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色夏祭(真遥)——20

20

大海一般深邃的夜空,飘来一缕薄薄的乌云,缓缓遮住了月亮的半边脸。

下方,大学校园安然沉睡着。

静谧的操场附近,硕大的室外游泳池犹如一块天然蓝宝石,表面泛着一层晶莹的光芒,在它的旁边,伫立着两个人。

路灯下的投影,距离有点远。

两个影子都仿佛静止的雕塑,谁都没有动。

乌云,姗姗离去,银白色的光再一次洒在了两人影子身上。

片刻,其中之一,动了起来。

“好久不见了呢,遥。”

远道而来的男人向前迈出一小步,举起的手放在了后脖颈上。

这个人,是凛。

遥曾经告白的对象。那天,校园里飘着绚烂的樱花,然而重逢,却如二人现在的关系一般,是一片漆黑。

“凛……”

唤着凛的名字,遥扬起目光。

紫红色的短发,黑色的夹克衫,尖利的鲨鱼牙——

熟悉的影像和记忆中的画面重合了,遥感觉到胸口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似的,喘不过气来。

没怎么变啊,凛……

距离高中毕业那天,一别就是一年多。一年前被自己告白的这个男人,一年间音信全无的这个男人,一年后,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遥,禁不住动摇了。

该说些什么好,他完全没有头绪,就算装模作样回答“好久不见”看起来也不过是敷衍的寒暄。说起来,在去澳大利亚留学之后,凛便单方面切断了一切同他的联系,原因他心知肚明。同为男人,还是儿时玩伴,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凛的,可是感情的事他又怎么能控制得了?

在那之后,算起来快有一年半的时间了,痛苦再痛苦,沉淀再沉淀,就在这份注定得不到回报的感情即将被他雪藏的时候,凛居然回来了!

讨厌他讨厌到连只言片语都不愿对他说的凛,居然回来找他了?!

遥不明白。

遥不明白凛究竟想干什么?

风,飒飒在耳边吹着,带走了一部分体温。

遥和凛就这样面对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相顾无言。

夜,很静。

校园,很静。

两个深更半夜站在游泳池边的男人,很静。

“那个啊……”

终于,耐不住尴尬的沉默,凛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遥你……是不是长高了?”

“欸?”

没来由的问题,问的遥一头雾水。歪歪头,遥仔细思考一阵,回答:“应该没有……因为……”

因为真琴还是比我高——

后半句很想跟出这样的下文,可遥觉得没必要对凛说这些,于是掐断了自己的话语。

“是吗?”

对话一下子结束了,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

空气里,混杂了凛的叹气声。抓着后脖颈,他扁扁嘴,朝遥走过去。

一步、一步,凛与遥的距离,在拉近。

对面的遥,一动不动,就像根木头杵在原地。

意外的,心情十分平静,虽然最初接到凛的电话时的确吓了一大跳,虽然最初见到凛本人时的确心中隐隐作痛,可是不知怎么,此时此刻,遥并没有他曾经想象的那么难受。

如同接受游Free和接力失败的战绩那样,对现在的遥而言,凛只是他过去的伤疤,而伤疤,虽然疼,但或早或晚,都会痊愈的。就像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势必要经历几次失败,问题在于,失败之后,他要怎么做?

是重新振作?还是一蹶不振?

下意识闭上双眸,记忆瞬间倒退,回到了一年前,那个飘满樱花的世界里。

“凛,我……喜欢你。”

那天,终于鼓起勇气的遥将凛约了出来,约在充满他们共同回忆的岩鸢游泳俱乐部前。

“我……喜欢你!”

“……”

对面的凛,一言未发,但一对明亮的红瞳却越瞪越大。

身体,在向后退。

带着难以形容的惊慌神色,凛在向后退。

“凛……”

伸出去的手还未触碰到凛,遥就看到凛轻晃着头转身跑掉了,头也不回地。

那个仓惶的背景,深深烙在了他的双眸里。

意识到自己是被甩了,遥站在原地呆了很久、很久。

那时的风,和今晚一样,带着浓浓的水蒸气的味道,是熟悉到令人感到疼痛的味道。

告白失败的遥,脑海中不自觉地回放至今为止和凛在一起的一幕幕,鼻子突然酸了。

就算不喜欢自己,就算不能接受自己,也不至于那样……

凛的反应,令遥心痛。

就这样,在彼此丧失了任何交流的情况下,凛去了澳大利亚留学,凛逃了。而被留下的遥,只能自己默默地舔着伤口。

“我说遥……”

现实世界中凛的声音,唤回了遥的意识,遥抬起眼睑,直视凛的眼睛。

这双眼,饱含歉意。

见凛吞吞吐吐,半天没能将话继续下去,遥深吸一口气,开口了。

“凛……”

“哦……”

“我、一直有件事不明白……”

“嗯,你说。”

和遥冷静的态度截然相反,凛的样子意外的手足无措,点缀着长睫毛的眼睑向下压着,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

“为什么……那天,在听到我那样说之后,你跑掉了呢?”

这是一直压在遥心头的疑问。

那个时候的凛,什么都没说,那个时候的凛,什么都没给他留下,除了一个背影。

就算被拒绝,他也希望,凛能好好给他一个回应。

然而,只有背影。

再次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遥不由叹气。

“对、对不起……”

这是凛,迟到了一年半的拒绝,也是迟到了一年半的道歉。

抬起头,凛尴尬地看了遥一眼,旋即将视线投射到地面上。等了很久,内疚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那时,怎么说呢……我被吓到了,因为无论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遥喜欢我什么的,先不说我们都是男人这点,我是一直把遥当成同伴的……所以……所以我一下子没能接受现实吧……”

轻柔的声音里充满真诚,凛的声音一点点渗透进了遥的内心深处。

原来,我不是被讨厌了啊……

心中的结渐渐地,被解开了,这时,遥听到凛继续说:“我当时心里一团乱,原本你叫我出去的时候我还想着跟你说我要去澳大利亚留学了,你要不要一起来呢,结果却被你告白了……然后,因为吓了一跳,又无法回应你,所以就逃了……啊,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还真是没用,根本就是个胆小鬼嘛!后来,因为忙留学的事,再加上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就一直没跟你联络……”

这样说着的凛,抓了抓头发,把柔顺的紫红色短发抓得乱蓬蓬的。

“真是对不起……我、去了澳大利亚之后一直在想这件事……遥……也许你不信可是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混蛋,那个时候……就算是拒绝我也应该好好跟你说的,对不起……”

微微颤抖的尾音,证明凛的话句句都是真诚的,遥看得出,凛不是在敷衍他,更不是在说谎。

映在蓝瞳中的凛,和高中那时差不多,依然很帅气,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凛的肩膀变得更宽,样貌也变得更加成熟,更有男人味了。

突然间,脑海中闪过在宿舍里,他曾经看到的真琴裸露的上半身——健硕、充满力量。

“凛也好,真琴也好,都成长了呢!”

小声嘀咕这么一句,遥发觉似乎只有自己没有变。

是因为很久没游泳,肌肉都退化的缘故么?

“嗯?遥你说什么?”

“没什么……”

将头扭向一边,遥注视着波澜不惊的游泳池水面,听着凛未完待续的话。

“后来,我原本想打电话跟你道歉的,可是又觉得那样太没诚意,好不容易等来了假期……说真的,在给你打电话时我还怕你不肯接我电话呢!”

“是这样啊……”

淡淡地应了一句,遥没想到原来凛也会害怕被他无视。明明之前的一年,被无视的那个人一直都是自己。

情不自禁地,他觉得这次能和凛见面,真是太好了!

但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从凛那对泛着水波的红眸中,除了歉意和内疚,没有一丁半点对他的特殊感情。

果然他和凛,只能做同伴。

即便凛从澳大利亚回来第一时间来找他,也只不过是为了给一年前那个悬而未决的告白画上一个休止符——

“让我们做一辈子好朋友”,这是凛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而现在,凛的每一句解释,都仿佛是在一遍又一遍为这句话涂上更加浓重的色彩。

遥懂了。

凛不是不喜欢他,而是至今为止,凛对他的喜欢,和他对凛的,始终不一样。

抬起头,宝石般的夜空闪烁着点点星光。此时此刻,遥的心情格外轻松。

也许是因为时隔许久的重逢,也许是因为弄清了一些事,也许是因为……他自己变了吧?

是时候,该放弃了呢!

有些执着是为自己争口气,有些执着却是跟自己过不去。

而且……

看向对面一脸复杂神色的凛,遥扪心自问,已经无法确定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仍喜欢着凛?还是说,那份感情早就转化成一种不甘心了呢?

起风了,再一次,将游泳池中蒸发的水汽带给了站在旁边的两个人。

彼此沉默着,半晌,遥扭头注视旁边的游泳池,倒映在水中的橙黄色路灯灯光,很亮。片刻,他慢悠悠地说:“什么时候……再一起游Free吧,凛。”

闻言,凛的脸上绽放出一朵开心的笑容,先前的尴尬一扫而空。

“好啊!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很厉害噢!”

“我也不差……”

明知自己有一年多的空白期,可遥还是死鸭子嘴硬。

在游泳上,他向来不甘示弱。

“嘛……已经很晚了,遥你也早点回去吧,抱歉这么晚把你叫出来。”

“嗯。”

点点头,遥稍微想了一下,还是向凛要了电话号码。

既然已经决定要做一起游泳的同伴了,怎么可以不交换手机号呢?

“啊、对了!”

单手插兜,凛转身刚要离开,又扭回头。

遥见凛表情犹豫,欲言又止的,不禁问:“有什么事吗?”

“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习惯凛跟自己如此见外,遥皱皱眉。

“想说的话就说,不想说的话就不说。”

“哈,真像遥的作风。”

耸耸肩,凛露出苦笑,沉默片刻,他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那个啊,遥……你和真琴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歪歪头,对于凛的这种问法,遥感到不解。

他能和真琴怎么样?

双唇动了动,遥正想回答“还是老样子”,就见凛眨了两下眼睛,吞吞吐吐地说:“实际上……我一直觉得,真琴他啊……大概喜欢你。”


评论 ( 1 )
热度 ( 9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