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十二

十二

唰——

宛如无数紫色的流星雨在天幕中盘旋,铺天盖地。

紧接着,从天而降。

“哇——”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六剑奴眨眼间向后退去,嘴角上都有血渗了出来。

颜路在旁边看着,默默点了点头。

这就是真正的“凌虚御空”。

将全身的内力聚集在剑尖的一点上,然后一瞬间释放出来,与其说那是剑气,不如说是一种内力。

“凌虚御空”正确修炼的时间越长,其攻击范围便越广,威力也越大。

十年前的张良,只能将“凌虚御空”落在距离自己几步远的敌人身上,然而如今,若是他使出全力,方圆十里都有可能成为“凌虚御空”的目标。

另一边,受到凌虚剑剑气的干扰,太阿剑和巨阙都有了反应。

自古名剑之间便有一种共通的灵性。

“子房……”

太阿剑上的戾气被这一招唤醒,伏念原本不想大动干戈,然而现在,他却有些遏制不住太阿剑火爆的脾气了。

与此同时,胜七的巨阙也仿佛发出怒吼一般,漆黑的纹路更加狰狞可怖。

“有意思!”

咧开嘴角笑了,对胜七而言,为帝国效力什么的不过是个借口,他只要能够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就好。

当然了,找到盖聂一雪前耻是重中之重。

凝结在空气中的杀气更加强了,还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紧紧粘着战场上的每一个人。

接二连三站起身,六剑奴看着张良的眼神就像看眼中钉一般狠毒。

而张良,手持凌虚剑背在身后,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在场的儒家弟子都以为他们三师公的武功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有颜路,藏在宽大衣袖中的手,下意识攥了攥。

他很清楚,“凌虚御空”虽然是一招极具杀伤力的武功,但凡是武功,都有弱点。

就像他修炼的“坐忘心法”需要前期蓄力一样,“凌虚御空”在发出后消耗掉的内力比一般的武功要大得多。

此时,若是六剑奴再一次彼此配合攻击子房,子房恐怕难以招架……

在仅剩一半内力的情况下,张良需要人保护。

然而,颜路不会出手,因为一旦他出手,便会暴露现在的张良内力不足这个软肋。

如果他想的不错,张良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想尽量减少小圣贤庄的损失,让六剑奴知难而退,前去向赵高汇报,这样也方便拖延时间,找出对策。

等一下……

突然,颜路柳叶般的眼眉用力向下压。

他意识到了什么。

至今为止都没有察觉,而现在他察觉到了——

眼前的六剑奴实际上,只有五人。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六剑奴中还有一个名叫断水,是个用黑布蒙着双眼的白发老者。

“难道说……”

一股不祥的预感就像愈发冰冷的风,将颜路紧紧缠住,宛如一条巨大的花斑蟒,缠得他喘不过气来。

对面,六剑奴虽然受了伤,并且一副狠张良狠得咬牙切齿的样子,但身上的杀气并无丝毫消减。

看出敌人没有知难而退的打算,张良的内心在动摇。

不过脸上仍旧戴着气定神闲的面具。

按理来说,面对儒家三大高手,即便是六剑奴和黑剑士也不见得就有必胜的把握,况且刚刚还结结实实挨了一招“凌虚御空”,没理由不做暂时撤退的打算才对。

除非……

一对乌溜溜的眸子放大了,猛然间,张良意识到了——

断水并不在六剑奴之中。

“糟了!”

不管背后是否会遭到六剑奴的偷袭,张良都果断转身。

他面朝的那个方向,是荀子的住所。

“已经太迟了!”

脚步还没迈出,从不远处的前方传来一声雷霆般的吼声,声音苍老,是属于老者的。

“断水……”

从紧咬的齿缝间挤出这两个字,然而张良的双眸锁定的却不是姗姗来迟的断水。

断水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满头华发,留着长长的白胡须,虽然一把年纪却神清气俊。

这个人,是张良和颜路的师叔,李斯和韩非的授业恩师——

荀子。

“荀师叔!”

异口同声,张良和颜路紧张地叫了一声,声带颤抖的厉害。

与此同时,注意到断水用剑挟持着荀子,伏念也停止了和胜七之间的交锋,整个人仿佛被火舌舔过似的,燃烧起愤怒的火焰。

“真是一群卑鄙小人!”

儒家不论文武向来讲究礼数,然而这套路对罗网组织却并不适用。

物尽其用、不择手段,这才是罗网的追求。

锋利的断水剑,架在荀子的脖子上,只要稍稍一用力,那银亮的剑刃就会被喷溅的鲜血染红。

伏念、颜路、张良——被誉为齐鲁三杰的儒家三大高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哼,果然只要抓住这老家伙,你们就会乖乖束手就擒。”

站在旁边的转魄掐着腰说道。

“有这样的拖油瓶在,儒家还真是倒霉!”

灭魂也翘起嘴角洋洋自得地将对话接下去。

由于他们抓住了荀子,料到伏念等人不敢再战,于是身上那股紧绷的戾气减弱了许多,不过身为首领的真刚依然板着一张脸,那双眼,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夺走一个人的性命。

很快,断水压着荀子来到张良和颜路面前,伏念也火速赶了过来。

“荀师叔……”

齐鲁三杰面对着被胁为人质的荀子,不约而同面露难色。

即便是他们放手一搏,在以黑剑士和六剑奴为敌的眼下,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荀子被抓,他们更加绑手绑脚。

难道说,只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吗?

伏念的心中,可以说与万念俱灰仅剩一步之遥。

儒家百年的基业竟然要断送在他这一代上!他真是千古罪人!

皱着眉摇摇头,伏念认为就算死,他都没脸去见九泉下的儒家先祖。

而站在旁边的颜路和张良,一个在为荀子的安危忧心忡忡,另一个则在绞尽脑汁寻找打开局面的办法。

算算时间,和大司命、少司命交手的墨家与流沙理应战斗得差不多了才对,既然丁掌柜并没有被押送咸阳,既然那两辆车本身就是陷阱,那么盖聂、高渐离和卫庄这三人必定会有人察觉到赵高真正的目标。

然而,这些都只是张良的一厢情愿。

是在绝望的情形下所作出的最好的祈愿。

风,吹了起来,凉丝丝的。

太阳被乌云遮得密不透光,仿佛连老天爷都不肯施舍一丝希望的曙光。

已经……到此为止了么……

紧咬牙关,张良不想认输。

然而眼下,若是没有一个能够打开局面的人出现,他们、整个小圣贤庄必输无疑!

正在这时,突然,随风而来的一丝气息,刺进了张良混乱的思绪。

虽然微弱,却是他十分熟悉的气息。

“哼,你们三个还不快束手就擒?难道要等我们把这老头剁成肉酱才投降么!”

双剑用力向下挥舞,割裂空气,魍魉一边说一边示意断水,瞬间,断水的剑距离荀子的脖子更近了几分。

“你们!”

伏念气得咬牙切齿,然而对方有人质在手,他不敢轻举妄动。

“罗网组织真是名不虚传。”

啪、啪——

忽然,张良悠然拍起手来,开口道,却是对敌人的赞扬。

“子房听说罗网组织乃是我们大秦帝国李斯李丞相的得力帮手,此言可是不虚?”

面对张良慢条细理的提问,六剑奴之首真刚点了一下头。

虽说六剑奴的主子是赵高,然而赵高也是听从丞相李斯的差遣,说罗网是李斯的手下也并无不妥。

见真刚以锐利的眼神盯着他,张良但笑不语,须臾,接着说:“那么……阁下可知这位被阁下用剑劫持的儒家大家,乃是李丞相的授业恩师?”

“……”

话音刚落,张良明显看到六剑奴的脸纷纷扭曲了一下。

若是他猜的不错,帝国这次会拿小圣贤庄开刀一定是李斯的阴谋,然而,即便如此,擅自将荀师叔捉来作为人质的计策断然不会是李斯的主意。也许是赵高事先对六剑奴有所吩咐,也许是六剑奴自己经过调查认为荀师叔是他们的软肋,总而言之,那个将荀师叔的性命暴露于刀口之下的人,绝不会是李斯。

李斯这个人虽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还是很注重世人对他的评价与看法,因此大逆不道之事就算想做,也只会暗地里下手。

对此时的张良而言,他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

拖延时间。

与转移断水的注意力。

“而且……”

说着,张良迈开步子,从容不迫地朝荀子的那一侧走去,而旁边的断水自然警觉地向荀子那边侧身,保持正面对着张良。

“你们无法保证拿下我们三人之后会放过荀师叔。”

“就算我们不放又怎样,你以为你们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身后响起了乱神的声音,紧接着,脊背便被凉飕飕的杀气淹没了。

说实话,张良若是一点不紧张,那绝对是谎言。

他现在面对着的,可是整个帝国最可怕的杀手集团,他所背负着的,可是整个小圣贤庄的命运以及自己师叔的性命。

他不能慌!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阵大笑响起,众人都不由自主愣住了。

是荀子。

发出爽朗笑声的人,是荀子。

“哼,你们这些只会暗箭伤人的小人,也太小瞧我儒家了。”

闻言,伏念、颜路和张良都不约而同地暗暗发出疑问:荀师叔,这是想干什么?

“我儒家向来文武兼修,老朽既然能教出这些个出色的弟子,难道你们认为老朽一点武功都不会么?”

话音刚落,张良见荀子用眼神示意自己,立即心领神会。

荀子是在为他们制造时机。

令断水分神的时机。

不出所料,断水霎时间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荀子身上。

一瞬。

张良出手了。

只不过,他的出手并不是为了杀死断水。

他也在制造一个时机——

为距离荀子最近的那个人:颜路。

感受到来自前方的杀气,断水出于本能挥剑抵挡张良的攻击,而与此同时,颜路一闪身,救下了荀子。

当然,在这短短数秒间,六剑奴的其他五人自不会默不作声。

然而,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砰!

一声巨响,沙尘四起。

就在真刚想要挥剑将颜路和荀子一同杀掉之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断了他的行动。

杀气被吞噬了。

被另一种杀气。

白色的长发、黑色的长袍——

一名男子伫立于天地之间,宛如一条漆黑的巨龙。

这男子的名字,叫卫庄。

“好慢啊!”

长出一口气,张良抱怨道。

另一边,没料到卫庄会突然现身的颜路,默默蹙起了双眉。

“哼!”

站在中央,将六剑奴和张良等人隔开的卫庄,一如既往气势汹汹,每每出现,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霸气。

他回过头,瞥视神色淡定的张良。

“子房,原来你一直跟着这样一群没用的家伙,难怪会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没有反驳卫庄的调侃,张良轻轻摇头,露出苦笑。

见张良不理自己,卫庄耸了一下肩,这时,他感到身体一侧像是被数不尽的针刺中一般,这股投向他的视线,十分强烈。

扭头看过去,对面,和一位老者站在一起的,是一名温文尔雅的男子。

那充满敌意的视线就是从这名男子的双眸中射出来的。

虽然对诸子百家的名人没什么兴趣,不过这男子卫庄却知道,因为张良不止一次跟他提起过——

颜路,张良的二师兄。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