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色夏祭(真遥)——27

27

自从真琴成为了麻美子的专属模特,他的日程表就排得满满的,连为遥买青花鱼套餐和零食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一连五天,真琴都是早出晚归。

而遥,只能默默注视着那个忙碌的身影。

因为他和真琴不是同系,课程安排也大不一样,所以不能无时无刻陪伴在真琴身边。

“不知道真琴现在在干什么呢……”

点到画板上的笔停顿了,蓝色颜料渐渐浸透画纸。坐在画室里画抽象画的遥,心猿意马,从上课开始就无法集中注意力。

眨眼间,一节课过去了,而遥出乎老师的意料,竟然没有完成画作。

“七濑同学,你怎么了?”

“没什么。”

“嘛……学艺术的学生总是内心纤细、比较情绪化的,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聊聊。”

“我没事。”

“啊、那就好……”

被绘画老师嘘寒问暖了几句,遥默默转身。也许是被他的冷淡打击到了,他听到绘画老师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实际上,他没有说谎,他真的没事。

只不过……

从休闲裤口袋里翻出手机,擦亮屏幕的瞬间,遥心脏不由自主紧了一下。

旋即,被丢进了无尽的失望深渊。

真琴,没有联络他……

以前的话真琴是会主动来找他一起吃午饭的。

“唉……”

明明自己从前都不会把手机随身携带,可现在竟然为了等真琴的一条短信而心神不宁。

一瞬间,遥觉得自己没用极了。

可是他又不能主动打给真琴,万一真琴正在给麻美子当模特,那他岂不是打扰到真琴,搞不好还会连累真琴被凶巴巴的麻美子骂。

越想越纠结,他感觉自己的大脑里像是有一团解不开的毛线,正在这时,从旁经过两名陌生的女学生。

“呐你听说了吗?好像社会系的橘同学有女朋友了……”

“咦?不是吧?”

“是真的噢!听说是同系的一个女生,叫什么……啊、我忘记了。”

“欸?怎么这样……”

“不过我知道那女生是摄影部的,长的很漂亮呢!我朋友最近常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

“切!人家也喜欢橘同学嘛!论长相的话我觉得自己不会输!”

“你呀……橘同学和那个女生可是认真交往的,你就别瞎搀和了。”

“什么嘛!”

两个女生就这样有说有笑地从旁走过,完全没察觉到她们刚刚的对话给某个人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

身体,不会动了。

两脚仿佛被木桩钉在了地面上,遥全身僵直,连舌根都麻的要断掉一般。

社会系的橘同学……摄影部的女生……认真……交往……

这些关键词一个接一个狠狠击中太阳穴,像锥子,戳痛了他的神经。

“真琴……和那个女生……在交往……”

死死咬住地面的目光不由大力摇晃起来,遥用一只手揪住胸前的衣襟,掌心渗出了汗,背在左肩上塞着画纸的背包咚的一声滑落在地。

“怎么……可能……”

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般,袭击遥的,是绝望!

不受控制的,他双腿弯曲,浑身无力地蹲在地上。就像心脏病突发的患者,那张惊呆的脸一点点在痛苦的蹂躏中扭曲。

好……难受……

心脏像被什么人用力握住,快被捏爆了,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疼的他脊背发抖。

为什么……怎么会……

疑问接踵而至,然而遥现在却没有解答的力气和从容。

张大嘴大口大口吸着气,却只觉呼吸更加困难。偶尔有三三两两从旁经过的学生,不过没人跟他搭话。

就像听到了超出想象或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那样,他的两眼直勾勾盯着什么都没有的地面,而后,缓慢且沉重地闭了起来。

自己的第二次恋爱……在还未开始前,便结束了……

和被凛拒绝那次一样……又一次,口腔、喉咙、胸口塞满了苦涩的味道——

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呢?

为什么……真琴会和麻美子交往呢?

为什么……等到真琴已经有了交往对象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喜欢真琴呢?

胸腔上下起伏着,遥的呼吸乱了节奏。

拼了命想要使自己发热发昏的头脑冷静下来,可是心里却慌成一团。无论怎样都平静不下来,无论怎样都会反反复复回放那两个陌生女生之间的对话。

“真琴他啊……大概喜欢你”——

突然,凛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再一次袭击大脑。

然而此时此刻,这句无数次温暖他的猜测,却变成了利刃,一刀一刀刺的他内心血流不止。

鼻尖,发酸了。

“真琴他……并不喜欢我……”

弱弱地低声呢喃,遥有生以来第二次的恋情,再度宣告失败。其实他早就知道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真琴;其实他早就知道的,如果他不努力的话真琴很可能被抢走……然而,是出于自负呢,还是害羞呢,他以为真琴会先向他告白;他以为在真琴心里自己是第一位的;他以为真琴就像凛和佐藤遥说的那样,是喜欢他的;他以为……

然而,结果就是如此惨不忍睹——

真琴和别的女生交往了。

明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对真琴的感情,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真琴变成其他人的所有物。

“啊……”

呻吟声脆弱得似乎要碎了。遥,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之中。

就在这时,有什么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轻很温柔很熟悉的动作。

“遥?”

当耳畔响起真琴的声音时,遥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真……琴……”

水蓝色的眼睛瞪圆了,蓝瞳中映着的,毋庸置疑是真琴的脸。

遥一脸惊慌地看着真琴,后者自然被看的莫名其妙。

“你怎么了,遥?”

歪歪头,真琴有种遥不认识他了的错觉,正要开口问遥为什么神色痛苦地蹲在地上,只见遥突然站起身,狠狠推了他一下,将他推的一个趔趄。

“遥——?”

站稳脚跟的下一秒,遥已经跑了出去,跑的飞快。

被那个背影远远甩在后方的,是急急忙忙赶回来想找遥一起吃午饭却被推开的真琴。

 

“呼……呼……”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遥终于停下脚步,用双手支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咦,小遥?”

身旁飘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遥扭头,不出所料,映入眼帘的人是渚。

“啊,果然是小遥!小遥在这里做什么?”

双手背在身后,渚稍稍倾斜上半身,靠近遥,笑容和高中时一样,比少女还要可爱。

“我……没什么……”

不想被渚发觉他很不对劲,于是遥连语言都是能省则省。

“嗯?感觉小遥有心事噢!”

“没有。”

扭头望向一边,遥尽可能用扑克脸做伪装。

“不要这么说嘛!有心事可以跟我讲噢,我很靠得住的!”

“高中时期离家出走的人还好意思说啊。”

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果不其然,渚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下,然后用头顶住了他的后背蹭来蹭去。

“小遥好过分,不理你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渚当然不会真的不理遥,而遥也很清楚这一点。

“说起来,小真没有和小遥在一起呢,好意外……”

听到真琴的名字,遥未愈合的新伤口就像被撒了一把盐似的,狠狠疼了一回。

“我……又不是离开真琴就什么都做不了……”

小声嘀咕,遥心知肚明自己就是离开真琴什么都做不了,可死活不愿承认。

真琴那家伙……明明跑去和别人交往……

最初满满的自我厌恶,现在转化为了对真琴的怨念。没有办法冲本尊撒娇,遥只好在内心暗暗抱怨。

“哈!小遥在闹别扭,难道是和小真吵架了?”

“不是。”

“欸?看上去就像是吵架了嘛……跟我说说啦!”

“不要!”

没料到遥拒绝自己拒绝的如此果断,渚大受打击,站在一旁对手指,嘟起小嘴向遥投以委屈的目光。

默默叹气,遥本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安静一下的,结果却偏偏碰到了最难缠的渚。就在这时,突然,一盏小灯泡在心中亮了起来。

“说起来……如果……我是说如果……”

“嗯嗯,什么?”

拼命点头,渚对于遥接下来要说的话充满兴趣。

“如果……怜他……有女朋友了,渚会怎么做?”

遥也不知道自己搭错了哪根神经,居然会问渚这样的问题,渚对怜又不像他对真琴那样是恋爱感情,他就算问了似乎也得不到解开心结的钥匙。

“嗯……如果小怜有女朋友啊……”

伸出食指抵在下嘴唇上,渚正在思考,眉间隆起的小山证明他思考的很认真,绞尽脑汁的样子。

“渚……是会祝福怜的吧?”

说出口的同时,心脏如同刀绞一般,遥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打从心底祝福真琴和别的女生终成眷属。

“不、不会……我会努力让他们分手!”

“欸?!”

渚斩钉截铁的结论惊得遥双眸圆瞪。再看渚,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严肃的神色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实际上,渚也的确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渚……”

“因为……想想就觉得讨厌啊……”

“讨厌?”

“嗯!小怜有女朋友什么的……”

“那就是说……”

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遥觉得,渚应该是喜欢怜的,只不过缺乏自觉罢了。

“我啊,不想让小怜被别人抢走,所以如果小怜有女朋友的话我绝~对要让他们分手!”

“渚……你这样太霸道了。”

“是吗?”

眨眨眼,渚嘟了嘟嘴。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愿意嘛!而且……我不觉得小怜会有女朋友啦!”

明朗的笑容在脸上绽放,渚说完,一对大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旋即话题一转:“说起来,小遥的话会怎么做?”

“什么?”

“就是说,如果是小真有女朋友了的话,小遥会怎么做?难道会祝福小真吗?”

“我……”

舌头僵住了,遥的脸上顿时刮起一阵阴霾的龙卷风。

低下头,坠到地面上的目光,异常沉重。

他……做不到……

笑着对真琴说“恭喜你找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之类的,他绝对不要!

叮铃铃——

这时,一串音乐响了起来。

“啊抱歉,小遥。”

说着,渚拿出手机接听电话。

“喂喂,小怜。”

看着眉开眼笑和怜打电话的渚,遥心里更加堵得慌。情不自禁摸了摸裤子口袋,里面的手机并没有发出震动声。

真琴,是生气了么?

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态度确实很过分,遥开始自我检讨。

“嗯,那一会儿见。”

另一边,渚挂断电话,冲遥摆摆手。

“我要去找小怜了……小遥也快点和小真和好吧!”

“和好……”

“就是啊!小遥要主动一些……加油哦!”

做了个握拳的手势,渚笑着蹦蹦跳跳地跑开了。被留下来的遥,轻轻闭了一下双眼,深呼吸。

“主动……么……”

他主动的话就能使真琴留在自己身边不和别的女生交往么?

那样的话……

认为自己有可能破坏掉真琴的幸福,遥整个人像被丢进了名为自我厌恶的水缸里,怎么爬都爬不上来。

我……究竟该怎么做呢……

 

在太阳西斜,橙红色的余晖洒满校园的时候,真琴终于拍完了麻美子要求的所有主题。

拖着沉重的双腿,他走到自己的宿舍门前。看着硬邦邦的门板,那双碧眼,黯淡了一些。

遥,已经回来了吧?

这样想着,真琴觉得最沉重的不是自己疲惫的身体,而是内心。

今天,他似乎惹遥生气了。

但他却完全摸不着头脑,是因为他最近忙于拍摄冷落了遥,可那样的话遥顶多是和他闹闹别扭,不会像中午那么愤怒地跑掉。

“唉……”

对着门板长吁短叹,真琴心情糟透了。

原以为遥终于不再喜欢凛,自己能有机会向遥表露真意,结果……

“到底是怎么搞的啊……”

自嘲地扯动嘴角,真琴刚要拧开门。

“啊……”

门自动打开了,眼前,站着一脸严肃的室友——遥。

“啊、遥……”

“我觉得你好像站在门口所以就来开门了……”

这样说着,遥侧身给真琴让出位置。

“嗯……”

走进屋,真琴尴尬地笑了笑,一颗心紧张的砰砰直跳。

要不要主动道个歉呢……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触到了遥的逆鳞。

“真琴。”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斜后方先是响起关门声,随后,传来了遥波澜不惊的声音。

循声转身,他与遥面对面。

说起来,被遥凌厉的目光直视的次数并不少,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紧张,真琴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

“那个啊,遥……白天的时候……”

“那些事无关紧要!”

对不起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遥打断,真琴缩了一下肩膀。总觉得,遥的气还没消,但又似乎和白天发怒时的感觉不太一样。

遥究竟是怎么了?

“真琴……接下来我要问你的事,以及说的话都是很认真的……所以……请不要当成玩笑。”

“嗯……好……”

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而这压力竟然是来自遥的,真琴下意识双手握拳。

房间里,鸦雀无声。

只有彼此的呼吸默默地纠缠在一起。

半晌,真琴看到一副视死如归模样的遥,开了口——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