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32

32、

睁开双眼,渐渐从黑暗的缝隙里浮现出来的是模模糊糊的景象,有些眼熟的风景,有些眼熟的人。

“黄濑……君?”

一张笑脸一点点在湿润的眼瞳中变得清晰,黑子意识到,那是黄濑的笑脸。

“回来了!小黑子回来了!”

突然被抱住,这一抱抱得黑子措手不及,更加措手不及的是有些僵硬的身体。

“痛、痛痛……黄濑君轻一点……”

“啊抱歉!”

虽然道了歉,不过黄濑还是没有放开他,而是抱着他在他的劲窝处蹭来蹭去。

“太好了,我们真的回来了啊!”

看到黄濑再一次流出了弯弯曲曲的宽面条泪,黑子不知怎么鼻子发酸,竟也有点想哭。

他们回来了……安然无恙……

回想起当时在水无月的内心世界中黄濑险些死掉,自己又疯狂暴走,眼下两人还能面对面的时间是多么的可贵。

想要驱动身体抬起手触摸黄濑,可动作却十分机械。

果然是在莫名其妙的空间中呆的时间太久了,总觉得灵魂和肉体似乎产生了隔阂。

黑子有些失落地抿抿嘴。

不过……

垂下视线看着像只大型犬类在他怀中撒娇的黄濑,他又有种想笑的冲动。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此时此刻黄濑在他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喂喂,你们两个究竟要在那里秀恩爱到什么时候啊?”

拨响耳膜的声音并不陌生,黑子仰起头,不出所料看到高尾苦笑着向他走来。

高尾身后不远处,跟着板着一张脸用左手推眼镜的绿间,只是平时绑在上面的绷带不知去向。

视线不经意地向旁边扫去,在与某一个人目光交汇的刹那,黑子蓝瞳骤缩。

青蓝的短发,黝黑的肌肤,高挑的身材,和当年与他相识时一模一样——青峰大辉,他曾经的式神。

为什么……青峰君会在这里……

抱持着这种疑问的同时,黑子注意到了距离青峰不远处的红发男人,这个人他也认识,是火神大我,青峰的现任阴阳师。

一瞬间,黑子明白过来,他们应该是来讨伐赤司的。火神与他不同,是位相当出色又有潜质的阴阳师,当初青峰放弃他而选择火神,他没说出哪怕一个字的挽留,因为他很清楚,比起软弱的自己,火神更能驾驭青峰的力量。从那之后,他和青峰、火神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没想到居然在今天这种情况下重逢了。

泛白的双唇轻微地,动了动,黑子想和青峰打声招呼,却尴尬得不知该怎么开口。

“黑仔终于回来了啊,真是的,费了我们这么大力气。”

耳朵捕捉到的,是有些懒散且十分不情愿的男声,紧随其后的是陌生又清脆的笑。

“敦,这种时候要说‘欢迎回来’。”

“切……”

走到距离他不远处停下脚步,人高马大的男人揉了揉一头紫发,别别扭扭地小声说了句“欢迎回来”。

这个男人,和黄濑、青峰相同,是妖怪,准确说来是式神,而旁边有泪痣的男人黑子虽然不熟悉,但大致猜得出此人的身份。

“你是……拥有治愈能力的冰室家的阴阳师吧?”

“是的,我是冰室辰也。”

露出温婉的微笑,冰室自然地做出自我介绍,正想和黑子继续展开话题,青峰却突然插了进来。

“哲,你没事吧?话说黄濑你快点放开哲!”

被吼到,黄濑悻悻地眨眨眼,紧接着将黑子搂得更紧,就像年幼的小男孩死死抱住自己心爱的汽车玩具那样。

“小黑子是我的,为什么我要放开啊?”

“你说神马?!” 

“我说的是事实嘛,反倒是小青峰,不要总哲啊哲的叫,好像和小黑子很熟似的。”

砰、砰!

额头上青筋一顿烂蹦,青峰有种想抄起地上的砖头砸黄濑的冲动,好在旁边的火神及时阻止,这才避免了一场“血光之灾”。

“我跟哲本来就很熟!你才是后来的那个吧?”

“后来的又怎么样?小黑子已经接受我的告白了,所以我现在和小黑子是恋人!”

“黄濑君!”

白白净净的脸瞬间像煮熟的虾子,从头顶红到脖子,黑子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能晕倒过去彻底失去知觉。

黄濑君真是个笨蛋!哪有当着这么多熟人的面说这种事的?!

不出所料,听了黄濑的话,在场的全体成员都一脸震惊,除了对此事早已心知肚明的高尾和绿间。    

“恋恋恋恋恋……恋人?!!!!!!!”

舌头颤抖个不停,青峰迈开大步一副要把黄濑杀之而后快的架势。

“喂喂,青峰你冷静点!”

火神在旁边急忙抓住青峰肩膀。

“黄濑现在还是伤患,黑子也需要休息,有什么事还是回到阴阳师协会总部再说吧?”

这时,适时浇灭星星之火的人是笠松,只可惜怒发冲冠的青峰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

“哲可是我看重的阴阳师,怎么可以被你这种家伙骗去?!”

闻言,黑子蓝瞳微微睁大。

青峰君居然说了这样的话?

黑子从没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被青峰认可过,然而青峰却说看重他……难道说,他在青峰眼中并非弱的无药可救?

“什么叫骗去啊?好过分……”

另一边,黄濑据理力争,放开黑子,噌地一下站起身,和青峰展开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口水战。

“我和小黑子可是两情相悦!”

“哈?哲才不会那么没眼光呢!”

“什么啊,小黑子真的说了喜欢我的。”

“那是你幻听了!”

无奈地拍了下额头,笠松走过来扶着黑子,将双腿发软的黑子扶起来,顺便瞥了瞥黄濑。

“没救了啊,这两个人。”

“我倒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耶!”

和笠松不同,高尾幸灾乐祸地笑着,期间挨了绿间好几把眼刀。

“闭嘴,高尾!”

“才不要,小真就是傲娇。”

嘴角微抽,绿间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高尾“家暴”,于是淡定转身。

“不要管那两个笨蛋了,我们先回去吧!”

说完,他自顾自迈开脚步,和平时一样不合群。

“协会啊……我讨厌全是阴阳师的地方……”

翻了翻衣服口袋,没翻出零食,紫原愁眉苦脸,嘴角都快垂到下巴上了。

“不行啊,黑子先生和黄濑先生都身负重伤,大家也都筋疲力尽了,我一个人实在应付不来,还是集体回到协会比较好。”

冰室说着,轻拍了一下紫原硬邦邦的后背。

“是啊……我……还得向会长报告这次的事件……”

轻声呢喃,黑子脑海中一下子晃过赤司的身影,红得像淋了鲜血,十分刺眼。

强迫自己迈开脚步,然而每迈出一步他的身体就哆嗦一下,扶着他的笠松禁不住双眉微蹙,神色担忧。

“你都这么虚弱了,还想什么报告不报告的。”

“就是啊,小黑子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其他的交给我!”

吵架吵到一半,黄濑回过头冲黑子喊道,金瞳中流露出的关心和自信永远都是驱散黑子心头迷雾的良药。

“交给你个毛啊,哲的事我会管。”

一把揪住黄濑的衣领,青峰强迫黄濑将目光转向自己。

“不要,我才是小黑子的恋人!”

“谁管你啊!”

口水战愈演愈烈,旁边的黑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不过现在的他根本没力气制止,只好默默叹息。

“果然绿间君说的话是正确的,我们就不要管那两个人,先回去好了。”

“哈哈,这个主意好耶,我赞成!”

高尾一拍手,乐颠颠地将早就走出很远到的绿间扯了回来,然后冲黑子和紫原他们挥了一下手。

“一起回去喽!”

点点头,黑子在笠松的搀扶下走得不算吃力,火神、紫原、冰室也跟上,只剩下不依不饶的青峰和黄濑两人仍在原地吵个没完没了。

此时,已近晌午,热辣的太阳高高悬在头顶上,烧红了地面。

在黑子的印象中,之前明明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现在竟已经变成了白昼,究竟,在他昏迷灵魂出窍的这段时间里,这些人和赤司战斗了多久呢?

还有,赤司现在人又在哪里?

他不认为与水无月融为一体的赤司会输给青峰等人,那么,是什么原因为这场殊死战斗画上了不了了之的休止符?

疑云重重叠叠,黑子胸口有些闷得慌,不经意地,他扭头向黄濑的所在处看去。

那双金灿灿的眼瞳,似乎无时无刻不燃烧着希冀的火花。

郁卒的心情稍稍得到缓解,黑子伸出手摸了摸胸口——扑通、扑通,心脏在强有力地跳动着。

果然,他是喜欢黄濑的,所以只是看到黄濑而已,就会觉得无比幸福。

恋爱这种感情,真是不可思议……

渐渐恢复血色的唇角向上小幅度翘了起来,黑子突然很想感谢赤司和水无月,因为若是没有这次的事件,他也不会得知爷爷去世的真相,也不会与青峰等人重逢,更不会听到黄濑如此认真的告白,以及明确他自己的感情。

身体不自觉地有些发热,直到现在,黑子才终于有了活过来的实感,接下来,便是大家一同思考如何应对水无月了。

就在阴阳师与式神们浩浩荡荡前往阴阳师协会总部时,赤司已经回到了他的新据点——一栋空荡荡的和式房子里。

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白色浴衣,他侧身躺在厚厚的榻榻米上,望着被阳光普照的中庭。隐隐约约,从记忆深处涌出了十年前,他在中庭见到黑子的情景,没想到即便和水无月融为一体,当初的那些画面依然记忆犹新。

结果,他没能把黑子据为己有,没能把梦寐以求的操控魔物的力量弄到手……

“难道说……我还对人类抱有什么期待吗?”


评论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