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序

PS在前:话说我都决定以后安家在晋江码字了,可为什么LOFTER上突然增加了好多粉丝?我表示有点惊恐……对手指ING

虽说这文在晋江选了独家发表不过好像还是可以在其他网站上发表三分之一部分的(反正我也没签约╮(╯_╰)╭),为了破千的粉丝数(大多数应该是僵尸粉吧?= =),我就发一部分文到这里来好了^_^  以上~

—————————————————分割线———————————————


两个黄鹂鸣翠柳。

乱世之中,今日的小圣贤庄依然和平得仿佛只存在于世外桃源之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绿水青山,落英缤纷。

一切的一切在浑然天成的美景里,沉眠着。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么……”

手捧一卷书简,一名身着灰蓝色绸缎深衣外披银灰色长衫的男子淡淡地自言自语道。一头灰褐色长发在脑后盘成发髻,下颚处点缀着醒目而温和的胡须。他很安静,静的如同面前波澜不惊的湖水。

湖水像一块毫无杂质的蓝色宝石,与男子浅浅的笑意相似,都很清澈。

此男子名为颜路,是儒家小圣贤庄的二当家。

“二师兄想起什么了?笑的这么幸福?”

透明的男中音,不高不低,光听声音就能听出其中的儒雅与深藏不露的自信。

颜路循声抬头,看见不远处有一名男子正迈着雍容雅步向自己走来。风,掀起了那飘逸的黑色长发,也将纤长的睫毛吹的微微颤动。

熟悉的口气,熟悉的衣着,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

对于这个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男子,颜路是再熟悉不过的。

“呵……我在想你以前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子房。”

“哦?”

男子正好来到颜路身边,温润如玉、轻盈如风的身姿在颜路的眼瞳中映出了独特的色彩。

这个人是他的师弟,儒家小圣贤庄三当家——张良。

“二师兄想起来的,不会是我刚到小圣贤庄时说的话吧?”

张良这样说着,向颜路那边靠近了几分,和颜路一起眺望碧蓝的湖水。

“你还真是什么都能猜中?”

“我只是比较擅长猜中二师兄的心思罢了。”

乌溜溜的眼瞳向一旁倾斜,张良饶有兴致地看着颜路。他这个二师兄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可唯独拿他没办法。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那个时候,你是这样评价儒家的呢!”

单手背在身后,颜路稍稍仰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呢!直到现在我依然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此时此刻有儒家掌门伏念大师兄在的话,张良一定不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不过现在他是和颜路单独在一起,这些顾忌也就不复存在了。

他的心思,只有颜路能懂。

从他还没有成为儒家三当家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儒家弟子时,颜路就陪在他身边,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呵……”

情不自禁笑起来,张良下意识看身边人,而颜路也在同一时间扭头。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不由愣了一下。

一行白鹭上青天——

飞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在静谧的凉亭上方显得格外鲜明。半晌,率先别开视线的人,是颜路。

“二师兄真是和以前一样,这么容易害羞。”

“还不都是你害的。”

倾斜目光瞥视笑吟吟的师弟,颜路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

在整个小圣贤庄,不,是在这个世上,只有他的这个师弟他最没辙,说子房是他的弱点一点不为过。

片刻,颜路面色渐渐变得凝重,宛如有一块乌云遮住了原本的明朗。

“子房,听说有间客栈的丁掌柜被罗网带走了……”

“嗯,确有此事。”

“你……凡事要多加小心啊!”

最后几个字颜路咬的很重,他知道子房并非莽撞之人,然而家国天下、乱世纷争摆在面前,即便是子房也难免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毕竟子房曾经当着伏念大师兄的面说出了“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二师兄是在担心我吗?我怎么……好像有点感动?”

这边颜路忧心忡忡,而张良却用调皮的声调回了一句调侃的话,听的颜路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啊……”

双眉间凝着近似于宠溺的无可奈何,颜路对张良轻轻摇头,可嘴角却挂着不仔细看很难发觉的浅笑。

一点都没变呢,子房……

他还记得,十年前,张良刚刚来到小圣贤庄时也是如此,意气风发、从容不迫。只消一眼,他就被这个温文尔雅的少年吸引了——

很深、很深、深到无法自拔的程度。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心中破土而出的感情命名,而今,当他早已明白那感情为何物时,却失去了开口的机会。

只因他是儒家二师公,而子房是他的师弟。

“二师兄,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有心事啊!”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起了你少年时期的事。”

“我?”

闻言,张良笑了笑,接着说:“我那时可给二师兄添了不少麻烦,二师兄想起来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啊!”

“的确如此呢!”

颜路也跟着抿起双唇,露出十分怀念的微笑。

弹指一挥间,十年过去了,他和子房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变,自始至终,都只是师兄弟。

风吹起,头顶的树冠沙沙作响。

眼前略过一抹恬淡的白,是桂花。

颜路禁不住伸出手,接住了一片没来得及飘落的桂花花瓣,一对柔和的黑瞳中仿佛有某种光晕在渐渐放大……

十年前,也是桂花盛开的季节,在弥漫四溢的香气之中,颜路邂逅了,一名少年。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209393)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