锐利的长枪,咻地射穿了赤司拉起的能量网。

“呵呵,凉太,你比以前聪明了啊!”

“我一直都很聪明!”

虽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可这点黄濑无论如何都要澄清!不要以为他总是被贴上蠢萌的标签他就真的很蠢。

“小赤司……你的目标,是小黑子继承的黑子家族操纵魔物的力量吧?”

听到黄濑这么说,黑子倒吸一口凉气。

头部仍被赤司死死抓着,他动弹不得,只有心脏跳得飞快。

“操纵魔物的力量的确令我很感兴趣,可惜的是黑子老师不具备这份力量,不过我也知道,哲也继承了这个被诅咒的血统……等了这么久,现在是该我品尝新鲜美味的时候了。”

扑通!

心脏像被人从后方猛推一下,直接撞到胸口,黑子不由张大嘴,然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难受……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击全身,由内而外,黑子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

“原本我是想把你带走慢慢享用的,现在看来……”

异色眼瞳向下方睥睨黄濑,赤司笑了,笑容如同月食期间的弦月,是黑色的。

顿时,黄濑有不好的预感。

“看来,凉太似乎把你视为非常重要的人呢,哲也……那么,就让凉太亲眼看看吧,你是怎么被我吃掉的。”

扑通!

又来了!

不仅仅是心脏,这回,黑子感到连灵魂都在用力撞击胸口,身体要被撞破了!

啊——

啊啊啊啊啊——

大脑发出求救,出于本能,然而喉咙却无法振动声带。黑子只能像条缺氧的鱼,瞪着眼,大张着嘴,却始终表演着无聊的哑剧。

扑通!

身体裂开了,一个人顷刻间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简直就是三魂七魄在某种力量的强制下分离。眼睛里后知后觉倒映出了,身体下面亮起的东西,那是……某种法阵,用不知名的字符写成的,黑子这才反应过来,赤司已经放开了他的头,然而……和刚刚相比,现在的他更加无力,浑身瘫软,连意识都渐渐地,抛弃了他……

窒息……痛苦……麻痹……

大脑断断续续地接收着身体传来的信号,然而,也到极限了……

灵魂,在崩溃。

眼前的景物滑过一个半圆弧,在倒下的最后一刻,黑子看到的,是黄濑痛苦扭曲的表情。

救、救我……黄濑君……


评论
热度 ( 7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