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44

44

“哈哈哈哈……”

邪佞的狂笑君临天地,就在赤司误以为自己将黑子杀死之际,眼前被劈成两半的身体砰的一声变成了两片纸屑。

那是阴阳师常用的纸人。

“什么?”

惊讶于自己居然没有察觉到这个陷阱,赤司神色大变,与此同时,碎了的纸人忽然幻化成无数条影子,眨眼间捆住了赤司的手脚。

“我原本存在感就弱,没想到还真能派上用场。”

淡淡的话语从身后传来,赤司扭着脖子,不出所料看到了真正的黑子。

只在一瞬间便混淆了他的视听,用纸人来代替自己,不得不承认,黑子做的很好。

即便手脚都遭到束缚,赤司还是很冷静地如此想道。

“哲也,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阻止我么?”

话音刚落,红黑色的怨灵从赤司的体内冒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撕扯着绑住赤司手脚的影子。

然而,黑子也不甘示弱,一张张散发出藕荷色光芒的符从宽大的狩衣袖口中飞出来,仿佛活物整齐地排列在黑子面前,细碎的咒文随之响起,而魔物也回应着黑子的力量对赤司展开猛烈进攻。

咚、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响声与呛人的烟尘一齐席卷整个八坂神社,直到将赤司所在的位置砸出一个直径足足有两三米的大坑,魔物才消停下来。

“赤司!”

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不约而同大叫赤司的名字。

风,牵引着一缕云,穿过一点点恢复原状的皎月。

“赢……了吗……”

看着那块土地上完全没有了赤司的身影,缠住自己的怨灵也悲鸣着四散开来,黄濑不由松了口气。

仰起头看着黑子,黑子早已大汗淋漓。手臂支撑在膝盖上,那个小小的身躯看上去十分疲惫。

果然驱使魔物给小黑子造成的负担很重啊……

黄濑禁不住露出心疼的神色,从琥珀色的眼瞳中流出的柔和目光,恋恋不舍地黏着黑子。

黑子真的是很努力了,非常努力地在战斗。为了使魔物不再暴走,黑子在绿间的指导下做了艰苦的特训,才有了今日的成果。

“小黑子……”

扑哧!

就在他迈开脚步打算跑到黑子身边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滴答、滴答……

红得发黑的血接连不断地洒到地上,仿佛在黄濑的脚下绽放出一朵朵鲜艳的彼岸花。

“……”

低头看去,胸口处多出了一条手臂。

那手臂沾满了他的血,连宝石蓝色的衬衫都被染黑了。

“小……赤司……”

艰难地回过头,黄濑一边强忍着堵在嗓子眼的粘稠血液一边吐出这个名字——那个,在后方穿透了他身体的“最强”式神的名字。

“黄濑君——!”

撕扯着声带,黑子大喊。一对剧烈晃动的眼睛里,映着被赤司贯穿了胸口的黄濑摇摇欲坠的身影。

“黄濑!”

“黄濑仔……”

停止同根武谷永吉、叶山小太郎的战斗,青峰和紫原脸色煞白。

“快点……得快点治疗……”

惊呆之余,冰室嘀咕着这句话,刚要跑向黄濑,只听一声“别过去”!

发出喊声的人,是黑子。

“现在过去的话……不行……”

双手止不住地颤抖,这种异常的恐惧从脚底板一直爬到头皮。

就在话音消失的下一秒,从被赤司戳出的那个大洞中涌出了红黑色的物体,像气体又像液体,没有人说得清那究竟是什么。那物体越来越大,仿佛无限膨胀的气球,将黄濑和赤司裹在了里面。

“啊……啊……”

仰着脖子,黄濑发出痛苦的呻吟。此时此刻,他的身体仿佛在被万蚁啃食,奇痒难耐的同时又剧痛无比。

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当时,在鸭川河畔被黑子咬到时也是这样。

这是,被水无月侵蚀的感觉。

“黄濑君……”

头突然好疼好疼,像是要炸开,眼前的景物时而模糊时而清晰,黑子心知肚明,自己的意识面临着再一次断裂的危险。

糟糕了……

禁不住用力咬牙,咬到牙床都快碎了的程度,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黄濑正在挣扎。

而黑子的心,在滴血。

他、痛恨只能眼睁睁看着黄濑痛苦的自己。

可是,眼下,就算是他也不敢随随便便接近赤司和黄濑。

他感觉的到,或许是因为自己体内有水无月碎片的关系,他知道水无月正在从赤司的身体中转移出去。

这一时刻,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水无月的新容器。

而现在水无月的目标,毋庸置疑,是黄濑!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捂着头蹲下身,黑子感到浑身又疼痛又无力。由于力量的消逝,魔物就像失去了能量供给的机器,不再有所行动。

对于阴阳师阵营而来,他们等同于丧失了和赤司抗衡的力量。

“跑……快跑……黄濑君……”

颤抖着拿出一张符贴在自己的胸口上,黑子借着阴阳术的力量阻止不断逼迫他灵魂的水无月的邪恶种子。

然而,黄濑跑不掉。

灵魂对于肉体的支配仿佛被麻痹了一般,黄濑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消失……

“给我……给我……给我……”

耳边萦绕的是有别于赤司的声音,那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那是,水无月的声音。

不……不要……

身体重的超出想象,黄濑感到自己正在下沉,从深不见底的深渊里仿佛有无数只手拽住了他的双腿,不停地将他往下拉。

呼吸困难,他像只缺氧的鱼大张开嘴,但是没有氧气……

什么都没有。

好痛!

好痛!

浑身上下每一处都痛的不能自已,这就是黑子曾经遭受过的折磨吗?

黄濑下意识紧闭双眸,一边想念着黑子,一边身不由己地坠入了万丈深渊。

意识,断裂了。

现实世界中,月食即将结束,明明月亮就要恢复往日的光辉然而大地却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黑暗,连位于龙脉源头和尽头处的绿间、高尾、日向、木吉都有了反应。

“怎么回事……”

“小真,是不是稍微有点不妙啊?”

战胜了实渕玲央,高尾和绿间双双仰首望向八坂神社所在的方向。

那片天,黑的可怕。

与此同时——

“我说日向,龙脉中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被他和木吉打趴下的黛千寻,日向神色严肃,愈发漆黑的天空映在他的眼睛里,仿佛恶鬼在嘲笑他们一般。

再看八坂神社这边,混沌的妖气远远凌驾于几位阴阳师的灵力。

青峰、火神、紫原、冰室以及深陷困境中的黑子都束手无策,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黄濑的那对金瞳一点点、一点点染成漆黑。

“黄濑……君……”

呢喃着黄濑的名字,黑子最终闭上了那双沉重的眼。

紧接着,不祥之气唰地一下从他的身上燃烧起来,与此同时,黄濑摇晃着身体甩开了赤司穿透他身体的手臂。

那个血肉模糊的大洞,不可思议的,被填满了。

“黄濑?你……”

直觉告诉青峰情况不对劲,剩下三人也立即进入备战态势。

他们戒备的人,是黄濑和黑子。

“全体阴阳师听命,把水无月封印进黄濑凉太的身体里!”

忽然,被黑暗笼罩的夜空亮起一团紫光,如同烟火炸裂,毫无征兆地,从紫光之中传出了有些上了年纪的男中音——这是,阴阳师协会会长相田景虎的声音。

“会长……”

“是会长……”

火神和冰室不约而同抬头,他们是隶属于协会的阴阳师,对会长的命令有着本能上的服从。

但是……

“喂喂,开什么玩笑!”

“这是……要牺牲黄濑仔的意思?”

身为妖怪的青峰和紫原显然对这个命令有异议。

而盘旋在上空的紫光仿佛通信器一般,再次发出了相田景虎的指示,而这指示也传递到了位于龙脉源头和尽头处的绿间等人那里。

“想要打倒水无月只能趁现在,水无月在进行转移的最初力量很不稳定,是最适合封印的时机。”

“我说……你指的把水无月封印在黄濑体内岂不就是黄濑的肉体和灵魂也要跟着一直沉睡?否则以现在水无月的力量根本封印不住吧?”

听到青峰的疑问,相田景虎立即做出了回答:“没错,就像当时将水无月封印在赤司身体里一样,黄濑也要被协会保管。”

“哼,说的好像黄濑是物品一样啊!”

对于协会的这种做法青峰嗤之以鼻,在场的其他三人也纷纷皱紧眉头。

“这家伙现在都被水无月吞噬了,我们不想办法救他反而要把水无月封印在他的身体里,这也太……”

挠挠后脑勺,火神一脸的不情愿。

“这是为了全人类,已经没有时间了!”

相田景虎话音刚落,这边魔物突然有了动作——是源自黑子的操控。

被水无月附身了的黑子。

“看来小赤没死心啊,还是想发动毁灭全人类的术式。”

紫原说着,不断酝酿那个极具杀伤力的大招,然而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却一左一右对他发动了夹击。

“敦,小心!”

“切……果然没法如愿么……”

不悦地瞥了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两眼,就在这时,魔物再一次站在了祭品的位置,脚下的法阵霍地亮了起来。

月食,即将结束,然而却还没有结束……

“快点!集合你们全员的力量将水无月封印进黄濑的身体里!”

眼看着被水无月控制的黄濑咏唱起了咒文,时间紧迫,可火神、青峰、冰室、紫原却仍在犹豫,就在这时,绿间等人赶了过来。

“那个……”

高尾话还没说出口,突然间,地动山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术式开始了,术式开始了!”

发出疯狂大笑的那个人,是黄濑。

“这家伙该不会……”

推着黑框眼镜,绿间一瞬间掌握了八坂神社这边的状况——

黄濑被水无月俯身,黑子也被水无月控制。

看来,这场事关全人类命运的战斗,是他们,输了……

咚!!

正在灰心丧气之时,一声巨响,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什——”

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瞪圆双眼。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迅速,也太过出人意料——


评论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