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七

二十七

简单吃了口晚饭,颜路、张良、少羽三人即刻启程。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星魂的身后有他们在追踪,而他们的身后也有人在追踪——

那个人就是走的险些迷了路的天明。

“啊……真是累死我了……三师公他们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女娲庙里。

一身锦缎蓝衣的少年,打破了此处积压多年的肃静。

这个人就是阴阳家的左护法——星魂。

一双无论何时看都仿佛凝结着恶意的双眸,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整座女娲庙。

淡粉色的唇,缓缓上扬,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星光璀璨的长廊映在被面具稍稍遮挡的眼瞳里,东皇太一永远都如同一座雕塑,静的出奇。

半晌,低沉磁性的嗓音回荡起来,仿佛涟漪,一圈圈激荡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下——

“七宿殒,苍龙现,神木愈,三界开……历史的齿轮,就要开始逆转了……”

 

一只脚迈过门槛,张良在大门口处驻足。

“这里就是女娲庙啊……”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都是断壁残垣,一看这座庙宇就已经废弃了好长时间,正中央供奉的女娲像也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与蛛网。

赵幽缪王的遗物会藏在这里么?还有……

不动声色地运用内力,可他还是没有察觉到一丝星魂的存在,照理来说,星魂应该先他们一步到达这里才对。

扭头看走到他身边来的颜路,颜路也是微微摇头。

“难道……是我们找错地方了?”

这样喃喃自语,他迈着慢悠悠的步子往里面走,颜路也跟在旁边,在他们的后方,是扭头四下张望的少羽。

“我们分头找找看吧!那个遗物……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和韩非藏起来的东西一样,是个黑色的盒子。”

闻言,颜路和少羽冲张良点点头,各自开始在破败的女娲庙里寻找起来。

在女娲像附近找了两圈,颜路一抬头,看到了挂在女娲像头部的蛛网。

“真是失去了人们的供奉,即便是天神也会变得如此惨淡……”

不由感慨一句,说完就听到另一边的张良接话:“秦王暴政,百姓疾苦,还哪里有心思供奉天神?”

“说的也是……”

作为人们心灵支撑的这里会变成这样,既不是百姓的错,也不是天神的错,而是没能使百姓安居乐业的秦王嬴政的错。

这样想着,颜路伸出手,用宽大的衣袖擦了擦女娲像上的灰尘。

“这是……”

一双淡泊的眼一下子亮了。

因为在女娲像上,有一处不太明显却的确与其他地方颜色相异,若不是他擦掉了女娲像上的灰尘,绝对难以发现。

“子房,你快来看这里……”

招手叫张良过来,颜路又用衣袖将那块地方擦的更加干净。

“二师兄,你找到了什么?”

凑到跟前来,张良在看到女娲像身上那块很像胎记的东西后,翘起唇角。

扭头与颜路对视,他伸出手放在上面,用力一压。

咔哒咔哒咔哒……

齿轮转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循着声音看过去,在女娲像的脚下,木质底座的侧面打开了一扇小小的门扉。

惊喜之余,张良不忘向颜路道谢:“多亏了二师兄,谢啦!”

“你啊……”

自己和张良的关系根本用不着谢不谢的,颜路微微一笑,与张良一同绕到女娲像斜侧面。

双手刚要伸进门扉里面,张良被颜路拦住了。

“子房,换我来吧!”

在不确定是否有其他机关的情况下,比起让张良冒险,不如他自己来。

虽说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弱,但张良心知肚明这是颜路对他的关心,没有推辞,他侧身站到一边把地方腾给颜路。

温柔的双眸看了一眼张良,颜路旋即面露严肃之色。

空气似乎变重了,偌大的女娲庙显得更加寂静。

只见,缓缓伸进去的双手,捧出来了一样东西。

“果然!”

与记忆中一模一样的黑色盒子映入眼帘,瞬间,张良的唇角浮起意料之中的微笑。

正要从颜路手中接过盒子,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动作。

“不出所料,你们还真是来了。”

循声看过去,张良和颜路顿时脸色骤变。

与他们二人有段距离的少羽也是一样。

“看来……我得感谢你们,不负众望地帮我找出了赵幽缪王藏起来的盒子。”

用充满讥讽的声音这样说的人,正是先于张良一行人到达此处的星魂。

“我原以为来的会是墨家的那群叛逆分子,没想到竟然是儒家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与张良等人的紧张截然相反,星魂双手背后,举止从容不迫。

张良不由蹙眉。

“看来阁下是早有准备了……”

“哼!”

冷笑一声,星魂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轻蔑。

“你当真以为派个尾巴来跟踪我,我会不知道?”

“……”

想来星魂口中的“尾巴”指的就是白凤,张良脸色更加不好。

如此一看,星魂是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来的,为的就是让他们帮忙找出被藏起来的遗物,然后再强行夺走。

好有自信的少年……

即便是面对他与颜路,也依然面不改色,难不成,星魂认为以一敌三自己也能赢么?

心中刚刚浮起这样的想法,张良瞬间产生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小心”,他整个人被颜路推到了一旁。

“二师兄!”

一抹黑色刺伤了眼瞳。

张良看到有什么东西落到了颜路的脖颈上,是虫子。

两寸多长,黑黢黢的,蠕动的模样很像水蛭,在咬中颜路之后就那样咬破皮肤钻了进去。

双眸瞪大,张良张口结舌。

“咕……子、房……”

浑身抽动,颜路顿时感觉自己的情况不太妙。

一扬手将黑色盒子抛给离大门口最近的少羽,他大吼:

“快逃,少羽!”

话音未落,接住盒子的少羽一个箭步就往门外冲。

唰、唰——

然而,就在一瞬间,一红一粉,两抹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阴阳家的大司命……少司命……”

咬咬牙,少羽看向自己的身后,后方,星魂也正在看他。

有种腹背受敌的错觉,他感到大事不好。

而另一边……

当!

竹简用力砸到剑刃上,惊的张良连连后退。

“二师兄……”

“子房,快离开,快离开我!”

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就像与自己的意识脱节了,又或者说是遭到了什么力量的操控,颜路宛如把面前的张良视为死敌一般招招下杀手。

“呵……原以为中招的会是另一个,不过无所谓了,你们两个谁都一样。”

这时,他们听到看热闹的星魂如此说道。

“这也是……阴阳家的禁术……”

一边接着颜路的攻击,张良一边倾斜眼眸瞥视星魂。

“不错!这正是我们阴阳家的禁术……咒蛊傀儡……”

“咒蛊傀儡……?”

第一次听说这种禁术,在张良的印象中,那个名为阴阳傀儡术的禁术似乎和这个又有所不同。

“呵呵!”

见张良一副猜疑的表情,星魂双臂抱胸,优哉游哉接着道:“我早就知道你们在后面跟踪我,于是我在来到这里之后就在这座女娲像上撒上了特殊的粉末,这种粉末无色无味,肉眼几乎看不到,然而蛊虫对它却尤为敏感,特别是当它经过人体体温的加热挥发出某种气味之后,就会刺激到蛊虫。”

“什——”

闪身避开被操控的颜路的攻击,张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掌。

是那个时候吗……他按住女娲像上的机关……

“我培养的这种蛊虫会通过咬住攻击对象进而钻进他们的身体里,之后,那个人就会变成我的傀儡……就像这位儒家二当家一样……除非他无法再战斗,否则将会为我战斗到底。”

“你!”

听了星魂的解释,张良怒火中烧。

若是伤害他也就罢了,竟然胆敢在他的面前把他的二师兄变成傀儡!

越想胸腔里的怒火燃的越旺,张良高举起凌虚剑,大喊一声:“凌虚御空”!

瞬间,宛如无数紫色的流星雨在天幕中盘旋,铺天盖地,紧接着,一口气砸向星魂。

“哼!”

就在星魂发出冷笑的同时,颜路一下子闪到星魂身前。

“二师兄!”

“子房……”

完全不想替星魂当挡箭牌,然而身体却擅自做出反应,使用“坐忘心法”来抵御张良的攻击。

同一时刻,少羽手中的黑盒子被少司命使用的“万叶飞花流”夺了去,接下来便是大司命一招“骷髅血手印”险些要了少羽的命。

两处战斗都对他们不利。

颜路的内心波涛汹涌,片刻都安静不下来。

想运用内力把自己体内的蛊虫逼出来,可是连这点都不被允许,他现在似乎只有大脑可以思考,身体其他部位都变成了别人的东西。

眼前的张良,一张俊俏的脸仿佛因痛苦而扭曲了。

他知道,张良之所以难过并非因为承受了他的攻击,而是因为眼睁睁看到他被人控制却无能为力。

“子房……”

喉咙泛起阵阵苦涩,颜路的心似乎与身体分离了,身体在招招要命地攻击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而心,正在滴血。

他必须……做点什么……

当、当!

凌虚剑挨着颜路深厚的内力,节节败退。

显而易见,张良并非还不了手,而是根本不愿还手。

即便心知肚明现在的颜路就是星魂的傀儡,然而他还是没办法全力还击。

他不想伤害颜路——虽然颜路已经受到了伤害。

而颜路,又怎么会不懂张良的心思。

他不会说出“子房,尽全力攻击我”这种话,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张良是做不到的。

换做是他,立场对调,他也断然做不到!

所以,又何必逼迫张良,令张良更加进退两难。

果然……还是得我自己想办法……

既然问题出在他身上,那么也只能由他来解决。

脑海中回想起星魂先前说过的话,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评论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