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8

话说第三章的5没放出来,被吞了,虽然我没觉得写了什么,然…………

大家可以去我的新微博查找,开个新微博就是为了放文的~


8、

啪!响亮的声音刺破黑暗中黏稠的寂静。

“一、一贵……”邑辉的母亲捂着被扇得通红的右脸颊,惊恐地看着面前宛如置身于火海中的邑辉。

此时的邑辉浑身散发出赤红光焰,周围的空气仿佛因炙烤而产生了微妙的扭曲。

“哼!”右边的长刘海被强烈的气流吹开,露出了那只不祥的右眼,如红宝石在黑暗中炸出炫目的光。他冷冷一笑,双手优雅地插进西裤口袋里,纤长的身体在榻榻米上倒映出不属于人类的张牙舞爪的影子。

“你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她早就死了……”向上翘起的性感双唇吐出轻巧的话语,“一个死人还想兴风作浪,真是讽刺。不过,托你的福,我大概猜到这间旅馆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面前的女人愣了一下,旋即“呵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病态而鬼魅,有点像精神病院中神经失常的病人。明明有着美丽动人的脸,看上去却恐怖得令人毛骨悚然。突然,清瘦的女人身形开始扭曲变形,瀑布般的长发渐渐消失,窄肩一下子变得强壮起来,不消半分钟的功夫,邑辉的母亲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面容沧桑却精神健烁的男人。

金属般的眼瞳霍然放大,邑辉不由得张开嘴,抽了一口凉气。

“……爷爷……”

面前的苍老男人穿着一身醒目的白大褂,布满皱纹的脸看起来已经年近耄耋,此人正是邑辉的爷爷,邑辉雪贵博士。

“一贵!”

沉稳有力的声音,如一道电流击中了邑辉的心脏。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两步,包裹在周身的红色光焰逐渐淡入空气。

“为什么……您会出现?”

雪贵博士微微一笑,堆满鱼尾纹的眼角看起来像一把小小的折扇,“我的好孙子,你不是有很多话想问我吗?”

深吸一口气,邑辉仿佛听到了自己因紧张而不安分的心跳声。

继那个女人之后这次是祖父么?今晚还真是个充满怀旧意味的一晚呢!

“爷爷……”缓缓开口,浸透着悲哀的低沉嗓音在问:“我……究竟是什么?”

迈着缓慢却稳健的步伐靠近邑辉,雪贵博士虽然面容苍老,却有着不输给年轻人的精神风貌,他向斜上方伸出的手够着邑辉那只与左眼截然不同的右眼,“你……想知道你是什么?”挂着双层眼袋的眼瞳霍然亮了起来,在漆黑一片中那突兀的两点光有些骇人。薄得好似一层纸的双唇轻启:“一贵……你……是独一无二的!是你母亲心爱的玩具……甚至爱到了不惜玩坏你,也是你父亲的累赘,所以他需要另一个继承他血统的儿子,还是我……第一个创造出来的成品,虽然有严重的缺陷,但残次品也是有残次品的意义……”

雪贵博士一边说一边咯咯地笑起来,沙哑的笑声像是从变调的扬声器里传出来的。手指在邑辉的右眼上爱怜地抚摸,他接着说:“你的存在价值就在于这只眼睛,早晚有一天,它会完完全全取代你,到时候……一贵,你……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永远永远……!”

异样的安静在黑暗中沉淀,宛如流不动的水泥,半晌,一串笑声兀自响起。

“呵……呵呵……”就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从邑辉的喉咙中传出了轻笑,这是一种令人意外的,释然而坦荡的笑。

雪贵博士闻声沉下脸来,先前游刃有余的神色不禁变得凝重,“你笑什么?”

脸上依然挂着笑,邑辉轻轻挥开雪贵博士的手,动作并不粗暴却透着前所未有的冷淡,“我是在笑,原来我真正害怕的……居然是死亡。”

确实是件很好笑的事,明明已经死过一次的他,内心竟然还在惧怕死亡和消失,对这样一个处处布满绝望与黑暗深渊的世界,对这样一个根本容不下他的世界,他居然还是如此留恋,就像当初在京都,本应抱着必死决心的他奇迹般地生还后,心中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太好了!

想来有什么可好的呢!始贵彻彻底底地死了,他失去了最初也是最后的目标,活下去无非是两个选择,要么像行尸走肉那样自生自灭,要么继续从前疯狂的杀戮。然后……他想不出然后,未来的路就像断崖,跳下去便是粉身碎骨……所以最终,他选择了回归原点,那就是他自己,这样一个被设定成杀人魔的自己,究竟是什么呢?

或许解开这个迷题,一切就会变得不同,他是这样认为的。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那个女人早就死了,而您也一样,爷爷……”性感的唇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邑辉慢悠悠地向雪贵博士逼近,没有丝毫咄咄逼人的气势却令瞪大双眸的雪贵博士一步步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角。

“爷爷,您在怕我……”将雪贵博士的身体夹在墙壁与自己之间,邑辉莞尔,诡谲的右眼霍然亮起,刺目的红光宛如一头嗜血的野兽像黑暗整个吞噬。

“不管在背后操纵这种幻觉的人是谁,我都要谢谢他。”右手如一缕风轻飘飘地落在矮了自己两头的雪贵博士头上,那抹云淡风轻的笑容加深了几分,“多亏了他,我才能跟潜伏在内心中的你们像这样对话……哦对了,爷爷,您的患者回来了哦!”

雪贵博士茫然的双眼瞬间颤抖了一下,“你说的是那个人……那个8年不吃不喝却还活着的……都筑麻斗!!”

“没错!”邑辉微微颔首,“爷爷的患者是被我找回来的,我本来是想继承爷爷的遗愿,您也知道,我一向都很崇拜您的,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感受到头顶上方传来的可怕力量,雪贵博士一下子全身僵硬得像块石头。

“你、你要干什么?”

“呵呵……”邑辉笑了,没有从正面回答雪贵博士的问题,“麻斗和我一样,背负着深深的绝望,那是即便死……也无法挣脱的命运的诅咒……但是,现在的我想通了,我……不是你们任何人的人偶,那种玩坏了可以随手丢弃的古董娃娃,或许从前是那样吧!不过现在不同了,如果我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怪物,是人类将破坏的程式写进我身体里的话……”手指轻轻扣住散发着红光的右眼,性感的唇突然之间笑得狰狞,磁性的嗓音也变得高扬,“我不会让你们如愿以偿的!如果破坏是刻在身体里的程式,那这次,我要破坏的……就是自己的命运!”

啪!雪贵博士颤抖的身体突然像爆炸的气球在邑辉的眼前炸成一片灰烬。

空荡荡的房间摇晃起来,四周的黑暗开始崩塌,像贴在墙上的壁纸,被一片片撕扯下来,透过黑暗与黑暗之间的缝隙,邑辉看到了熟悉的低矮木桌、格子拉门,迎着银白月光的落地窗以及……

散发着猩红光芒的右眼变本加厉地不安分起来,他高举手臂,与此同时,迷人的双唇张开一道缝隙,“应龙!”

 

滴答……

是水滴滴到水面上的声音。

“怪物!怪物!你是怪物!”

“不、我不是!我不是怪物!”

是谁?是谁的声音?

是我?是我的声音……

“我是谁?”

一个声音在耳畔低语。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怪物!都筑麻斗是怪物!”

“都筑麻斗又是谁?”

那个声音继续在耳畔低语。不知道……他应该是……不知道。

身体蜷缩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麻斗紧紧闭着双眼,表情宁静而安详,仿佛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仿佛永远不会再醒来。

灵魂徘徊在不堪回首的过去里,像是迷失了回来的路,只是在原地踏步不前。

那时的他,只有18岁。

啪!皮肤被石子锋利的边缘划伤了,很快又自动愈合。

“都筑麻斗是个怪物,快点逃啊……”

又有小孩子这么说他了,他是人啊,为什么要被说成是怪物。

“听说他的伤口会自动愈合,是不是真的啊?”

“是,你看田中那家伙把他打成那样他都没事……”

“嘿嘿,有意思,不知道被刀子捅了是不是也不会死啊?”

“试试呗,反正他都不反抗……”

“不要吧,好可怕的样子……”

“怕什么!又不会留下证据,他不是怪物嘛!怪物活该被打!快,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他那眼睛,人哪有紫色眼睛的。”

“就是……根本就是个怪物,真恶心!”

“你们来吧,我看着就好!”

“真是一群胆小鬼,我来!”

……

一群少年少女七嘴八舌的声音,脆脆的,很好听。

扑哧!

刀子扎进皮肉里,疼,好疼!!全身上下每一处像被活活撕扯开来疼得他不能自已。喉咙被勒得不能呼吸,快死了!可是他知道他不会死,无论遭受多么残忍的折磨,无论伤到多少处要害,他的身体都会以惊人的速度痊愈,甚至连一道伤疤都不曾留下,只有排山倒海的疼痛深深烙在了心头。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紫水晶般的眸子里霍然映出模糊的银白色,紧贴着眼角膜,是刀尖!

“不、不要、不要——!!”

想起来了……18岁的那年,那一天,他被那群恶作剧的孩子们刺伤了一只眼睛,那种疼痛,即便死也忘不掉。然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记得了,等到回过神来,面前是一片粘稠的血红,一具具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的尸体填满了空洞的眼睛。除了那18名虐待他的孩子,还有赶过来找他的姐姐……全部都死了!

他做了什么?!

他杀了人!!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滴答……滴答……

还是水滴滴到水面上的声音。

好困……好想睡……好累……

“就是这样,麻斗……沉睡吧,将身体交给我,将灵魂交给我,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从很久很久以前……”

 

阎魔厅富丽堂皇却昏暗无比的大殿里,藏在黑暗中的龙椅上,一个男人紧握右拳重重地砸在贵金属材质的扶手上,发出巨大的闷响。

“近卫,麻斗那边的情况不对!”

大殿下,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十王厅课长近卫单膝跪地,“难道说……开始觉醒了吗?”

“不……还没有……”男人镇定自若地回答,沉着的嗓音像在空旷的山谷间听到的那样,伴着几重回音,在大殿上空盘旋。

“可是,我们必须要早作准备……为了我们的计划,决不能让那个人苏醒!”

跪在殿下的近卫课长用力一点头,“是!”

阎魔厅再度陷入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或许这才是冥府的本来面目,悬挂着“正大光明”四字匾额的大殿上,只剩下身体隐没在黑暗中的男人,他是执掌冥府的王者——阎魔王。

手指卷起漆黑如夜的发丝,阎魔王喃喃自语:“你想逃开吗?麻斗……我不会把你交给那个人的!”

 

“麻斗!”

混沌的神经被拨响,麻斗紧紧闭合的双眼颤了一下。

是谁?谁在叫我?

“不、睡吧,没人叫你……你忘了,大家都讨厌你,因为你是杀人凶手!”

这是那个人的声音,甜甜的,在深层世界里听到过很多次的,他自己的声音。

“麻斗,快醒醒,麻斗!”

又来了!这个声音又是属于谁的呢?好像也是听到过很多次的,一个他十分熟悉的人的声音。

“麻斗!麻斗!!”

“喂喂,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

纷繁杂乱的人声、响声……还有什么声音混杂在一起,好吵!

不要吵他睡觉!不想醒来,醒来全部都是痛苦的事,全部都是……全部?

“麻斗!麻斗你快醒醒!”

“没用的,麻斗的灵魂不在这里。”

嗯?这个声音……低沉而又富于磁性的男中音……好熟悉,好熟悉……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眉间紧紧皱了起来,原本人偶般平静的面庞开始有了表情。

“麻斗,听得到吗?是我……邑辉。”

邑辉?!

唰!沉重的眼睑像被针刺痛一下子睁开,一对明亮的紫眸微微颤抖。

“邑辉,邑辉在哪里?”麻斗猛地站起身在空无一物的黑暗中来回打转,视野之中除了一片茫然的黑暗外,一无所有。

“这里是……我怎么会……”头部突然传来一阵钝痛,他捂着嗡嗡直响的头半蹲下来,大脑一片混乱。

“麻斗……快点回来,如果你不回来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黑暗中响起邑辉冷酷的声音,麻斗浑身一惊,不知为何头痛却意外地减轻了许多。

“你要干什么,别乱来!”

“呵呵……麻斗,能阻止我的人只有你,你再不回来……这间旅馆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我杀死,老板娘、和也、一之宮……还有你曾经的好搭档!”

“不要!”听出邑辉声音中的认真麻斗急的团团转,“邑辉,我这就回去……可是你在哪里?”

另一头的现实世界里,紧闭双眸的邑辉扶额摇头,无奈地扯了扯唇角。

“邑辉你在干什么,快来帮忙!”巽扭头朝邑辉吼道,镜片后的双眸射出不满的光线。

邑辉睁开眼淡淡一笑,不疾不徐地回答:“我在和麻斗心电感应啊,不要打扰我。”

“什么!你知道麻斗到底怎么了?”

“麻斗的灵魂被困住了,我在召唤他回来。”

斜眼瞟了下身边抱着棉被陷入沉睡的麻斗,那张俊美的脸出乎意料地安详。或许从这个痛苦的世界中逃离是麻斗最大的心愿吧!但他不会允许的,只要他还坚持与这个世界抗争,就决不允许麻斗率先投降!

再度闭起眼,邑辉深深吸气,继续呼唤不知躲在哪个空间中的麻斗。

“麻斗,我就在你身边……”

“我身边?”麻斗游目四顾。这黑黢黢一片,哪有人影?

“我心爱的麻斗,你一定能找到我。快想起来,我们在哪?”

在哪?

麻斗心中猛然一惊!是啊,他们不是来“白鹭馆”处理事件的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说起来,这里是哪里啊?

像是呼应心中不断增强的疑问似的,麻斗的脚下渐渐迸射出白光,犹如绽放的烟火,一下子将浓稠的黑暗刺破!

 

倏地睁开双眼,紫眸中映出了熟悉的摆设,是他们所在的贵宾间。

“麻斗!”

呆呆地扭头循声望去,只见巽扭着身子,被操纵的影子围在周身,身体正前方,一团看不出具体模样的黑乎乎的东西像一条巨大的肉虫,数不清的黑色的手从那团东西中伸出来,软得好似一根根面条,和巽控制的影子撕扯在一起。

“咦?”麻斗震惊,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醒来就看到恐怖电影中的场景。放开紧紧抱住的棉被,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一抬头,迎上了对面邑辉含笑的目光。

心脏猛然收紧,他好像一瞬间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欢迎回来,麻斗。”

 

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