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35

35、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呢?”

灌进耳朵里的是青峰低沉的嗓音,黄濑和黑子一齐转身,看到的却不仅是青峰一人。

“还用问吗,一看就是在幽会啦幽、会!”

旁边的高尾笑嘻嘻地凑到黑子面前,盯着黑子看了片刻,接着说:“你看你看,黑子都脸红了耶!”

“高尾,你给我适可而止!”

这时,后方响起了绿间的吼声,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绿间自己在内,都很清楚这种发怒对高尾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欸小真难不成也想跟我约会嘛,我倒是很高兴啦……”

又跑回到绿间身边,高尾扬起胳膊伸手搂住绿间的肩膀。

“闭嘴!”

扭头不去理睬高尾,绿间推推眼镜,被镜片遮挡的双瞳里隐隐闪烁着害羞的目光。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大庭广众的秀恩爱啊?”

忍不住吼了高尾和绿间一句,青峰下意识和旁边的火神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喂哲,刚刚你和黄濑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欸?”

被青峰单刀直入地问,黑子愣了一下,有些为难地看向黄濑。

他不知道,是否该对大家说实话。

他就快死了的事……黄濑要去打倒水无月、打倒赤司的事……

虽然人多力量大,可硬要说的话,青峰也好、火神也好、绿间和高尾也好,都没有必须冒着生命危险与赤司战斗的理由。黄濑是为了救他,而他是为了保护黄濑以及自己身为阴阳师的责任,不管怎么说他祖父是因为水无月而死的,而赤司又是他祖父的式神,这件事,他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干系。

可是……

淡定的目光从青峰开始一路扫到了高尾的脸上,他怎么也说不出口,让大家陪着他和黄濑去送死之类的话。

“小黑子……”

突然,手背上一阵温暖,是自己的手被黄濑握住了。

“黄濑君……”

扭头看过去,黄濑在冲他微笑。明星般帅气的脸,挂着毫不动摇的笑容。

黑子发现,他喜欢黄濑的笑容,喜欢那双弯成月牙形,镶嵌着琥珀的眼睛,更喜欢黄濑处处都为他着想的那颗心。

“我们还是跟小青峰他们说实话吧……”

“可是……”

“我相信……我们会赢的,为此,我们需要同伴们的力量!”

斩钉截铁的话语,如同鸣响的钟,在黑子的大脑中产生了巨大的回响。

黄濑并没有觉得他们与水无月的战斗是去送死,相反,黄濑坚信他们会赢!

黑子心知肚明,黄濑这番话并非是逞强,更不是为了安抚他而说的谎言,黄濑是真心的,真心想要在人类生死存亡的这一战中,取得胜利!

“可能的话……我还想拜托会长调动协会最强的阴阳师和式神协助我们呢!不过……”

说着,黄濑将视线从黑子那里转移到堵在他们面前的这四个人身上。

“不过,如果有小青峰你们自愿帮忙,就不用麻烦会长了,站在我的立场上来说可是省事多了呢!”

笑容更加灿烂,这笑容和平时一样,散发着黄濑独有的温暖,然而此时此刻,黄濑整个人给青峰他们的感觉却和从前完全不同。若说以前的黄濑是像太阳发光那般将力量释放在外,那么现在就是截然相反,将力量全部收进了里面,这样反而会给人说不出的压迫感。

该说是视死如归,还是临危不惧……总之,映在青峰眼瞳中的黄濑,绝不再是当年那个动不动就找妖怪挑衅的白痴。

黄濑这家伙,变强了啊!

暗暗得出这样的结论,青峰不由自主将目光送到了黑子的身上。

看来,是哲使你变强的呢!

因为有了无论如何都想守护的重要的人,因此才会变得成熟,才会变得强大!

而哲,也是一样。

“我说你们啊……既然要告诉我们了,就把情况说明白点啊!”

受不了黄濑和黑子在那边磨磨蹭蹭,心急的火神气急败坏地说道。

“是啊,刚刚的对话……黑子会死是怎么一回事?”

推着黑框眼镜,绿间声色俱厉,黑子总觉得绿间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瞪他。

不由自主后退一小步,下一秒,肩膀就被人搂住了。

是高尾。

“别害怕别害怕,小真这人就是这样,既面瘫又傲娇……”

“喂,别擅自碰小黑子,小黑子的肩膀也是我的!”

急匆匆地宣示自己的所有权,黄濑立即拍掉了高尾刚搭在黑子肩膀上的手。

“真是保护欲过剩啊!”

耸着肩摊摊手,高尾悻悻回到绿间身边,理所当然挨了绿间鄙视的眼神。

“你们都别吵啦!”

这时,青峰低分贝的一声吼,震动走廊,空气瞬间肃静下来。

“我们进去里面说吧……哲、黄濑……”

分别看了一眼黑子和黄濑,他接着说:“要从头到尾好好给我们说清楚,和赤司那种家伙战斗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这次不光是要把赤司赶走,而是……要打倒吧?”

坚定不移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产生了回响。

听了青峰的话,众人无一不翘起嘴角,露出会心微笑。

没错,这次,不是赶走,而是打倒!

黄濑在心中暗暗肯定了青峰的这句话,不是为了全世界,也不是为了全人类,他想救的,只是黑子而已。

情不自禁的,他牵起黑子的手,结果却在刚触碰到指尖时就被无情地甩开了。

“欸?小黑子……”

顿时两眼泛起泪花,黄濑摆出一副被丢弃的小狗狗模样,只可惜,依然没能博得黑子的半点同情。

黄濑君真是太没神经了——

心中暗暗嘀咕,黑子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和黄濑你侬我侬的,总觉得很不好意思,而且,心脏的跳动会不受控制地加速,这点更令他难为情。

迈开脚步,黑子故意装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说了句:“我们进去吧……”

“欸,不要无视我嘛!”

从黄濑委屈的视线之中,黑子等人一个接着一个走进屋,全员都以嫌弃的眼神顺便瞥了他一眼,除了高尾。

“……”

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被这样对待,黄濑泫然欲泣。

“你家黑子脸皮薄,和我家小真一样,所以我教你哦,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高——尾——”

没等高尾悄悄地把自己的“秘诀”传授给黄濑,绿间突然在他身后出现,宛如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肚似的,瞋目切齿,连太阳穴都蹦起几根青筋。

感受到了脊背嗖嗖冒着的凉气,高尾虽然还是嬉皮笑脸不过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剩下的你自己领悟吧!”

下意识点点头,实际上黄濑听得似懂非懂。

夜深人静的时候啊……

摸着下巴,他禁不住慎重思考起高尾究竟要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黑子做些什么呢?

 

迎来黎明之前的夜空,颜色是最深的,浓的化不开的黑暗支配着天与地的一切。

此时,京都,一片肃静。

没有月亮,没有星辰,天空中,一无所有。

若只是望着这片天的话,会让人陷入创世之初,天地之间还处在一片混沌之中的错觉。

一如位于鸭川上的这个人——

混沌、黑暗、沉重。

这个人穿了一身漆黑如墨的和服,袖口上绣着两朵艳丽到刺眼的彼岸花。

鸭川河水静静地流淌着,汲取不到月光,连河面都黯然失色,仿佛被摄走了灵魂一般。

“就是这里了呢……”

漂浮在半空中的身体缓缓地落到鸭川的河岸上,扭头看过去,建在岸边的亭台楼阁都熄了灯火,原以为能听到艺妓弹三味线的乐曲,然而却是鸦雀无声。

“真叫人失望啊……”

赤司轻挑嘴角,看不出他究竟是对什么事感到失望。

“结果、你们会来这里么……若是不来的话,可就要被我抢走了哦……”

稍稍抬起头,眺望蜿蜒着流向远处的鸭川,半晌,他将未完待续的话,接了下去。

“龙脉……”

 

太阳西落东升,新的一天,伴着红彤彤的拂晓,如期而至。

“哇……这里就是京都啊!”

迎面扑来的是充满历史沉淀感的京都纯净的气息,黄濑不由兴奋的两眼放光。

这可是他第一次来到京都,而且……

微笑着看向身边之人——穿着一身雪白狩衣、一脸呆萌的黑子,黄濑的金瞳里满满的幸福都快溢出来了。

对他而言,这次京都之旅完完全全就是和黑子的蜜月旅行——

前提是不把那一大群电灯泡算在内的话……

“五月那家伙说的旅馆到底是走哪边啊?”

皱着眉撇着嘴,青峰双手插兜站在岔路口前左右扭头望了望,旋即朝向左手边的方向迈出脚步,这时,只听身后的火神嚷嚷了起来。

“喂,走右边啦!一看就知道左边那条路不对。”

“啊?你说啥?”

“我说走右边!”

“凭什么听你的啊?我就觉得左边对!”

“你这家伙想打架吗,我说右边对就是右边对!”

见青峰毫不让步,火神的脾气也上来了。

若是管教不了自己的式神,他这阴阳师的面子可往哪儿搁!

另一边,姗姗跟在后方的高尾乐此不疲地当围观群众,用手肘捅了捅绿间,笑嘻嘻地说:“呐小真,你猜火神和青峰他们谁说的对?我赌青峰,五元钱。”

“无聊!”

绿间推推黑框眼镜,滑动到眼角的双眸瞥了瞥高尾,这是一股居高临下、自信满满的视线。

“青峰是不可能对的,因为今天狮子座运势良好,相比之下处女座运势却很差。”

“噢——又是晨间占卜喽……小真啊,昨晚明明很累了还起个大早看节目,早知道我就不做的那么过火了。”

“闭嘴,高尾!”

听到身后绿间和高尾之间的拌嘴,黄濑回过头去,余光不经意扫了一下仍在三岔路口前争论不休的火神和青峰。

唉……果然不该带这些电灯泡一起来的……

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他回想起临行前猎人协会会长相田景虎说的话——

“赤司想要完成毁灭全人类的术式不仅需要一些奇怪的祭品,还需要一个最佳地点,那就是位于京都的龙脉……所以,你们一定要赶在赤司发动术式之前,找出龙脉的中心,并且毁掉它,只有这样才能切断龙脉,才能阻止赤司!”

“切断龙脉啊……”

将思绪拉了回来,黄濑深呼吸。

京都不愧为人杰地灵的古城,空气不像其他地方那样浑浊。他曾经担心一旦切断龙脉是否会对这里的人产生影响,不过会长却告诉他说,即便有影响也只是一时的,总比术式发动毁灭全人类要强。

于是,在协会认可的情况下,他和黑子、火神、青峰、绿间以及高尾一同来到了京都。

为了防止赤司对协会总部进行突袭,紫原和冰室留在了协会里。

“虽然说人多力量大啊……”

抿起双唇,黄濑露出不情不愿的神色。他的确希望大家帮他一起打倒水无月,可并不希望大家无时无刻不像监工一般跟在他和黑子身旁。

“我说小黑子……”

“什么?”

“那帮家伙太麻烦了,我们把他们甩掉自己去找旅馆好不好?我知道路线的。”

听到黄濑这样建议,黑子眨眨眼,总觉得黄濑的笑容有点奸诈。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像他们这样吵吵闹闹的,太影响效率了啦!”

“是吗?”

“是!”

用力点头,为了驱除黑子的疑惑和犹豫,黄濑目光坚定,抓起黑子的双手。

“小黑子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拼死保护小黑子的!”

“不……不是那个问题……”

“所以……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黄濑立即拉着黑子往左手边那条路上拔腿就跑,几乎是在眨眼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被抛下的绿间不动声色地望向那条连背影都没留下的路一眼,叹了口气。

这时,高尾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们跑掉了呢!”

“啊……”

“那、我们要怎么办?”

说着,高尾扭头看了一眼旁边——青峰和火神仍吵得不可开交。

“反正目的地是一样的,各自行动也无所谓。”

“那就这么定喽!”

拍拍绿间的肩膀,高尾眉开眼笑地和绿间走上了右手边的那条路。

至于青峰和火神……

直到夕阳西下,他们还没有离开那个岔路口。

 

叮——咚——

三味线单薄却富有韵味的声音拨响了鸭川平静的河面。

河边,黄濑和黑子正在望风景。

“这里空气真的好好啊!”

伸了个懒腰,黄濑抬起头,一碧如洗的天空仿佛一块蓝宝石嵌在自己眼睛里。

“是啊……”

闭上双眸深吸一口气,黑子感到整个胸腔都被一股清灵圣洁的气息填满了,其中的污秽被一点点洗净,整个人愈发神清气爽起来。

然而——

“啧!”

太阳穴猛然一疼,如同被针刺到,黑子不由蹲下身,紧闭双眼,单手捂着头部。

好痛——

“小黑子?小黑子你怎么了?!”

见黑子一副痛苦的不得了的样子,黄濑顿时慌了手脚。原本是打算和黑子两个人一起沿着鸭川散散步,欣赏一下京都的风景,好纾缓一下近些天因水无月而难以放松的心情,没想到……

“小黑子!小黑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轻轻摇晃黑子的肩膀,然而黑子仍然眉目纠结在一起,对他的呼唤毫无反应。

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相田景虎对他说过的话,黄濑瞬间感到自己的脊背爬上了一丝恐惧。

难道说……是埋在小黑子灵魂中的恶的种子……

脸色唰地一下惨白如纸,就在黄濑心慌意乱之时,突然,从旁边传来了对他而言绝对谈不上熟悉的男中音——

“我说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PS:填完了真遥的坑,接着来填这篇了~抱歉让大家久等喽!^_^

评论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