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十七

十七

“三师公!!”

砰——

房门被推开的同时,响亮的少年男声给张良和颜路的耳膜炸开了个大洞,不用想他们也知道来人是谁。

“子明……不对,还是叫天明吧,你三师公还在养伤,需要安静。”

先于张良,颜路缓缓开口,语气倒是并没有责备的意思。

“诶嘿,我这不是高兴的嘛!”

站在门口的少年挠了挠后脑勺,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眼眶中乱转了两圈。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蜃楼回来后便没有再出现在小圣贤庄的天明。

“高兴?你这个小鬼,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居然还高兴?”

闻言,张良忍不住调侃道。坐起身,他看向天明的眼神噙着饶有兴致的笑意。

“不、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

被误会,天明连忙摆手,虽然他头脑笨,但心地绝对没有那么坏。

“我是听大叔说三师公醒过来了才急急忙忙赶来的……我说的高兴,当然是指三师公醒来这件事啦!”

“呵……”

见天明急匆匆地辩解,张良笑了笑。

这个小鬼还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精力充沛。

“嗯,我也听说了你不少事呢,不仅阻止了阴阳家三大高手的攻击,还登上了蜃楼?小鬼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听到张良如此夸奖,天明先是两眼放光地用力点头,而后又耷拉下脑袋。

“阴阳家那三个坏人我倒是和他们打了,可结果却输的一塌糊涂,蜃楼我也上去了,但连月儿的面都没见到……”

“不过,还是有收获的呢!”

“什么?”

猛地仰起头,天明兴奋地问:“什么收获?”

在天明提问的同时,坐在床边的颜路也禁不住扭头看向张良,张良即便脸色惨白,可那双仿佛包容了天下万物的眼眸,却一如既往,熠熠生辉。

颜路看得出来,张良一定一早就推算出了什么。

摊开手,张良手掌白皙,掌纹十分清楚——他在等待,天明的“收获”。

“什么啊?”

歪歪头,天明完全没弄懂张良到底在向他要什么东西。片刻,飞速运转的记忆库突然有了发现。

“啊!”

眼前有颗小星星突然亮了一下,天明下意识竖起一根食指。

“三师公,你想要的该不会是……”

说着,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这个吧?”

将一件在太阳光反射下会发亮的东西交到了张良手里,天明仍旧一头雾水。

掂了掂手中的物品,张良两片性感的唇合拢,向上弯成了一道优美的曲线。

这抹笑容,在颜路的眼中激荡起了魅惑的涟漪。

“三师公……这玩意是我捡到的,我觉得……应该没什么用吧?”

完全不理解张良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感兴趣,天明抽着嘴角挠挠脸颊。

因为那只是,一个零件。

和班大师发明的机关兽所使用的零件并无太大区别,银白色的,四周凹凸不平,像个圆形的齿轮。

这是天明在蜃楼上寻找月儿的时候碰巧发现的,第一次见时他还以为是从公输仇的机关手上面掉落下来的零件所以没有捡,谁料又碰到了第二次。也算是鬼使神差,他最终把这东西揣进了口袋里。

“对你来说或许没用,但是对我来说却或许有用……”

“哈?”

被张良的话搞得更加似懂非懂,天明盯着银白色的齿轮盯了片刻,最终得出了比较切合实际的结论——

三师公,该不会是受伤伤坏了脑子吧?

“阿嚏!”

就在天明在内心暗暗说张良“坏话”时,张良碰巧打了个喷嚏。

“你不要紧吧?”

担心张良会不会受了风寒,颜路立即将盖在张良身上的被子往上扯了扯,又压了压被脚。

现在子房受了伤身体正虚弱,可不能再生病了……

内心的紧张完全浮现在脸上,见颜路一脸担忧,张良微笑着摇摇头。

“二师兄别担心,我没事,刚刚搞不好是某个小鬼偷偷在背后骂我了。”

“呃……”

莫名其妙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天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小步,这一举动引来了张良的笑声,笑声清脆,像鸟儿的啼鸣一般悦耳。

乌黑的眼眸滑动到眼角瞥视张良,能见到张良的笑容,也许就是颜路最大的心愿。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去帮我找点桂花糕来。”

“桂花糕?为什么要我去找啊?”

原本是好心来探望自己的三师公,没想到却被当成了跑腿的,天明不由撇着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因为你三师公我肚子饿了,而你的二师公为了照顾我也是三天没有吃东西,所以才要你这个儒家弟子去拿啊!”

在说到“儒家弟子”几个字的时候,张良故意咬了重音。

“切!”

嘴上嘀咕了一声,天明心中想的是“我堂堂墨家巨子、剑圣唯一传人才不稀罕什么儒家弟子呢”,可是为了掩人耳目躲避秦兵的追击他藏身于儒家又是事实,无奈之下,他只好乖乖去为张良跑腿。

吱呀一声,房门再度关闭。

关了些秘密在里头。

“子房,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在天明走后,颜路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了张良手掌心里的零件上。

翘翘嘴角,张良回答:“这是,一把钥匙。”

“钥匙?”

虽然怎么看这枚齿轮都不具备钥匙的外观,但颜路还是什么都没说。如果张良想要告诉他,自然会说的,不必等他发问。

点点头,张良垂下眼帘,盯住手中的零件。

“这大概……是隐藏在幻音宝盒中的钥匙,既然天明和少羽的朋友连同幻音宝盒一起被带到了蜃楼上,那这枚钥匙会出现倒也并不稀奇。”

“大概?”

眉间稍稍隆起,颜路接着说:“很少见你说如此没把握的话……”

闻言,张良看向颜路,眼神揉进了几缕无奈。

“我也只是一介凡人,只能靠天书的只言片语来猜测未知的天机。”

“你说……天书?”

面露惊讶之色,颜路的的确确听张良提起过一本名为《黄石天书》的书,但那本书似乎是楚南公送给天明的谢礼。

“唉,天明这个小鬼,我帮了他一个大忙,可他却根本没放在心上。”

见张良耸着肩叹气,颜路想那本所谓的天书应该就是指《黄石天书》了。

“难不成……天明把那本书寄放在了你这里?”

“不错。”

回答的干错利落,张良闭上双眸揉了揉额头。

“或许对于天明来说还太早了吧,就算是我,看了半天也就知道这个小东西是在蜃楼上,并且会被有缘人得到而已。”

“天明……就是那个有缘人?”

“看来是这样的。”

坐累了,张良身体一斜,整个人靠在了颜路身上。

“……”

突然承受张良的体重,颜路有些诧异,两片薄薄的唇动了几动,不过什么都没说,就这样任由张良把自己当成靠垫。

枕在自己肩头上的张良闭着眼,眼睫毛很长、很长。

颜路的心脏也因此跳得很快、很快。

盘旋在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困乏了,像是打起了盹。

安静了半晌,张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想要反秦,苍龙七宿的力量必定会成为强大的助力,而若想得到这份力量……七国的继承人、阴阳家、李斯、以及……这枚零件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睁开的眼瞳笔直地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张良回想起在《黄石天书》中看到的断句,那是完全不按照行文语法组成的文字,他也是想了很久才读懂了其中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在东方海上一个庞然大物里有一把带着秘密的钥匙,有缘人将会得到它,进而开启驾驭苍龙的力量……其中的内容断断续续,他也无法完全参透,想来若是让天明来读,恐怕连一个字都读不懂。

“苍龙七宿……子房,你想要得到这股力量吗?”

听到颜路这么问,张良枕着颜路的肩膀摇摇头。

“我只想让该得到这力量的人……得到它而已。”

“那么,那个人又是谁呢?”

依然是问句,而张良也依然在摇头。

“现在我还不敢肯定……我只知道,那个人绝不是嬴政,绝不可以是嬴政!”

无声地点了一下头,颜路知道张良痛恨毁灭了他祖国的暴君。他相信,即便是张良自己得到了这掌控天下的力量,也一定会交到一位贤明的君主手中。

“好了,你还有伤在身,好好养伤才是你该做的,想这么多干什么……”

扬起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张良的头,乌黑的发丝像海藻一般柔软,颜路突然有种很想亲吻张良额头的冲动。

不行,我在想什么啊?

紧闭双目用力摇头,颜路发觉自己的意志力真是越来越薄弱了。

“二师兄?”

闻声睁开眼,颜路看到靠在自己肩上的张良正在看自己。

“我……”

“二师兄,你脸好红啊?”

“你以为……是谁害的?”

将头扭向一边,颜路拿出修炼坐忘心法时的定力,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而另一边,张良则眉开眼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实际上,颜路对他的感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只不过,既然他的二师兄并没有要说出口的打算,那他自然也不会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就像他们二人的相遇、相知以及……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在牵引。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张良是不信命的,但有时又会不知不觉地感受到命运的存在——

所谓人,所谓活着,本就是矛盾重重吧?

“你又在想些复杂的事了,子房。”

听到颜路柔和声音的同时,额头被弹了一下。

张良不禁扭头看向颜路,颜路正在笑。

温文尔雅的微笑,仿佛嘴角和眼角都涂抹了一层蜜糖,是甜的,那流进自己眼睛中的目光,温柔中掺杂着几分宠溺。

“都说了叫你别再想了,你最该休息的就是你的这里……”

说着,颜路伸出一根食指指了指张良的头部。

“二师兄说的是呢!”

投降般露出苦笑,张良决定听颜路的话好好静养,即便头脑已经清醒,可他的身体却并不像他所希望的那样健康。

再一次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他发觉只要有颜路在身边,他就格外安心,仿佛发生天大的事都无关紧要,因为颜路会陪着他。

点缀着长睫毛的眼睑,疲惫地落了下去,就在这时,咚、咚,房门被敲响了。


评论
热度 ( 11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