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9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9、

“我……我刚刚……”麻斗摸着砰砰直跳的胸口,脑海中像电影快进一般飞速掠过无数画面。

“你刚刚差点被幻觉吞噬,不过还好,是我把你唤回来的哦!”邑辉眼瞳微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他的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一如既往地优雅且悠闲。另一边,应龙应他的召唤正在帮助巽和一之宫与不断逼近的黑影战斗。

“你说……是幻觉?”太阳穴猛然掠过一丝疼痛,麻斗紫眸眨了一下,不由得用手掌按住额头。

眼前闪过一大片鲜红欲滴的蔷薇,瞬间又变成了一大片血淋淋的尸体,蔷薇与尸体的影像来回切换,就像电视机坏掉了一般。他感觉自己就站在正中央,然而正中央却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朵雪白的蔷薇花苞,渐渐的,娇小的花苞开始绽放,雪白的花瓣逐渐染上鲜红,很快白色的蔷薇花苞变成了一朵怒放的红蔷薇,然而它还不满足似的继续生长,越来越巨大,嫩黄的花蕊像一张狰狞的笑脸,与此同时,周围的蔷薇花海却像被吸光了血,变成了一片惨烈的白,最终枯萎成一株株焦黄的草。

“麻斗!”

肩膀传来疼痛,恍惚的紫眸一下子恢复聚焦,麻斗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是邑辉在抓他的肩膀。

“麻斗……你看到了什么?”敛起笑容,邑辉此时的表情十分严肃。

“我……”双唇微微张开,麻斗突然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他看到的是什么?

他看到的是自己。

一个为了生存而将周围的一切作为牺牲品的邪恶的人类,不,连是不是人类都很难下定论。

知道麻斗又在胡思乱想,邑辉轻声叹了口气,双手捧起麻斗的脸,动作轻柔得令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麻斗,看着我……”

磁性的男中音,充满魔力似的令他无法抗拒,麻斗不由自主地扬起视线,对方淡淡的金属色眼瞳眩晕了他的紫眸。突然感到一阵心虚,仿佛被那道充满疼惜却敏锐的视线剥光了全部伪装。他知道,他的一切都逃不过邑辉的眼睛。

半晌,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很轻,吐出的话语却与之相反,沉重得令人喘不过气来,“邑辉……我、我啊……是杀人凶手……”

咚!脸贴上了雪白的衬衫,一股清新的味道钻入鼻腔,脖颈周围被暖暖的体温包裹。麻斗反应了一秒钟才意识到……他被邑辉抱住了。

扑通扑通扑通……过分清晰的心跳声,不知道是邑辉的还是他自己的。巽还在,一之宫先生也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挣扎的,挣脱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男人的怀抱,可是……他做不到。虽然从虚幻的底层世界中回到现实,但灵魂的某一个碎片却似乎永远地留在了那里。邑辉刚刚说他是被幻觉困住了,可那些真的是幻觉吗?他不知道,不,他知道,那些不是,即便是也是从他漫长的回忆中提取出来的最真实的幻觉。

好可怕……好可怕……

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他怕,明明并不惧怕死亡,但还是害怕,究竟怕的是什么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隔着一层并不厚的衬衫,脸颊感到愈发温暖,这份温暖就像放入黑咖啡中的砂糖逐渐沉淀到心底,衬衫的另一边是邑辉结实的胸膛。一直以为这个冷酷的杀人狂流的一定是冰冷彻骨的血,没想到却是如此暖人。

“麻斗……”一只手轻轻摸着麻斗的发丝,邑辉的心头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闷得难受。他承认他曾经也这样伤害过麻斗,但此时,却对做了相同事情的这间旅馆的“幽灵”十分憎恶,憎恶到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程度。

就算要伤害,能伤害麻斗的那个人也只有他,他不容许,其他人将他的所有物逼到绝境!

“不要紧的,你是杀人凶手……这件事在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了。”

波澜不惊的声音灌入耳膜,麻斗的心脏猛地一跳,明明算不上安慰的话语却意外地使他产生了被救赎的错觉。

“你是杀人凶手……我也是……”邑辉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缓缓吐出,“我们两个是一样的,所以……你不是一个人,有我在。”

紫眸一瞬间放大,麻斗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或许,他最害怕的,不是死亡,不是连累他人,而是……孤独。被他人划出一条界线的,深深的孤独。

“我……”缓缓仰起脸,视线沿着邑辉白皙的颈项向上移动,直到与那只迷人的眼瞳对视,“我……可以相信你吗?”

圈住麻斗的手臂更加用力,邑辉仿佛是在用这份力量肯定麻斗的问题,“可以哦,只要麻斗愿意的话。”

脸一下子红了,像染上了夕阳的颜色,麻斗努起嘴,紫水晶般的瞳仁狼狈地移到了眼角。

真是可爱……

看着害羞的麻斗,邑辉性感的唇线弯起愉快的弧度。这个脆弱、善良、可恨又令他爱不释手的人,恐怕他这一生都放不开了。

“我说……!”

透着强烈不满的声音兀自响起,打破了麻斗和邑辉间暧昧得令人陶醉的气氛。

循声扭头,紫眸中映出的是巽杀气腾腾的脸。

“啊,巽……”麻斗急忙挣脱开邑辉的怀抱,挠挠后脑勺,脸颊依然红彤彤的。

清醒的表情与清澈的眼眸,是他熟悉的麻斗。到刚刚为止还提心吊胆的巽终于安心地吐了口气,推推眼镜说:“麻斗,你可不止有这位恶名昭彰的邑辉医生,还有我,我也在你身边……不止是我,密、亘理、课长,大家都在,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铿锵有力的声音,使空荡荡的心突然胀满了幸福,这就是语言的力量,既能给予人强烈的打击,同时也能成为拯救一个人的武器。

笼罩在心头的阴影犹如被清风拂过,消失得一干二净,半晌,麻斗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甜甜的笑容,紫眸熠熠生辉。

是啊,不管他过去做过什么,现在的他是以死神的身份存在的,如果说他还能为过去犯下的罪孽做出补偿的话,那就是做好现在的工作,引导冥府的亡灵转世,阻止人间的悲剧发生。

“哼……看来我的竞争对手还真不少呢!”邑辉笑着调侃,看向巽的眼神却不再像之前那么咄咄逼人。

“虽然非常不情愿……”巽一挥手将伸到面前的黑手斩断,侧着身子对邑辉说:“不过,你帮忙唤回麻斗,我还是要说声谢谢。”

“被阎魔厅能干的秘书先生道谢,我真是受宠若惊啊!”微微一笑,邑辉的视线转向正在袭击巽和一之宫的不明物体。唰!一团红光如一簇火焰从他的脚下窜起包裹住他颀长的身体,受到气流冲击而掀起的银发下,不祥之瞳散发出凌冽的光芒。“接下来,该是清理垃圾的时间了!”

看着剑拔弩张的邑辉等人麻斗有些迷茫,虽然他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也看出这间旅馆的确有古怪,不过一时间还是有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就在他拼命理清头绪之际,脸颊突然被什么东西碰到,扭头看去,紫眸中霍然出现了一只黑黢黢的手。

“哇!”身体向旁边栽了一个跟头,嘴角不由得疯狂抽搐。

这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啊?!

“麻斗!”接连召唤出几只虫雕,邑辉指着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黑团说:“这些东西,大概是以恐惧为饵食的。”

“恐惧?”

“没错!”邑辉点头,“我想,或许是旅馆里的‘幽灵’通过幻觉引出人心底最害怕的东西,将人的灵魂困在幻觉里,再放出这些东西来吞噬他们的恐惧。所以……你才会看到你最不想回忆起的过去。”

是……这样啊……

麻斗在心中轻声低语。假设邑辉的推断是正确的,那就正好解释了旅馆的客人纷纷被吓得落荒而逃的原因。毕竟人与人内心的恐惧程度不同,因此有些人只是连夜退房,而有些人却被吓得魂飞魄散。

可如果事实正如邑辉所言,那邑辉……

心底产生了一丝波动,麻斗看向邑辉的眼神不禁变得复杂,双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像是猜出了麻斗的心思,邑辉不问自答,“我也……见到了,非常不想见的东西。”波澜不惊的脸没有一丝动摇,反而挂着性感的浅笑,“那个女人……和爷爷都很精神呢……真是的,就算是死了也不老实。”

那个女人和爷爷……应该是指邑辉的妈妈和雪贵博士吧!

麻斗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他并不想去揭人内心的伤疤,更何况他知道邑辉的过去有着和他同等程度的痛苦。

“邑辉……”

“不用露出那种表情,麻斗。”邑辉笑得十分自然,比起麻斗,他反而将事情看得很淡,是怪物也好,是残次品也好,他都无所谓,现在还去拘泥于那些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事也是于事无补。这次,他不想再失败了,为了他崭新的目标,以及崭新的未来。

“你们还在说什么闲话,麻斗,快工作!”巽板起脸来训斥道。咔嚓,锐利如刀的影子将从黑团中伸出的手切成两段。

不想让麻斗和邑辉聊太多,虽然目前无法判断出邑辉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个曾经深深伤害过麻斗的男人,他怎么都无法彻底放心。

“啊,好好!”麻斗慌慌忙忙地从西裤口袋中抽出符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摆好架势。先前被恐惧和自我厌恶侵蚀的灵魂虽不能说完全康复,但当下,他知道自己最该做的是什么。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轰隆!硕大的法阵凭空降临,将几个黑团牢牢罩住,困在其中的黑团顿时传出刺耳的嘶鸣。

“呀,麻斗好厉害啊!”抹着遮阳帽下布满汗珠的额头,一之宫姗姗地说道。他的手里拿着那台两用的照相机,隐约有柔和的白光包裹在上面。

“一之宫先生,你的照相机……”麻斗指着像坏掉的灯泡那样忽明忽暗的照相机问道。

“啊,你说这个啊!”一之宫低头看看手里的相机,“这是我的除灵小道具啦!可以吃掉妖魔的力量,也可以帮人驱走附身的鬼怪。”

“哇~好羡慕……”麻斗立刻露出一副眼巴巴的小狗表情。

原来单反相机还有这么多功能啊!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巽,后者正巧回过头来。

光是看表情就能猜出麻斗的心思,巽眼镜片反着狡黠的光,眉开眼笑地说:“钱的话毫无商量的余地,你就死心吧!”

啪!满心期待像掉在地上的水晶球摔得粉碎,麻斗圆圆的小狗脸挂起两道宽面条泪。

“麻斗,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一台哦!”将几个被困住的黑团击得粉碎,邑辉信誓旦旦地说道。

“真的吗?”双手交握在胸前,麻斗的紫眸顿时变成了一闪一闪的星星眼。

“欸,当然!”邑辉微笑着看看麻斗,又挑衅一般地将视线转向巽。

两道分别从两个方向射出的电流电光石火般地在空中相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麻斗眨眨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又挑起了不必要的纷争。

砰!

突然一声巨响,巽身边那团像极了肉虫的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挣脱法阵的束缚,看起来软趴趴的身体动作却异常迅猛。

“麻斗!”巽扭头叫道。

唰一闪身,麻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了大门口,以自己的身体封住了“肉虫”的去路。

“肉虫”分不清哪里是嘴的头部传来诡谲刺耳的尖叫,无数黑手一齐朝麻斗射去,快如子弹。

眼疾手快地抽出符挡在身前,一道半透明的结界像一堵墙立在黑手与麻斗之间。刺啦!触碰到结界的黑手刹那间化为了灰烬。

似乎看出自己与麻斗间的实力差距,“肉虫”不再发起攻击,像是在观察麻斗那样,胖乎乎的身体在麻斗面前来回摇晃。

“嗯?”麻斗一愣,微微皱眉,总觉得在“肉虫”的头部隐约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熟悉到令他心痛的……

这是……!

扑通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上,颤抖的目光所看到的,是一张女人的脸,女人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和记忆中的一样,那张脸年轻美丽。

“麻斗……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与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正相反,麻斗呆若木鸡,半晌,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姐姐……”

这个女人,正是麻斗的姐姐琉架。

嗖!趁麻斗恍惚的瞬间,“肉虫”一下子夺门而出。擦肩而过时,麻斗仿佛听到了来自姐姐琉架的,清晰而冷漠的声音——

“麻斗,我恨你!”

像一块饼干被掰成两半,麻斗清楚地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肉虫”逃跑,巽和一之宫紧随其后追了出去,邑辉走到麻斗身边停下脚步,将麻斗微颤的身体扶了起来。

“你还真是个让人操心的人呢!”

低垂着头,麻斗愤愤地咬住嘴唇,右手用力按住疼痛不已的左胸。

为什么他这么没用?明明下定决心要活在当下做好死神的工作,可一旦被挖出过去的创伤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动摇。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麻斗……”伸手一下子掐住麻斗的脖子,邑辉强迫麻斗抬起脸与他对视。

“记住,你是属于我的,我不会让你的恐惧把你夺走!”

锁住颈项的力量渐渐放松了,可缠绕在上面的热度却没有消减,仿佛要将皮肤融化一般,麻斗觉得浑身烫的厉害。

“走吧!我们可都受了这间旅馆的‘幽灵’不少照顾,不送点回礼怎么行?”邑辉的嘴角挑起一丝残忍的笑,闪着红光的眼瞳表示赞同一般,光芒愈发刺眼。

或许是受到了邑辉的感染,麻斗慌乱的情绪稳定了不少。跟随邑辉的脚步走出房间,狭长昏暗的走廊犹如展开的卷轴在眼前延伸开来,左右两侧的和式房门像复制粘贴似的,一模一样,每一扇门都紧闭着,明明和白天没什么不同,但此时看起来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巽和一之宫先生呢?”麻斗警惕地朝四下望了望,他们是先后离开房间的,时间间隔应该并不长才对,可走廊上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甚至听不到半点打斗的声音。“难道……他们陷入其他空间里了?”

邑辉没有立刻回答麻斗的问题,而是沉默着向前走了几步。凝重的空气像结了冰,令人窒息。

“搞不好……陷入其他空间的那个……是我们也说不定。”

“呵呵呵呵呵呵呵……”

话音刚落,一串稚嫩的笑声回荡在空空如也的走廊正前方,邑辉和麻斗驻足。只见不远处的黑暗中,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影影绰绰的轮廓。

“和也?”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