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色夏祭(真遥)——21

21

“你说……什……么?”

嘴唇僵硬着,遥听到了从自己左胸传来的异样鼓动。扑通、扑通,心脏跳得超出想象的剧烈,像有人用大鼓锤用力敲击着他单薄的胸口一般。

“啊、只是我瞎猜的啦!因为真琴那家伙看你的眼神……总觉得很火热……”

露出一口鲨鱼牙,凛自然而然地笑了。

“有……么?”

歪歪头,遥在自己的记忆库里翻箱倒柜,没找出真琴用很火热的眼神看他的证据。因为……

“真琴他……一直都是那么看我的……”

“哈,那说明真琴喜欢你喜欢很久了啊,笨蛋!你也真是的,有时迟钝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哪有?”

不服输地扭头看向一边,凛的话在遥的大脑中激起了巨大的浪花。

真琴……喜欢我很久了吗?

是真的吗?

脑海中浮现出真琴的笑脸,甜甜的,人畜无害的笑脸。

“遥……”

幻觉一般微笑着的那个人,在叫他的名字。

身体不自觉的,热了起来。

仿佛由内而外散发出红彤彤的热量,遥情不自禁地紧张,这紧张,很难用语言顺利表达出来。

很开心……

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但遥无法忽视自己逐渐沸腾的内心。

真的,很开心……

比高中时期的最后,大家一起赢的那场接力还要开心,对于有如此反应的自己,遥感到意外。

我……希望真琴喜欢我吗?

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肯定的回答,遥顿时脸颊泛红。用力压低下巴,他希望很久没剪的刘海能够遮住自己滚烫的脸。

对面,见遥害羞的想藏起来,凛不由哈哈大笑。

“遥你居然这么容易害羞啊,若是真琴看到你现在这个表情搞不好会忍不住袭击你呢!”

“真琴才不会做那种事!”

瞪了凛一眼,遥再次将目光垂下。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真琴如果真的喜欢自己的话该怎么办好呢?

之前被佐藤遥说的时候他还不敢相信,结果凛居然也是这么认为的。究竟是他们都太敏感,想的太多了呢?还是他自己太过迟钝呢?

正在纠结之际,凛的声音飘进了耳朵里。

“嘛……你也别太在意了,早点回去吧!”

笑着说完,凛朝遥挥挥手。

“以后有机会再一起游泳吧,再见啦!”

“嗯……”

抬起头,遥冲着凛高挑的背影点了一下头。

同样是背影——同一个人的背影,但现在来看,却和一年前时的感觉截然不同。果然,人是会因心境改变而改变对周围事物的看法的。

这样想着,他下意识摸了摸左胸。

心脏,不像那时那么痛了。

很快,视野中便不再有凛的身影,只有旁边的游泳池静静吸收着淡雅的月光和灯光。

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唉……”

这一整晚信息量太大,首先真琴出差一天没联系他就把他吓的心惊胆战,之后又见到了时隔一年半没见的凛,再加上凛居然说真琴喜欢他……

“好乱……”

禁不住自我吐槽了一句,遥漫步来到游泳池边,蹲下身。

幽蓝的眼瞳中荡漾着被风吹起涟漪的水,遥禁不住看呆了。

伸出手去,纤长白皙的指尖,蜻蜓点水一般,触碰到水面。

“好凉……”

水面漾开一圈圈涟漪,中指和无名指的第一个关节浸在了水里,从指尖传来清凉的触感。

虽说早已过了一看到水就脱衣服的年龄,可遥还是忍不住想要跳进水里。

这是一股冲动!

“好想游泳啊……”

这样说着,他下意识解开了衬衫纽扣——

“不行啊,晚上不能在室外游泳,遥这样会感冒的。”

猛然间,脑海中掠过真琴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那时的真琴,摆着一副愁容看着他,嘴角挂着拿他没辙的苦笑。

“真琴……”

不经意的,遥叫出真琴的名字。正在解纽扣的手指,停下动作。

不行……不能让真琴担心……

即便眼下真琴并不在他身边,可真琴对他说过的话,在无形中成为了一道枷锁,锁住了他的冲动。

还是等真琴回来再和真琴一起游好了。

这样想着,遥像个小孩子似的恋恋不舍地玩起了水。

说起来,真琴之前就是在这里比赛仰泳的呢!

回想起真琴当时奋力游泳的样子,遥的眼瞳不由得弯成了弦月。

虽然晚风很凉,虽然游泳池里的水也很凉,可他却不觉得冷。也不知为什么,只要想起真琴,浑身上下都会暖起来。

“真琴……是暖宝宝吗?”

歪着头自言自语,遥站起身。

不知道,现在真琴在干什么呢?

怀揣这样的疑问,他踩着慢悠悠的步子朝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您有三十四条留言。”

拿着手机站在宿舍玄关处,遥吃惊地盯着手机屏幕。

这是他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多的电话留言——三十四条,而且全部来自同一个人。

“真琴……”

点开留言,听筒里穿出了真琴温柔的声音。

“遥,你又没带手机啊……我现在在帮教授整理报告,收到留言的话给我回个信噢!”

“还没回来吗?遥,你去哪里了?”

“遥,我很担心你……尽快给我回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现在在哪里?遥……”

……

逐条听完了内容相似的三十四条留言,遥盯着已经不再发出电子音的手机屏幕盯了良久。

“真琴,这么担心我啊……”

喃喃自语,他想起自己因为联络不到真琴而紧张兮兮的样子,瞬间理解了真琴的感受。连忙拨通了真琴的号码,他一边朝床铺那边走,一边握着手机,在忙音中焦急地等待着。

“遥!”

电话接通的瞬间,第一个蹦出的便是自己的名字。

遥,心脏用力一跳。

“哦……真琴……”

“你到哪里去了啊,真是吓死我了!”

从听筒里传出的真琴的声音,很慌张,光是听声音,遥就自动脑补出了真琴手足无措的模样。

感觉……有点可爱呢……

连脑补出的影像都会觉得可爱,遥认为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遥?”

“啊、没事……你说吧!”

“所以说啊,都快半夜十二点了,这么晚你跑去哪里了啊?”

“我……”

舌头僵了一下,遥的话语倏然停顿。就像喉咙里卡了一块糖,张开的双唇动了几下,却连一个音符也没发出来。

“遥?”

带着疑问的尾音飘进耳朵里,遥垂下眼睑,缓慢地深吸一口气,然后,发出了冷静的声音。

“真琴,刚刚、我和凛见面了。”

听筒,陷入沉默。

仿佛电话的另一端,根本没有任何人在一样。遥等了片刻,也没等来真琴的应答。

“真琴?”

“啊、我在听……遥……和凛见面了呢……太好了。”

耳边响起的真琴的声音,和先前不同,似乎很没精神的样子,虽然嘴上说的是“太好了”但怎么听遥都觉得真琴言不由衷。

“有什么可好的。”

“欸?因为……遥不是……喜欢凛吗?”

“是喜欢过凛。”

将现在时改成了过去时,遥这样跟真琴强调。

“欸?”

“不要总‘欸’了!”

声音变得严厉起来,遥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真琴真是的,这么希望我还喜欢凛吗?

莫名其妙地闹起了别扭,遥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也很反常,于是深呼吸,让自己发热的头脑稍稍冷静下来。

“总而言之,就是……我的确曾经喜欢过凛,但是却被甩了,现在……我决定依然和凛做同伴……”

“你说同伴……”

“没错,我答应凛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再一起游Free……所以真琴,等你回来了,我们也一起游泳吧!”

“啊……嗯!”

真琴的回应里溢满了兴奋,不用想遥都猜得到真琴现在露出多么开心的笑容。其实他一直都知道的,他和凛之前的事让真琴很为难。他如果不振作,真琴也会难过,他如果不游泳,真琴也不会游……

“遥能再游泳真是太好了呢!到时候叫上渚和怜一起。”

“啊……哦、哦……”

敷衍地答了两声,其实遥刚刚并没有想到渚和怜,不可思议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他和真琴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情景,被真琴这样一提醒,他突然有点心虚。

我、这是怎么了?

不自觉地想起了凛和佐藤遥对他说的话,遥用力甩甩头,驱赶那些扰乱他判断力的猜测。

这之后,他和真琴又闲聊了一些有的没的,转眼间,一个半小时就在闲话家常中度过了。

“遥,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有课,早点休息吧!”

虽然被真琴这样说了,可遥其实一点睡意都没有。但为了不让真琴担心,他还是点头“嗯”了一声。

“那……晚安了,遥。”

“晚安,真琴。”

挂断电话,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早就过零点了。

这么晚真琴还没睡,是因为教授留的功课太多?还是……为了等他……?

当意识到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时,遥的胸口顿时一热。

心脏,不安分地跳着。

他单手握着手机,死死压住了自己的左胸。

胸腔内的鼓动,清清楚楚传递到了自己的手上,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也很用力,仿佛有一头小鹿一直在用鹿角不轻不重地顶着他的胸口。

“啊……”

维持着压胸口的姿势,遥咚地一下倒在了床上。

半睁的蓝瞳里,映着面无表情的天花板。

好在这个时候,宿舍里除了他自己,谁也不在。

望着天花板使自己冷静下来,半晌,遥放松紧握手机的五根手指,起身,设好手机闹钟。明天他要上的是早课,平时的话都是真琴负责上闹钟或者直接叫醒他。

没有真琴在身边,很多事都得亲力亲为,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倒不是说他把真琴当成了方便使唤的跟班,而是因为平时就在不知不觉间依赖着真琴,直到真琴不在身旁的这个时候,他才真切地意识到真琴究竟为他做了多少事,即便只是点点滴滴的小事。

“真琴……”

轻声唤出真琴的名字,遥来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取出了一样东西,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在手心里,如同捧着易碎品一般。

那是,虎头虎脑的虎鲸钥匙圈。

当时在水族馆有买这个钥匙圈真是太好了——

遥禁不住这样想道。

爬上床,关掉灯,宿舍顿时一片漆黑。不过,遥却没像先前那样被孤单欺负得心神不宁,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虎鲸钥匙圈的陪伴。

就这样,他握着像极了真琴的虎鲸钥匙圈,渐渐的,沉入了梦乡。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