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坐忘凌虚》(秦时明月 颜良)——二十九

二十九

话音刚落,凭空浮现在眼前的,是天明的“熟人”——

将高月抓到蜃楼上的阴阳家右护法:月神。

“月神大人?”

没料到月神会突然出现,刚迈出两步的星魂停下脚步侧身。

视野中的月神,没有理睬他,而是缓步来到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天明旁边。

被半透明的纱遮挡的一双眼,正在注视自己,天明不知怎么,有种全身爬满了虫子的错觉。

好可怕……

情不自禁摇头,摇头的同时还向后蹭着碎步。

“天明!”

听到张良、颜路的呼喊,天明扭头。

当——

就在这时,后脖颈猛地遭到重击,意识就这样搁浅了。

摇摇欲坠的身体在倒在地上的瞬间,不可思议地飘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中,漂浮在月神的身前。

“这个傻头傻脑的小子难不成还有什么用?”

听到大司命这样问,月神微笑:“不错,对于东皇阁下和我们阴阳家的大业来说,他可是至关重要的。”

“说起来,他的身上还有月神大人施加的封眠咒印……”

星魂开口道。

点点头,月神对此给予了肯定:“为了即将到来的时刻,我才将他身上的力量封印了起来,封印时间越久,爆发的那一瞬便会越强……而现在……就到了该解开封印的时候了。”

这样说着,她扬起手,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

圆圈呈现粉紫色,内部也被相同的粉紫色填充,仿佛形成了一个入口一般。

张良有不好的预感,不假思索,他冲了过去,然而与此同时,月神将天明送进了那个入口之中。

“天明!”

凌虚剑还是晚了一步,天明被那个奇异的入口吞噬,紧接着,入口倏然消失。

“你对天明做了什么?”

转身面向月神发出质问,后者只是淡淡地勾起一抹微笑。

“儒家三当家聪明绝顶,难道猜不出我要这个少年有什么用么?”

“……”

自己发出的质问被对方以反问的形式还了回来,张良觉得,比起星魂,这个月神才是更加麻烦的存在。

“难不成……天明也是你们打开三界之门的关键么?”

闻言,除了少司命,月神、星魂、大司命三人纷纷露出惊讶之色,不过很快,月神就恢复了平日的淡雅微笑。

“看来张良先生果然名不虚传,你已经猜出我们阴阳家究竟要做什么了……”

“不错……”

这样回答完,张良情不自禁长叹一口气。

三界——

天界、人间界、冥界……

听起来似乎太过玄乎,根本不是常人之力所能及的,然而,毋庸置疑,阴阳家的目的就在于此。

所谓苍龙七宿的秘密,正是集齐七国拥有王室血脉的继承人所拥有的卷轴……以及灵魂。

那卷轴上所绘的图案,毫无疑问就是“苍龙”的一部分。

而今,连韩、赵两国的卷轴都落入了阴阳家的手里,就只剩下……

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张良猛然间明白过来,打从一开始阴阳家就不是嬴政的帮手。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三界之门究竟要如何打开,但它一定与苍龙七宿的秘密、蜃楼之上的扶桑树,还有……天明休戚相关……”

“月神大人,这家伙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张良话音未落,只见大司命血红的手有了动作。

“不得无礼……”

攻击还没有发动,大司命就被月神阻止了。挂着笑意的唇角垂了下来,显然对于月神的话,大司命并不认同。

“张良先生乃是聪明人,在当下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难道就不想亲手掌控自己的命运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子房,别听她胡说!”

没等得到月神的答案,张良就听到后方的颜路冲他大喊。扭头看过去,双唇勾起一抹儒雅的微笑,这笑容仿佛在说:“放心吧,二师兄……”

心知肚明颜路是担心自己,不过他还没弱到会被月神的话蛊惑。

“总而言之,张良先生届时就会明白,这个世界所作出的选择……我很清楚张良先生究竟想要什么,若是你愿意辅佐阴阳家,相信我们都能够各取所需的……”

“呵……”

听了月神的一番说辞,张良不由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

“多谢阁下抬举,不过子房真正想要的东西,阁下恐怕给不了……”

扭头朝颜路看了一眼,看到颜路冲他点点头。

惨白如纸的脸稍稍恢复了些血色,他那始终高悬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不管你们要用三界的力量做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说罢,他以电光石火的速度冲到月神面前,扬手就是一剑。

唰——

“月神大人!”

大司命忍不住惊叫道。

“还真是遗憾……”

空气里飘来了月神淡淡的话音,然而月神的身影却倏然消失,仿佛从头到尾都不曾存在过一般。

“东皇阁下的大业很快就要实现了……”

最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紧接着,星魂、大司命、少司命也在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愤然将凌虚剑收起来,张良转身快步回到颜路身边。

“二师兄,你怎么样了?”

“还好……不必担心……”

握住了张良伸来的手,颜路正色,道:“快、我们快回桑海去……”

“可是二师兄你的伤……”

“不要紧……”

摇摇头,颜路盯住张良的眼神传递着“要以大局为重”的信息。

结合月神和张良的说法,阴阳家恐怕已经做好了开启三界之门的准备,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若是阴阳家的话,的确有可能办得到。

倘若三界之门的力量真的被阴阳家掌握,那么天下,恐怕就将陷入比现在还要可怕的地狱之中。

明白颜路的意思,张良用力一点头。和少羽两人一起,扶着颜路站起身。

他们的目标,是桑海的那座庞然大物——

蜃楼。

 

“什么?!天明被抓了?”

砰的一下站起身,这还是盖聂第一次露出如此惊慌的神色。

“是张良先生传来的消息……他和颜路先生还有少羽正在朝回赶……”

同样也是一脸担忧,高渐离强迫自己以平静的嗓音说道。眼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自乱阵脚也只是会让对方有机可乘。

这时,由卫庄率领的流沙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不过其中却没有白凤。

“小庄……”

在看到卫庄的瞬间,盖聂不安的心稍稍有了依靠。

“你们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聊天?”

一上来就是一句带刺的话,说完卫庄没等墨家的人还嘴,接着道:“嬴政……来了。”

“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墨家众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我已经叫白凤去接子房他们了,等他们一到……”

双眸一下子锐利起来,犹如捕猎中的野兽,卫庄轻挑唇角:“我们就要一同登上蜃楼!”

“蜃楼……”

意识到像怪物一般君临大海的蜃楼才是一切的关键,盖聂点点头。

“蜃楼,绝不仅仅是为了嬴政去求长生不老药而建造的……”

“那……是为了什么?”

听到高渐离这样问,盖聂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相信等张良先生回来,一切就将会水落石出……”

扬起的目光飘向大门外,外面,明明应该是黎明时分,可却似乎根本没有光能够照射下来。

黑暗,在汹涌的大海之上,聚集。

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白鸟翱翔于天际,上面除了站着一个玩羽毛的男人,还坐着两名成年男子,和一名少年——

他们正是张良、颜路和少羽。

“一定……要赶得上啊……”

轻声呢喃,张良将颜路的手握得更紧。

 

蜃楼,扶桑树前。

神圣的气息流淌在空气中,仿佛吸上一口就可以令人长生不老、成仙成神。

东皇太一、月神、星魂、大司命、少司命以及云中君集聚于此。

这时,一个男人迈着雍容雅步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既有书香气又不缺乏官架子的男人——李斯。

而李斯身边的男人,正是大秦帝国的皇帝,嬴政。

“微臣参见陛下……”

阴阳家的六个人一齐向嬴政行礼。

“免礼……东皇大人辛苦了。”

“能为陛下分忧,是微臣的荣幸。”

谦恭地拱拱手,东皇太一看似就是嬴政的一条狗,然而没有人知道那张面具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这个……就是扶桑神木?”

双手背后,嬴政抬起头,望着一眼望不到顶的巨大的树。

龙蟠虬结而上,令人叹为观止。

脸上浮现出洋洋自得的笑容,这笑容不加掩饰地将野心暴露出来——

嬴政,想要长生不老。

嬴政,想要得到天界、人间界、冥界这三界的力量。

小小的秦国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他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转身看向东皇太一与阴阳家的诸位高手,他轻挑嘴角。

“各位都是协助朕一统三界的功臣,等朕成为了三界之王,一定重重有赏!”

身为王者,永远少不了的就是对有功之臣的赏赐,即便嬴政是个暴君,也深谙其道。

“多谢陛下……”

以东皇太一为首,阴阳家的众人一齐谢恩。

然而,就在他们俯首的同时,除了少司命,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多出了一抹笑容——

绝对不能以忠诚来诠释的笑容。

“既然……苍龙七宿的秘密已经解开,卷轴也都拿到手了,那……可以开始了吧?”

嬴政说着,以催促的眼神看向东皇太一。

“是,谨遵陛下旨意。”

话音刚落,月神将两个人带了出来。他们一个是高月,也就是姬如千泷,而另一个则是天明。

双眼空洞无神,此时此刻,天明看上去就是一个人偶。

而姬如千泷,依然是一副如梦似幻的表情。

姬如千泷的手中,捧着幻音宝盒,而天明的手中则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摞了不多不少正好七个卷轴。

“原本用来保护卷轴的黑色盒子只能用幻音宝盒里的零件打开,不过好在我们已经集齐了另外的六个,七个卷轴之间有所呼应,所以才能把第七个卷轴从黑盒子里取出来……”

月神这样说着,拿了一个卷轴在手里,藏在面纱后的一双眼,窥视嬴政。

现在……就只差一个灵魂……

 

黑黢黢的天空雷电交加,犹如暴风雨的前奏,然而总有一种预感,即将降下来的不是雨,而是血。

海边,有一群人终于到来了——

墨家、儒家、道家、流沙……

凛冽海风,撩起了长袍的衣袂,发出猎猎声响。


评论
热度 ( 1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