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28

28、

黑暗……

深不见底的黑暗……

黑子不知道自己是否紧闭着双眸,还是说他已经失明了。

眼前所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浑浑噩噩的,感觉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连自己都仿佛与这片漆黑融为一体了。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意识模模糊糊,像是被强行灌进了很多酒,醉了。

“小……黑……子……”

有声音。

第一次,穿透了浓稠的黑暗,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可是,这是谁的声音呢?很耳熟,却又想不起来。

“谁?谁在那里……”

试着动了动双唇,然而发出来的声音就连自己都听不见。

我,究竟怎么了?

头,很痛……

黑子试着扬起手想要揉揉额头,却发现哪里都找不到,他的手。

“欸?”

自我感觉已经抬起双手触摸脸颊,可是……什么都没有,黑暗中,没有手,没有头,没有身体。

“什么?!”

惊觉在这片黑暗之中自己的肉体并不存在,这个慢半拍的反应令黑子万分诧异。

究竟……我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不仅仅是身体,下一秒,黑子便察觉到,连意识都是断断续续的,像是被人用剪刀剪成了一段一段。

绞尽脑汁,他勉强回想起之前的遭遇——

赤司……征十郎……

“对了,我见到了,爷爷的式神……赤司君。”

脑海中浮现出了赤司的影像,然而这影像却不同于十年前,现在的赤司……早已成为了水无月的容器——狰狞、邪恶、恐怖——是负面情绪的集合体。

“水无月!”

太阳穴一阵刺痛,黑子皱了一下眉。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在被封印的记忆深处蠢蠢欲动。

想不起来……有一个人,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谁?是谁……?”

面目扭曲,就算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存在,可黑子仅凭残存的五感,能够判断出自己此时的表情。

“小、黑子……”

又来了!

熟悉到令他想哭的声音,熟悉到令他心碎的声音。

这声音,径直传到了心底。如同一只向他求救的手,在心脏上时轻时重地揉捏着。

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

“是谁?在呼唤我的人是谁?”

黑子急了,然而,即便用不存在的双手拼命敲打自己的头,想不起来的事仍旧想不起来。不知怎么,他有种直觉,若是他不快点想起来的话,发出这种声音的那个人,会死。

“不、不行……不行!”

他不想让那个人死,不能让那个人死,因为那个人……

突然,冰冰凉的身体出乎意料在回暖,如同泡在温泉池中——凝固的黑暗,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小……黑子……快、醒醒……我……来接你……了……”

期期艾艾的声音,微弱得快要消失掉,但是,不可思议的,这声音搅动了一片死寂的黑暗。

时间、思考、灵魂……渐渐的,一切静止的齿轮开始了运转。

温暖,通过不存在的肌肤渗透进来,一点点凝聚,黑子听到了,被冻结的每一块血肉、每一根神经苏醒的声音。

这种感觉……

这种并不陌生的感觉……

扑通、扑通……

第一次,在漆黑的混沌中黑子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像是对这股不知名的温暖产生的自然反应,跳动愈发强烈。

“我相信你……小黑子。”

半睁着的眼睛,瞪大了,因为有光,抓破了黑暗,从越来越大的缺口射了进来——

刺眼。

灿烂。

这光,令黑子想起了一个人。

黄金一般的短发,琥珀一般的眼瞳,还有,又温暖又蠢萌的笑脸。

“黄……濑君……”

声带颤动,唤出了从记忆深处破茧而出的名字。

唰——

伴随着尖利的嘶鸣,黑暗被逼退,于光芒之中,无数碎片眨眼间拼接完整,组成了一个人的形态——这个人的名字是:黑子哲也。

 

“凉太,你是笨蛋么?”

身处水无月纯白无垢的世界中,赤司静静地眨了一下眼,眼前,是即便被穿透了胸腔依然紧紧抱住黑子的黄濑。

血,咕嘟咕嘟往外涌。

浴衣上可爱的“金鱼”早已溺死在这一片片深不见底的血潭中。

黄濑,快撑不住了。

没有和任何阴阳师缔结契约的他,自我修复能力并没有强到可以瞬间治好胸口的大洞。更何况,黑子没有抽出手,那只血红的手臂,依然插在他的身体里。

“小……黑子……快、醒醒……我……来接你……了……”

意识不听使唤地向另一个世界飞去,黄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被某种力量一丝又一丝地抽走。

这力量,就是水无月吗?

脸色惨白,白得如同一具骸骨。黄濑强忍着疼,将怀中的黑子,抱得更紧。

他知道,现在的黑子不是真正的黑子。

但是他相信,黑子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消失。

那么顽固地想要收他做式神的黑子,那么顽固地想要救小妖怪的黑子,那么顽固地想要赢得“水无月祭”的黑子……绝不会输给恶的集合体!

“我相信你……小黑子。”

刚刚闭上眼,一阵异样的温暖忽地拂过眼睑。

是光。

难以形容的感觉瞬间裹住全身,黄濑睁开眼,眼里融进了不断升腾的光。

金色的光,从黑子的身上散发出来,搂住了他的身体。

“小黑子?”

瞪着一对红彤彤的大眼睛,怀中的黑子突然面目狰狞。

“可、可恶……还给我……还给我!”

身体被用力推了出去,鲜血瞬间从胸口喷出来,黄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一只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颤抖着支撑身体,再一次,艰难地站了起来。

“小黑子?小黑子!”

眼前,发疯了一般,黑子抓着自己的头,不断咆哮。血红,从眼瞳溢了出来,侵犯了眼白。

黄濑一边呕着鲜血一边蹭着脚步朝向抓狂的黑子走去。

不行……小黑子这样下去……会坏掉的……

“凉太,别过去。”

身后,赤司的声音响起,不是建议,而是命令。

黄濑扭头。

“小……赤司……”

“哲也就快回来了,所以你没有过去的必要。”

“欸?”

金瞳圆瞪,黄濑怔住了,旋即扭动僵硬的脖颈看向黑子。

黑子依然在发狂,然而身上的光芒并未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黄濑看到有黑色的烟正在往外钻,从黑子的身体里。

“小黑子……加油……加油啊,小黑子!”

身体终于还是支撑不住,瘫坐在地,黄濑大口大口喘着气,惨白的脸上满是汗水。

和他的体温一样,这汗水,是冰冷的。

“你现在还是专心给自己疗伤吧!否则哲也回来了,你却死了……”

赤司的声音波澜不惊,似乎里面没有蕴藏任何情感。黄濑分不清在这个空间中的赤司究竟是敌是友。

这时,眼前的黑子突然变成了一个光球,如同闪光弹,光芒霎时吞没了一切。

低下头,黄濑紧紧闭上了眼。

“黄濑君?!黄濑君你在哪里?”

耳膜被轻触,是黑子的声音,一瞬间,黄濑朦胧的意识得到唤醒。

睁开眼,眼前的金光渐渐变淡,于光芒之中,一个人由远及近。

纤瘦的身材,水蓝色的短发,黑色的浴衣——水汪汪的大眼睛,是蓝色的。

纯净的蓝,天空的颜色。

“小黑子!”

充满惊喜的叫声响起的同时,黑子看到了黄濑,坐在血泊中的黄濑。

“黄濑君!”

快步跑过去一把抱住黄濑,一时间,黑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为什么黄濑君会……满身是血?

“黄濑君,你怎么了?”

蓝瞳被鲜血染红了,恍惚中,一个片段飞进了黑子的大脑——那是他,用手臂穿透黄濑胸口的画面。

心脏扑通一跳!

“是……我?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

声音,在发抖,抓着黄濑肩膀的手,也在发抖。

“不是的,不是小黑子的错……都是,水无月……”

没有压着胸口的那只手缓缓抬了起来,黄濑握住黑子的手,紧紧地。

明明他的手已经很凉了,可黑子的手却更加冰冷。

“不要自责……千万……不要自责……”

喉咙被血黏着,黄濑每次开口都有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错觉。

“好、好,我知道了,黄濑君你别说话。”

手指颤颤巍巍地伸过去,指尖沾到了黄濑胸口的血,这血,刺痛了黑子的心脏。

记忆一点点恢复了,黑子知道,他和黄濑现在正处在水无月的世界中。

不行!

这样下去黄濑君会失血过多……

不由自主咬咬牙,即便答应了黄濑不再自责,可他还是忍不住骂自己。

“黄濑君,能站起来吗?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嗯!”

在黑子的搀扶下,黄濑站起身。

“哲也……”

这时,身旁传来了并不陌生的男中音。循声扭头,黑子看到了只露出头部和胸口,其他身体都和周围的白色融为一体的赤司。

“赤司君?”

“你们想回去,恐怕没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突然,脚下的地面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顷刻间出现,黑子和黄濑不约而同地低头看去,只见黑黢黢的缝隙中,出现了一张嘴。

“什么?”

“小黑子!”

停止治疗自己,黄濑带着黑子纵身一跃,用仅剩的力量飞在半空中,与此同时,出现于地下的血红的大嘴突然冒出无数尖利的白牙,牙齿一圈一圈接连不断溢出来,看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身负重伤,黄濑的飞行时间无法持久,很快就和黑子一起落到了地上。

“水无月是不会放哲也回去的。”

蹙蹙眉,赤司望着从地下爬到地面上来的长满尖牙的大嘴,淡淡地说道。

“赤司君……”

蓝瞳中汇聚着坚定的目光,黑子凝视赤司。不知怎么,他觉得,这个赤司和十年前他邂逅的那个赤司,是同一个人。

“请帮帮我们,赤司君!”

闻言,赤司脸色微变,看看黑子,再看看狼狈不堪的黄濑,摇摇头。

“这里是水无月的世界,我无能为力……而且在这里的我只有一半的灵魂,另一半已经融进了水无月的灵魂之中。不过……”

听到转折词,黑子和黄濑双双眼睛一亮。

“这里的我是一半也就意味着在这里的水无月也只有一半……如果凉太没受伤的话,你们应该还有胜算……”

胸口狠狠疼了一下,黑子的眉目禁不住痉挛。

果然,都是他的错……

“没问题的,就算我受伤我们也一定能平安回到现实世界。”

耳畔响起黄濑的声音,虽然微弱,但语气却比以往更加坚定。扭头看去,黄濑那对金瞳,依然闪烁着光芒,像是在说:我们一定能赢!

点点头,黑子强行驱散心中的不安,这时,长满牙的大嘴突然攻了过来。

淡淡的紫光从浴衣衣袖里飘出,黑子没想到在水无月的空间中居然也能使用阴阳术,这算是个好兆头吧!

紫光眨眼间化作黑影,啪、啪,落雷一般朝大嘴砸去。

黄濑也想帮忙,然而身体还没恢复,他力不从心。

“小黑子我……”

“黄濑君好好养伤,这家伙交给我!”

“可是……”

“黄濑君,你已经保护我很多次了,这次,就请让我保护你吧!”

坚定不移的话语,为黄濑打了一针强心剂。和想象中一样,就算有着纤弱的外表,黑子的内心,依然强大得叫人佩服。

要相信……小黑子……

闭上眼,黄濑不再心存杂念,一心一意使用全部的力量来治愈自己。

与此同时,黑子仍在和那张令人作呕的大嘴周旋。

这边打得如火如荼,另一边,现实世界中,赤司的攻击产生了短暂的停顿。

怎么可能……凉太居然……

刺啦——

神经仿佛被拧了一下,赤司扶了扶太阳穴。

“不行……不能放哲也离开……操控魔物的力量,我绝对要弄到手!绝对!”

一金一赤两颗混沌的眼瞳猛地亮了起来,如同两颗璀璨的夜明珠,然而这夜明珠却是吸收了邪恶力量的魔物。赤司轻挑嘴角,俯视下方自讨苦吃的阴阳师和式神。

人类……孕育妖怪,利用妖怪,斩杀妖怪……

这样的人类,他绝不原谅!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