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十一

PS:原本发jj上选的独家,不过反正没签约都搬过来应该也没什么事,不然就这篇是有头无尾的→_→强迫症~ 所以接着发文,也算是对逐渐上涨的粉丝数表示感谢^^

(秦时明月第五部更新慢的不要不要的╮(╯▽╰)╭)


十一

当——

手腕连同肩膀都被震得生疼,伏念向后踉跄了几步,插在剑鞘中的太阿剑因杀气而蠢蠢欲动。

风中,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呛得人恨不得屏住呼吸。

站在伏念周围的子聪、子思等诸位儒家弟子,都不由自主蹭着脚步向后退,浑身瑟瑟发抖。

正前方,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身材高大,体格魁梧,布满全身的七国刺字,仿佛一头头狰狞的猛兽。

这个男人就是胜七。

他的手中,握着剑谱排名第十一,但威力却非同小可的巨阙!

“盖聂……在哪里?!”

如同燃烧着漆黑火焰的黑剑士开了口,吐出浑厚而带有杀伤力的声音。

“盖聂?”

剑眉拧成了麻花,伏念冷冷哼了一声。

“阁下既然是找纵横家的门下弟子,又为何杀到我儒家小圣贤庄来?”

自知对方不是用交谈就能击退的对手,然而为了小圣贤庄全体弟子的安危,他不能放弃沟通。

“少罗嗦!告诉我盖聂在哪?”

黑剑士又问了一次,语气比前一次要强烈得多。

看来,这个人是真的要找盖聂?

意识到胜七来此的目的,伏念更加一头雾水。他儒家和纵横家向来并无瓜葛,为何会牵扯到大秦国第一剑士盖聂?而且……盖聂现在不是和墨家叛逆分子在一起么?

一想到墨家叛逆分子,伏念瞬间恍然大悟。

正在这时,不远处,颜路和张良健步如飞地赶了过来。

“掌门大师兄!”

凌虚剑已然出鞘,张良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身旁的颜路虽仍然一副儒弱文雅的模样,可眼底强烈到刺目的决绝却不容忽视。

“子路、子房……”

在叫张良名字的时候,伏念咬咬牙,瞪了一眼。

“看看你干的好事!”

心知肚明胜七的出现是由于自己借用小圣贤庄来为墨家藏身,前所未有的罪恶感袭击了张良。

这么说来,丁掌柜恐怕……

胜七敢光明正大地来找小圣贤庄麻烦一定是受人指使,而这幕后黑手毋庸置疑是抓住了儒家协助墨家的把柄,也就是说,丁掌柜必然是被星魂的读心术所操控。

事情真是不好办了……

想到这里,张良面露难色,双眸中凝结着不言而喻的痛苦。

面向伏念,他深深鞠了一躬。

“掌门大师兄,一切皆因子房而起,子房愿意独自一人承担!”

“独自一人承担?!”

唰地一下,太阿剑剑锋一转,指向了张良。

“掌门大师兄,请手下留情!”

眨眼间,颜路闪身拦在剑尖前方,脸上虽然一副苦苦哀求的样子,但拿在手中的竹简已经被拉开,似乎时刻准备着一战,无论敌人是谁。

“哼!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才来想独自一人承担?!你当初协助墨家叛逆分子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牵连整个儒家!!”

伏念声色俱厉,完全没有要收回太阿剑的意思,即便颜路挡在张良身前。

被质问得哑口无言,张良抿了抿双唇。

他并非没有想过,然而,若仅仅是为了儒家一家苟且偷生而置被迫害的诸子百家的安危于不顾,这种自私自利的事,他实在做不出来。

双唇轻启,他正要解释,突然,颜路的声音响了起来。

“掌门大师兄……帝国恐怕早就有了要动儒家的念头,试想下,如今天下初定,以始皇帝的性格、手腕又怎么容得下诸子百家中最得民心的儒家呢!而子房的所作所为,不过是给了帝国一个合适的借口罢了。”

听了颜路的话,伏念不禁陷入短暂的沉思。

实际上,他又怎不知儒家其实一直都处在如坐针毡的位置上,一个统一了六国的君主,为了加强对百姓的思想控制,断不可能任由儒家这样发展壮大下去。倘若,人人都奉行孔孟之道,那谁还能对残暴的秦王俯首称臣呢?

然而……

充满怨气的目光还是落到了张良身上。

“唉……”

子房这个人,从以前起就不拘礼数,经常做些令人出乎意料之事,可伏念怎么也没料到,十年后的子房竟然联合墨家叛逆分子意图举兵造反!

“我说你们、聊完了没有?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这时,始终不动声色的黑剑士抡起通体漆黑的巨阙扛在肩膀上,一步步朝着伏念等人逼近。

手臂一挥,太阿剑的剑光割裂空气,再一次指向了儒家真正的敌人。

“掌门大师兄……”

知道伏念不会把张良怎么样,颜路松一口气,倾斜目光看向身后的张良,正巧张良也在看他。

那双眼,将强烈的谢意送进了他的心里。

点了一下头,颜路心领神会。

眼下危急关头,并没有给他们二人闲聊的时间,下一秒,颜路和张良不约而同摆开架势,蓄势待发。

“哦?看来你们是不打算交出盖聂了?”

“盖先生并不在小圣贤庄,不过阁下若是执意要找小圣贤庄的麻烦,那……伏念奉陪到底!”

说罢,咻地一声,伏念身形如燕,闪到胜七面前,与此同时,自上而下劈下的太阿剑却不似伏念的轻功那么轻盈。

咚——

顿时,胜七的脚下开了一个大坑,仿佛是被巨人的拳头砸出来的。

找准时机,张良与颜路对视一眼,正要从一左一右包抄胜七,谁料,突然,在他们二人面前接二连三闪现出六个黑影——

罗网。

最庞大同时也是最可怕的神秘组织,大量吸收亡命死囚、流浪剑客,加以残酷血腥的训练。看似效忠于帝国相国李斯,实际上是赵高的爪牙。

“罗网……”

如画般的眉眼蹙了蹙,这算得上是张良第一次和罗网组织的人正面交锋。

为什么,这群人会在这里?

如果他没弄错的话,此时此刻,罗网应该陪在押送丁掌柜返回咸阳的赵高身边才对。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吧?”

站在最前方,蒙着面只露出一双尖锐双眼的男人问道。

张良知道,这个人是罗网组织的首领——真刚。

说起来,十年前李斯的身边也有过六名比起护卫更像杀手的人物,只不过那些人和现在的罗网组织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由此可见,赵高的手腕有多强。

罗网的六剑奴会出现在这里,也就意味着赵高根本没有离开桑海,那么……

“你们是布下了陷阱给墨家,同时也把墨家的战力分散,真正的目标……是小圣贤庄?”

“不错!”

尖锐的眼睛仿佛被杀气染红了,张良能够感觉到,六剑奴和黑剑士都是抱着血洗小圣贤庄的决心而来的。

不出意外,此时赵高和星魂应该仍在审讯丁掌柜,而墨家众人大概正被阴阳家的大司命和少司命牵绊着。

“在亡墨家之前,先要亡我儒家么……”

话语说出口的同时,心脏跟着一阵绞痛,张良仿佛又品尝了一次当年韩国灭亡时的那种心情——

很苦。

很涩。

现在,他唯一寄希望于卫庄的流沙,因为以盖聂和墨家众头领的实力应该对付得了大司命和少司命,若是卫庄能及时意识到赵高的阴谋,小圣贤庄还有可能免于这场灭顶之灾。

“子房……”

忽然,肩膀上多出了一份重量,这重量他很熟悉。

扭头看过去,颜路正在看着他,目光坚毅,看样子是听到了他刚刚那句自言自语的丧气话。

“儒家不会灭亡的,我不会让它灭亡!”

双眸情不自禁睁大了,这还是张良第一次见到颜路以如此决绝的口吻说话。

“二师兄……”

从来都以为自己是孤军奋战,然而此时此刻,张良真的有种被人保护着的感觉,猛然间,他意识到从十年前至今,颜路一直都在他身边,特别是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

偷吃桂花糕的时候是这样,险些被箭射中的时候是这样,偷练“凌虚御空”的时候是这样……就像刚刚他被太阿剑指着的时候也是这样。

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已对这种守护习以为常,直到现在他才发觉颜路的这种守护真的是弥足珍贵。

脸颊发烫,胸腔内难以自控的骚动明显有些与众不同。

张良不确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不过他知道,眼下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

镶嵌了一十八颗北海“碧血丹心”的凌虚剑已然出鞘,只待张良运用内力驱使其一展身手。

大战,一触即发!

“你们想动手?”

“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

一对样貌相差无几的双胞胎姐妹一唱一和地说道,她们二人是六剑奴中的转魄和灭魂。

“束手就擒?”

闻言,张良翘翘嘴角,笑了。

这笑容,儒雅灵秀,又洋溢着强烈的不羁与傲然。

“我若束手就擒,我二师兄可是会不高兴的哦!”

没想到张良会突然提起自己,颜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拿他没办法的苦笑,说了一句:“你啊……”

另一边,见张良和颜路毫无紧张感,六剑奴顿觉自己被小瞧了,于是浑身上下散发的杀气更加浓重。

“来了!”

话音刚落,黑影擦过双眸,张良立即上前一步迎敌,只听当的一声——

剑刃相撞。

好快!

远远超出想象,张良怎么都没料到真刚竟然有如此可怕的速度和力量。

另一边,面罩上刻着蜘蛛痕迹的乱神、使用双剑的魍魉以及转魄灭魂姐妹也彼此配合,气势汹汹地向张良杀来。

然而,啪、啪!

伴随几声清脆的声响,他们的行动瞬间被某种“暗器”封锁了。

那是,几片竹简。

“你们的对手是我。”

将手中的一卷竹简折起来,颜路平静地说道。

在六剑奴眼中,光看外表的颜路不过是个温文尔雅、淡泊谦逊的儒家弟子,然而他们是不会像十年前跟在李斯身边的那群废物那样轻敌。

高手,总能第一眼识破高手。

就这样,一场颜路、张良对抗六剑奴的战斗一触即发。

而另一边,伏念和胜七依然打的如火如荼。

两人势均力敌、不分胜负。

其他儒家弟子根本派不上用场,只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的三位师公在那里奋战。尤其是颜路和张良,面对六剑奴完全就是势单力薄,若非他们内力深厚,武功高强,恐怕早就被合作默契的六剑奴击败了。

嚓!

凌虚剑轻盈地擦着真刚的剑刃径直扫过,切断了真刚垂在额前的长刘海。

紧接着,一个优雅的转身,剑气阻挡了乱神正要刺向颜路的剑尖。

“二师兄你没事吧?”

一如既往游刃有余,张良挑了挑眉梢,看向颜路。

“还好……”

以一敌四,颜路多少有些招架不住,六剑奴是以速度取胜,而坐忘心法又是一种需要蓄力的武功。

“你就老实说让我帮帮你有何不可嘛!”

“子房!”

在这个节骨眼还不忘调侃他,对于这样的师弟颜路感到头疼。

才刚吼了一声,张良的身影忽地闪到他前方,紧随其后是从高举的凌虚剑上,散发出贯通天地的紫色光柱,光柱颜色逐渐变亮,仿佛把太阳光都吸收进来了似的。

须臾,张良目视前方不自觉停止进攻的六剑奴,盈盈一笑。

“凌虚御空!”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