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6

6、

银白的月光洒在静谧的庭院里,为翠绿的枝叶和石块镶了一圈淡淡的银边。

“啊……好舒服!”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清澈的温泉水面荡起丝丝涟漪,麻斗头顶着叠得整整齐齐的白毛巾看起来一脸餍足。光滑圆润的肩膀上挂着一两点水珠,红扑扑的脸颊就像熟透了的草莓,叫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所以、你们为什么都在?”低沉不悦的嗓音与这美妙的温泉之夜格格不入。

和麻斗截然相反,邑辉的脸色阴沉得好似此时的夜空,半点享受泡汤的满足感都没有。

他提问的对象是和他面对面正恬适地喝着日本酒的巽,以及不请自来的一之宫。

说起来,事情还要追溯到半个小时前。

就在邑辉和巽针锋相对的紧要关头,突然一个人影熊抱似的从外面扑了进来,那人头顶米黄色遮阳帽脖子上挂着单反照相机,标准的偷窥狂装扮。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自称自由摄影师和除灵师的一之宫。

“巽!”

“一之宫先生!”

就在巽与一之宫目光交汇的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在巽的解释下,麻斗这才知道,原来一之宫的家族是赫赫有名的除灵世家,一之宫本人也是灵力十分强大的除灵师,巽有一次出差到四国地区处理事件,在那里与一之宫相识,并且得到了很大的帮助。

得知一之宫此番前来是为了收拾在旅馆中兴风作浪的不明鬼怪,巽像是等来了救兵,安心地吐了口气。既然大家目的相同,多一个帮手肯定比多一个敌人要强。

就这样,邑辉花重金砸下的贵宾间一下子变成了巽和一之宫叙旧的好去处。幻想中和麻斗的二人世界也就此化为了水中月镜中花。

“呀……不过真没想到,麻斗居然也是死神呢!”

蹭完一顿美味的晚饭,心满意足地泡着温泉的一之宫啜饮一口酒,美滋滋地说道。

“是啊,他是个负债70年的没用死神。”巽推着万年摘不掉的眼镜斜着眼瞟了下麻斗,目光噙满笑意。

麻斗努努嘴,心里有点受打击。身体像游不动的鱼渐渐下沉。他把嘴潜了下去,在水中咕嘟嘟地吐泡泡。

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他没用啊,其实他也有努力工作的好不好?

眼神不经意地瞥到了身边的邑辉,邑辉此时没有戴眼镜,金属色的眸子轻轻闭着,氤氲水汽之中,那张和天使羽翼一般白的脸静如止水,叫人猜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确实和普通人类相比,邑辉太过异常。极端的思想,残忍的手段,再加上那只不祥的眼睛……怎么想他都想不出自己和这样的一个人一起泡温泉的场景,然而这个场景却惊人地变成了现实。他无法原谅邑辉,纵使邑辉现在已经不再伤害他人,但同时,他又情不自禁地被吸引,明明知道那宛如黑洞的邪恶会令他遍体鳞伤,却还是无法抗拒。或许是因为除了邑辉,没人和他一样是人类中的异类吧!这么说的话,他和邑辉算是……同伴?

甩甩头,他惊讶于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难道是泡温泉泡晕了么!

“你这么看着我,果然是迷上我了吗?麻斗。”邑辉缓缓睁开双眸,朝麻斗送去一缕露骨的目光,轻声问道。

“谁迷上你啦!”麻斗钻出水面扯着嗓子反驳。

这一声吼打断了巽和一之宫喝酒叙旧的闲情逸致,两人握着白瓷酒杯的手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麻斗……”巽扬起关切的目光问道,不由自主地将脸转向邑辉,先前的温柔表情唰地一下消失得比翻书还快,“该不会是你又做了什么?”

“你还真是喜欢冤枉好人呢!”邑辉不动声色地回答,“应该是麻斗对我做了什么吧?”

“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啦!”拼命晃脑袋,麻斗一脸委屈,他只是看了邑辉一小会儿,被看下又不会少块肉,跟他刚刚被这样那样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巽抿着嘴,锐利的目光瞪了邑辉一眼,仿佛是要将邑辉凌迟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端起放在石沿上的酒杯送到自己唇边。

“那个……我插一句……”一之宫突然像小学生回答老师提问那样举起手,扭头看了看邑辉又看了看麻斗,“你们两位是恋人吗?”

“咳……”一口酒火辣辣地喷在嗓子里,呛得巽咳嗽个不停。

“诶?不是不是!”麻斗狂摆手,心想究竟是自己的哪个举动给一之宫造成了如此可怕的误解。

“呵呵……”邑辉轻笑两声,嘴角挑起一丝暧昧的笑,“我们的关系可比恋人要亲密得多呢!”

话音刚落,只见一之宫的嘴张成了夸张的“O”型,仿佛能吞下一个鹅蛋。伸出一根食指指着麻斗,他一脸惊愕地问:“现在日本这么开放了啊?两位是已经结婚了?”

“咳……”剩下的半杯酒也成功把巽呛个半死。

“邑辉!!”麻斗扭头朝始作俑者大吼大叫,脸颊阵阵发烫,就像发烧了似的,也不知是泡温泉泡太久还是羞耻心作祟。

无视麻斗气急败坏的怒吼,邑辉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本来就是事实啊!”
“诶?诶?”像嗅到明星八卦味道的小报记者,一之宫兴奋得手舞足蹈,“果然是结婚了吗?可是好像不太对诶,麻斗不是死神吗?难道邑辉先生也是死神?”
最后这句话使得巽原本就拧得像麻花的眉间更增加了几道皱痕。

“一之宫先生,就算我们阎魔厅全体员工辞职罢工,也绝不会请这位邑辉医生来当死神的。”

“嗯?为什么啊?”对邑辉过去重重令人发指的行径一无所知的一之宫摸着满是胡茬的下巴好奇地问道。

巽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推推眼镜回答:“因为死神的工作是引导死者轮回转生,而这位邑辉医生做的事却正相反,他是在将生者送入冥府。”

“哇!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一之宫缩缩肩膀露出一丝惧怕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挪动身体离邑辉所在的位置更远了。

“我只不过是给能干的秘书先生增加了点工作量,就被这么讨厌了啊!”邑辉莞尔一笑,看向巽的眼神依旧冰冷得如反光的刀子。

“说起来,邑辉先生也不是普通人吧?”一之宫兀自抢过话来,“最初见到你时就觉得有点奇怪了。”

“嗯?”

邑辉、麻斗和巽一齐将目光甩向一脸淡定的一之宫。

“因为啊!我的照相机怎么都照不出来他的真身啊!”

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却使邑辉瞬间变了脸色。真身……难道这个自称是除灵师的男人能看出他究竟是什么?

“一之宫先生,真身是什么意思?”麻斗急不可耐地追问。对于邑辉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对自己的事还要关心,他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也许就像是遇到了一个未解之谜,时间久了解谜的初衷已经淡忘,只是迫切地想要知晓答案。

“呀……就是说吧……”明明大家都急得要命,可一之宫却偏偏慢条斯理地解释:“我的那台相机呢,是分两种模式,因为我是摄影师啦,顶级摄影师,之前为麻斗照的那张照片超级美型呢……”

麻斗不由得皱眉,摄影师什么的都无所谓,他只想知道邑辉的真身究竟是指什么。

“一之宫先生,你就快点进入正题吧!”对于一之宫的碎碎念和说话不说重点巽已经领教过好几次了。

“哦哦,也对!”一之宫连连点头,眼神飘向一旁神色如常的邑辉。“就是说,我最初以为邑辉先生是这家旅馆里的幽灵,所以把相机调成了第二种模式,也就是非正常模式,在那种模式下,拍下来的是鬼怪的真身。可邑辉先生……”说到关键地方,他一下子停了下来,急得麻斗等人目露凶光。

咽了口口水润润喉,他接着说:“邑辉先生的情况很奇怪,相机上……居然什么都照不出来。”

“哈?”麻斗不由得叫出声来,照不出来不是正对吗?邑辉本来就是人类啊!

“相机照不出来……那是因为邑辉是人类吧?”

竖起一根食指轻轻摆了摆,一之宫不以为然地继续说:“人类的话如果是在第二种模式下照出来的依然是人,而像巽和麻斗这样的死神,照出来的就会是灵体,可是邑辉先生却什么都照不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好奇怪哦!”

双唇动了动,麻斗突然很想说些什么来证明邑辉是人类的事实然而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辩解。

“或许……”深沉磁性的嗓音响起,一如既往,听上去波澜不惊,一之宫的话并没有带给邑辉过多的动摇。从那只不祥的眼睛如诅咒一般出现在他身上时,他就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人类这种生物越来越远了。

一抹自嘲的笑容挂在那张比人偶还要精致的脸上,邑辉的神色异常平静,“相机拍不出我来,或许……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存在吧!”

此言一出,不仅是麻斗,就连巽也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那个邑辉?那个杀人如麻闹得整个阎魔厅鸡犬不宁的邑辉?为什么会说出如此悲伤的话来。

“不会的!”麻斗侧身与邑辉面对面,紫电之瞳难得地流露出一种坚定不移的眼神,“你不会不存在的,邑辉……杀了那么多人还把我和密害得那么惨,现在说你不存在,怎么可能!”

听上去像是责备一般的话语,但邑辉知道麻斗是在安慰他。嘴角浮起一丝隐隐的微笑,和平时不同,既不是冷笑也不是嘲笑,而是一种介于喜悦和满足的笑容。

“嘛……倒是有一种可能。”

就在麻斗他们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悲伤气氛中时,一之宫又开口了,“有人在你身上加了某种暗示,好让其他人看不出你的真身。”

“暗示?”麻斗和巽异口同声地问。

“嗯嗯!”一之宮连连点头,“就是像结界一样的东西,如果有人想窥视你的真身这种暗示就会发动,阻止他们,说白了就跟盾牌差不多。可能是有人想保护你,也可能是……”眼神饶有兴趣地盯上了邑辉挡着右眼的银色刘海,“有人不想你过早地暴露秘密。”

秘密……

邑辉下意识地抬手盖住了自己的右眼,脸上虽然平静得宛如一面镜子,但心中却暗流涌动。

先不论他的秘密是什么,那个在他身上加注暗示的人又是谁呢?会是藤堂千秋吗?这个名字浮现在脑海中的刹那又变得模糊起来,心中隐约对这样的结论产生了一丝抗拒。不管是否是藤堂千秋,总之那个神秘人物一定和他爷爷还有那个女人当年所做的研究有关。似乎越是深入调查关于他的身世便愈发扑朔迷离,不过只要能找出那个人,或许一切的疑团都能迎刃而解。

夜色愈发浓重,银白的圆月被厚厚的云层遮住,地上仿佛一瞬间暗了许多。

此时的麻斗也是心事重重,被一之宮刚刚的话语搅得心神不宁。

究竟是什么人在邑辉身上下的暗示?和藤堂千秋以及那位叛逃的博士又有怎样的联系?他想不通,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他无法猜测出邑辉的未来会如何,但不管怎样,他知道邑辉的未来一定和他有关。

接下来的时间里,四个浸在泡温池中的男人谁都没有再开口,沉默一直主宰着不大的庭院,直到池子里响起水波荡漾开来的声音。

 

“啊!真没想到我也有住高级旅馆的一天啊!”扑通一下扑到柔软的棉被里,已经是大叔年龄的一之宮像个小孩子一样来回打滚。

泡过温泉后,邑辉向老板娘追加了两人份的住宿钱,巽和一之宮这才有了过夜用的棉被。

啪嗒!巽一扬手按下了电灯开关,房间倏地变成一片漆黑。

“巽,为什么关灯啊?”麻斗抱着棉被坐在榻榻米上叫嚷,突如其来的黑暗令他有点不适应。

“因为一之宮先生说,房间太亮的话幽灵就不会出现了……我想这方面还是听专家的话比较好。”巽将手边推拉式的格子拉门拉开,清冷的月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在榻榻米上洒下一道迷人的银白,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立刻迎来了点点光亮。

偌大的房间中,四个人各干各的,一之宮趴在棉被里摆弄他心爱的相机,巽则很有精神地一直站在推拉门前,邑辉背靠着墙壁席地而坐,夹在食指与中指间的烟已经燃掉了多半根,麻斗还是和刚才一样抱着棉被,璀璨的紫眸望着窗外的风景。

虽然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交流,但目的却是一致的——等待幽灵或更加恐怖的东西现身。

挂在墙壁上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走着,却没有人去刻意记录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

房间里静的出奇,一如外面的夜色。

“麻斗……”

稚嫩而微弱的声音,仿佛离的很远,又仿佛很近。

抱着棉被昏昏欲睡的麻斗揉揉眼睛,朝四下望去。不知为何,房间突然变得很黑,没有光线反射进眼瞳中,他看不到其他三人的位置。

“麻斗……”

和刚刚相同的声音,好像在脑袋里盘旋,又好像是在耳边的呢喃。

心中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麻斗警觉地缓缓起身,疑惑的紫眸不断在黑暗中搜寻声音的来源。

“巽……一之宮先生……”他来回转身朝分不清方向的黑暗大声呼喊,“……邑辉?”

没有任何回应,仿佛那三个人根本不存在于这里一般。

神经立刻紧张起来,他从西裤口袋里将符抽出来紧紧捏在手中,本能告诉他情况不对。

“麻斗!”

清晰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脆生生的,不再像之前那么飘忽不定。

捏着符的手移动到胸前,麻斗摆好迎敌的架势猛一转身,紫眸瞬间放大,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

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