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十六

十六

“师哥?”

在见到正巧经过这里的盖聂后,卫庄双唇翘起的弧度更深了几分。

原本他和他的这位师哥理应是水火不容的敌人,没想到却在张良的斡旋之下,变成了并肩作战的同伴。

然而,对他而言,盖聂即便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也依然是必须超越的存在。

鬼谷派的继承人,决定天下命运、王朝兴衰的的鬼谷子只需要一个!

这边卫庄胸中此起彼伏,而对面的盖聂,仍旧面不改色。

“是盖先生啊……你来的正好,快点把卫庄带走吧!”

一脸嫌弃地扬了一下手,张良可不想卫庄再呆在这里破坏气氛。虽然他和卫庄是朋友,可他很清楚,颜路并不喜欢卫庄。

“哼……”

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冷笑,卫庄深知在这个汇集了儒墨两大名门正派的地方,自己绝不是个受欢迎的人。

“子房,我只是来看看你醒没醒,顺便告诉你一声,小圣贤庄失火了。”

“什么?”

发出惊叹的人是颜路,而张良只是平静地抬了一下眼睑。

“是黑麒麟打探到的消息吧……”

在卫庄手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潜入敌人内部的也就只有黑麒麟了。眼下,儒墨两家都成了帝国通缉的要犯,搞不好,他们还真的要多多依靠卫庄的流沙。

想到这里,张良微微一笑。

“看来我不该赶你走,你走了我们就少个探听消息的好帮手了。”

“哼,要不我也不会是你的帮手。”

听到卫庄的冷言冷语,张良摇着头叹气,道:“唉,就因为你总这样,才总讨不到你师哥的欢心啊!”

话音刚落,卫庄一记眼刀径直飞向张良,那凝结着冰冷杀意的目光,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唇角上扬,张良笑得漫不经心。

对面,盖聂缓缓迈开脚步,那身朴素的灰色布衣随风而动,但却没有任何声响。

卫庄不自觉地注视着盖聂。

无论何时,他唯一的师哥的一举一动都分外吸引着他的目光。

扭头朝房间里瞥去,盖聂对张良说:“小圣贤庄的事子房先生不必担心,并没有小庄说的那么严重,不过……藏书阁……”

再一次听到“藏书阁”与失火有关,张良和颜路不约而同蹙着眉对视一眼。

当年,十年前,也是一场大火焚毁了小圣贤庄大半个藏书阁。

李斯、赵高、罗网、帝国……

张良在心中嘀咕着这几个名词,不由得惴惴不安起来。

总觉得李斯是在小圣贤庄的藏书阁寻找着什么,然而又有什么能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国之相如此兴师动众?张良所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苍龙七宿!

“藏书阁有部分典籍被焚毁,不过好在小庄手下的黑麒麟帮了忙,火势很快就被扑灭,只是现在小圣贤庄还是被罗网控制着。”

“原来如此……”

稍稍低头,张良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里并非小圣贤庄,而他连自己身在何处都还不知道。

果然是睡糊涂了么……

扬起眼帘看向颜路,张良知道即便自己什么都不问,颜路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他和颜路之间,就是如此心有灵犀。

“子房,我们现在是在桑海附近的小村庄,帝国下令封城了,我们出不去桑海,只能暂时在此躲避。”

“小村庄啊……”

一边呢喃,张良心中想的却是,能够收留墨家与儒家众弟子,这个村庄可一点都不小。说起来他们儒家和墨家比就是机动性这点太差,由于在诸子百家中提倡伦理纲常而受到帝国的青睐,大部分人早就忘了居安思危,除了小圣贤庄之外,儒家没有任何栖身之所。然而墨家,却能在机关城崩塌之后来到齐鲁之地的有间客栈,更能够在有间客栈和隐秘据点都被捣毁之后,还能找到这样的“小村庄”来避难。

“还有,众弟子……”

“他们都没事,你就放心吧!”

“嗯……”

点点头,张良其实还想问颜路,伏念大师兄怎么样了。不管怎么说,害小圣贤庄出事的罪魁祸首都是他,他自觉有愧于伏念,即便帝国想要收拾儒家的念头早就有之。

肩膀突然被扶住了,这落下的力度很令人熟悉,张良一转头便迎上了颜路溢满柔情的目光。

“掌门大师兄没有怪你,并不是你的错。”

这是安慰,而所谓安慰从有些人嘴里说出来听上去就像是某种风凉话,可不知怎么,从颜路的口中听到,张良却不可思议地获得了拯救。

“二师兄……”

完全无视了站在门口的卫庄和盖聂,张良与颜路旁若无人地对视着,以含情脉脉的眼神。

见状,盖聂没有多言,默默地迈开脚,只是在与卫庄擦肩的时候,轻道了一声:“走了”。

一如既往眼神和脸色都带着不悦,卫庄一言未发,只是从善如流,跟在盖聂身后离开了张良的房间。

偌大的屋子再次迎来了异样的静谧,半晌,张良拢了拢不知是被谁弄散开还没有扎好的头发,说:“二师兄,我的纶巾呢?”

“在这里……”

说着,颜路从自己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了张良平时用来扎头发的淡紫色纶巾。在他抱着受伤昏迷的张良来到这个“小村庄”后,为了使张良在诊治的过程中能够更舒服些,他就解开了这条纶巾,结果忘记还给张良了。

“嗯,二师兄帮我扎上吧!”

“……”

没想到张良会如此提议,颜路愣了一下。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薄薄的唇缓缓上扬,颜路脸上的笑容和说出口的话正相反。一只手拂过张良顺滑的黑发,另一只手拿着纶巾灵巧地缠绕在张良的发丝上。

十年前,当张良还是少年的时候,他也不止一次帮张良扎过头发——这一幕令颜路产生时间停滞了的错觉。

“嗯,绑好了。”

“谢啦!”

扬起手摸了一下脑后的发髻,张良笑笑:“果然还是二师兄的手艺最好了。”

“我是你的仆人吗?”

“是家人……”

随口答了这么一句,张良看到颜路的脸颊似乎泛起了一丝丝红晕。

“说起来二师兄,我的衣服也是你脱掉的吗?”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雪白中衣,张良问道。

点点头,颜路意识到张良也许是在找外衣,于是指了指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柜子。

“你的衣服在那里面。”

闻言,张良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颜路,说:“既然是二师兄帮我脱的,那就还由二师兄来帮我穿上好了。”

又是一愣,颜路旋即露出苦笑。

“子房,你这是在跟我撒娇吗?”

“师弟向师兄撒娇有什么不对?”

脸上挂着无辜的笑容,张良说话的口吻倒是理直气壮。

“是么……”

得到的回答有些冷淡,本以为颜路会如他所愿过去拿衣服,没想到颜路却突然拉起他的手,硬将他拉到床边,然后又被强压着双肩重新坐回到床上。

“我拒绝……你现在还需要静养,不能这么早就下床。”

“可是我……”

“没有可是!如果你还有身为师弟的自觉的话,就该好好听师兄的话。”

“……”

双眸不由睁大,张良一下子无言以对,难得见到如此强势的颜路,他竟连一句抱怨的话都吐不出来了。

实际上,只有张良自己看不到,映在颜路眼瞳中的那张俊俏的脸,此时有多么憔悴。

说颜路保护欲过剩也好,太过小心谨慎也罢,总而言之,他不会拿张良的命来冒险。无论眼下有多么急切的事等待着张良去解决,在荀子开的药方喝完之前,他是绝对不允许张良擅自离开这个房间的。

“唉……”

无奈于颜路的坚持,张良叹一口气,只好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着,身上压着厚厚的棉被。

“也罢,我答应二师兄会好好养伤的。”

“那就好……”

“不过,二师兄要在这里陪我。”

拍拍床边,张良示意颜路坐下来。他虽然不认为自己是很黏人的类型,但在面对颜路时,他总会不自觉地暴露出不易被人发觉的任性一面。

也许,在内心深处,他早就把颜路当成值得依赖的家人了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坐在床边,颜路的心情很平静,有种说不出的幸福。只是这样看着恢复了些精神的张良,这几天来不眠不休的疲惫就都神奇般地烟消云散了。

静静闭上双眸,在视野陷入一片漆黑时,张良缓缓开口:

“二师兄,给我讲讲我昏迷的这几天都发生了哪些事吧!”

“你啊……都说了叫你养伤……”

摇了摇头,颜路就知道只要张良神智清醒,那颗头脑便会飞速运转,任谁说也不听劝。

“无妨,只是听听而已……”

说完,张良停顿了片刻,没等颜路接过话来,便继续说:“子明和子羽……应该早就结束了他们的蜃楼之旅,回到这里了吧?”

“你……”

闻言,颜路险些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然而转念一想,天底下似乎没有张良不知道的事,也就不必问了。

其实,颜路最初也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能够闯入帝国的海上堡垒——蜃楼。

听盖聂说,就在他们与卫庄的流沙组织对峙之际,天明、少羽和石兰三人正好架势着机关白虎飞跃到了蜃楼之上,在那里,有被阴阳家的人掳走的天明的朋友高月在。作为动用了阴阳家与公输家两大家族的力量,举全国之力建造的庞然大物,蜃楼的秘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即便到了现在,颜路对此仍是一头雾水。

若说它仅仅是为了始皇帝寻找仙山上的长生不老药而造,那也未免太过兴师动众。最关键的是,考虑到阴阳家的参与,总觉得,里面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天明等人最终,只见到了高月一面,连句话都没说上。之后,在机关兽的围追堵截下,三人跳进了大海,勉强逃了回来,在与墨家其他人汇合后就一直住在这个位于桑海城附近的“小村庄”里。

虽然不知道为何张良会突然问起子明,但颜路知道,张良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考量。

“我听说子明他……”

话语刚刚进行到一半,突然,长廊上传来了一串急匆匆的脚步声。



PS:第五部最新一集中颜路实在太帅了!由美到帅的完美转型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 ( 1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