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2

2、

“哇!好漂亮!”

麻斗一只手抵在额头上,望着面前气势恢宏的建筑物赞叹道。

耸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充满京都古城韵味的建筑,青瓦灰墙,洋溢着浓浓的历史沉淀感,宛如战国时代的武士。刺破蓝天的尖顶上坐落着一个小小的貔貅雕塑,大概是在寓意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下方是一排排翠竹编成的屏风,包裹在主建筑的两旁,几株银杏树从里面探出头来,绿油油的叶片看起来春意盎然。

这里便是熊本赫赫有名的温泉——玉名温泉。

“呀,真不愧是熊本最有名的温泉!”麻斗双手插兜,新奇地向四下张望,就像第一次进城的乡下人,看什么都很新鲜。

虽然隶属九州的熊本县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但玉名温泉他是第一次来。听说这里大约有1400年的历史,刚刚那栋古建筑便是沿着温泉街修建的众多温泉旅馆的其中之一,有着简单而雅致的名字:“白鹭馆”,也是这次事件的发生地。

望着门庭冷落的旅馆大门口,麻斗露出一抹遗憾的表情,脑海中回想起临出发前课长说的话。

“麻斗,这个‘白鹭馆’原本是玉名温泉附近最有名的旅馆,可是从两个月前开始不断发生离奇事件,根据俱生神的调查,旅馆中的客人似乎受到了某种严重的惊吓,有些连夜退房离开,有些被吓到精神失常,更夸张的是,就在三天前有一位客人被吓死了。警方虽然有介于调查,但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法医的验尸结果也说是因为惊吓过度。”

“所以人们纷纷传言‘白鹭馆’闹鬼。”巽按下遥控器的按钮将大屏幕关闭,推了推眼镜接着说:“因为玉名周边保存着许多古坟和历史遗迹,这种传言就更加可信。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弄清楚的‘白鹭馆’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人类惊恐到如此程度。啊,还有,这次密不能跟你一起行动了。”

“诶?”麻斗眨着惊讶的大眼睛,尾音拖得长长的。

“因为亘理那边有很棘手的事件需要灵力强大的密帮忙。”巽一边解释一边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张花花绿绿的钞票,“伙食费依然是3000元以内,至于旅馆的钱……”

“啊!那个就不用了。”麻斗狂摆手,笑得十分心虚。

“嗯?”巽微微低头,反光的眼镜片遮住了那对凌厉的双眸,“一直都叫嚷着钱不够花的你,居然……”

“啊哈,没什么没什么……”迎上巽刺探的目光,麻斗双手用力扯了扯自己的脸颊,尽量使僵硬的面部表情恢复成平时自然的样子。

轻叹一口气,巽望向麻斗的眼神充满担忧,但也没有强行追问,“算了,你自己小心点就好。”

连连点头,麻斗松了一口气,手指下意识地往黑色的大衣口袋探去,口袋里装着的是邑辉送给他的温泉套票。

“那么麻斗,你现在就动身去‘白鹭馆’,俱生神随后就到,有什么情况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络。”

虽然巽是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话,可麻斗却觉得巽的眼神就像透视镜,早就将他的一切都看穿了。

回忆到此结束,麻斗此时有些后悔没有对巽说实话,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到的真早啊!麻斗。”

身后传来磁性浑厚的男中音,麻斗皱眉,身体一下子僵硬得像块石头。无需回头他就知道来人是谁,毕竟除了那个男人,没人会这么早来旅馆门口堵他。

真是的,明明特意早到了两个小时,就是为了不和对方碰面,可结果还是逃不出对方的手掌心。

悻悻地转过身,麻斗扬了下手算作是打招呼。

“你也到的很早啊!”

前方,是和平时一样穿着一身白西装的邑辉,在灿烂的阳光下,那白得好似天使的身影看起来更加熠熠生辉。

邑辉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麻斗,浑身上下散发出只有绅士才具备的高雅气质。在来到麻斗身边后,他停下脚步微微一笑,低头看了眼手表。

“哦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现在才八点……麻斗你很守时啊,是不想让我等你?”

“啊哈、哈哈哈……”

麻斗笑得很尴尬,心想邑辉根本就是明知故问嘛!

“那么,我们进去吧!”

不去戳穿麻斗的小伎俩,邑辉径自朝冷清得甚至有些阴森的旅馆大门走去。

麻斗紧随其后,也没有对自己的“守时”多做解释。

吱呀一声,旅馆的格子门发出诡异的呻吟,缓缓露出一条黑黢黢的缝隙。

心里咯噔一下,麻斗不由得向后退了一小步。

倒不是门后出现了什么妖魔鬼怪把他吓成这样,而是从门缝里突兀地出现了一对黑洞洞的眼睛,说是一对也不准确,最恰当的说法是一只眼睛,因为另一只眼睛被硕大的白色纱布遮挡着,叫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好,我是昨天预定了房间的邑辉。”邑辉从容不迫地说道。淡定的神色仿佛即使门后飘出一只鬼也吓不到他。

吱呀……古旧的门扉再度发出响声,漆黑的缝隙像铺展开来的画卷,露出了藏在里面的风景。

原来站在门后的是一个小男孩啊!

麻斗在门被大打开之后终于看清了那对眼睛的真面目。那是一个身高勉强够到他腰部的小男孩,看起来也就五六岁大,典型的和风打扮,灰蓝色的浴衣对于瘦小的身躯来说有些宽松。齐耳的短发和眼瞳都是漆黑的,不知道是不是缺乏营养,脸色白得有些异常。左眼上覆盖着一个过大的白眼罩,几乎占据了整张小脸一半的面积。

小男孩没有说话,眼神有些呆滞,但眼瞳并不浑浊,是很明亮的黑色。

“妈妈!”他扭过头朝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旅馆深处呼喊。

“是!”一声清脆的女人的回应从里面传来。只见一位身着樱花粉色浴衣的年轻女人迈着急匆匆的步子小跑过来。

“哎呀真是抱歉,您是昨晚预定了一间‘菊’字房的邑辉先生吧?”女人露出待客的招牌微笑,微微弓着背询问。

“没错!”邑辉举止优雅地从西装上衣口袋里取出票,麻斗见状也跟着将票拿了出来。

“原来是贵宾票,真是怠慢了。”女人点头哈腰地接过票,拍拍揪住她衣角的小男孩的肩膀,“和也,去到里面玩。妈妈要招待客人。”

名叫和也的小男孩身体向旁边倾斜了一个浅浅的角度,目光绕过邑辉看向邑辉后方的麻斗,发白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嗯?”

被和也这样盯着看,麻斗觉得奇怪。难道对方是觉得他眼熟?可是他以前应该没见过这个小男孩才对。

目光在麻斗身上停留了很久,随后转到邑辉身上,在对上邑辉那只天使般迷人的眼瞳后,和也浑身惊了一下,立刻转身蹬蹬蹬地跑上了楼。

“哎呀,真是失礼了,这孩子是我的儿子,我是这家旅馆的老板娘,敝姓山田。”老板娘毕恭毕敬地做自我介绍。“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做了个“请”的手势,她蹭着小碎步走在邑辉和麻斗的前面带路。

走在有些暗的长廊里,麻斗缩了缩肩膀总觉得这里冷得出奇。左右两侧都是紧闭的和式推拉门,估计房间里不会有什么客人,毕竟一般人不会想投宿到闹鬼的旅馆里。突然,后脖颈一阵发凉,像被什么东西舔过一般,他猛地转身,空荡荡的长廊里一无所有。尽头处是他们刚刚所在的玄关,此时看起来更加昏暗模糊。

是心理作用么?

心中隐隐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明亮的紫眸不禁变得警惕万分。

“这里就是两位客人的房间。”老板娘一边微笑着说一边用两只手将紧闭的拉门拉开。

唰!随着门的敞开,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一间用榻榻米来计算,大概有七八张的宽敞房间,面积很大,视野也十分开阔,透过擦得干净明亮的落地玻璃窗能够看到外面匠心独运的布置。那是一个小庭院,装点着错落有致的山石与高低相间的树木。一圈整齐的翠竹屏障作为围墙,将远处的山林隔开。

“那么,请两位客人好好休息。”老板娘说完又毕恭毕敬地拉上了门。

“呀,这房间好棒啊!”麻斗脱掉鞋子,踩在柔软的榻榻米上脚底板感觉很舒服。他兴致勃勃走到窗前,贴着玻璃朝窗外望去。

玻璃窗外是一个面积不算小的露天温泉,在阳光下,温泉上方腾起的水汽看起来有些氤氲,大小不一的光滑石头砌成了温泉的边沿,和窗户之间是由一段铺着鹅卵石的小路连接着,走上两三步就能从房间来到温泉边,既便利又怡情。

被眼前的美景吸引麻斗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后还站着一个危险人物。

“怎么样?我挑选的房间还满意吧?”邑辉将西装外套脱掉搭在手臂上,漫步来到麻斗身后,“没有比这里更适合我们度过二人世界的地方了。”

“是啊……诶?等!”麻斗一下子反应过来,猛地转身想避开邑辉,没想到邑辉竟然一伸手搂住了他的腰,他这一转身正好与邑辉面对面,相差无几的身高使他差点与那两片性感的唇贴在一起。

“你、你……你在干什么!”

手臂用力向外推,可邑辉高大的身躯却像一堵墙怎么推都推不动。

眼瞳微眯,邑辉俊美的脸上挂着狡黠的微笑,“麻斗你也真是大意,都跟我进了一个房间,难道你以为我会什么都不做么?”

“我……”被这么一说麻斗这才意识到,当时在玄关听到老板娘说“一间‘菊’字房”时他就应该当场抗议才是,现在搞得好像是他在投怀送抱一样。

“我、我要再开一个房间!”一边在邑辉的怀里挣扎,麻斗一边扯着嗓子叫嚷。

“这可不行。”邑辉身体向前用力,直接将麻斗按在了落地玻璃窗上,“既然已经进来了,就老实地将身体交给我吧!”说着他凑近麻斗雪白的颈项,柔软的舌尖在光滑的皮肤上来回舔舐。

脖子被吻得痒痒的,麻斗难受地将头撇向一边,身体被夹在玻璃窗和邑辉之间,完全使不出力气。

“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我来这里是有正经事!”就算身体反抗不了,嘴上也不能示弱。

从邑辉的喉咙里传出两声低沉的轻笑,“我们现在就在做正经事啊,麻斗。”

“你……”

咚咚!

就在两人纠缠不休各不相让的时候,离得很远的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

“两位客人,早餐准备好了。”

是老板娘的声音。

好事被打断,邑辉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另一边的麻斗则像死里逃生一般摸着胸口长出一口气。

刷地一下将门拉开,门口意料之中地站着手擎餐盘的老板娘。

“请进吧!”邑辉露出一抹微笑,仿佛前一秒的怒气根本不存在一般。

麻斗扁扁嘴,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领。

将精致的餐盒摆放到靠近房间内侧的低矮小木桌上,老板娘向邑辉和麻斗浅浅地鞠了一躬,“请慢用,还有什么吩咐请随时叫我。”

“好的,谢谢。”

向老板娘道了谢邑辉嘭地一下将门拉上。

“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刚刚的贞操危机似乎没给予麻斗太大的打击,他兴致勃勃地来到餐桌前,在看到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后立刻露出流口水的狗狗表情。

邑辉无奈地抚抚额头,自言自语:“真是的,你到底有多没防备啊!”

眼睛里映出麻斗小孩子一般的可爱神情,他的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嘛……算了。”

来到餐桌前,他屈膝坐下,双腿并拢,西裤优美的线条有些绷紧。

这是日本人标准的正坐姿势。

麻斗愣了一下,在他印象中邑辉的感觉应该比较偏西洋风,没想到居然会正坐,而且姿势非常端正漂亮。

拿起绘有梅花纹饰的陶瓷筷枕上的筷子,邑辉笑着说:“我们先吃饭吧,重头戏等到夜晚再上演也不迟。”

麻斗害怕似的像旁边蹭了蹭,在邑辉的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那个……邑辉,你正坐着吃饭不累吗?”虽然是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但麻斗还是很好奇。

金属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冰冷,旋即又恢复笑意,“不累,而且……已经习惯了。”

没错,从小到大都作为乖孩子接受那个女人的管教,只是正坐而已,对他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啊,我一直觉得你家虽然是个大家族,不过应该是西式教育的呢!”麻斗一边夹菜一边说道。

“确实如此。”邑辉放下筷子看向麻斗,麻斗正低着头,拿在手中的筷子在金枪鱼寿司、烤鳗鱼和甜不辣之间犹豫不决。

这个人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然呆啊!

出神地注视着麻斗,邑辉的心里掠过一丝难以形容的微妙感觉。

“麻斗……”

名字被叫到,刚刚将一块寿司塞进嘴里的麻斗抬起头。

“你知道么?我曾经……非常非常讨厌你。”

深沉冷淡的嗓音灌入耳膜,麻斗愣住了,一对紫眸写满讶异,咽下的寿司像一块骨头一下子卡在嗓子眼。

而坐在他面前的邑辉则是露出一副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泛着冷光的眼瞳告诉他,刚刚的那句话并非是在开玩笑。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