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10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10、

“大哥哥……你们是谁?”转过身来的和也,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诶?”麻斗不禁一愣,面前的和也竟然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似的,更令他惊讶的是,和也虽然还穿着那身灰蓝色的浴衣,可原本左眼上缠着的厚厚的绷带却消失了。

“我、我们……”

“大哥哥也是来玩捉迷藏的吗?”和也蹬蹬蹬地向麻斗跑去,“不过,不可以太大声哦,不然妈妈会发火的。”

“和也和也!”

尖利刺耳的叫声,从昏暗的走廊尽头处传来。这是属于女人的声音,麻斗和邑辉能猜得出这个女人是谁。

“啊糟了,是妈妈,又会挨打的……大哥哥,你们快点走吧!”和也说完转身一溜烟跑掉了,小小的背影像与黑暗融合了似的逐渐变淡,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麻斗搔搔头发,感到一头雾水。

“看来……我们好像进入了过去的时间里。”邑辉一边以缓慢的步速向前走着一边说:“那时那个小鬼的眼睛还没有受伤。”

加快脚步与邑辉肩并肩,麻斗说出了另一个种可能性,“也有可能是未来啊,和也治好了眼睛。”

“呵……你还是这么乐观。”邑辉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总之,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我们肯定不在原来的空间就是了。”

“看起来是这样啊!”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再往前走就是玄关了。麻斗一只手扶着墙壁扭头朝另一边看,视野中是一扇房门,和其他房间一样的和式房门。

不由自主地用手摸着下巴,他喃喃自语:“好奇怪……”

“嗯?怎么了?”

“没什么……总觉得和白天有哪里不同,这条走廊……”麻斗歪歪头陷入了思考,不过思考的时间并不长,连半分钟都不到就被突如其来的叫声打断了。

“麻斗!你在哪里?”

是巽!

麻斗来回扭头寻找声源处,尽管漆黑一片的走廊前方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他还是奋力朝那边挥手,“巽,我在这里!”

“没用的,他们看不见我们……”邑辉慢悠悠地说着,出其不意地捏住麻斗的下巴将麻斗的脸转过来正对他,金属般的眼瞳笑得很迷人,“现在没人来打扰我们,正好可以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呢!”

看着两片性感的唇逐渐贴近,温热的呼吸扑在脸上,麻斗心慌意乱,脸颊一阵阵发烫。

“别、别开玩笑!”慌慌张张地拍掉邑辉的手,他深吸气调整紊乱的呼吸,转身面朝他们来时的方向正色道:“呐邑辉,我们回去吧,回那个房间里,也许就能回到原来的空间。”

闻言,邑辉脸色微变,一副颇不情愿的样子,“真是的,麻斗就这么不想和我单独相处?别忘了你的初夜还欠着我呢!”虽然嘴上抱怨不断但他还是从善如流跟着麻斗往回走。

在即将踏入房门的瞬间,麻斗回头,最后望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

果然,哪里不太一样。

“麻斗!”

刚一回到房间,麻斗就看到身在庭院中的巽风风火火地朝他走来。

“你去哪了?我和一之宫先生找了你好久。”

“呀,麻斗你回来了啊!”

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麻斗转身,看到一之宫正站在门口脱鞋子。

“我和巽追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追丢了,结果又发现你们不见了,就急忙到处找你们。”

看来一之宫先生刚刚应该就在走廊里找他和邑辉,而实际上他们也在同一条走廊里。走廊只是一条东西走向的笔直的路,他们和一之宫先生却没有碰到面,果然还是因为空间不同吗?

麻斗安静地思考着,一只手随意地扶着墙壁。

这间旅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萦绕心头的疑问还没有得到解答,天却已经渐渐亮了。

拂晓降临,黑夜散去,暖暖的阳光冲破云层,洒下一片金黄。生活最美好的一点就是无论在多绝望的世界里,迎接新一天的永远都是灿烂的晨曦。

咚咚!

伴着两声敲门声,推拉门被拉开。

“几位客人昨晚睡的还好吗?”老板娘端着丰盛的早餐,露出一副服务性笑容问道。她的身边还跟着左眼缠满绷带的和也。

“嘛……还不错,棉被很舒服啊!”麻斗笑嘻嘻地回答,心里想的却是:折腾了一整夜他根本就没睡,何来睡的好不好啊?

“我们睡的都很好……”邑辉将拿在手中的眼镜戴起来,薄薄的金属镜框划过一道银光,“倒是老板娘和和也,你们睡的好吗?”

老板娘和和也明显一愣,旋即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哎呀,我睡眠一直不太好所以晚上会先吃点安眠药再睡。”

“哦?”邑辉似笑非笑地轻声哼了一下,继续问:“那和也呢?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揪住老板娘浴衣下摆的和也眨眨漆黑的大眼睛,沉默了片刻才回答:“……和也不用睡觉的。”

“和也!”老板娘扬手朝和也的后背猛拍了一巴掌。

过分响亮的声音听得麻斗心惊肉跳。

这母亲,下手也太狠了吧?

“这孩子就喜欢乱说话,您别介意啊。”老板娘朝邑辉点头哈腰,同时一只手还按住和也的头逼着和也跟着鞠躬。

邑辉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将手伸向和也,“我还挺喜欢这孩子的,来,和也,过来……”

与那只在人类中十分罕见的金属色眼瞳对视,和也摇摇头,像受惊的小动物一个劲儿地往老板娘身后钻。

“哎呀,您看,这孩子可能是有点怕生。”老板娘微笑着解释道。

“诶?”

邑辉正要开口,旁边一之宫的一声拖着长长尾音的嚎叫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小朋友!我们以前见过的,你还记不记得?”一之宫像只小兔子似的踩着欢快的脚步来到门口,自来熟地摸着和也的头,“是我哦,一之宫……”

和也努努嘴,露出一副懵懂的表情,随后突然恍然大悟地指着一之宫大叫:“啊,你是那位照相机叔叔!”

……照相机……叔叔?!

一之宫嘴角抽搐个不停,说他是照相机也就算了,他确实是相机不离身没错,可叔叔是怎么回事?他今年可是差一岁才到三十诶!还是标准的二十代!!

“我啊……是摄影师哥哥,哥哥哈……”指着自己的鼻子,他很没底气地强调。

和也小鸡叨米似的点点头,难得的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照相机叔叔!”

这不和刚才一样吗?!

脆弱的小心肝受到严重的打击,一之宫默默地蹲去墙角种蘑菇。

“一之宫先生,你认识和也?”麻斗扭头问身上种满蘑菇一身怨气附体的一之宫。

“啊,是啊!”用力甩掉自己身上的蘑菇,一之宫回答:“大概两年前我来过这里一次,那时见过这个孩子哦!”说完,他抬眼看向老板娘,问:“呐,老板娘,可不可以把这个孩子借给我一会儿,我有点事要问他。”

“诶,这个……”老板娘一脸为难,低头看看和也,又看看一脸期待的一之宫,犹豫片刻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和也,不许再乱说话吓唬客人,知不知道?”老板娘千叮咛万嘱咐了半天,才不情不愿地拉上麻斗他们的房门,将和也留在了房间里。

 

阳光明媚的庭院里,小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唱着人们听不懂的歌。下方,三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唱着古老的童谣。

“かごめかごめ(竹笼眼竹笼眼),かごの中の鸟は(笼子里的小鸟哟),いついつ出やる(什么时候能出来),夜明けのばんに(黎明的夜晚),鹤と亀が滑った(鹤与龟滑倒了),後ろの正面誰?(背后的那个是谁呢)”

“是鬼哥哥!”和也脆脆的嗓音在庭院中响起。

心中一惊,麻斗挠挠后脑僵硬地笑了笑。他还是很不习惯和也给他起的这个代号,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用这个代号来形容他或许真的很贴切。

“嘛……真是输给你了。”麻斗笑着和蹲在中间的和也换班。

“鬼哥哥终于当鬼了!”和也很兴奋地跑到外围和巽以及一之宫牵手。

“邑辉!”巽回头朝正坐在落地玻璃窗前悠闲地喝着茶看他们胡闹的邑辉大喊:“过来帮个忙!”

之前是三个大人将和也圈在中间,但这回轮到麻斗当鬼,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子实在没办法顺利地围住麻斗高大的身体。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他们是在玩“笼目歌”的游戏。

将和也留下来后,一之宫很殷勤地问了和也好多问题,从“记不记得两年前我给你抓了只蜻蜓”这类无关紧要的小事到“临走时我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圆圆的滑滑的,不知道你看没看到”这类令和也一头雾水的问题。

结果自然是,他什么都没问出来。

干脆死心的一之宫想将和也送回到老板娘那里,可和也却拼命摇头拒绝,那惊恐的样子就像是在担心自己会被卖掉似的。

麻斗觉得是老板娘对和也太过严厉才导致和也宁可和陌生的大哥哥们呆在一起也不愿意回去。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当起了奶爸,陪和也在庭院里玩“笼目歌”。当然,这奶爸的行列中没有邑辉。

倒也并非邑辉不肯配合,而是和也对于邑辉,似乎比害怕自己严厉的妈妈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放下精致的茶碗,邑辉站起身,向庭院中走了几步,模特般挺拔的身姿在阳光下真的会给人造成是天使的错觉。

“真是的,我过去那个小鬼不是会害怕么!”

听到邑辉的声音,和也立刻松开牵着巽和一之宫的手,躲猫猫似的躲到一之宫身后,小声嘀咕:“那个大哥哥……好可怕……”

游戏进行不下去,用手捂着双眼蹲在地上的麻斗悻悻地站起身,正巧迎上邑辉的目光。两人心有灵犀地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比起圆滑的大人,或许小孩子看事情看得更加清楚,也更加不容易说谎,就像和也。

他是鬼哥哥,邑辉是可怕的大哥哥,说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麻斗耸耸肩,对躲在一之宫身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和也说:“和也别怕,可怕的大哥哥没过来,离你很远的。”

和也将信将疑地点点头,半晌才从一之宫身后探出身来。

“真乖……”麻斗笑着摸摸和也的头,目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和也左眼处厚厚的绷带上,昨晚在另一个空间中见到的和也的影像一下子在眼前闪现。

“啊对了,和也,你这只眼睛是……”

伸出的手在即将触碰到绷带时被和也轻巧地躲开了,麻斗也没勉强,悻悻地收回手。

“你是说这只眼睛?”和也小小的手摸着自己的左眼,困惑的表情表示出他正在费力地思考。

“对,这只眼睛是受伤了吗?以前也是这样?”麻斗迫不及待地追问。

“不是哦!”

抢在和也之前,一之宫先做出了回答,“这孩子两年前我见到时脸上还没缠着这么夸张的绷带呢,左眼也是好的。”

这个回答肯定了麻斗心中的猜想。果然,他们昨晚见到的是过去的和也么?

各种疑问交织在心中理也理不清,对他而言,这间旅馆愈发扑朔迷离,错乱的空间,用幻觉引出别人的恐惧进而吞噬的不明物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看出此时的麻斗心事重重,巽体贴地靠近麻斗耳畔小声说:“我昨晚已经紧急联络了俱生神,让他查查有什么东西是专门吸食恐惧的,相信今天就会有消息。所以,你别太担心了。”

“嗯!”麻斗点点头,看向巽的眼神有点撒娇的意思。

“咳!”看不惯自己的所有物和别人眉目传情,邑辉很不悦地咳嗽了一声。

“啊!我知道了。”突然响起的脆生生的声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只见和也扬起小脸看着麻斗,漆黑的眼瞳微微弯起,“……这只左眼是神赐给我的礼物!”

这是对麻斗刚刚那个问题反应慢了半拍的回答。

“啊……是这样啊!”对于和也的解释麻斗听得似懂非懂,而谁都没有注意到,一直笑嘻嘻的一之宫在听到这句话后猛然沉下脸,两道剑眉之间凝起一抹忧郁。

“对了,鬼哥哥……”和也靠近麻斗,向上伸手扯了扯麻斗扎进裤子里的白衬衫,“鬼哥哥还是早点离开这里比较好……”

“嗯?为什么啊?”麻斗低头看着和也,总觉得那只漆黑如墨的眼瞳像一个吸盘,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因为……鬼哥哥很好吃呀!”和也说完松开手一溜烟小跑跑到落地玻璃窗前,转身朝麻斗他们挥挥手,“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妈妈会生气,妈妈生起气来很可怕的,比那边那个可怕的大哥哥还要吓人,和也不想挨打,所以和也要回去了,拜拜!”

小小的身影就这样踩着榻榻米消失在房门口,身后是面面相觑的麻斗等人。

邑辉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慢条斯理地说:“看来那个小鬼不简单呢!”

“啊!”

话音刚落,麻斗突然大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大白天见鬼了呢!

“怎么了,麻斗?”巽和邑辉异口同声地问,两人旋即互瞪一眼。

“是这样啊……”麻斗先是垂下视线,仿佛是在理清头绪,之后,坚定的目光绕过巽直接看向邑辉,帅气的脸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我想……我可能知道那条走廊哪里不对劲了。”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