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一

二十一

正午时分,占尽地利的墨家机关要塞沐浴着煦暖的阳光,仿佛披了一件金灿灿的披风。

“哎哟,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谁都不打算来救我了呢!还是盖先生好!盖先生你说,想要吃什么?尽管开口,只要不是吃人,我都能给你做出来!”

前厅里,被盖聂营救回来的丁掌柜拍着圆滚滚的肚子信誓旦旦地许诺道。

“盖某只是略尽微薄之力而已,不足挂齿。”

一如既往,盖聂面无表情,谦虚回应。

“哼!连那几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罗网成员都对付不了,墨家也真是堕落的够可以的。”

旁边,赤练以妖娆魅惑的嗓音挖苦,不出所料,听了这话的墨家众人脸色霎时难看起来。

“喂,你说谁呢!我们墨家弟子才不怕什么罗网!”

首当其冲反驳的是大铁锤。

“既然不怕又为何需要外人来救?”

“那是因为……”

舌头打了卷,在口才方面,大铁锤从来都不占优势。

“那是因为我们从来就不曾拿盖聂当外人。”

回敬这句话的人,是始终一言未发的高渐离。在他的身旁站着雪女,以及刚出去转了一圈却没碰到白凤,于是又百无聊赖地转回来的盗跖。

“哼,真是会狡辩!你们墨家的人也就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

处于流沙阵营的逆流沙成员隐蝠瞪着血红的眼睛讽刺道。而在他旁边的机关无双,则呆呆地看着双方打嘴架打的你死我活。

虽说墨家与流沙承诺双方短暂的“握手言和”,但实际上要想他们互相视对方为同伴,根本就是难于上青天。

唯一淡定的,只有同出一门却命中注定要拼个你死我活的盖聂和卫庄。

静静品了一口香茗,盖聂在抬起头的同时,发现卫庄正在看他。

那眼神,是看猎物的眼神。

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继续不动声色地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之中。

半晌,卫庄收回视线,扭头去看前方——

墨家和流沙依然在“窝里斗”,而且越斗越来劲。

若问他们为什么无所事事地聚集在这里,答案可不仅仅是为了丁掌柜的回归而开欢迎会。

他们,还在等人。

 

小圣贤庄几十里外,有两个人伫立于穹窿之下,犹如一道风景。

微风轻柔地抚摸他们的衣袂,撩拨起几缕青丝。

他们一个是张良,一个是颜路。

“子房,你真的确定那样能够找得到韩非留下的东西?”

颜路问道。虽然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师弟,但李斯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的东西,怎么会轻而易举得手。

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张良点头。

脑海中回想起荀师叔对他说的话——

“当年,韩非曾经在小圣贤庄的藏书阁里放了一样东西,他并没有告诉我那东西是什么,只说是和他的灵魂与天下苍生的命运休戚相关,并且还说,那东西‘浴火重生’。”

点缀着长睫毛的双眸眨了眨,张良喃喃自语一般的对颜路说:“正因为此物‘浴火重生’,所以李斯才会几次三番放火焚毁藏书阁,为的就是想找出韩非藏起来的这样东西……然而儒家对韩非是何等重要,韩非断然不会冒着毁掉小圣贤庄的危险来藏一样东西……”

“所以……”

接收到来自颜路的目光,张良唇角的笑意浓了几分。

“所以,我判断韩非口中的‘火’并不是指真正的火。”

这样说着,张良将视线放远。

远处,正是小圣贤庄气派庄严的大门。

丞相李斯,走了进去。

光明正大,大摇大摆,没有任何人胆敢阻拦,也没有任何人胆敢怀疑。

然而,这个人却并不是李斯。

张良先前对卫庄说的“麟儿借给我用用”就是指的这件事。

“只要有麟儿帮忙,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到韩非藏在小圣贤庄内的东西……借助一本书。”

扭头看过去,张良目光中的狡黠深深地吸引了颜路的眼球。

他的这位师弟,在动脑筋的时候似乎是最为迷人的。

而这时,变幻成李斯的黑麒麟已经来到了藏书阁内,并且很快找到了张良交代的那本书——

“《孙子·军争》:‘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我想……韩非所言的‘火’,指的就是儒家藏书阁内唯一一本兵家的书——《孙子兵法》。”

和煦的风将张良平静却充满信心的话语送进了颜路的耳朵里,不知怎么,先前还盘踞在心中的怀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颜路看着张良,露出宠溺的微笑。

就是这个总能够洞察先机,先发制人的男人扰乱了他的心,夺走了他的心。

“二师兄怎么了?好像是看我看的发呆了?”

意识被张良的调侃唤了回来,颜路微微将头扭向一边,不去与张良对视。他生怕被张良看出他的心思,因为他心知肚明,张良是十分善于窥视别人内心的。

“你啊……”

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颜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双唇轻启,就在张良想要开口的时候,一个人影进入视野,由远及近。

“是麟儿!”

没有白白在这里干等一上午,张良相信他们一定会有收获。

黑麒麟可是逆流沙的一员,若是这点事都办不到,恐怕早就被卫庄舍弃了。

一声不吭,黑麒麟很快就出现在颜路和张良面前,从那件黑黢黢的衣服里伸出的手,捧着一个同样黑黢黢的盒子。

接过盒子,张良上眼睑用力抬了一下。

这个就是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中的东西么?

下意识扭头与颜路对视一眼,再扭回来的时候,眼前的黑麒麟已经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不见了。

低头看手中的盒子,虽然是黑色的,但做工精致,四周围还有明黄色的雕刻。

很显然,这是皇室的东西。

心中愈发肯定此物必然是韩非想要隐藏而李斯想要寻找的东西,张良微微一笑。

“看来,就是这个无疑了。”

站在身边的颜路如此肯定道。

点点头,张良有种苍天还没有选择秦王的预感。不会让嬴政像当年征伐六国时那样为所欲为,只要他先一步解开苍龙七宿的秘密。

目光变得坚毅,而察觉到这一点的颜路,默默地用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回去吧!”

“嗯!”

明白颜路做什么事都是以他的安全为最优先,张良心里暖烘烘的,幸福的表情自然而然呈现在了脸上。

刚迈出脚,拿在手中的盒子就被颜路夺了去。

“我来帮你拿着吧!”

“嗯……多谢二师兄。”

没有推辞,张良很坦然地接受了颜路的好意。虽然盒子并不重,但他其实非常享受这种被颜路宠着的感觉。

能够让他毫无顾虑地依赖,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颜路一人了。

两人就这样肩并肩走在无人的林荫小路上,这一刻,完全抛开了帝国通缉犯的身份,抛开了纷争不断的现实,他们只是单纯地享受着这份恬静。

 

与此同时,胶东,蓬莱镇。

载着星魂的马车急速穿梭在道路上,全然不顾行人的安危。

而就在马车走后,天空中,一只大鸟扑腾着翅膀呼啸而过,大鸟通身雪白,莹莹白羽之上,站着一个男人。

蓝紫色的长发随风而动,一如此人一贯的自由洒脱,几片羽毛翩跹起舞,围绕在男人身旁。

这个男人,正是白凤——

被卫庄派来刺探星魂前往胶东的目的。

两片薄唇勾起一道浅笑,笑容洋洋自得。双臂抱胸,他就这样跟在星魂后方,和雪白的大鸟一起,飞往一个不知名的陌生之地。

 

回到墨家机关要塞的时候天色已近傍晚,颜路和张良还没踏入前厅,远远的就听到了墨家众人与流沙成员之间的争吵。

不由得扶额叹息,张良道:

“唉,看来要想双方真正携手同仇敌忾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是么?我倒觉得墨家和流沙意外的合得来呢!”

对于张良的话,颜路给予了另一种看法。

抬头看过去,左边的墨家众人与右边的流沙成员互不相让,正吵的不亦乐乎,整个前厅热闹非常。

嘴角噙笑,他意识到,或许颜路的话是正确的。

墨家与流沙虽道不同,却都非常认可对方的实力。而且当初流沙会与墨家为敌,也是基于李斯的花言巧语。

“我得到那个孩子,你得到盖聂。”

摇摇头,张良禁不住苦笑。当年不可一世的卫庄居然为了得到一个男人而心甘情愿为帝国卖命。

乌溜溜的眸子滑到眼角,偷偷瞥视身旁的颜路。

为了得到一个男人,我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扪心自问,张良回答不出,因为从始至终,在他与颜路之间,付出的那个一直都是颜路,他似乎并没有主动为颜路做过什么。

任性的那一方,一直都是他。

不由得有些责备自己,张良不自觉地看向身边之人,结果正巧与颜路的目光不期而遇。

两人就这样站在前厅门口,愣住了,彼此相顾无言。

这时,从前厅里传来了话音。


评论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