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33

33、

某所以篮球社团闻名全国的高中旁边坐落着一间不起眼的杂货铺,铺子比一般的双层住宅要矮一些,装潢十分简陋,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而就是这样一间鲜少有人光顾的店,地下却潜伏着一个盘根错节的庞大组织。

它的名字,叫阴阳师协会。

“啊啊,没想到出动了这么多强大的阴阳师和式神还是没搞定赤司啊!”

坐在硕大的长方形会议桌一端,丽子摆弄着垂在胸口的哨子扁着嘴嘀咕。

“我们能平安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搞定赤司什么的,真的是太强人所难。”

刚帮助紫原恢复完力量的冰室苦笑着说道。

“是啊!那家伙真不好对付,光是回想起当时的战斗都叫人毛骨悚然啊!”

接过话的人是火神,他也和冰室一样,通过协会的帮助恢复了自身的灵力,同时也为自己的式神提供力量。现在,他和青峰、冰室、紫原以及观察员丽子正在协会第一会客厅里等待还未从医务室出来的人——黄濑、黑子和笠松。

至于绿间则在恢复力量后第一时间被高尾拽去了食堂。

“毛骨悚然的是这里吧?我……讨厌全是阴阳师气味的地方……”

懒洋洋地抱着椅子靠背啃美味棒的紫原漫不经心地吐槽。

“敦!”

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砸在紫原头上,冰室教训完紫原后用饱含歉意的眼神看了看丽子。

摆摆手,丽子满不在意。

“紫原说的是啊,对于式神来说,阴阳师协会就像束缚他们的监狱吧?”

对话就这样停滞了,第一会客厅陷入沉默,每一个人都若有所思,每一个人都仿佛被疲惫的阴影笼罩着。

片刻,丽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话说笨蛋火神,黑子老师的孙子还好吧?刚回来时脸色糟糕的要命……”

“别叫我笨蛋火神啦!”

扭头朝丽子吼了一句,火神的脸立即被一片愁云遮盖。

丽子的担忧没有错,即便是从不知名的空间成功返回现实世界,但在经过协会会长检查之前,谁都无法确定黑子真的安然无恙。

“切,都是黄濑的错,把黑子卷进这种无聊的纷争中。”

突然,在一旁仰面躺在地上打盹的青峰冒出这么一句,青蓝色的眼睛和平时比起来凶巴巴的程度直线飙升。

“这种说法不对吧?硬要说的话应该是黄濑被黑子牵连了才对,原本赤司的目标就是拥有操纵魔物能力的黑子。”

“我才不管,反正都是那家伙的错!”

对于丽子的解释青峰充耳不闻,向后一趟继续睡他的大头觉,就在这时,从敞开的大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有的轻有的重,这声音,使会客室里的众人打起了精神。

“哲!”

余光瞥到黑子的瞬间,青峰跳了起来,火神和丽子也第一时间上前将黑子团团围住。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正是黑子,脱掉了先前狼狈不堪的浴衣,现在的黑子穿上了协会以备不时之需准备的白色运动T恤和蓝色运动裤,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许多。

“那家伙呢?”

左右看了看,青峰意外于竟没看到黄濑的身影,按理来说,黄濑一定会寸步不离黑子身旁才对,然而此时此刻,陪着黑子的人却是笠松。

“黄濑君的话还在医务室里,会长先生似乎还有些事要和他说。”

黑子用和平时无异的声音回答着,脸色虽然还是白的惨淡,但浅浅的微笑表明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是这样啊,那正好,少了那家伙也清净……话说你怎么样了?那位大叔说了什么吗?”

摇摇头,黑子实话实说:“没什么,只说叫我好好休息。”

“哈?”

歪了下脖子,显然青峰对这个结论并不满意。

“好好休息?真的只有这样?”

对于黑子的话火神也是将信将疑,总觉得从那个世界回到这个世界不可能对黑子的身体一点负面影响都没有,毕竟,水无月可是负面情绪的集合体,而黑子,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

“是真的,当时我也在,会长确实是这么说的。”

笠松及时插话,暂时消除了火神和青峰的疑惑,众人继续围着黑子嘘寒问暖,与此同时,走廊尽头的医务室里,黄濑正襟危坐,正对面坐着阴阳师协会泰斗级人物——会长相田景虎。

和第一会客室愈发活跃的气氛截然相反,医务室的死寂,压得人大气不敢喘一口。

“就是这样,黄濑,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沉稳的男中音再一次响起,很轻,却给了脑神经一记狠狠的耳光。

喉结在颤抖,那是吞咽口水的证明,黄濑感觉得到,自己的耳膜随着震动在发疼,疼痛一路爬遍全身,爬到了内心的最深处。

心理准备……

黄濑想听的并不是这个……

情不自禁,他用手抓住自己的额头,泛白的指关节象征着五指紧绷的力度。金灿灿的刘海,变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黄濑……”

“我知道……我知道……”

即便用尽力气,黄濑还是压抑不住声带懦弱的抖动。

从来不知道,在面临噩耗时自己竟是如此手足无措!

“黑子大概……活不长了……”

相田景虎裹着遗憾的声音重重地撞击太阳穴,像一块铅,在大脑中肆意荡着秋千。

黄濑感到,心脏疼得快没有知觉了。

按照相田景虎的说法,黑子虽然从水无月的世界中回到了现实世界,但灵魂深处却被埋了一颗种子。

那颗种子,是水无月灵魂的碎片。

它会滋长黑子内心的负面情感,即便是黑子也只是个人类,只要是人类就没有完美到不存在负面情感的,水无月会以黑子内心的负面情感为养分,不断茁壮,直到成长到某种程度,这个程度就连相田景虎也说不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当黑子灵魂深处“恶”的种子到达一定阶段后,黑子的灵魂就会完完全全被水无月所取代,也就是说,即便水无月没有被封印在黑子体内,黑子也将和水无月融为一体,到那时,水无月便可自然而然地将操纵魔物的力量弄到手。

而黑子,将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好不容易……”

半晌,从半张着的僵硬的双唇间吐出了微弱的声音。相田景虎静静地听着,没有想打断的意思。

“好不容易……才和小黑子心灵相通的……好不容易……小黑子才说喜欢我的……为、什么……”

“黄濑……”

“我……不能接受……”

“黄……”

“我不能接受!”

猛地抬起头,黄濑像是要吃掉对面的相田景虎一般狰狞。

这是一声咆哮!

“我不能接受!绝对不能接受!为什么小黑子非死不可?为什么!小黑子明明什么错都没有,说起来,错的是你们吧!都怪你们的恶意擅自创造出了水无月,又擅自一次次想要消灭它,所以水无月才憎恨人类,才越来越想要力量!为什么小黑子非要给你们当牺牲品不可啊?!”

愤怒,如同汹涌的洪水吞没了相田景虎,一贯平静的脸终于被击得粉碎,碎成了一地的痛苦。

医务室的空气,变了味道。

眼泪含在眼眶中,却决不能夺眶而出——黄濑,还没有放弃。

半晌,宣泄出了压不住的火气,理智一点点浇灭了冲动。说穿了黄濑依然是一只妖怪,若说对人类一点敌意都没有,那绝对是弥天的谎言。

“对、对不起……”

当医务室中的空气再次流动起来,相田景虎听到了黄濑的道歉。

在协会所管理的全部式神中,黄濑是十分突出的存在,也是令相田景虎十分在意的存在。虽说论实力并非最强,但在无限接近最强的式神中,黄濑又是无限接近人类的妖怪。

赤司只对强大的东西感兴趣,青峰只想和强大的敌人对战,紫原只是理所当然地履行式神的职责,绿间更倾向于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只有黄濑,在危机面前有可能以自己的意识选择与人类站在统一战线。

相田景虎曾经想过,下一个用来封印水无月的人就是黄濑和黄濑的阴阳师,然而,黄濑却长时间没有和任何阴阳师缔结契约。

如今,他却认识到,这个牺牲阴阳师换来的短暂和平是多么的虚假和残忍。

“该道歉的人是我啊,黄濑。”

缓缓站起身,相田景虎伸了个懒腰。

也许他是老了吧……

变得越来越不相信人类和妖怪真的可以共存,真的可以相互扶持,相互体谅。结果……是人类自己把水无月逼到了现在的地步,同时也把人类逼到了现在的地步。

“我知道……水无月想做什么……”

“做……什么?”

收了收下巴,相田景虎盯着黄濑那对琥珀般的金瞳,说:“水无月想要毁灭全人类,为此它需要进行一种术式。”

“术式?”

“没错!”

点点头,相田景虎严肃的表情中不经意地透出一丝不知是否是错觉的希望,这希望,像光,一下子照进了黄濑的心田。

“那是阴阳术中最为危险的法阵,需要的祭品也很奇特。”

“祭品?”

听到这个词语,黄濑的心脏又如被丢进了冰窟窿里,冷得很。

“对……有大天狗的翅膀、雪女的眼泪、河童的龟壳、座敷童子的和服……”

“呃……”

突然间听到如此奇怪的东西黄濑一头雾水,而对面的相田景虎还在津津有味地数着祭品。

“那个……”

“这术式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就在黄濑尴尬地抽动嘴角时,相田景虎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犹如夏季忽地变脸的天气。

“可怕……”

“那是足以毁灭全人类的术式啊!”

“……”

“所以……黄濑凉太,你要阻止赤司,阻止水无月!”

啪!

肩头变重了,重逾千斤,是相田景虎将双手的力量压在了他身上,黄濑不自觉地屏息凝神,睁着微微颤抖的眼睛与一脸认真的男人对视。

这个男人是认真的,认真的打算将全人类的命运托付给他——一只妖怪。

“我……”

“阻止水无月,打倒水无月,你才有可能消除黑子灵魂深处那颗邪恶的种子。”

“!”

太阳穴遭到电击一般,到嘴边的疑问被黄濑悉数咽了回去。

话题又绕到了最初,攸关黑子性命的问题……

深呼吸,黄濑闭上眼。

心脏的鼓动,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鲜明。思考,也不可思议地变得清晰。

是啊,他要做的,是拯救黑子,若是全人类都毁灭了,黑子也不能幸免,不仅如此,还会变成下一个水无月的容器——恶的锁链,永远无法切断。

很快,黄濑睁开眼,脸上的迟疑,消失了。

就算不是为了人类,而是为了黑子,他也要全力以赴!他并没有那么伟大,一个人背负着那么多人的希望,然而,他不能就这样放任黑子灵魂深处的种子成长。

他,只是想救黑子而已。

只是喜欢黑子而已。

当一个人的觉悟足够强大时,下决心不过是短短一瞬的事。

性感的唇向上弯起,勾勒出一道迷人的曲线,这是黄濑给相田景虎的回应。啪嗒一声,分针挪动了一格,人类的时间,启动了。

紧接着,相田景虎听到了,自信而清澈的男中音——

“拜托你,会长,请教我破坏那个术士的方法。”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