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二

二十二

“颜路先生,张良先生,你们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吧!”

丁掌柜可是好久没见到颜路和张良了,扯着嗓子兴高采烈地嚷嚷道。

收回胶着在一起的目光,颜路与张良一前一后进入前厅。

“怎么样子房?东西拿到了吗?”

不喜欢闲话家常,卫庄一开口就是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实际上,墨家众人和流沙之所以在这里齐聚一堂,就是为了等待张良带回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里的东西。

“东西就在这里……”

张良说着摊开手,指向颜路,众人的目光立即齐刷刷落到了颜路手捧的黑色盒子上——

四四方方的长方体,木制,表面雕刻着明黄色的花纹,做工精巧。

“韩非藏起来的东西……就是这么个破盒子?”

指着黑盒子,大铁锤用另一只手抓着头,用力撇嘴。

“就算是再破的盒子,也比你的脑袋有用。”

赤练不甘示弱地讽刺道。作为流沙的创始人,韩非可是赤练的兄长,赤练自然帮自家人说话。

“你……”

“大铁锤……”

朝大铁锤摇摇头,高渐离阻止了这场争论。他深知,眼下不是墨家和流沙内讧的时候。

视线落到了颜路手中的黑盒子上,片刻,两只深邃的眸子,微微睁大。

“这个盒子……好像前任巨子也曾有过一个……”

这样说着,他扭头看向雪女,得到了雪女的肯定。

“没错,我好像也有点印象。”

“如此说来,我就更加没有找错东西了。”

将颜路手中的盒子拿过来,张良将盒子在众人眼前展示了一圈,随后勾起唇角。

“当初墨家巨子就是身中阴阳家的六魂恐咒而死,而韩非……也是在秦国的大牢里死于阴阳家的六魂恐咒,由此可见,墨家巨子与韩非之间一定存在着某些共同点,例如这个盒子……”

点缀着长睫毛的眼睑垂下,张良看着这个做工精致的黑色盒子,接着说:“荀师叔告诉我,韩非说过这个盒子是与他的灵魂和天下苍生的命运休戚相关……”

“哼,天下苍生?”

闻言,卫庄不屑地挑了挑嘴角。在他眼里,天下苍生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存在,他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为了这四个字而赴汤蹈火。

韩非是,张良是,他的师哥也是。

然而,即便他讨厌,相比之下,“天下苍生”还是要比“大秦帝国”更讨人喜欢一点,所以他才听从了张良的建议,与墨家联手。

而且,说实话他也很好奇,那个什么苍龙七宿的秘密——

对野心勃勃的习武之人而言,掌控天下的力量谁不想得到呢!

带着强烈掠夺欲望的眼神,缠绕在张良手中的盒子上,率先注意到卫庄这目光的人,是颜路。

于是,颜路不假思索从张良那里把盒子拿了回来。

“关于这个盒子究竟隐藏着什么,还请大家稍安勿躁,我会和师弟还有荀师叔一起解开它,届时给大家一个交代,”

无论何时、在何种情况下,颜路对流沙的人,尤其是卫庄依然抱持着不可忽视的警惕心。

即便卫庄是子房的友人。

不、也许正是因为卫庄是子房的友人也说不定……

颜路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动摇,他意识到或许自己是在嫉妒卫庄与张良之间存在的羁绊。

“盒子的事还请大家放心,有一个人绝对能帮得上忙。”

就这样将这个话题点到为止,张良虽说的轻描淡写,可内心却波澜起伏——

二师兄,似乎对卫庄产生了强烈的敌意……

早就知道颜路不喜欢卫庄,但这股愈演愈烈的较劲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他与颜路没有久留,一起离开前厅,前往荀子的住处。

沐浴在迷人的晚霞之中,呼吸着逐渐凉下来的空气,张良和颜路彼此沉默,须臾,张良率先开口:

“二师兄刚刚是怎么了?我好像都感觉到杀气了。”

“没什么……只怪我还不够成熟吧?”

随口答了这么一句,颜路也没去在意张良究竟听懂与否。

他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仅仅因为卫庄和张良同为韩国人,彼此交好,又一起见证了韩国的灭亡,他就对卫庄产生了深深的敌意。

准确说来,应该是醋意。

真的有点太孩子气了吧……

暗暗在心中责备自己,他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张良一直在观察他。

二师兄,有心事……

做出如此判断的同时,他轻启双唇,正要说点什么,前方,荀子的住处已经近在眼前了。

没等颜路敲门,砰的一声,房门自己开了。

从里面钻出了一个人,一颗小脑袋左晃晃右晃晃。

“二师公,三师公,你们可让我好等啊!”

努起嘴,天明抱怨道。

“我可是大忙人,又要学习机关术,又要练习用墨眉的。”

“是是,知道你辛苦。”

轻轻拍了拍天明的肩膀,张良面带微笑。

天明这孩子真是成长了不少……

虽然头脑依然不太灵光,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了想要努力学习的欲望,就离成功不会太远了。更何况,天明身体里有墨家前任巨子燕丹传授的内力,假以时日,天明必定会一鸣惊人。

“子房、子路……你们回来了啊!”

刚一踏入房间,张良和颜路就听到了荀子的声音。

“是,弟子回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不约而同向荀子行了一礼。

“嗯……”

捋着花白的胡须,荀子的视线自然而然落到了颜路手中的黑色盒子上。

“这……就是韩非藏起来的东西?”

“是的,荀师叔。”

“打开看了吗?”

“还没有……”

颜路摇摇头。

说起来,这个盒子虽然看起来十分平常,但却不可思议的难以打开。他在拿到盒子后翻来覆去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盒子的开口处。反而是子房,在看到他摆弄盒子后,只是但笑不语。

“子房……你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它?”

心知肚明张良不可能对此毫无把握,荀子翘起嘴角问道。

“子房倒是也没办法打开它,不过……”

“不过什么?”

扭头朝正在乐此不疲地玩着尚同墨方的天明看去,张良接着道:“不过子房知道,谁掌握着打开它的线索。”

话音落下的同时,颜路和荀子也顺着张良的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到天明的身上。

被三个人灼热的眼神炙烤着,天明终于意识到了。

“喂,你们看我干嘛?”

缩缩肩膀,天明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每次他的三师公用噙满笑意的眼神看他的时候,好像都会让他惹上麻烦事。

“三师公……你找我来,该不会是想让我打开这个盒子吧?”

“不错!”

“不行不行不行……”

连忙摆手,晃得手腕子都快脱臼了。

“上次那个什么黑龙卷轴都差点被我毁掉,我可不想再被骂了。要想解开机关的话去找班老头,他比我靠谱多了。”

“不……这不是要解开机关……”

张良说着摇摇头,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了一样东西——银白色的,四周凹凸不平,像个圆形的齿轮。

“啊!”

张大嘴,天明指着张良拿出来的东西说:“这个、这个不是我在蜃楼上捡到的零件嘛!”

“不错……”

将零件递到天明面前,张良的目光十分坦然。

“想要打开这个盒子需要的不是机关术,而是缘……”

“圆?”

完全不明白张良究竟在说些什么,天明挠挠头,一脸费解。

“天明,你就听你三师公的话,用这个试试看吧!”

这时,颜路接着说道。虽说他也不是很懂张良的用意,但他相信张良,相信张良的判断不会有误。

“哦……”

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天明接过张良递给他的零件,里外看了看,又从颜路手中接过黑盒子,和摆弄尚同墨方一样,拿在手中颠来倒去研究了一番。

“咦?这是什么?”

手在黑盒子的底部摸到了某种凹凸不平的感觉,天明撇撇嘴思索片刻,随后鬼使神差地将零件塞了进去。

与此同时,注视着天明的张良微微一笑。

“诶嘿,好像正合适耶!”

意识到自己破解了其中的奥妙,天明明明还没打开盒子,却乐得合不拢嘴。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摸着下巴绞尽脑汁,这时,他听到张良喃喃道:“这零件是你从蜃楼上找到的,实际上,它原本是在幻音宝盒之中……”

听到张良提起蜃楼和幻音宝盒,天明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了被月神抓走的高月。

“月儿……”

垂下眼帘,他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先前的兴奋荡然无存。

“天明……也许你打开这个盒子,就能找出救你朋友的办法。”

虽然不完全是真话,但张良所言也并非谎言。

高月与幻音宝盒与苍龙七宿的秘密之间一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真的?”

猛地一抬头,天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终于又燃起了希望之光。

“啊对了,三师公……”

“嗯?”

“我记得,月儿好像说过,幻音宝盒有什么五个音,对应着什么五个行来着。”

“宫、商、角、徵、羽……”

喃喃自语,张良下意识扭头与颜路对视一眼。

“按照方位来看,韩位于中,属土……”

目光游移到天明手中的黑盒子上,颜路一边说一边迈开脚,悠然地向前走了两步。

“而宫调也是属土……”

张良将话接了下去。

“原来如此……”

唇角挂着了然于胸的浅笑,上扬的弧度加大了。张良看向颜路,得到了后者点头的回应,紧接着,他的视线又落到天明身上。

“天明,你还记得幻音宝盒上宫调对应的是哪一层楼吗?”

闻言,天明干巴巴地眨眨眼,随后用力摇头。

“完全不记得!”

“……”

事关重大,可天明却是这幅样子,颜路禁不住默默叹息。

然而,张良只是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那天明,你可记得幻音宝盒一共有多少层?”

“嗯……好像是五层……啊、对了!”

见天明双眸瞪大,似乎想起了什么要紧事,张良倾斜视线看着颜路,露出会心一笑。

“月儿好像说过第一层是什么羽调。”

“这么说的话……宫调也就是对应的第五层……”

打开黑盒子的关键已经握在手中,张良成竹在胸,双手背后,气定神闲道:“天明……你试试看,转动你找到的那个零件,转五圈。”

“哦、哦……”

点点头,天明虽然听的有点稀里糊涂的,不过他认为三师公的话总归不会有错,于是把手伸到盒子底部,摸着那个被他误打误撞按进去的零件缓缓旋转起来。

咔哒咔哒咔哒……

齿轮开始转动,仿佛驱使着命运向前行进。

颜路、张良和荀子三人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黑盒子,直到天明转完那五圈。

咔哒!

明显有别于先前的响亮声音传来,颜路和张良相视一笑——

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的这个黑色盒子,开了。


评论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