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30

30、

十字架断裂,先前明明如何挣脱也挣脱不掉的十字架,现在竟变成了一堆废渣。

或许,是因为它所禁锢的,不再是同一个人黑子哲也。

“这是……”

没有选择靠近,而是离得远远的,赤司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庞然大物。

它们围在黑子周围,一共三只,是魔物。

通体漆黑,高大的身躯仿佛要撑破这个世界。

“没有使用阴阳术就召唤出魔物了么……果然你的力量,很吸引人啊!”

嘴上这样喃喃自语,赤司心中想的却是:水无月,你会如何应付呢?

“破坏……破坏……破坏……”

浑身上下散发着凌厉的紫光,这光不像平时那样温和,而黑子也不再像平时那样冷静。

轻轻摇晃着身体向前走,黑子走到了被炸得粉身碎骨的黄濑的所在地。

“啊……啊……”

伴着哭腔的呻吟,虽然微弱,却叩响了这个纯白世界的心扉。

赤司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一丝,心痛……

是黄濑的痛苦?黑子的痛苦?水无月的痛苦?还是来自这个世界的痛苦?

抑或是……黑子与这个世界的痛苦的共鸣……

回应主人的悲伤,魔物们开始对这个除了赤司看上去一无所有的世界展开攻击。

火光、雷电、冰冻……魔物们肆无忌惮地践踏着这个空荡荡的世界——水无月的内心世界。

泪水,流干了。

黑洞洞的眼睛里现在,只装满了绝望。

黑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知道,黄濑死了,被炸死了,被水无月炸死了!

“杀……杀……杀……杀……”

盯着黄濑原本所在的那块地方,黑子一味念着这一个词。身上的紫光愈发强烈,像火焰,烧伤了光滑的皮肤。

同样在燃烧的,还有这个世界。

被魔物疯狂摧残的这个世界。

“这是……暴走了啊……”

一边不自觉地对这种不好控制的力量感到担忧,另一方面,赤司又禁不住好奇。

黑子家族的这份力量,真的很强大……难怪,水无月想将这力量据为己有。

但是……

异色眼瞳看着水无月的内心世界不断崩塌,同时赤司感觉得到黑子的内心世界也在不断崩塌。

“不行……”

黑子这样暴走下去,迟早会被水无月完全吸收。

水无月是人类的恶,负面情绪的集合体。黑子一味发泄彻骨的悲痛只会正中水无月下怀。若是像之前和黄濑在一起时使用名为“爱”的力量的话,黑子还有可能逃得出去,然而如今……

剑眉紧蹙,赤司想出手帮忙,却无法出手!

说到底他的力量还是被水无月压制着,即便是最强式神,也敌不过妖怪的鼻祖。

“水无月……你宁可牺牲自己的世界也要困住哲也么?”

叹气声沉淀下来,前方,如同断了线的人偶一般,黑子的模样令赤司感到胸口犯堵。

“这就是……黑子家族的诅咒……”

印象中,他的阴阳师,也就是黑子的祖父曾经跟他说过,继承黑子家族诅咒之血的孩子,是最为不幸的,那过分强大的力量,会吞噬人心。

“这样下去的话……”

闭上双眸静静沉思,赤司对于自己接下来的举动无法理解,他明明和水无月融为一体了,却一心想要拯救黑子。

虽然无法理解,但他还是会遵循自己的直觉来行动。至少,他不想看着搭档的孙子就这样坏掉。

于是,他决定了,使用一直封存的自己的力量。

信念愈发坚定,渐渐的,赤司的身体完全显形。结实的左手臂向前伸去,从掌心里亮起的红光瞬间上下拉伸,幻化成一张弓,然后,右手抚摸弓弦,拉开。

一支闪烁着猩红光芒的箭,出现了。

唰——

箭,射了出去,眨眼间分成了三支,分别射中了正咆哮着毁坏这个世界的三只魔物。

“唔……啊……”

痛苦的呻吟传来,魔物巨大的身体霎时被分解成了无数碎末,最终飞散在空气中。

纯白世界的崩塌,暂时停歇。

“真是多管闲事!”

耳边,响起了低沉沉的声音,声音的发出者似乎不太高兴,尾音拖着强烈的埋怨和指责。这是沉眠于这个世界的水无月的声音。

翘翘嘴角,赤司什么都没说,继续拉开弓,这次,箭尖对准的人,是黑子。

唰!

箭以迅猛的攻势射向黑子,然而,在还未碰到黑子身体时就碎掉了——

被紫光,烧成了灰烬。

“破坏……破坏……破坏……”

魔物再一次出现,这次,是五只。它们回应黑子的要求继续破坏周围的一切,包括赤司,包括黑子自己。

恍恍惚惚,赤司听到了啜泣声——痛苦的、悲惨的、绝望的啜泣。

虽然两眼没有流泪,但黑子的的确确在哭。

伴随着哭声,还存在一丝不和谐的音符,那是水无月的笑声,得意洋洋的笑声。

负面情感——这是水无月存在的养料,若是黑子继续暴走下去,不用水无月出手,黑子自身的灵魂将会消亡,而这可怕的力量,自然就与这个崩坏的世界融为一体。

“哲也……”

意识到自己无法唤回黑子的心智,赤司双臂抱胸低头沉思。

在这种时候,只有一个人能派上用场……

“凉太……”

毋庸置疑,先前的爆炸使黄濑的灵魂消失了,彻彻底底,然而赤司却不认为黄濑死了。作为和黄濑打交道时间不算短的熟人,他眼中的黄濑,生命力完全可以和小强划等号。

这样的黄濑会被炸死?怎么可能……

那么,黄濑的灵魂究竟去了哪里?

异色眼瞳瞪大一圈,思前想后,最大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左手一扬,赤司制造出一道结界将自己罩住,避免被魔物误伤。紧接着,他转身朝向空无一物的某个方向抬起头。

“凉太,你的小黑子有危险,回来!快回来!”

一如既往,赤司使用的是命令型。他不认为不知身处哪个世界的黄濑会回应自己,但既然黑子在这里,那么迟早,黄濑都会回来。

扑通!

正在思考之际,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人,那人毫无防备地摔在了他面前,四脚朝天。

“痛痛痛……”

爬起来揉了揉腰,黄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脸吃惊的赤司。

“欸?小赤司?这么说……我真的回来了?”

摸摸头,下一秒,黄濑立即转身到处寻找黑子,然后他看到了,浑身上下燃烧着紫色火焰,怎么看情况都不太对劲的黑子。

“小黑子!”

飞奔过去,黄濑刚一伸手便被紫光烫得缩回来。

“小黑子……你怎么了啊,小黑子!”

“因为你的死,哲也的力量暴走了。”

背后传来赤司悠然的声音,黄濑胸中用力一跳。

“暴走……”

眼前的黑子,显而易见已经变成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那双眼,只有无尽的黑暗。

“小黑子,我回来了啊,你看,我没死,真的没死!”

黄濑拍着自己的胸脯在黑子眼前拼命刷存在感,然而,黑子却一味碎碎念着“杀”之类的可怕的单词。

“怎么会……”

灵魂像被抽走了一半,黄濑心脏疼得厉害。怎么都没料到,他平安回来了,可黑子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实际上,之前那个十字架的攻击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不过好在妖怪的本能及时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世界,这才虎口脱险。然而,他不能丢下黑子,于是又一次拜托冰室,将他的灵魂送了过来。在穿越空间时,隐隐约约他听到了赤司的声音,强烈呼唤他的声音。

结果一睁开眼,人已经回到了这里。

“小黑子!小黑子!”

双手被烧得通红,但黄濑还是凭借毅力抓住了黑子的肩膀。

“破坏……破坏……破坏……破坏……”

两片唇不停地动着,黑子如同被什么力量操纵了一般,此时此刻,他只是一个木偶,深陷绝望泥潭中不能自拔的木偶。

“小黑子,你看看我啊,我是黄濑,我没死,喂,小黑子看着我!”

忍着灼烧的疼痛用力摇晃黑子,可黑子却毫无反应,无论黄濑说什么做什么,黑子的双眸中依然只有黑暗,绝望的黑暗,盘踞在其中不肯离去。

“小黑子!”

啪!

高高举起的巴掌拍下来,将黑子整个人扇到一旁。

这个耳光打的不轻,黑子就像被甩出去似的,歪斜的身体在地上滑了一段距离。

缓缓爬起来,黑子回头,黑洞洞的眼睛盯着黄濑。

“小黑子……”

现在的黄濑很生气,史无前例的生气!

比吃了炸药还夸张,他双手握拳,气鼓鼓地朝黑子怒吼:“你是会输给这种力量的男人吗?!你不是要收我做式神,打倒小赤司赢得‘水无月祭’吗?!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被力量操纵,逃避悲伤,这样的你,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小黑子!”

吼声回荡在不断崩溃的纯白世界中,好似教堂敲响的钟声,浑厚有力。

黑子,突然眨了一下眼。

与此同时,五只魔物的攻击,停滞了。

“小黑子,快回忆起来,快回忆起自己来!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是会胡乱破坏一切的那种人!”

咔嚓!

眼瞳中的黑暗,产生了裂缝。

一道,又一道。

黄濑用一只手捂着喊破了的嗓子,屏气凝神,望着眼瞳中的黑暗一点点被湛蓝所取代的黑子。

小黑子,快醒过来!醒过来!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