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水无月祭》(黄黑)——45(完)

45

前一秒还作为祭品站在法阵中央的魔物,现在,竟然变成了一滩鲜血,墨绿色的鲜血。

“真是的,就因为你们人类总是这样,水无月才会想要毁灭人类啊……而且想要破坏术式不是很简单么,只要杀掉祭品就可以了。”

清澈如泉水的声音,似泉水那般纯净,却不如泉水温热——这是,属于那个男人的声音——

赤司征十郎!

就在这一时刻,月食,结束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赤司转身面向目瞪口呆的四组阴阳师和式神。

“好久不见了啊!”

“你、你是……”

伸出手指着衣服有些狼狈但神色泰然的赤司,青峰一时间竟然口吃了。

“是小赤……真的是小赤啊……”

紫水晶般的眼睛亮起来,紫原看着赤司的眼神和之前有些不同。

“赤司……征十郎……原来如此,是这样啊,这个才是本尊。”

扭头看了一眼被不祥的力量包裹着的黄濑,绿间断定,眼前的赤司已经不再是和水无月融为一体的那个了,而且刚刚……

回想起魔物被消灭的那一幕,绿间禁不住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好强……

虽说的确如赤司所言杀死祭品是阻止术式的最好方法,然而实际上在他们之中能够把那种庞然大物打倒的人并不存在。

真不愧是“最强”式神。

情不自禁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真正的“赤司征十郎”,绿间发现,和先前比起来,总觉得现在这个赤司给人的感觉更强。

不是那种令人恐惧的强,而是仿佛任何力量都无法与之匹敌的,源于自信的强。

“你……应该算是同伴吧?”

这时,有些不明状况的木吉笑着问道。

“喂木吉,别随随便便就把正体不明的家伙拉做同伴!”

旁边的日向不禁瞪着眼吼道。

而赤司,对于两人一个善意一个敌意的表现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微微叹一口气,自言自语:“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被水无月抛弃,还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

“抛弃……”

看看黄濑又看看赤司,火神有点不敢肯定赤司究竟是否站在他们这边。

“因为水无月着急了,想尽快发动术式,但黄濑和黑子之间的羁绊却打乱了他的节奏,你们也知道的,水无月是人类负面情感的集合体,也就是说正面情感越强,水无月的力量就会被削弱……”

“原、原来如此……”

火神一边听一边点头。

“所以水无月想到了,如果进入黄濑的身体里,黑子坚信人类会获胜的信念就将产生动摇,而这个动摇毋庸置疑令黑子体内水无月的碎片钻了空子。”

“啊……”

“不过,在战斗中转移灵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搞不好会发生很多问题……”

说着,赤司侧身看向一动不动好似睡着了的黄濑。

“证据就是,黄濑直到现在都没有做出任何攻击……那边的黑子也是一样。”

被赤司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发现。

“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这样放任水无月继续胡作非为,现在正是封印他的好时机!”

正在这时,上空再次传来相田景虎的声音。

循声仰头,赤司翘翘嘴角。

这抹笑容,是嘲笑。

“所以说人类是多么愚蠢的生物啊,无数次地追杀水无月,无数次地封印水无月,结果还不都是一样,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呢!”

“明白……什么?”

不知怎么,面对赤司的质问,远在协会总部的相田景虎产生了动摇,那一贯坚决的声音中出现了细微的心虚。

其实,在场的众人都心知肚明,阴阳师协会的做法并不正确,然而,为了生存他们别无他法。

“呵呵,虽然你们不明白,不过他们却没有放弃呢!”

在“他们”这个词上加重了音,赤司说着,收回目光看向黄濑和黑子,一金一赤异色眼瞳中流淌着兴致勃勃的光泽。

“他们似乎明白,对付水无月的方法……”

“什么?黑子他们知道怎么打倒水无月?”

“那种家伙,要怎么?”

听到众人的疑问,赤司淡定地摇摇头,脸上浮现出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紧接着,他用揉进了几分怜悯的目光看向“黄濑”,轻启双唇:

“不是打倒……从一开始就不该是打倒……”

 

白……

纯洁无垢,神圣干净的白……

空虚寂寞,一无所有的白……

这里,是水无月的内心世界。

“又是这里啊……看来这回被吞噬的人变成我了呢……”

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再次拜访了水无月的内心世界,黄濑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喃喃自语。

“黄濑君?是黄濑君吗?”

忽然,在一望无际的纯白世界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小黑子?小黑子你在哪里?”

扭头四下张望,然而视野仿佛被一层层雾气掩盖,什么都看不清,黄濑不由蹙眉,心里慌成一团。

既然他的灵魂在水无月的世界中的话,也就意味着现实世界的自己早已被水无月控制了。

啊……世界该怎么办啊?人类该怎么办啊?

虽然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疑问可眼下对他而言还是找到黑子最重要。

实际上,世界也好人类也罢,在他心中的天平上,全都不如黑子重!

他只想,保护好黑子,仅此而已。

“黄濑君!黄濑君我在这里!”

循着黑子的声音,黄濑迈开脚步,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攻击他。

很快,在一团白雾之中,影影绰绰地看到了熟悉的轮廓。

“小黑子?”

在见到黑子的瞬间,黄濑脸上立即绽放出笑容,然而下一秒,当黑子猛然扑进他怀里时,他却将黑子拦住了。

“我说你……不是小黑子吧?”

“……”

面前的黑子有那么一瞬僵直了身体,然后说:“你在说什么啊,黄濑君,我当然是黑子……”

“不、不对,你不是我的小黑子。”

将靠近他的黑子推开,黄濑扁扁嘴,一对金瞳中流露出原始的警惕。

“你身上的血腥味好重,我是妖怪对这种气味很敏感,而且你的眼睛,虽然和小黑子一样是蓝色的,但小黑子的蓝眼睛更加清澈透明,而你的,却像是深不见底的沼泽。”

说完,黄濑耸耸肩,接着补充:“你……其实是水无月吧?”

纯白的世界猛地颤抖一下。

黄濑知道,他说中了。

意料之中,眼前的黑子的身影渐渐地模糊起来,最终变成了一个只有轮廓的黑影,紧接着从黑影中传出了低沉的男中音。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想杀我?为什么……”

“不不、我并没有想杀你啦!”

莫名其妙有种自己做了错事的感觉,黄濑连忙摆手。对于能够和水无月对话这件事,他感到很欣慰,毕竟对话是相互了解的第一步。

“黄濑君?”

就在这时,身旁响起了黑子的声音。

“小、小黑子?”

这回的黑子是真正的黑子,黄濑在见到第一眼时就确信了。

而黑子,在看到黄濑和一团黑影面对面后,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又是这个世界,虽然有黄濑在他会下意识地觉得安心,然而他们两人一同出现也就表明现实世界里他们两人全都被水无月控制了。

那个毁灭全人类的术式究竟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人类还活着。”

“欸?!”

猛地抬起头,黑子惊讶于那团黑影居然回答了他内心的提问。

低沉的男中音,不熟悉但意外的也不觉得陌生,这声音仿佛是每一个人类内心负面情感的缩影。

“你是……水无月……先生吧?”

思考了片刻,黑子还是在水无月的名字后面加了敬称。

“哼,有趣的人类,就算你这样叫我,我也不打算把你们两人再放回去了,你们会和赤司一样,与我融为一体,你们的肉体将会成为我的新容器。”

“欸?两个容器吗?太贪心了吧……要我说你还是乖乖把小黑子放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就好了。”

知道那个极具毁灭性的术式没有发动,黄濑松一口气。

“黄濑君请不要开玩笑,我也好,黄濑君也好,都不会留在这里。”

明明身处水无月的世界之中,可黑子却没有半分胆怯,表情和话语都坚定的叫水无月诧异。

“不会留在这里?说的好像你们能够打倒我似的。”

黑影一边说一边笑得前仰后合,虽然没有五官,但通过动作黄濑和黑子都明白水无月是在嘲笑他们。

论力量,即便是召唤出魔物的黑子与妖化的黄濑联合也不是对手。

等水无月笑完,黑子淡定地摇摇头。

“不是的,不是打倒……”

“没错没错,我和小黑子才不会去做那么费力不讨好的事呢!”

附和着黑子,黄濑的神色格外轻松。在他看来,反正事情已经走到这步了,不会比这更糟糕了,那他还有什么可忧心忡忡的呢?而且即便他担忧也于事无补,反而有可能弄巧成拙,与其那样,还不如抱持着良好轻松的心态。

对黑子和黄濑的表现感到意外,水无月的声音变得饶有兴趣起来。

“哦?不打倒,那你们想要做什么?”

“我们要做的……”

说着,黑子不自觉地与黄濑对视一眼,每每看到那双金瞳中蕴含的温柔目光,黑子都会感到一阵温暖。

“是拯救……”

“对!我们想要拯救你,水无月。”

话音刚落,黄濑就听到从黑影中传出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在空旷的纯白世界中产生了剧烈回响,然而黄濑和黑子谁都没有因此而动摇。

“拯救我?你们是在说笑吗?明明因为产生了负面情感而被我附身了,还说什么拯救我……”

“没错,因为我们是人类。”

“……”

被黑子的一句话噎的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团象征着水无月的黑影似乎有点生气,在黄濑看来,那大概是因为被黑子戳中了痛处。

见水无月没有再打断或反驳他的话,黑子接着说:“正因为是人类,所以才会被负面情感冲昏头脑,也许在水无月先生看来人类既愚蠢又可笑,但是,这也正是人类这种生物的特点。实际上,从一开始我和黄濑君就打算拯救你,水无月先生,只不过,计划是在破除那个毁灭全人类的术式之后,没想到我们却都被水无月先生控制了。”

“所以说你们人类……”

“我们很弱。”

没给水无月发言的机会,黑子将自己的话继续了下去。

“正因为我们是有感情的生物所以我们有弱点,其实人类打从一开始就错了,对人类来说,水无月先生的确是个威胁,然而从漠视到仇视,人类自始至终都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没有正视过自己的罪恶……”

“是啊!说到底你都是人类创造的,只要人类不死光,你是永远不会消失的,那还谈什么打倒不打倒的。”

黄濑将话接了下去,换来的依然是水无月的沉默。

“……”

“我和黄濑君想过了,我们都觉得水无月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能,而这个本能并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再加上……”

伸出手,黑子毫不犹豫地触摸到了面前的那团黑影。

那是水无月的象征,是恶的象征。

那满满的恶意,沿着黑子的手臂爬到了黑子身上。

可是黑子并没有躲,另一边,黄濑也伸出手,做了和黑子相同的事。

他们,在分担水无月的恶。

“再加上,我和黄濑君都认为,你只是……太寂寞了而已。”

“寂……寞……”

低沉的男中音,在飘进黑子和黄濑耳朵里的同时,就将那股寂寞深深地传达给了他们。

的确,水无月太寂寞了。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栖身之所,诞生于人类却被人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样的水无月会想要毁灭人类,其实也全是由于人类本身的恶意,换言之,是人类的咎由自取。

“说的……好听……如果、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拯救我的话,就把你们的身体让给我!”

黑色的影子在蚕食黑子和黄濑的灵魂,显而易见,水无月并不相信他们刚刚的那番话。

“小黑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

作为灵魂的黄濑和黑子,其力量只有实体时的一半,抵抗着水无月的侵蚀非常吃力。

但是,他们不能放弃!

都走到了这一步,若是他们放弃就又会重复以前的错误——牺牲阴阳师或式神,封印水无月,加剧水无月对人类的恨意,毁灭人类……

这个恶性循环,必须现在,在这里,打破!

“水无月……先生……现在的我们,应该是和你融为一体了才对,那样的话……你应该最清楚……我们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

“……”

突然,侵蚀灵魂的力量停止了,黑子和黄濑看得出来,水无月在动摇。

“你这家伙,其实只是害怕吧?害怕自己是否真的能得到救赎……是否真的能作为一个普通的妖怪活下去……”

同为妖怪,黄濑多少也能够理解水无月的心情,他自己最初接触人类,成为式神的那个时候也犹豫了好久,胆怯了好久,好在那时他的阴阳师是笠松前辈,而现在,是黑子。

或许正是因为人类是以善意接纳了他,所以现在他才能以善意来回报人类。

“不……不……我……”

邪恶的力量收了回去,那团象征着水无月的黑影烦躁地用双手抱住头。

“请相信我们,相信自己,水无月先生……”

不知不觉,从黑子的身体上腾起一层淡淡的紫光,与此同时,黄濑的胸口突然浮现出那个用黑子的血写成的“黄濑凉太”四个字——

这是阴阳师与式神的羁绊。

“回去吧……回到那个有人类,有妖怪的现实世界,和我们一起……”

黑子和黄濑分别牵起水无月的手,然后他们两人的手也紧紧牵在了一起,即便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将他们分离。

不可思议的,在他们三人的脚下,某种法阵,亮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和黑子、黄濑的部分灵魂融合之后的这一刻,水无月深深地体会到了,那个名为“爱”的感情——

他原以为这辈子都与自己无缘的东西。

紧接着,纯白的世界里有了光——七种颜色的光,是彩虹。

那个一直以虚假的圣洁掩饰寂寞的世界,那个不断酝酿罪恶却被罪恶的根源狠狠伤害的世界,一点点、一点点地变得模糊不清,最终……消失了……

 

两个月后——

初秋的太阳懒散地将光芒洒在街道上,道路边那栋黑子老师留给孙子的房子里,如胶似漆地住着两个人。

哗哗的水声响个不停,黑子正在洗盘子。

“小黑子,来跟我一起吃章鱼烧嘛!”

从客厅传来了黄濑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

黑子循声一扭头,发现一个章鱼烧正好被送到了自己嘴边。

“啊……张嘴……”

“啊……”

把章鱼烧叼进嘴里,黑子伸出红润的舌尖舔了舔沾上酱汁的上嘴唇。

“哇……小黑子好性感!”

旁边的黄濑忍不住将黑子抱进怀里尽情占便宜。

“别闹,黄濑君,我在洗碗呢!”

“所以都说了洗碗这种粗活就交给我嘛!小黑子不用这么辛苦啊!”

摇摇头,黑子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黄濑君才很辛苦呢,每天档期排的都很满,当模特果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自从水无月那次事件告一段落,他和黄濑又恢复到原本平静的日常生活中,他还是存在感薄弱的高中生,偶尔打打工,也会除除妖怪,而黄濑则当上了模特,收入相当可观,只不过第一笔工资用来还了之前欠高尾的“债”,绿间还是跟高尾一起住在神社里,青峰陪着火神回了美国,冰室和紫原以及日向和木吉还有笠松都留在了阴阳师协会总部帮忙处理日常事务。

生活波澜不惊,比起大起大落,黑子其实更享受这种日常。

而黄濑,也是一样。

“小黑子真是最疼我了。”

摸了摸黑子的头发,黄濑知道黑子很心疼他,不由笑得两眼弯成了月牙,进而得寸进尺起来。

“那……我把工作辞了由小黑子养我好不好?”

“不好!”

被秒速否决,黄濑嘴角微抽。

果然小黑子不是那么好驯服的啊……

扭头看着一脸委屈的黄濑,黑子端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架势来。

“作为黑子一族的继承人,我绝对不要养白吃饭的式神!”

“欸?我对小黑子来说就只是式神而已吗?”

揪住黑子的围裙下摆不松手,黄濑纠缠不休地冲黑子撒娇。

“也、也不是……”

“那……我还是小黑子的什么人?”

弯腰将脸贴近黑子,黄濑笑眯眯地等待着黑子的回答。

脸颊泛红,实在拗不过黄濑,黑子向前微微探着身子,两片轻启的唇,靠近了黄濑的耳畔——

“你是我……”

恋人之间的悄悄话是只有彼此才知道的秘密,就像那场大战的最终,水无月究竟怎么样了,也变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人类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水无月就不会消失。

光与影相伴而生,正义与邪恶亦是同理。

只不过,现在的阴阳师和式神已经明白了,如果有一天水无月再次暴走,他们要做的只是拯救对方而已。

因为,曾经有两个人做到了。

他们拯救了全人类,也拯救了全人类的恶,然后现在,他们继续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PS:撒花完结\(^o^)/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这篇文的读者们(づ ̄3 ̄)づ╭?~虽然从头读一遍怎么都感觉这篇写的不像耽美文,不过小黑子和二黄依然萌萌哒!(中间断过一段时间,我还能接着写完米娜桑要表扬我噢~233333)


话说目前在这边的坑都填完了,以后会专注在晋江写文,喜欢我的朋友们可以去那边看新文噢~晋江专栏: http://1142072.jjwxc.net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