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39

39

清晨,当拂晓染红了东方的天空,黑子和黄濑等人已经早早来到了八坂神社前。

“的确,龙脉清澈的灵力在这里最浓,不过却中断了。”

伸出手,指尖小心翼翼地向前伸去,紧接着,触碰到了凡人的肉眼所看不见的壁垒。

是结界。

仿佛一个半透明的橙红色球体,巨大得将整个八坂神社都扣在了里面。意料之中,这结界的力量强的一塌糊涂,对普通人倒是毫无影响,然而对阴阳师和式神而言却是极大的阻碍。

看来,赤司君一定正在里面进行发动术式的准备工作。

“真早啊,哲也。”

突然,耳边略过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一记电击,击的黑子浑身一个激灵——

是赤司!

下一秒,站在黑子身旁的黄濑果断出手,一道金光,横向朝着赤司斩了过去。

“哦呀,好险!”

轻松一跃,穿着一身黑色绣红色彼岸花和服的赤司跃到了半空中,随后轻飘飘落了地,如同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

“你这家伙!”

没想到最终BOSS会突然现身,青峰、火神、绿间、高尾、木吉以及日向都纷纷作出迎战态势。

赤司每每出现,带给他们的压力都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而黄濑,则站在黑子身前,用自己的身躯将黑子和赤司两人隔开。

“凉太,不用这么提防我吧?”

翘起嘴角笑的气定神闲,赤司一金一赤的异色眼瞳却如同结了冰一般冷漠,只消一眼就能将人全身冻结。

而黄濑,即便能感觉到赤司给予他的压力,却毫无惧色。

“我可没忘记小赤司你对小黑子做过什么!”

“呵……”

空气中的火星被点燃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在黄濑和赤司之间盘旋着,而站在黄濑后方的黑子,不由得脸色铁青。

好……难受……

也许是和赤司面对面的关系,身体内水无月的邪恶力量犹如翻腾的海水搅得他浑身疼痛不已。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借由疼痛,他拼了命地保持住理智。

不行!

不能被夺走意识……

“哲也,你还真是顽固,乖乖被我吃掉岂不是更轻松,那样就不必这么痛苦了。”

心知肚明黑子越是靠近他,体内水无月的力量便越强,赤司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

“谁要被你吃掉啊!”

张开双臂搂住黑子,黄濑双目灼灼地盯着赤司,恨不得将赤司烧个窟窿出来。

“小黑子是我的!以后会吃掉小黑子的人也是我!”

“黄濑君……”

总觉得黄濑理解的方向有些偏差,黑子稍稍努起嘴。不过不可思议的是,只是因为被黄濑搂在怀里,刚刚那股痛苦竟然缓解了不少。

“哼!”

冷冷一笑,赤司扭头看向木吉和日向。

“看来协会派了很优秀的阴阳师和式神来嘛,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龙脉的中心……不过可惜……”

朝着八坂神社的方向伸出手臂,摊开手掌,从赤司的掌心冒出猩红色的光芒,光芒愈发刺眼,紧接着,一个完整的结界出现在黄濑和黑子等人眼中。

那是,从神社正中心冒出的一束红光犹如喷泉向神社四周喷洒而形成的结界。

“这个结界除了我本人,只能从内部解除,所以,就算你们找到这里也没办法阻止我,还是放弃吧!”

说着,赤司完全无视了来自大家的敌意,优哉游哉地走进八坂神社里。

“小赤司!”

脚步停下来,赤司扭转上半身,回头看向叫他的那个人——黄濑。

深呼吸,黄濑没有放开黑子,就这样搂着黑子的肩膀向前迈出一步,与赤司对视。

“小赤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

“毁灭全人类……那样你就能得到满足吗?”

琥珀般的眼睛纯粹得令赤司有些诧异,他不明白黄濑究竟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他是水无月,人类恶的集合体。除了毁灭人类,他别无选择。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轻声嘀咕了一句,声音虽小,却不可思议地钻进了黄濑和黑子的耳朵里。

黄濑和黑子不约而同地怔了一下。

总觉得,赤司转过去的那个侧脸,说不出的寂寞。

因人类的负面情感而生,又因人类的负面情感而被追杀……猛然间回想起那个属于水无月的内心世界,那样纯洁无垢的白色,真的又神圣又孤独。

扑通!

心脏用力跳了一下,缠绕着黑子的那种钻心的疼痛不知不觉竟然消失了。

难道是因为他理解了水无月的内心,还是他的意识渐渐开始与水无月同步了呢!

不由自主仰起头,黑子发现黄濑竟然在注视着赤司,神色一反常态十分严肃。

“小赤司,就算你真的杀死了小黑子,毁灭了全人类,你也得不到你真正想得到的东西……”

“别说的好像你很理解我似的!”

被赤司吼,黄濑反而翘翘嘴角。自从去了两次水无月的内心世界,他总觉得,水无月并非那么十恶不赦,即便真的是那样,那也是人类的错。

也许是因为他是妖怪,所以多少还是能够理解妖怪的心情吧?

特别是水无月,其存在本身,正是人类不完美的写照。

但正因为不完美,人类才能以人类自居。

双唇轻启,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赤司凌厉的眼神封印了。

“你们就不知死活地继续努力吧……反正很快全人类都会灭亡……然后……”

倾斜眼瞳,赤司看着面无表情的黑子,有些不可思议的是,黑子看着他的眼神,不像先前那样困惑和憎恶。

“哲也,你迟早都是我的东西……”

一金一赤异色眼瞳散发出志在必得的光芒,赤司纤瘦的身体唰地一下在触碰到结界的同时消失了,仿佛他的出现只不过是一缕幻影。

被留在结界外的众人,在强烈的挫败感的侵袭下一个个脸上都笼上了一层阴霾。

而黄濑和黑子,则始终注视着赤司消失的地方,良久没有开口。

这之后,青峰和火神开足马力,使尽浑身解数攻击八坂神社的结界仍旧徒劳无功,事实果真如赤司所言,除了赤司本人,这个结界恐怕只能从内部进行破坏。

折腾了一整天,他们对犹如堡垒般固若金汤的八坂神社束手无策。

“说起来黄濑君……”

一边递给黄濑手帕擦汗,黑子一边说:“赤司君要进行的那个术式,只在龙脉的中心就可以发动吗?”

“嗯?什么意思?”

“就是说……”

黑子歪歪头,把一直以来思考的可能性说了出来。

“我记得会长说赤司君要发动术式需要借助龙脉的力量,但是,那仅仅是龙脉中心的力量而已吗?若是整条龙脉的话……龙脉的源头与龙脉的尽头,会不会……也是构成术式的一部分呢?”

“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耶……”

擦干额头上的汗,黄濑摸着下巴。

“小黑子果然很聪明啊,考虑事情都好周全。”

“是这样的么?”

“嗯嗯!”

用力点头,黄濑就像展示自己的宝贝一般自豪地笑着。

“聪明的人是黑子又不是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没等自我感觉良好的黄濑陶醉一秒钟,就被绿间泼了盆冷水。

“小绿间我说你啊……”

“你们俩安静点,现在不是拌嘴的时候好么!”

没好气地吼黄濑和绿间的人,是快把妖力耗尽了也没能打破结界的青峰。

“应该说他们还有力气吵架才是最神奇的吧?”

旁边的火神禁不住扑通一声坐在地上,累的气喘吁吁。

以攻击力来说,青峰和火神的力量最强,于是以蛮力打破结界的工作就落到了他们两人头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没和赤司君战斗我们自己就会先累垮的。”

“对对,黑子说的有道理,话说啊……要是龙脉的源头和尽头都有这样的结界该怎么办啊?”

“少乌鸦嘴,高尾!”

听到高尾这样担忧,绿间忍不住瞪了高尾一眼。

“高尾先生说的也没错,我和日向可以寻着龙脉去源头处查看一下,不过尽头的话……”

木吉说着,扫了一眼在场的阴阳师和式神。原本他们的战斗力就不够,若是再分散开来……

“大家——”

正在愁眉不展之时,突然,从斜后方传来不算陌生的男声,纤细温柔,有点像女孩子的声音。

黑子等人一齐转身。

“切,好麻烦,都说我不想来了……”

“敦,不要说那种话啦!”

在见到一高一矮两个熟悉的身影后,黑子等人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会心的微笑。

“战力增加了呢!”

“是啊!”

青峰与火神对视一眼,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远处,姗姗而来的人正是拥有治愈能力的冰室家族的阴阳师冰室辰也与必杀技相当有爆发力的式神紫原敦。

原本为了防止赤司突袭阴阳师协会,紫原和冰室是留在协会里的,黑子他们没有想到会在京都与这两人重逢。

“紫原君,好久不见了。”

“啊,好久不见……”

“为什么小紫原会在这里啊?”

“啊?又不是我想来的……”

还是老样子,紫原对于协会的安排总是表现出不耐烦和不满,然后也还是老样子,叼着巧克力味的美味棒。

“是这样的,会长收到了木吉先生和日向先生发来的消息,说你们既然找到了龙脉的中心有可能需要人手,而协会那边也从各地调回了不少阴阳师的精英,若是赤司真的发动了毁灭全人类的术式,他们会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解析并作出抵御的法阵来。”

冰室微笑着这样说,但这微笑消失的很快。

“不过,会长也说了,若是术式真的发动,是否能够真正抑制得了还是未知数,所以他说……”

话语停顿了,冰室深吸气,扫视了一遍在他面前的这几位阴阳师和式神。

一阵风吹来,将遮住左眼的长刘海吹了起来。

“会长说,人类的存亡就寄托在我们几个人身上了。”

扑通!

心脏骤然一跳,瞬间,前所未有的使命感降临,黄濑、黑子、青峰、火神、绿间、高尾、木吉、日向以及刚到的紫原和冰室本人都不由自主,双眸变得异常坚毅。

人类的存亡……

这场和水无月的战斗,不仅仅关乎自身的存亡,还关乎全人类的存亡……

不知怎么,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胸口荡漾开来,黑子静静地闭上双眸,深呼吸。


评论
热度 ( 5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