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40

40

他要赢……

他……要和黄濑,和同伴们一起战胜水无月!

下定决心,黑子睁开双眼,看向木吉和日向。

“木吉前辈、日向先生,我想拜托你们两人去龙脉的源头查看一下,至于龙脉的尽头处……”

一边说,目光在扫到绿间和高尾的时候,高尾笑吟吟地开了口:

“尽头就由我和小真去吧!好不好小真?”

“谁要和你……”

“好啦好啦,我知道小真是个傲娇……”

“高尾!”

看着绿间和高尾在那里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黑子脸上禁不住浮起淡淡的微笑,随后看了黄濑一眼。

等这场战斗胜利了,他和黄濑也可以回归安稳平静的日常……

“说起来……火神先生和青峰先生,两位为什么这么疲惫?”

听到冰室的话,火神和青峰不约而同叹了口气,一五一十地将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没能打破结界的事讲给了冰室。

“原来如此。”

冰室点点头,下一秒,一片淡淡的白光从冰室的身体上腾起,白光越来越刺眼,范围也以冰室为中心越扩越大。

和先前为黄濑、黑子疗伤一样,现在冰室在为沐浴在白光中的火神和青峰疗伤。

半晌,光芒四散,冰室闭了一下双眼,沉下一口气。

“现在你们应该感觉好多了吧?”

“哦,真的啊!好厉害!”

晃晃手臂,火神恢复了精神。

“这能力还真是好用啊!”

青峰说着,扭头看向黑子,问:“说起来,哲,你让冰室帮你看看,能不能驱除你体内的水无月?”

“那是不行的!”

没等黑子回答,冰室摇头,先否定了这个提议。

“我能做的最多只是恢复你们部分灵力和体力,但黑子先生的情况却很特别,我也听会长说过了,那个水无月的碎片……不打败水无月本身,是没办法清除的……真的很抱歉……”

“冰室先生不用道歉,我的身体……我自己最了解……”

说完,黑子仰起头望着伫立在眼前的庞然大物——八坂神社。

赤司君,正在里面进行着术式的准备吧……

水汪汪的篮瞳中映着高大的鸟居,那红彤彤的颜色,就像赤司本身。

如果说赤司打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发动这个毁灭全人类的术式,那么,又为什么想要他的身体,想要他的力量呢?

黑子禁不住被思考的锁链紧紧缠住了。

看似操纵影子战斗的黑子一族,实际上却继承了召唤魔物的强大力量,若说他对赤司而言还有什么价值,也就在于这一点。

魔物……魔物……?

眼睑用力向上扬起,恍惚中黑子好像明白了什么。

啪啪啪!

这时,拍手的声音响起,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木吉的身上。

“今天大家先回旅馆吧,反正结界也打不破,我们和会长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是啊,在这里耗费精力也是徒劳。”

日向率先赞成,其他人也没有异议,于是黑子等人再一次无功而返。

时间转瞬即逝,日头西斜,眨眼间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拉开很有和式风味的障子门,黄濑第一眼就看到躺在旅馆厚厚的榻榻米上,双眼盯着天花板发呆的黑子。

“小黑子,在想什么?”

走过去坐在黑子身旁,黄濑俯身,垂下的金色刘海搔到了黑子的鼻尖。

就这样仰视着黄濑,半晌,黑子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黄濑君……”

凝视自己的那双眼,仿佛漾起了水波,这含情脉脉的小眼神看的黄濑心荡神驰。

扑通、扑通、扑通!

想吻黑子的冲动一股脑涌了上来,黄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明明眼下不是他和黑子你侬我侬的时候,可他还是忍不住。

“小黑子……”

弱弱地叫了一声黑子的名字,他看到黑子也跟着脸红了。

啾~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来的始料未及。

是黑子先吻了他……

这下子,黄濑心中那头被理智的缰绳勒住的野兽瞬间发狂。

咚!

他整个人扑了上去,泰山压顶一般将黑子压在了身下。

“好重黄濑君……”

“啊~啊!我好想和小黑子做啊!小黑子真是太可口了!”

明知现在说这种任性的话搞不好会惹黑子不高兴,但黄濑还是如实地表达出自己的心里话。

他喜欢黑子,真的很喜欢黑子,所以分分钟都想把黑子变成他的人。

“我知道……”

被黄濑压得喘不过气来,黑子仰起头,双手顺势搂住了黄濑的脖颈。

黄濑的脸很红,这个初次邂逅时明明桀骜不驯、不屑于做自己式神的妖怪,现在变成了只要事情牵扯到自己就会失去从容的可爱的家伙。

不是只有他和黄濑在一起的时候会紧张,黄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

“我也是……想和黄濑君在一起……”

情不自禁地,黑子说出了这句话,这句很容易使黄濑丧失自制力的话。

“小黑子……”

火热的唇贴到了脖颈上,皮肤又烫又痒。一瞬间,心脏像失控了一般,跳动幅度大得连黑子自己都惊讶不已。

“不行,黄濑君……”

情欲像决堤的海水,黑子有些受不了,但是,最后的一丝理智还是迫使他制止了黄濑。

“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喘息不止,黑子很清楚即便自己说着拒绝的话,实际上身体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受黄濑,这股由内而外燃起的情欲就是无法说谎的证据。

“我明白……我都明白……”

伸出红润的舌尖舔了一下黑子的鼻尖,黄濑不再做出过分的举动,只是静静地抱着黑子。

“放心吧小黑子,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所以,就这么让我抱一会儿……”

“嗯……”

紧贴着黄濑,黑子听到了自己和黄濑两人加速的心跳声。

不由自主地,他觉得若是能一直停留在这个时刻该多好……

可是……不行……

“黄濑君,我有话要跟你说……”

半晌,黑子开口,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仿佛凛冽的风吹散了空气中酝酿的热度。每当黑子用这种异常平静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黄濑都会下意识感到紧张。

“什么事,小黑子说吧!”

“是关于赤司君的事……”

“小赤司?”

隐隐约约察觉到似乎是什么不好的事,黄濑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黑子。

出乎意料,黑子的脸色并没有太糟,明亮的篮瞳犹如无风的海面,波澜不惊。

“黄濑君对于赤司君,不、是对于水无月是怎么想的?”

“这个嘛……大概和小黑子想的一样。”

闻言,黑子仍旧面无表情,不过眼睛里却多了层光泽。

“那样的话,黄濑君一定可以理解我的,对不对?”

“小黑子……你究竟想说什么?”

两条手臂分别支撑在黑子的头两侧,黄濑看着黑子的目光愈发严肃起来。黑子那颗小小的头,被他的双臂左右夹着,显得更加小了,以这种俯视的姿势看黑子,更有种想要吃掉黑子的冲动。

然而,正如黑子所言,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

黑子一定有什么事想要告诉他,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事……

 

月黑风高的夜晚,天边,仿佛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纱,纱是猩红色的。

血的颜色。

血的味道。

寻着一股熟悉的气味,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来到了八坂神社前,夜晚的八坂神社,看上去异常的森冷。

来人的衣着很特别,雪白的长衫,袖口处穿过藕荷色袖括——

那是,一件狩衣。

而这个人,也很特别。

他是,黑子哲也。

犹如被看不见摸不着的线操纵的人偶,黑子步履瞒珊,摇晃着纤瘦的身体走进了八坂神社之中。

和白天不同,此时此刻,八坂神社的大门正热情地敞开着,如同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送上门来的怪物。

“来了么?”

站在八坂神社正中央,一身黑色绣红色彼岸花和服的赤司悠然转身。

视线的正前方,是双眼失神、呆若木鸡走来的黑子。从黑子的身上腾起一股漆黑的烟雾,这烟雾给人的感觉,就像水无月的存在本身一样,十分的不祥。

“我可爱的人偶,快点过来吧!”

张开双臂,赤司像迎接自己的恋人一般将靠近的黑子抱在怀里。

“所以我不是说了么,哲也,你迟早都是我的东西……”

话音刚落,唰唰唰,几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到了赤司周围。

乌云散去,月光照亮了这几个人的脸——实渕玲央、根武谷永吉、叶山小太郎、黛千寻——水无月的部下。

“小征,祭品都准备好了哦,今晚开始吗?”

实渕玲央说着,将提在手中的一个大麻袋倒扣在地上。

“说起来真亏我们能找到这些奇怪的东西……”

将祭品一样一样从麻袋里取出来,黛千寻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过啊,赤司你不是说一共有七样祭品吗?这里只有六样……”

根武谷永吉说着,目光不由自主看向被赤司搂在怀中像个人偶一般的黑子,旋即蹙蹙眉。

“是啊是啊!难不成你还藏着什么杀手锏?”

听到叶山小太郎一脸兴奋地问,赤司淡然一笑。

“这个人就是第七样祭品!”

将目光呆滞的黑子推到大家面前,玲央等人面面相觑。

“这家伙……不是阴阳师吗?”

“对啊!”

“而且超不起眼耶!”

“难道说……他就是……”

面对玲央等人的疑问,赤司点点头,随后仰首望着泼了一层浓墨的夜空。

他、在等待。

风,凉丝丝地吹着,将一朵又一朵乌云从月亮的一侧推到另一侧。

“就快了呢……”

话音刚落,黑子周身的黑雾一下子变浓了,仿佛火焰里加了油,越烧越旺。

“玲央、千寻,你们两人带着这两样祭品到龙脉的源头和尽头处。”

赤司果断地下这命令,将祭品中“座敷童子的和服”和“河童的龟壳”交给玲央和黛,两人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接着他让其他人将祭品摆放在指定的地点,然后,牵起黑子的手。

黑子的手,冷得放佛刚从冰箱中拿出来似的。

赤司感到自己的神经,稍稍产生了异样的波动。

赤司征十郎,你还对自己阴阳师的孙子存有感情么……明明都和我融为一体了……

在内心深处叩问真正的“最强”妖怪赤司征十郎,水无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又不是拿哲也做祭品……”

自言自语,赤司牵着黑子的手,将黑子带到了八坂神社中心的一块空地上。紧接着,他松开手,双手合十——

唰!

猩红如血的光柱犹如喷泉喷涌而出,晴天蔽日,覆盖着整座神社。

这里,是八坂神社的中心,也是结界的中心,同时,也是赤司发动术式的关键所在。

“开始了呢!”

在黑子脚下出现发光的法阵同时,赤司仰起头,一金一赤的眼瞳中映着夜空中的皓月——

皓月,被咬了。


评论
热度 ( 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