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色夏祭(真遥)——16

16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一星期过去了。

遥依然每天往返于宿舍与画室之间,偶尔会到游泳部去看望一下渚和怜,顺便偷瞄几眼泳池里的水——

干净的湛蓝,是他最爱的颜色。

自从上次看过真琴比赛,不知为什么,对水的抵抗不再像之前那样强烈,也不会因为想起凛而心痛。

改天和真琴一起去游一次Free好了——

偶尔,脑海中也会蹦出这样的念头。也许当他重新游Free时,就能真正解开对凛的心结了吧?

对遥而言,大学生活比想象中平静得多,只是,关于那天佐藤遥向真琴告白却被拒绝的事却依然如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又一天,伴随着夕阳西下而打起了盹。

有些学生迎来了他们殷切期盼的夜生活,而有些学生则老老实实回到宿舍摆弄他的虎鲸钥匙圈——

就像遥。

吱呀一声,宿舍的门开了。

知道回来的人必然是真琴,遥慌慌张张将盯着看了半天的虎鲸钥匙圈收进了抽屉里。这个虽然不是真琴送给他的,可对他来说却很宝贝,因为潜意识中,遥记得真琴说过这个虎鲸和海豚的钥匙圈是他们二人交换的定情信物,听起来似乎是蛮可笑的说法,但遥不仅没觉得讨厌,反而有些在意,对这只“虎鲸”就更加爱不释手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转身面对走进来的真琴,遥的脸颊微微泛红。

眼前,和善的八字眉挂着温和的笑,只是笑容略显疲惫。和平时比起来,今天的真琴似乎累坏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情不自禁站起身,遥朝着真琴走去。

“没什么,只是教授又安排了好多东西,看来今晚要熬夜了……”

放下沉甸甸的书包,真琴苦笑。

“而且啊,明天还要坐新干线去北海道。”

“什么?”

北海道三个字在遥的大脑中用力敲了一下。水汪汪的蓝眼睛不由瞪圆,遥接着问:“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他们所就读的这所大学位于东京,虽说乘坐新干线的话用不上几个小时就能到北海道,可是,遥想不通真琴会有什么理由要乘坐如此昂贵的交通工具跑去那么远的地方。

“是教授啦!”

看出遥在胡思乱想,真琴露出苦笑。

“铃木教授受邀去参加北海道的一个学术研讨会,我是作为他的助手,所以要跟着一起去。”

“这样啊。”

遥虽然嘴上说的很平淡,可心中却不由夸赞起真琴来。因为真琴还只是大二学生,却已经被教授相中,作为得力助手了,明明还有很多大三的学生,可那位铃木教授唯独偏爱真琴,记得之前有一次去横滨出差也是带着真琴。好在那位教授已经年近花甲,而且还是个男人,否则遥真要怀疑那位教授是否对真琴意图不轨。

“那么,这次是去多久?”

回想起上次的横滨出差真琴只是去了两天一夜而已,可独自一人留在宿舍中的遥却感到了异常的孤单。

果然我还是太依赖真琴了……

遥这样想着,却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明明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但身边一旦少了真琴,总是有种胸口填不满的错觉。

抬起手摸摸左胸,里面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和平时跳动节奏有些不一样。

“这次时间有点久,是一个月。”

“……”

双唇张开,遥一脸震惊。

一个月……

算起来,自从上了大学他似乎还从没和真琴分开超过三天。突然间,遥感到浑身上下都很不舒服,但究竟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清。

“怎么了遥?脸色不太好啊,哪里不舒服吗?”

真琴说着,伸出手来触摸遥的额头。遥没有躲开也没有拿掉真琴的手,而是静静地闭上双眼。

真琴的手掌……好暖……

和他平时泡澡时的水温差不多,温温的,不过分滚烫也不过分冰冷。

是正适合他的,刚刚好的温度。

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竟然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幸福。如果现在有镜子,他就会看到自己薄薄的唇在情不自禁地向上翘。

“真琴……”

半晌,享受着真琴的体温,遥开口:“我、饿了……”

揉揉空空如也的胃部,他睁开眼,看到的是真琴嘴角微抽,一副被打败的表情。

“该不会遥你又没吃晚饭?”

话音刚落,只见遥呆呆地点了两下头,那任性的眼神像是在说“又没有青花鱼”。

“啊~啊……遥真是的……”

无奈扶了扶额头,真琴低头看了一眼表。

晚上九点三十分,正好是吃夜宵的时间。

“这个时间的话,附近的庙会应该还没结束,我们去那里吃点东西吧!”

真琴微笑着说道。实际上他一早就想带遥去逛庙会了,只不过最近一直在帮铃木教授整理研讨会需要的资料忙的不可开交。

“庙会啊……”

在遥的记忆中,上一次逛庙会是高中时期,和真琴、渚还有怜一起,结果渚为了不让他和凛碰面还特意让怜去跟踪凛来着。

水蓝色的眼睛流过一抹复杂的情感,遥的眼睑向下压了压。

如果还能回到那个单纯的时期,他也就不用承受被甩的痛苦了。想到痛苦,遥突然发现他似乎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起凛,也没有那种心脏抽痛的感觉了,这是否预示着伤口正在慢慢愈合呢?

这边遥陷入了沉思,而另一边的真琴也是一样。

他知道,会露出这样表情的遥,是想起了凛。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遥不再为凛而伤心呢?

苦涩的笑溢出了嘴角,真琴稍稍低下头,用不够长的刘海遮挡眼底的哀伤。

这个问题,恐怕是他这辈子都解不开的枷锁吧?

“真琴,怎么了?”

闻声抬头,对面遥的神色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并且以一种十分担忧的目光在看他。

遥会注视他,会关心他,只是这样他就该满足了,为什么他总要奢求更多呢?

“没什么……”

轻轻摇头,真琴强迫自己暂时忘记遥和凛之间的事。难得这次只有他和遥两个人去逛庙会,不该让一个远在澳大利亚的人破坏心情。

凛固然是朋友,但也是情敌!

在已经喜欢上遥的此时此刻,真琴不希望任何人出现在自己和遥的周围,这也是他不想找渚和怜一起去庙会的原因。

独占欲——他对遥,或许一直都抱有这种感情也说不定。

突然间,真琴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厌恶。

遥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但是他却想将遥变成他一个人的!对于这种强烈到不受控制的感情,他真的无能为力。

“你在想什么呢?我都换好衣服了。”

前方传来了遥的声音,真琴抬起头。

“啊……”

碧眼渐渐睁大,一抹绯红悄悄染上了真琴的双颊,与此同时,胸腔里煮沸一般鼓动个不停。

这骚乱的源头,在于站在面前的这个人——

遥,穿着一身海蓝色的浴衣,袖口和下摆上零星点缀着几条红色金鱼,活灵活现,犹如在大海中摆动着轻薄的鱼尾,游得自由自在。

好可爱……

即便没有刻意摆什么POSE,即便面无表情,但真琴的脑海中就是被这四个假名占据了——

好可爱……遥、好可爱……

“眼神都直了……真琴,你也饿昏头了么?”

听到遥一如既往冷静的声音,真琴这才回过神来,发现遥正以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他。

挠了挠后脑勺,真琴红着脸回答:“不……就是觉得遥穿这件浴衣好可爱啊……之类的。”

“什么啊……”

将头扭向一边,遥不再与真琴对视,垂下的目光瞥到了游着红色金鱼的浴衣下摆上。

可爱……是指这件浴衣吧?

原本遥并不觉得逛庙会一定要穿浴衣,只是一时间心血来潮。

或许,是因为难得和真琴两个人单独逛庙会吧?这……也算是约会的一种?

遥对于自己的心境猜的一知半解,总觉得他本人还不如真琴更了解他自己。

“既然遥都换上浴衣了,那我也……”

这样说着,真琴翻箱倒柜终于把压箱底的浴衣找了出来。

在换衣服的过程中真琴始终是背对着遥的。虽说同性住在一起难免会看到对方赤裸裸的重点部位,但真琴还是尽可能避免——因为他害羞。

对遥的意识越强烈,他就越在意这些细节。

然而遥却并不“领情”。

下意识用眼神打量真琴健硕的脊背,遥摸着下巴,看的津津有味。

真琴这家伙,就算平时不游泳了,肌肉还是锻炼的这么好啊!

不仅仅是肌肉,遥突然意识到,真琴似乎长高了一些。无论长相、身材还是性格,真琴都称得上是女生心目中的完美男神,也难怪在学校中被公认为是校草,只不过真琴自己从来不这么觉得,还总说自己女人缘不好。

这样的真琴有人喜欢是自然的吧?

脑海中擅自浮现出红着脸向真琴告白的佐藤遥,与此同时,“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句来自真琴的告白也猛地撞击了一下遥的太阳穴。

“那个、真琴……”

“嗯?”

换好了浴衣,转身看向遥的真琴神色平常,呈八字形的和善眉眼描画着淡淡的笑意,葱绿色的浴衣点缀着白色条纹,图案虽然简单,却更称真琴。

遥就这样盯着真琴看了半晌,最终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不、没什么……”

果然他还是无法问出口,关于真琴喜欢的人,关于真琴暗恋的人……

眉宇间不由自主隆起了一座小山,遥的心情瞬间晴转多云。

不管真琴喜欢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她都好幸福啊……

水蓝色的眼瞳包裹着真琴的身影,突然间,遥不懂了,自己究竟在对什么如此难以释怀呢?

“遥,我们走吧,不然苹果糖要卖光了。”

真琴温柔的声音唤回了遥飘远的思绪。

穿上和真琴一模一样的木屐拖鞋,遥跟在真琴身后走出了宿舍,心中那个小小的疑团就这样和楼外静悄悄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评论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