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六

二十六

“呵……”

忍不住笑出声,颜路见张良笑得不太正经的样子,心中犯疑。

按理来说,纵横家一纵一横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外界传言盖聂与卫庄的关系也是相当恶劣,一见面就是生死相搏,可为什么……

困惑的目光先是看着盖聂,而后落到卫庄身上,最后又回到盖聂这里。

颜路真的有点不懂了。

这夜深人静的,卫庄不呆在自己那里,反而跑到盖聂的房间来,究竟所为何事?

再看放在木桌上的酒瓶和两只酒杯,在颜路的脑海中擅自勾勒出盖聂与卫庄正在把酒畅谈的画面。

似乎他和子房才是真正的不速之客。

那么也就是说……白天的时候盖聂和卫庄是有意无意地给人营造出了一种两人交恶的气氛,而实际上,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不自觉地对盖聂和卫庄两个人产生了好奇心,颜路正在猜想,只听盖聂说:“两位请进来说话吧!”

关上房门,不算大的房间里容纳了四个人。

“呵,子房,你来找我居然还带着保镖?”

沐浴在卫庄带刺的视线中,颜路也不甘示弱地沉下脸,双目灼灼地与卫庄对视。

耸耸肩,张良可不想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中聊天。

“卫庄,你再不对我二师兄客气点,可别怪我把你在韩国时做过的那些丢脸的事都告诉你师哥噢!”

两道剑眉用力蹙起,卫庄敛起笑容,瞪张良。

而旁边的盖聂则一言未发,不过被过长的额发稍稍遮挡的脸仿佛露出浅浅的笑意。

更加肯定了盖聂与卫庄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颜路扭头看张良,得到的是一抹心照不宣的微笑。

难道……

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诧,颜路一下子明白过来。

起初他还一直担心卫庄对张良有意,想不到卫庄真正想要的人,是在外人看来只是敌手的盖聂。

“说吧,你找我有何事啊?”

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卫庄端着酒杯问道。

挂在唇角的微笑倏然消失,张良正色,道:“卫庄……晌午时白凤所说在胶东蓬莱镇看到星魂在找什么东西……我想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闻言,卫庄哼了一声:“你就是为了这么点事大晚上的还跑来找我?”

潜台词是“破坏我和我师哥的二人世界”,张良听得出来,于是耸耸肩。

“小庄……”

这时,盖聂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波澜不惊,但却带着难以言喻的魄力。

眼睑压低,卫庄不痛快地抿了抿双唇,随后道:“子房,你们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个星魂,这阵子阴阳家的人频繁且秘密地在蓬莱镇活动,为的就是找出赵幽缪王留下的遗物。”

“赵幽缪王的遗物?”

脑海中猛然闪过一样东西,张良双唇张开一道缝,吸了一口凉气。

有着相同反应的人,还有颜路。

“子房,那个遗物该不会就是……”

“不错,应该就是这个了。”

伸出手臂,另一只手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了一样东西——

卷轴。

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里的卷轴。

“这是什么?”

盖聂与卫庄异口同声。

“这是韩非的遗物……前任墨家巨子燕丹,也有一个……不出意外应该是被阴阳家的人夺去了。”

“一个卷轴?阴阳家的人要来做什么?”

露出饶有兴致的目光,卫庄翘起唇角问道。

“难道是和那个‘苍龙七宿的秘密’有关?”

“不错!”

点点头,张良若有所思。

放置这个卷轴的盒子,是有缘人拿到幻音宝盒里的零件才能打开,而这卷轴除了韩非、燕丹也有一个,也就是说……

继承七国王室血统的人应该各有一个卷轴,而阴阳家的目的就是杀死七国的继承人,并且集齐这七个卷轴。

这样思索着,须臾,他缓缓开口:“看来……我得去一趟胶东蓬莱镇了……”

“我和你一起去。”

耳畔响起颜路似水的嗓音,张良转身点点头。

他早就料到颜路一定不会放心让他孤身一人前往胶东。

“那……明日一早我就和墨家众人一同动身……”

“不……”

听到盖聂这样说,张良摇头,道:“盖先生与墨家,还有流沙都先留在这里,只要我和二师兄去就可以了。”

“可是星魂……”

盖聂想说星魂并非那么容易对付,但考虑到张良与颜路的身手,似乎也不是毫无胜算。

“不能硬来,也可智取……今日,我听少羽说,蒙恬大破匈奴,北方的威胁已经解除,嬴政东巡在即……我希望盖先生与墨家还有流沙留在桑海伺机而动,以防罗网组织对诸子百家有所不利。”

脸色微变,盖聂沉默片刻,点头道:“张良先生请放心,盖某一定会竭尽所能保护众人。”

“有盖先生在,子房就放心了。”

话音未落,旁边的卫庄哼了一声。

无视了卫庄的不满,张良将拿在手中的卷轴交给盖聂。

“这个……还请盖先生代为保管……”

“可是,这不是韩非先生的遗物么?”

“的确如此,但此次我和二师兄前往胶东,不一定会发生什么,这个卷轴还是交给盖先生来保管,我才最为放心。”

听到张良这样说,盖聂从那双乌溜溜的眸子里看到了视死如归的觉悟,由此可见星魂要找的遗物对张良、对他们、对整个天下有多么重要。

月,淡淡地照着没有熄灭灯火的房间。

时间的沙漏永不停歇地流淌,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张良和颜路已经站在房门口,整装待发。

“咦?二师公、三师公,你们要去哪儿啊?”

叼着烤山鸡的鸡腿,天明和少羽远远地走了过来。

“天明,你练剑练的如何了?”

听到练剑天明两眼放光。

“三师公,我练的可勤快了,可是还是打不过这家伙!”

说着天明撅撅嘴,白了身旁的少羽一眼。

少羽无奈摊摊手,没理睬天明,而是看着张良,说:“三师公,我听范师傅说,你和二师公要去胶东蓬莱镇?”

“不错。”

“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没料到少羽会想要跟来,张良和颜路对视一眼,眼瞳中都漾起惊讶之色。

“少羽,我和你二师兄此行恐怕会遇到诸多危险,我们不能带你去……”

“放心三师公,胶东那里我比较熟,之前躲避追兵的时候在那里呆过一阵子,也许能帮得上你和二师公的忙。”

“那我也要去!”

听到少羽这么说,天明忍不住嚷嚷道。

见状,张良苦笑着摇摇头:“少羽的话倒可以,不过天明你可是墨家巨子,要与墨家共进退,现在嬴政已经把诸子百家视为眼中钉,墨家首当其冲,眼下,你还是好好守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状况也好保护大家不是?”

“嗯……”

认为张良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天明撇着嘴想了一会儿,才不情愿地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少羽你随我们走。”

“是、三师公!”

双手一抱拳,少羽扭头看天明,自得地挑了挑眼帘。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

就这样,简单收拾一下,颜路、张良和少羽就踏上了前往胶东蓬莱镇的旅程。

与此同时,不甘寂寞的天明跑到了盖聂的房间里。

“真是的,都不带上我!我明明是剑圣唯一传人,最厉害的墨家巨子,哼!”

想跑来找自己的大叔诉诉苦,可结果盖聂并不在房间里。

无所事事,他一仰脖子倒在了盖聂的床上。

“咦?这是什么?”

扭头看到枕头旁放了一个有点眼熟的东西,他坐起身。

“是卷轴啊!”

总觉得这卷轴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天明绞尽脑汁回想,突然一盏小灯泡亮了起来。

“啊对了!这是从那个黑盒子里拿出来的卷轴。”

说起来当时打开那个黑盒子还是自己的功劳,他咧开嘴傻乎乎的笑了几声。

“话说……这个不是被三师公拿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朝向左右歪歪头,天明回想起刚刚见到的张良和颜路,还有洋洋自得跟他炫耀的少羽。

扁扁嘴,他将卷轴塞进自己的腰包里,愤愤不平地嘀咕:

“哼!你们不带我去我偏要去!”

说完,他就甩开手臂迈大步离开了盖聂的房间。

 

胶东、蓬莱镇。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刻。

“二师公、三师公!”

远远的,少羽朝坐在小酒馆里饮酒的张良和颜路大步跑来。

“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

喘了两口气,少羽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继续说:“前面有个卖药的大伯说见过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看起来阴阳怪气的少年……往东边,女娲庙的方向走了。”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东边。

“好。”

点点头,张良扬起手,喝掉了酒碗里所剩不多的酒。

“子房……这么容易就查到星魂的去处,其中会不会有诈?”

颜路虽然和阴阳家的人没怎么打过交道,但星魂作为阴阳家的左护法曾经一度把大秦国第一剑士盖聂、墨家诸位高手以及道家的逍遥子都逼到了绝路,想必无论是计谋还是身手都不容小觑。

他、怕子房出事。

“二师兄,你的担忧我明白,不过眼下,我们只能孤注一掷,只要抢在星魂之前把赵幽缪王的遗物拿到手,我们此行就算是功成圆满了。”

“嗯……”

点点头,颜路看得出张良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言。

“说起来,我们能这么快就找到星魂,还真是多亏了少羽带路,让我们少走了不少冤枉路啊!”

“哪里哪里,三师公过奖了。”

挠挠后脑勺,少羽的脸上流露出无邪的笑容。

早在之前在蓬莱镇避难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当年赵幽缪王在逃亡路途中经过此处,留下了一样宝贝,被这里的人们传为圣物,还听说一直被供奉在庙宇里。

而整个蓬莱镇,他所知道的庙宇就只有两个,他先带着张良和颜路抄小路来到伏羲庙,发现那里早已废弃,什么都没有,于是他们的目的地就变成了另一个——

女娲庙。


评论
热度 ( 13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