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

【第三章温泉篇】

1、

双手握拳在胸前来回抖动,麻斗时不时地左右探出身子,急得就差把挡在前方浩浩荡荡的队伍都踩在脚底下。他已经在这里排队排了三个多小时了,眼看着一下午的大好时光就要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化为泡影。

今天,是熊本有名的特产——红薯团子的特价日。

“团子团子团子……”

在可怜巴巴的碎碎念中,麻斗终于接近了卖团子的窗口,现在,挡在他身前的只有一男一女两位客人。

一分钟、两分钟……

眼前的阻碍终于消失,麻斗的一对紫瞳中闪烁着金灿灿的小星星。

“老板,我要三盒!”

他高高举起手臂,手指比划出三这个数字。

“哎呀,不好意思啊……”

窗口里传来老板充满歉意的声音,“今天的红薯团子卖完了,真是抱歉了。”

咔嚓!身体一瞬间石化,麻斗仿佛听到了心脏破裂的声响。下一秒,漂亮的眼睛流出了两条弯弯曲曲的宽面条泪。

“怎么这样……”

低垂着脑袋,他默默转身冲着一面斑驳的墙壁画圈圈。突然,灵敏的狗鼻子闻到一丝香香甜甜的味道,一低头,他发现自己朝思暮想的甜点居然就在眼前。

“哇!”兴奋地抢下包装精美的盒子,他那张红扑扑的小狗脸在看到站在面前的男人后唰地一下恢复正常。

“邑辉……”

“哦呀,我们真是有缘,又见面了。”

站在麻斗面前的人正是邑辉,他今天意外地没有穿西装外套,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熨烫平整的白衬衫,连领带都没有系,领口敞开着,线条优美的锁骨依稀可见。虽然看起来和平时一样意气风发,但躲在镜片后的眼眶却隐隐浮现出一抹青黑色。

是昨晚上熬夜了吗?

麻斗不禁在心中猜想邑辉昨晚是不是又去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坏事。

“麻斗,就算你喜欢我,也别用这么火热的眼神一直盯着我看啊!”邑辉淡淡一笑,凑近麻斗的脸,做出要吻麻斗的样子。

“啊!”麻斗惊慌失措地用手中的盒子将邑辉高大的身躯推开,扭头朝左右各看了一眼。

还好没人注意到他,不然真是百口莫辩了。

“你在想什么啊,现在是在大街上!”他声色俱厉地指着邑辉的鼻子大声叫嚷。

“哦?”邑辉潇洒地将双手插进西裤口袋里,“这么说的话,不在大街上就可以了吧!”

……眼前飘过一串省略号,麻斗一手捧着熊本特产另一只手一把揪住邑辉的衬衫衣领,“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邑辉双手微微举起做投降状,看似无辜的表情里隐藏着不言而喻的笑意,“我只是看你没买到团子所以特意把这个送给你的。”

低头看看拿在手中的盒子,盒子包装很精美,绑在上面的金色缎带扎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一看就知道不是在打折促销的时候买的。麻斗努努嘴,凛冽的紫眸瞬间变成了小狗的眼神,“这个……给我的?”

双眸弯成一道月牙,邑辉微笑着点点头,“嗯,为了我心爱的麻斗,我可以做任何事。”

麻斗皱眉,这种听得耳朵都快生出茧子来的告白毫无半点真实感可言。

“邑辉……”他敛起先前玩笑似的表情,俊美的脸变得异常严肃,“既然你已经不再想复活始贵了,那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呢?”

这个疑问其实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想问却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没想到居然在这样一个随便的场合下问出了口。

邑辉愣了一下,金属色的眼瞳微微放大,对麻斗的问题感到很是吃惊。

一贯的游刃有余宛如被云朵遮住的太阳光,渐渐消失了。麻斗看得出来邑辉正在思考。

轻松的心情一下变得复杂起来,邑辉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有一堆理不清的藤条,乱得他很不舒服。

如麻斗所言,如果打消了复活始贵的念头那他为什么要继续追求麻斗的身体,如果这具完美无缺的肉体对他而言已没有作用和价值,那他究竟又是为了什么而纠缠麻斗呢?

不知道……

或许又知道……

倘若只是单纯地为了弄清自己的身世他没必要主动出现在麻斗身边,他会这样放不下麻斗,说穿了,其实只是……

脸上掠过一丝惨淡,邑辉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揪住麻斗的一缕鬓发,像是在抚摸皮肤那般,来回滑蹭。

“麻斗……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纠缠你?”

性感磁性的嗓音直达心底,麻斗一颗心跳的厉害,紫眸中映着邑辉那张异常认真的脸,他不由得手足无措起来。

“啊……那个、我、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麻斗扯着邑辉的衣袖将邑辉拉到由三栋楼围城的僻静小道里。

“嘛……反正你以后别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那样的话我们……也就不算是敌人了。”麻斗越说声音越小。理智在警告他,不该对邑辉说这些话,就算始贵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邑辉杀人如麻的手段和残忍的性格恐怕根本没什么本质改变,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他不想看到邑辉伤害别人,就像不想看到自己无意间伤害别人一样。在他看来,邑辉和他是一样的,明明应该是人类,却又拥有人类不该具有的体质和力量,或许正是同为黑暗中的住民,他才会对邑辉格外在意吧!

“敌人啊……”邑辉喃喃自语,宽大的手伸向麻斗的脸颊。

麻斗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并没有做出激烈的抵抗。

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沿着麻斗的脸抚摸,最后挑起了麻斗的下巴,“你知道吗?”邑辉缓缓开口,微微反光的镜片后,淡色眼瞳中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笑意。

“你生起气来的样子特别迷人,所以我才喜欢杀人,好让你充满罪恶感。”

“邑辉!”

麻斗被气得浑身颤抖,亏他居然还抱着规劝邑辉的幻想。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不过……”

依依不舍地松开手,邑辉看出麻斗又被他气得不轻,不禁笑出声来。

“现在的我改变主意了,或许……以前的那个我已经死在京都实验室的大火之中了吧!”

说着他转过身,一阵强烈的楼前风将那头漂亮的银发吹得凌乱,隐约能够看到被吹向一边的衬衫衣领。

看着邑辉挺拔的背影,麻斗也不知为何,心里一下子像被掏空了似的,总觉得此时的邑辉看起来……有些落寞。

“啊,对了!”

正要迈出脚步离开的邑辉突然转过身来,从雪白的西裤口袋里翻出两张花花绿绿的纸片。

“麻斗……”他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笑得漫不经心,“这是熊本很有名的玉名温泉的门票,织也给了我两张,我们一起去吧!”

“诶?”麻斗的思维有点跟不上进度,犹豫地伸出手,他不知道该不该接下这份“厚礼”。有免费温泉泡他当然喜欢,不过考虑到是跟邑辉一起,这就像叫小白兔和大灰狼一起洗澡一样,光是脑补就紧张得他脊背发凉。

“……啊哈哈,还是算了吧!你看我工作很忙,巽和课长都在盯着,密也整天冲我吼,俱生神也很罗嗦……”麻斗搬出一大堆构不成理由的借口来推辞,意料之中,邑辉那张帅气的脸愈发阴沉起来,虽然笑容依旧,可有时笑得越明显反正越能证明此刻心情的不悦。

“说的也是,麻斗确实很忙啊……”邑辉推了推架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框,话语听起来似乎很体贴,但行动却与之完全相反。他把票强硬地塞到麻斗手中,接着说:“毕竟排队买红薯团子可要好几个小时呢!不知道十王厅能干的秘书先生会不会给你加薪?”

“……”迎上对方野兽般威胁的目光,麻斗只觉嘴角微抽,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看向一旁的墙角。连塞到手中的票也不敢往回推,“呀、那个……其实我也……”

“麻斗!”

还没来得及作出合理解释,一声叫喊打断了麻斗的思绪,仰起头,从瓦蓝的天空中嘭地砸下一个东西,正好扑到他的脸上。

“哇……什么啊!”

“麻斗是我啦!”

将脸上的东西拎起来,麻斗这才注意到从天而降的不是别人,正是俱生神。

“俱生神?”

一想到有可能是课长发现他翘班而派俱生神来找他,麻斗不禁缩着脖子面露惊慌。

“麻斗你怎么还在这里偷懒啊!”俱生神愤愤地撅起嘴,“课长到处找你,又有新事件!”

“哦哦!”麻斗不住地点头,心想怎么他管理的九州地区就这么不太平。就算没了邑辉兴风作浪,也依然连个偷懒的空闲都不留给他。

“这回又是什么事啊?”他用一副懒散的声音问道。

俱生神光顾着和麻斗说话,完全没注意到在麻斗的面前还有个邑辉。被当成空气,邑辉也没生气,反而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们。

“听说是很严重的事件,就发生在熊本,啊!”

话未说全俱生神突然大叫一声,吓得麻斗浑身一哆嗦。

“你干什么啊?俱生神。”

“就是这个!”

只见俱生神低头,一张小鸡嘴张得老大,“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麻斗也低下头顺着俱生神手指的方向看去,疑惑的目光最终落到了拿在手中的票上。

难道说……

“这里,这个玉名温泉就是发生事件的地方!”

俱生神话音刚落,一串浑厚的笑声响起,犹如八音盒悦耳的低音。

“看来,就连阎魔厅也有意撮合我们呢!”

俱生神闻声回头,在发现邑辉的当下一秒立即惊叫着躲到了麻斗的身后。

“这家伙怎么在这里?!”俱生神探出脑袋,指着邑辉问道。

麻斗尴尬地干笑两声,“这个等下再解释。”

“怎么样麻斗?”邑辉迈着优雅的步子拉近与麻斗的距离。

躲在麻斗身后的俱生神扯扯麻斗的衣襟,小声说:“别和那家伙扯上关系,他可是……”话音未落后背冷不防被提了起来,他手舞足蹈地挣扎,可还是敌不过邑辉的力量。

嗖地一下,邑辉手一扬像扔沙包,将俱生神随便朝身后那么一丢。

只听一声咚!俱生神整个身体深深地嵌在了墙壁里,当下晕了过去。

“喂邑辉……”麻斗急了,虽然知道俱生神摔一下不会有什么大事,但心里还是有点气邑辉的自作主张。

“现在碍事的家伙终于不在了,怎么样?”邑辉微笑着伸手勾住麻斗的脖颈,眼瞳中流露出赤裸裸的占有欲,“为了工作,和我来个甜蜜的温泉之旅吧!”

“呃……那个……我……”

颈项被紧紧搂住,麻斗觉得呼吸困难,面前就是邑辉那张笑得十分欠揍的脸。这种奇妙暧昧的姿势似乎维持了很久,他实在招架不住,向一旁歪了歪头,那对迷人的紫眸投降一般地缓缓闭了起来。

 

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