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色夏祭(真遥)——17

17

“啊!”

被你追我赶的小孩子撞的一个趔趄,真琴叫出声来。完全没料到这个时间逛庙会的人居然这么多,真琴望着被拥趸的人群堵得严严实实的前方,露出苦笑。

“你没事吧,真琴。”

一把拉住真琴的手臂,遥问道。

“没事没事,我没那么弱啦!”

真琴摆摆手,不经意垂下的目光落到了抓着自己手臂的遥的手上。

这是一双形状很漂亮的手,纤长骨感,每一片指甲都修剪的十分整齐。

遥的手,好凉啊!

记得很小的时候他经常和遥手牵手,那时候遥掌心的温度和现在一样,也是凉凉的。

有些事似乎一直都没有变,但有些情感却与当时不同了。

碧眼中晃过一抹光晕,真琴现在很想牵起遥的手,但若将这个念头付诸行动,一定会令遥感到奇怪,毕竟他们是两个大男人。

有些事男女之间很常见,女生之间也很常见,可是到了两个成年男人身上,情况就变得微妙了。

“唉……”

不经意叹出一口气,这时,遥已经松开了五指。

随之而来的淡淡的失落,从心脏之上缓慢地爬过,真琴抬起头,与遥的视线不期而遇。

带着点点自责与疑问,遥的视线笔直地刺进了他的瞳仁里。

“真琴……你和我一起逛庙会,觉得不开心吗?”

“欸?”

突如其来的话语问的真琴始料未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

歪歪头,遥水蓝色的眼睛里萦绕着挥之不去的困惑,好像在思考一个十分复杂的数学难题那样。

“因为总感觉……你最近有心事。”

“……”

对话被突兀地按下了暂停键,真琴深吸一口气,一时间找不出话来。

遥真的好敏锐,又或许,是和他在一起时间久了,就像他对遥那样,遥对他也是了如指掌吧?

“没什……”

“我不想听谎话。”

突然,遥尖锐的声音扎破耳膜,真琴不由证了一下。正对他的遥,表情史无前例的严肃,他知道遥并没有生气,只是坦然地陈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遥……”

下垂的眼睑受委屈似的眯了眯,真琴沉默。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遥将头侧向一边,这种避开目光的举动并非是对真琴的漠视,而是对自己刚刚的态度产生了愧疚。

他并非有意吼真琴,只不过,对于真琴敷衍的态度感到莫名的火大。

“你不想说的话不用勉强告诉我……”

半晌,遥这样补充道。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实际上,他想了解真琴,想了解真琴的一切。当他发现他不知道真琴在暗恋着某个人的时候,他真的很生气,很生自己的气,然而,现在看来,真琴并不想让他了解自己的全部。

既然这样的话,他尊重真琴的选择。他相信,当真琴想说的时候,一定会告诉他。

“嗯!”

点点头,真琴挤出一丝复杂的微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两个人沉默着在灯火通明的庙会逛了一段时间,迎面扑来了炒荞麦面的香味。

“遥你不是饿了吗?要吃那个吗?”

顺着真琴的手指看过去,是一个很火红的炒面摊子。

“但是人很多……”

“没关系,我去买吧,遥在这里等我好了。”

“那个……”

伸出手想拉住真琴,可是真琴已经跑了出去。其实遥是想说“我跟你一起去的”,只可惜没来得及。

蓝瞳中映着真琴的背影,这背影高大挺拔却又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

遥不知为什么,有种抓不住真琴的错觉。

“七濑……同学?”

突然,身后响起了女孩子细细的声音,很甜不过音量很小,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被忽略掉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遥听到了。

“你是……”

转过身的同时,遥双眸睁大。

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向真琴告白却被拒绝了的佐藤遥。

“好久不见了。”

遥礼貌地朝佐藤遥点点头。

“是啊,好久不见了。”

佐藤遥微微一笑,看起来精神还不错。遥原本以为被真琴甩了之后她会大受打击,现在看来倒是没什么异常。

最基本的寒暄过后,两人就这样站在路中央,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彼此沉默不语。

气氛,尴尬得连旁边的烤章鱼摊都做不下去生意了。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最终,还是遥先开口。最初他以为佐藤遥是有事要和他说才跟他打招呼的,但又迟迟没有听到后文,只好主动询问。

“那个……”

佐藤遥低下头,双手交握在一起,置于胸口,看起来相当紧张的样子。

一个问号浮现在遥的头顶上。

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又不是真琴……

扪心自问,遥得不出答案。女孩子的心思,向来不是男人能猜得透的。

想到这里,遥又情不自禁摇摇头。

别说女孩子,就算是同性他也猜不透……

例如真琴。

“那个……”

光这一个词佐藤遥重复了至少四遍,不过遥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而是静静地等待着。

“那个……七濑同学是和……橘同学一起来的吧?”

“嗯!”

和佐藤遥吞吞吐吐的提问比起来,遥的回答简洁明了。

遥明白,对方不可能只是为了问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而如此紧张。

“那个……”

看到佐藤遥深深呼出一口气,而后抬头,遥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七濑同学……七濑同学和橘同学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哈?”

怎么也不会想到佐藤遥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遥不假思索地回答:“之前应该说过了,我和真琴是青梅竹马,现在在同一所大学读书。”

“只是……这样?”

再次低下头,佐藤遥用右手的指甲用力抠着左手的食指。

对面的遥,更加一头雾水。

“你到底想问什么?”

并不喜欢这种绕弯子的说话方式,遥单刀直入地问道。

“我……”

缓缓仰起头,佐藤遥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仿佛溢出了泪水,声音也开始发颤。

“我……之前跟橘同学告白了……”

“嗯,我知道。”

“但是……却被拒绝了……”

“嗯,我也知道。”

“橘同学说……他、有喜欢的人……可是……对方却不知情……”

“嗯……”

对于遥简单到有些冷漠的回应佐藤遥没有介意,她现在就像自言自语一般,只想将压在胸口的那份沉甸甸的重量丢出去而已。

“回去之后……我、想了很久,真的是……想了很久很久……我……还拜托学姐打听橘同学有没有和哪个女生走的比较近……”

听到佐藤遥断断续续的自白,遥不由惊讶。

没想到看起来那样文弱的佐藤遥,竟然有勇气做这些事。

真的那么喜欢真琴吗?

胸口突然感到有些异样,像是有一颗颗小石子在不轻不重地摩擦着,遥禁不住蹙眉。

“结果……”

思考还没有结束,遥听到了佐藤遥接下来的话语。

“我发现……橘同学他……他……”

“真琴他?”

“他只和七濑同学最亲近!”

脚下下意识向后挪了一小步,突然吼出来的声音吓了遥一跳。

“那个……”

“所以……所以我就想,橘同学喜欢的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七濑同学吧?”

“什……么?”

挨了晴天霹雳一般,遥感到整个大脑轰隆一声。

佐藤遥得出的结论太过令他吃惊,吃惊到了哑口无言的程度。

真琴喜欢的人……是我?

巨大的疑问砰砰撞击心脏,遥下意识用力揪住胸口,越发绷紧的手指将浴衣抓出了许多道褶皱。

说起来,他的确不记得真琴有和他以外的人过分亲近,可是,单凭这一点……

“我没和那个人交往……应该说,我喜欢对方的事,对方并不知情。”

那天真琴对佐藤遥说过的话语猛地掠过大脑,遥不由低下头,动摇的目光狠狠摩擦着地面。

“我……喜欢单纯地执着于某一样东西,安静的,喜欢发呆,看起来像是自我中心,其实很关心其他人……偶尔还有点傲娇……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耳畔想起了储存在记忆中的真琴的声音,似乎就连记忆也忍不住不凑热闹,拼命帮他寻找蛛丝马迹。

难道说……那个人真的……怎么会……

用力甩头,遥还是不相信真琴喜欢的那个人会是自己。

“因为、我……”

缓缓扬起的目光看向佐藤遥——甜美的样貌,温柔的性格——真琴没理由会不喜欢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对比之下,他自己不过是个水痴罢了。

而且……他和真琴,都是男人。

“对不起!”

喊声清脆,打断了遥的思绪,大脑中的混乱得到了短暂的缓解。

“真的很对不起,我……好像对七濑同学说了不该说的话……对、对不起……”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太过多嘴,佐藤遥连连鞠躬道歉,紧接着便飞快地跑开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还噙着泪。

“怎么感觉……是我做错事了一样……”

歪着头抓了抓后脖颈,遥轻叹一口气。眼下,如同有一根棍子在搅来搅去,搅的他心烦意乱。

“……橘同学喜欢的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七濑同学吧?”

耳边像是带了耳机并且单曲循环似的,始终回荡着佐藤遥的这句话,遥立刻用双手捂住耳朵,遗憾的是,这如同魔咒的声音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

“遥……”

“遥?!”

双手被硬生生拉开之后,遥在听到自己名字的同时抬起头。

水蓝色的眼睛里映出了真琴的脸,蒙了一层淡淡的困惑,还伴着担忧的真琴的脸。

“你在干什么呢,遥?”

意识到真琴的脸在向自己凑近,遥猛地感到心跳加速,脸颊也瞬间滚烫起来。

扑通、扑通!

前所未有的感觉正急速侵占遥的身体,仿佛被一种不知名的热量吞没,就连血液都不由得沸腾了。

“嗯?遥?”

“不、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迅速将脸别开,遥随之后退一步,与真琴拉开距离。

“……是吗,那就好。”

没察觉到遥的异常,真琴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和善微笑,将拿在手中的盒装炒面递了过去。

“给,我加了很多青花鱼酱,遥快尝尝看吧!”

“哦……”

即便和真琴有了一步远左右的距离,可遥胸腔里的躁动依然难以平静,好似里面有被点燃的烟火,直到烧光为止都不会停下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他急急忙忙夹了一筷子炒面往嘴里塞。

“啊!”

几根炒面巧妙地在筷子上端弹跳几下,然后悉数滑了下去——

这一口,遥什么都没吃到。

“遥真是的……”

见状,真琴接过遥手中的筷子,夹起炒面,卷了几下,确保炒面不会再半路滑下去,之后他又用舌尖试了一下温度。

这一系列动作看在遥眼中,真的就像真琴在体贴恋人一般。

“来……”

不是直接喂给遥,而是将卷着炒面的筷子还回去,因为真琴知道,若是自己直接喂给遥吃,遥是一定不会吃的,小时候就曾经有过类似的前例。

“我自己来”——遥多半会这样说。

脑补出遥闹别扭的表情,真琴咯咯笑了两声。

“有什么好笑的?”

就像真琴脑补的那样,遥神色不快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遥小时候也曾经夹炒面结果一根都没夹到。”

“那是你记错了……”

将头扭向一边不再吭声,遥心中想的是,自己在真琴心目中难道就没留下过什么光辉的业绩么?

一边想着,他一边缓缓张开口,把卷着炒面的筷子送进嘴里。

“好吃……”

不知道是这家炒面做的好吃还是因为他饿坏了,又或者,是因为是真琴买来的,总之,这一口炒面他吃的相当满足。

而旁边,看着遥吃炒面吃的很香,真琴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这次是他和遥的单独约会,遥放松下来的柔和模样,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

“遥,吃完炒面你想玩点什么?”

“嗯……”

放眼四周,斜对面捞金鱼的摊子吸引了遥的注意力。

“对了真琴,那些金鱼……”

知道遥口中的金鱼是指高二时遥送给他的那些,真琴笑吟吟地回答:“这次养的很好呢,之前给我爸妈打电话时,他们还说那些金鱼依然活蹦乱跳的。”

“是吗……”

虽然听到了自己送的金鱼还活着可遥心中却并没有多高兴。原本他送真琴那些金鱼是希望金鱼能够陪着真琴,然而到东京念大学的真琴却不能带着金鱼一起来。

“我们去捞金鱼吧!”

“欸……但是我很不擅长那个……”

跟着遥来到捞金鱼的摊子前,真琴苦笑着挠挠脸颊。

“放心吧,交给我!”

说完,遥挽起衣袖,蹲下身,一对明亮的眼瞳死死盯住游着金鱼的水盆中的水。

“这样狭小容器中的水……不过是被驯养的水罢了。”

“遥你重点不对啦!”

蹲在遥身边的真琴挤着眼睛提醒道。

“是么?”

扭头看了一眼真琴,遥完全不认为自己哪里搞错了。就这样,怀抱着征服水的信念,他开始了捞金鱼大作战。

夜色愈发深邃,但庙会却热闹依旧。

转眼十分钟过去了。

“好厉害啊,遥!”

手里提着装水的透明袋子,遥听到真琴的赞美后面无表情地将袋子递过去。

袋子里,游着两条红彤彤的金鱼。

“给……我就说交给我吧!”

“是呢,遥真的好厉害!”

一对垂眼弯成了月牙,真琴围着这个装了金鱼的袋子左看看右看看,爱不释手。

见真琴这个样子,遥也不由被袋子中的两条红金鱼夺去了目光。

其实刚刚,凭他的技术原本可以捞上来更多金鱼的,可是不知怎么,他觉得对真琴而言,两条金鱼就足够了。

两条形影不离,亲密无间的金鱼——

就像他和真琴。

“真琴……你这么喜欢金鱼吗?”

“嗯?”

闻言,眉开眼笑的真琴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两个镶嵌着绿宝石的月牙弯的弧度更大。

“因为这是遥送给我的啊!”

扑通!

心脏跳了一下,跳的过分用力,遥为了掩饰内心的动摇将头扭向一边。

“……是、是这样的么……”

舌头因为紧张而打卷,遥应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吭声。

真琴开心的话就好……

心中这样自言自语,他突然发觉自己其实一直都很在意真琴,若是真琴不高兴他也会跟着情绪低落,若是真琴开心,他也会觉得心里暖暖的,这么一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喜怒哀乐已经被真琴俘虏了。

结果……他对于真琴,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情感呢?


PS:我这龟速的码字啊……现在先填真遥这个坑,还有黄黑坑在等着我……对手指ING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