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八

二十八

“二师兄!”

将凌虚剑一横挡住颜路的攻击,每当颜路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攻击自己时,张良都会看到颜路十分痛苦的表情。

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可是……

张良第一次感到进退维谷。

若是他下杀手打上颜路,无法战斗的颜路应该就能摆脱星魂的控制才对,然而,他下不了手。

一想到要用他的剑沾上颜路——自己最爱的二师兄的血,他就怎样都无法跃过这道坎。

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倒星魂。

可星魂操纵颜路做挡箭牌,他无论如何面对的敌人都是颜路,只觉束手束脚。

怎么办……怎么办……

额头渗出了汗珠,张良千算万算却独独漏算了颜路会变成自己的敌人这一点。

扭头再看少羽,以一人之力与阴阳家的大司命和少司命战斗,可想而知有多么艰难,黑盒子也已经被夺,他现在不指望能抢回盒子,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地离开此地就好。

然而……

这个奢望却愈发遥不可及……

眼前,颜路在运用内力,身体腾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气。

他的二师兄,从来都是为他着想的,因此才没有说出让他尽全力攻击这样的话来。

“二师兄……子房究竟能为你做点什么呢?”

注视着似乎要放出绝招的颜路,张良声音哽咽地问道。

“子房……你能为我做的,就是不要露出如此难过的表情,我会心疼的。”

话音刚落,在张良惊讶的双眸中,映出了颜路有别于平时的模样。

“嗯?”

察觉到流淌于颜路全身的内力有些不对劲,星魂下意识后退半步,对蛊虫的操控产生了瞬间的迟疑。

而就是这短短一瞬间,颜路看准时机,大喊一声:“坐忘心法,最高境界!”

双手压在自己的胸口,下一秒,砰——

巨大的冲击波以颜路为中心向四周围漾开。

唰、唰——

大司命与少司命眼疾手快向旁边跳,而少羽则“哇”的一声大叫,同时被气流刮起来,双脚离地。

轰隆隆——

整个女娲庙,顷刻间崩塌。

“二师兄——”

将凌虚剑横在眼前抵挡这股巨大的冲击,张良眯着一双眼在浓得呛人的灰尘中寻找颜路的影子。

“二师兄!”

双眸圆瞪,当他看见渐渐散开的灰尘中出现了浑身是血的颜路时,心脏咚的一声。

健步如飞地奔过去,他一把扶住颜路摇摇欲坠的身体。

扑通!

当张良赶到的瞬间,颜路就像全身散了架子似的栽下去,栽进了张良的怀里。

“二师兄……”

头发散开了,凌乱地洒在地上,这还是张良第一次看到他的二师兄如此狼狈。

伸出手,指尖颤抖着,抹去了颜路嘴角的血迹。

他万万没有想到,为了摆脱星魂的控制,颜路竟然会对自己使用“坐忘心法”,以至于造成如此严重的内伤。

是为了他……都是为了他……

为了不伤害他,为了不令他为难……他的二师兄,选择了自我牺牲。

“二师兄……二师兄……”

除了轻声唤着颜路的名字,张良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无论是道歉还是道谢他都不想说,在他和颜路之间,那些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他懂颜路,颜路也懂他,仅此足矣。

战斗搁浅,整个女娲庙仿佛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浩劫,满目疮痍。

“切!”

不悦地压低眼帘,星魂咋舌。

他还是低估了儒家二当家颜路的实力……与决心。

实际上,咒蛊傀儡说穿了就是一种通过操控潜入对方体内的蛊虫借以操控本人的一种咒术,而这种咒术要求强大的意志力。

当施术者的意志力强于被施术者时,咒术的威力就会增强。

反之亦然。

虽说能够操纵对方的身体,然而不管怎么说,身体都是对方自己的,意图操控对方进行攻击的前提也必须得是对方自己运用内力。

而就在刚刚颜路使用“坐忘心法”的时候,星魂感受到一股明显不寻常的力量。

他的意志,就在那一刻产生了动摇。

短短一瞬间,颜路就将全部的内力都用于攻击自己,也就是说,是自杀行为。

过于强大的内力别说是一只小小的蛊虫,就算是他、大司命、少司命恐怕也很难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招架得住。

相当于颜路是用自己的内力,杀死了自己体内的蛊虫,为的是从这个禁术中脱离出来。

哼,还真是个棘手的家伙……

原本他今天到此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回收赵幽缪王的遗物——“苍龙”的一个碎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也没有再在此地久留的意义。

虽然没能除掉这几个碍眼的家伙,不过现在儒家二当家身受重伤,恐怕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内心百转千回,星魂判断他可以回去交差了,于是转身。

嚓——

锋利的剑刃突然擦过脖颈,若不是他躲闪及时,恐怕这一剑戳中的就是他的头颅。

星魂不由倾斜眼瞳,向后瞥。

斜后方,张良正手持凌虚剑,儒雅飘然的气质顷刻间转化成了杀人于无形的戾气。

“哼,原来儒家的三当家也不是传闻中那么好脾气啊!”

“阁下过奖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背后留给自己的敌人,阁下难道不知道?”

“……”

被张良这样不客气地蔑视,星魂不由暗暗恼火。

“而且……阁下说子房脾气好,此言不假,不过……前提是没有伤害到我最为重要的人。”

话音未落,凌虚剑眨眼间向星魂的脖颈扫去。

“啧!”

抽身一跃,星魂转了两圈才将将躲过张良的攻击,然而凌虚剑的剑气还是伤到了他。

几缕发丝,缓缓飘落,脖颈上有粘稠的血,流了下来。

怒火中烧,他虽然早就听闻儒家三当家张良是个足智多谋、剑法超群的人物,但没想到竟然有本事伤他。

双手垂下来,置于身体两侧,有气,一点点凝聚,汇成两把利刃——

聚气成刃。

察觉到星魂终于要动真格的,张良也敛起充满仇视的笑,一双眼变得尖锐无比。

在他的后方,是背靠在女娲像底座疗伤的颜路。

即便不是为了拿到卷轴,不是为了天下苍生,只是为了颜路,他也要拼死战斗到底。

气氛,剑拔弩张。

连头顶上的夜空,都不敢有一颗星探出头来观战。

沉寂须臾,战斗一触即发。

当!

横向扫过的气刃一下子与张良的凌虚剑撞在一起,发出剧烈声响。

与此同时,大司命与少司命也倏然现身,一个使用“骷髅血手印”,一个使用“万叶飞花流”,从左右夹击张良。

“子房……”

咳出一口血,颜路呼唤着张良的名字,这时,受到冲击的少羽也拖着伤走回来。

“二师公……你没事吧?”

“没事……”

摇摇头,颜路虽然自知伤的很重,但还不至于危及到生命,反而是正在以一敌三的张良,令人深深的担忧。

愁眉不展,少羽看到颜路这个样子也跟着着急,然而以他的身手就算冲过去也是帮倒忙,万一被阴阳家的人抓住,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凌虚御空!”

面对来自三方的攻击,张良不疾不徐地使用绝招,眨眼间,宛如无数紫色的流星雨在天幕中盘旋,铺天盖地,紧接着,一口气砸了下来。

星魂、大司命、少司命三人的内力一下子遭到破坏。

“哼!还真是个麻烦的武功。”

大司命用妩媚的嗓音这样说道。

少司命则依然默不作声,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

而星魂,则不得不考虑眼下是否该从这个战场上撤离,毕竟,黑盒子已经到手,恋战下去恐怕只会两败俱伤。

他曾经轻敌过,然后也付出了代价。

脑海中浮现出盖聂的身影,他不悦地哼了一声。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突兀地闯入了这场陷入胶着的战斗之中。

“我的天呐!这什么破地方啊?是废墟吗?”

挠着后脑勺,一只脚刚刚踏入女娲庙的天明在见到星魂、大司命、少司命以及前方手握凌虚剑的张良后,整个人愣住了。

“三师公?!”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在下一秒就看到负伤在后方休养的颜路,和颜路身旁的少羽。

“小子,快逃!”

没等他开口问“二师公怎么了”,他就听到少羽扯着嗓子大喊。

“逃?”

浑身一个激灵,本能告诉他少羽说的话是正确的,然而,就在这时,突然,腰间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

而少司命手中的黑盒子,也像做出呼应一般,从内部发出微弱的光芒。

“难道说这个小子?”

大司命翘起唇角。

没等天明回过神,她就闪到天明面前。

“哇啊——”

整个人被大司命拎起来,天明手脚并用地挣扎,可根本不管用。

“天明!”

张良、颜路、少羽三人不由异口同声。

只见大司命把手伸到天明的腰间,从身后的腰带里抽出了一样东西。

“怎么会……”

在看到那东西的瞬间,张良目瞪口呆。

他分明把它交托给盖聂保管,怎么会在天明的身上?

“哼,还真是天助我也。”

星魂洋洋自得,收起气刃双手背后。

拿在大司命手里的东西,正是卷轴——

韩非藏在小圣贤庄藏书阁里的遗物,同时也是“苍龙”碎片的其中之一,与众人找到的赵幽缪王的黑盒子一样。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再战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样说着,星魂从大司命手中接过卷轴,又从少司命的手中接过黑盒子,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

与此同时,大司命一松手,天明砰的一下掉在地上。

“哎哟!”

揉着屁/股,他呲牙咧嘴。

而张良和颜路在见到星魂一左一右两只手各拿着两样有关“苍龙七宿的秘密”的重要道具,脸上不由痛苦地扭曲起来。

他们此行还是失败了。

然而即便如此,没有人死亡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乌溜溜的眼眸中映出阴阳家的人转身离开,张良默默松了一口气。

就在众人都以为这场战斗就此画上了休止符的时候,突然,一个悠然飘渺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之下——

“还不行……这个少年必须带走……时机已经成熟了。”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