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41

41

是月食。

赤司等待的正是月食。

以七样稀有物品献祭,在龙脉的中心,在月食出现的时机,发动阴阳术中最为复杂也是最为危险的术式,这便是水无月的最终目的——

毁灭全人类。

创造他,又不断毁灭他的人类。

不知为什么,恍恍惚惚,赤司想起了身为水无月时的过去。

在杀人的同时,被人类追杀。

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人类的恶意就会无限倍的放大。

他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杀了这个家伙!”

“怪物!根本就是个怪物!”

“这东西也算妖怪?为什么如此不祥!”

……

耳边不可思议地,回荡着曾经听过的每一句台词,那些台词都是对他的恶意!

满满的,满到都快溢出记忆库的恶意!

那么,他又是为什么而诞生的呢?

水无月,本就是恶的集合体,他喜欢杀戮,喜欢仇恨,喜欢品尝鲜血的滋味,喜欢看到生命的陨落……因为他,就是被如此设定的,被人类如此设定的。

他喜欢一切罪恶的东西,讨厌一切美好的事物——

爱、友情、亲情、奋斗、救赎……

他讨厌这些,非常、非常、非常讨厌!

因为美好事物的存在,使得他,这个诞生于黑暗又不断酝酿黑暗的妖怪,变得更加丑陋。

而且,这些美好的事物都是他无法拥有的。

即便将手臂伸得再长,他还是够不到,那些打从一开始就与他无缘的东西。

所以,毁灭吧!

既然无论如何人类都想杀掉他,既然无论如何他和人类都无法共存,那么……就由他亲手毁灭掉人类——

这个创造他的根源。

光,亮了起来。

猩红色的,血的颜色。

比结界的红光强上何止百倍,这光,犹如火焰,将静默的夜空烧成了一片火海。

发出光芒的源头,是黑子,此时此刻应该说是水无月的一个分身。

从一开始,赤司的目标就未曾改变过,自始至终,都是黑子。

不仅仅是想拥有黑子的能力,他想要的,是黑子召唤出的魔物——来自异次元的,这个世界难以匹敌的巨大魔物——

最后一样祭品。

只有黑子召唤出异界魔物,他的这个术式才能够完成,这也正是最初赤司第一时间会去找黑子的原因。

唯一出乎他意料的人,是黄濑。

黄濑和黑子竟然会变成那样的关系……

情不自禁的,赤司翘起嘴角,这抹笑,和从黑子脚下的法阵散发出的气息一样,冰冷冰冷。

爱,是水无月最为厌恶的东西!

笑容一点点变成了狞笑,赤司一言未发,只是看着被水无月的碎片所操控的黑子的背影。

那背影,似乎愈发地纤瘦了。

夜空中,天狗正在用缓慢地节奏吃着月亮,而下方,站在结界法阵的中心,黑子高高扬起衣袖,有阴阳符从中唰唰飞了出来。

此时此刻,黑子哲也不过是一个人偶,一个分身。

他需要做的,只是按照水无月的吩咐,使用灵力召唤出魔物,作为整个术式最后的祭品,仅此而已。

从宽大的衣袖中飞出去的符一张挨着一张,呈弧形向上绕过黑子的头顶,很快,当飞出的符在面前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正圆形后,黑子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以吾之名,从地狱深处召唤汝……”

淡得仿佛快要消失掉的声音悠然响起,回荡在八坂神社上空,黑子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符置于鼻尖处,淡淡的紫光从符上散发出来。

轰隆——

猛然间,地动山摇。

地震一般,脚下的土地发出战栗的呻吟,仿佛有什么巨型的东西要破土而出。

空气一下子变得森冷森冷,席卷而来的气流像刀子,割得赤司等人暴露在外的皮肤一阵生疼。

只有黑子,前所未有的淡定。

一金一赤异色眼瞳注视着低声咏唱咒文的黑子,赤司的目光被兴奋点燃了。

要来了,魔界的生物,就要来了!

脚下的法阵被越来越浓重的魔力震得瑟瑟发抖,眨眼间,猩红的光芒就被紫黑色所取代,好像影子被撕成了无数碎条,而当这片紫黑色彻底消失的瞬间,一声嘶鸣——

魔物,现身了!

漆黑泛着绿光的身体,大得仿佛能塞进整个八坂神社。

“准备……”

砰!

祭品齐全,就在赤司给部下们信号,即将发动术式的一刹那,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猩红色的碎片随风四散开来,刺疼了赤司的异色眼瞳,那是,拜黑子所召唤出的魔物所赐。

就在赤司说出“准备”两个字的同时,魔物犹如早就蓄势待发一般,准确无误地击中了笼罩着八坂神社的结界中心。

只是一拳,便把结界打破了!

无法从外部解除的结界,从内部解除了!

“……”

剑眉用力拧在了一起,赤司咬牙切齿。这还是第一次,他气成这个样子。

再看黑子,不可思议的,无论是先前因水无月而产生的充满邪恶的黑烟,还是因召唤魔物而腾起的紫黑色影子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史无前例的清澈灵力,宛如涌出的清泉,以黑子为中心,顷刻间覆盖了整座八坂神社。

“哲也——!”

愤怒犹如涨潮的海水掀起巨大的海浪朝黑子打来,这海浪的颜色,是血红的。

嗖嗖嗖!

猩红光芒像会转弯的箭,从赤司的身体中射出来,接二连三刺向黑子。

现在的赤司,很生气!

史无前例,这怒火,烧疼了他的神经。

砰!!

巨大的一声响,将黑子脚下的土地刺成了马蜂窝,烟尘四起,使八坂神社清静的灵气变得浑浊了。

然而,黑子毫发无损,千钧一发之际向上跃起的那个纤瘦的身体,落到了一个庞然大物之上——

那是,通体漆黑泛着绿光的魔物。

“切……”

咬咬牙,赤司双眉狠狠蹙起,如同隆起了一座山峰。这是他第一次失去从容,无论是作为水无月,还是作为最强式神的赤司征十郎。

月食仍然在静悄悄地进行着,无关大地上是否发生了某些意外。

伫立在魔物宽阔的肩头向下望去,黑子那双波澜不惊的蓝眼睛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一切。

而这眼神,令赤司更加不悦。

“怎么可能!哲也怎么可能不受我控制?!”

扯着嗓子大吼,赤司这嘶哑的吼声吓坏了旁边不知所措的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

“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阴阳师居然……”

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不由大眼瞪小眼,他们两人本以为赤司的计划万无一失,无论之前是否成功抢占黑子的身体,凭借水无月埋下的碎片赤司都完全可以操纵黑子,只要召唤出魔物献上祭品,术式就完成了,而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等到全人类都在痛苦中死去,再让水无月彻底夺走黑子的身体作为新的容器——

原本,他们是如此打算的,谁料……

站在魔物上方的黑子面色平静,既看不出有任何侥幸存活的兴奋,也看不出有任何被水无月折磨的痕迹。

“哲也,你……”

不祥之光由内而外散发出来,这回赤司是要动真格的了。

要发动毁灭全人类的术式不仅仅需要七样罕见的祭品,更需要在月食之时进行。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管你是如何摆脱我的控制你都逃不掉的,哲也,乖乖让那只魔物做我的祭品,还是说,你想跟着一起死?”

双眸圆瞪,向来游刃有余的赤司,额头上竟然渗出了几滴晶莹的汗珠。

听到赤司的威胁,黑子不动声色地摇摇头。

“不是的,我不会死,也不会让你发动术式,赤司君。”

“哼!”

对于黑子的回答赤司嗤之以鼻,无论是作为被整个世界所憎恶的生物,还是作为式神,他都是最强的!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没有!

随着一声冷笑,身上腾起的猩红光芒蓄势待发,下一轮攻击即将开始。

“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能赢得了我么?”

充满轻视的声音灌进耳膜,黑子再一次摇摇头,那对明亮的蓝瞳,仿佛拥有雷打不动的坚定意志。紧接着,红润的唇,张开了。

“不是的,我、并不是一个人。”

当!

与黑子的话语一同落下的是一道金光,从侧面笔直劈下来。

这一剑,和先前截然不同,精准度与破坏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将将躲过这一击的赤司身体唰地一下漂浮在半空中,一金一赤异色眼瞳盯着刚刚自己所处的那个位置看,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若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

凝结着愤怒的双眸调转视线,赤司看到了,攻击他的那个人——

黄濑凉太!

宝石蓝色的衬衫搭配修身的黑色休闲裤,只是稀疏平常的打扮穿在黄濑身上却总给人一种大腕明星登场的感觉。

被气流掀起的金色刘海下,一对琥珀色的眼瞳熠熠生辉。

在黄濑的手中,握着和先前比起来外形与气势都不可同日而语的光之剑。

曾经,那把剑只有剑模模糊糊的外形,然而现在——

剑尖、剑刃、剑柄,属于剑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异常清晰,明明是由光幻化而成的,却仿佛青铜器一般厚重、坚硬、锋利。

这把剑,犹如持剑人本身意志的体现,散发出震慑万物的夺目光辉。

风,飒飒响着,载着黄濑温柔而坚定的呼唤——

“小黑子,我来接你了!”


评论
热度 ( 7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