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11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11、

静悄悄的黑夜,静悄悄的月色,静悄悄的走廊,一切的一切仿佛定格在某一帧静得叫人嗅不到一丝活物的气息。

麻斗一边沿着狭长昏暗的走廊漫步一边自顾自地说:“我感觉到的不和谐就是房间数,白天看的时候左右两侧是对称的,可是昨晚……却多出了一扇房门。”

他想,他最初在这里听到的怪异的呻吟声大概就是出自那间不存在的房间。

可是,面对一模一样的和式房门,他无法判断出哪个房间才是真正多出来的那间。

“不行的话,我们只能分头找了,你说是不是啊巽……”转过身,巽名字的尾音还没有念全,麻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身后是一片虚无的黑暗,只有他走过的走廊如影随形,本应跟在他身后的巽、邑辉以及一之宮全都不见了。

心脏一瞬间漏跳半拍,映在紫眸中的空荡荡的走廊好像在摇晃似的,令他一阵晕眩。

“这究竟是……”

该不会又是时空错乱吧!

不知道陷入了其他空间的是邑辉他们还他自己,麻斗不敢轻举妄动。将符拿出来紧紧捏在手心里,他做好了随时迎战的准备。

“麻……斗……”

走了没两步,细碎的声音兀自钻入耳朵里,虽然十分微弱却仿佛说话人就趴在他耳边那样,听得一清二楚。

那是他的名字

“麻……斗……”

是什么人在叫他?是谁?

麻斗站在原地踟蹰不前,半晌,才循声小心翼翼地向前方迈出脚步。

身体突然有些轻飘飘的,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线在牵引他,他完全不需要自主思考与行动,就这样跟随一股奇妙的感觉,走向不远处的玄关。

白天十分明亮而宽敞的这块地方此时却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盘旋着化不开的黑暗。

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嵌进黑暗里,连同那件黑风衣飘起的下摆。

 

 “麻斗!”

脚下猛然刹闸,空无一人的走廊前方响起厚重的回音。巽微微蹙眉,双目灼灼地盯着面前不识好歹地拦住他的不明物体,那是几个硕大的黑影,大到要将房顶顶破,形状和昨晚遇到的肉虫差不多,半透明的,从看不见嘴的头部发出毛骨悚然的嘶叫,像水烧开了发出的滋滋声。眼下,“肉虫”们正将巽团团围住,像一堵不透风的墙,又像一座监狱。

“怎么又是这种东西啊!”

咔嚓咔嚓,另一头的一之宮就像给模特拍照的专业摄影师更换各种角度拼命按快门。他当然不是心血来潮在为这些“肉虫”拍定妆照,而是以相机为武器吸收它们的力量。然而,这些东西和一般鬼怪不同,仿佛拥有无穷的生命力,纵使被相机吸收进去也会立刻再坐地生根冒出新的来。

“这样岂不是没玩没了嘛!”用力按下快门,他咧着嘴朝同样焦头烂额的巽嚷嚷道。

刺啦!一道影子将“肉虫”竖向劈成两半,“肉虫”顿时发出一声嘶鸣,巨大的身体在空中不甘心地晃了晃,最终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化为一滩漆黑的血水。

身为阎魔厅首屈一指的秘书,巽绝不是省油的灯,气势汹汹地一边与敌人周旋他一边心急火燎地问:“麻斗在哪?”

“诶那个……”一之宮放下遮住视线的相机左顾右盼,片刻,才姗姗地回答:“啊咧?刚刚还在来着?怎么不见了?”

原本,他们是和麻斗商量好要在今晚找出旅馆“幽灵”的真面目,入夜后他们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到和平时无异的走廊,可没料到,还没走上两步就突然遭到了袭击,而在这眨眼的功夫里,麻斗竟然凭空消失,宛如人间蒸发,快到肉眼来不及捕捉。

“碍……事……”

“什么?”

突然从十来只“肉虫”的头部不约而同地传出声音,吓了巽一跳。

虽然声音并不清晰却能够分辨出那是人类的语言。

“碍……事……你们都……很碍事……”

断断续续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接受到被电波强烈干扰的信号。

巽猜想,这些“肉虫”应该是作为旅馆中不明物体的分身,在传达主人的意思。

“碍事的那个是你才对!”话音刚落,一团黑影从巽的脚下腾起,犹如铺天盖地的海啸,势如破竹地将四周的敌人淹没。

“麻斗在哪里?回答我!”

“啧啧啧啧……”避开了影子的攻击,“肉虫”的其中一只发出一串诡谲的笑声,笑得巽和一之宫浑身鸡皮疙瘩直立。

“那个人是我的,非~常非常……美味的晚餐,啧啧啧啧……”

嚓嚓嚓!锐利如刀的影子三两下将肉虫切碎,巽此时的脸色阴沉得和走廊尽头处的黑暗有一拼。

“邑辉你在干什么?!”

真不明白在如此紧要关头邑辉怎么还能像事不关己一般优哉游哉地站在房门前观赏拉门?!

侧身瞥了脸色不善的巽一眼,邑辉挑起一丝轻巧的笑,“杂碎就交给你们了,我要专心找我心爱的麻斗呢!”

听到“麻斗”两个字,漆黑的“肉虫”们不约而同地发出兴奋的嘶鸣,原本就胖乎乎的身体一下子又壮大了好几倍。

有增无减的敌人再加上行踪不明的麻斗,令巽和一之宫感到内外交困。像走廊这种狭窄的空间非常不适合放开手了去战斗,毕竟巽还不想将这间拥有古老历史的旅馆毁于一旦。

那边巽和一之宫忙得不可开交,这边的邑辉倒是从容不迫。

被白金般的银色刘海遮住的右眼突然跳了一下,紧随其后的是太阳穴掠过一丝疼,像有电流经过一般。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右眼捕捉到了某种异样的反应。

转身鬼使神差地朝着一扇门走去,那是和其他房门别无二致的和式推拉门,米黄色的门板好似一堵墙,将屋内的一切遮得严严实实。

右眼跳动的更加厉害,如果没有银发的遮挡,那刺眼的红光恐怕会将整条走廊照得灯火通明。

哗啦!门被打开了。

一股瘆人的寒气直逼皮肤,邑辉打了个寒颤缓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空房间,没有想象中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明明看似许久没有人居住了,可六七张铺在地上的榻榻米却一尘不染。穿过糊着纸的木格子门,不太大的内室映入眼帘。

“这是……”邑辉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金属色的眼瞳闪过异样的光芒。

几片雪白的丝绢像窗帘一层层打开,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像死人的脸,无数朵白菊花安静地铺满最里面的那面墙,墙的正中央镶嵌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相框,相框里是一张模糊的甚至有些扭曲的黑白照片。

这个房间是灵堂。

邑辉的表情严肃起来,每向前迈出一步衣袂都卷起一阵警惕的气流。铺满白菊的墙壁距离他越来越近,在看清遗像的刹那,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

“大哥哥!”

脆生生的嗓音在背后响起,邑辉猛地转身,眼瞳中映出了一张和遗像上一模一样的脸。

齐耳的短发,黑洞洞的大眼睛,灰蓝色的浴衣……

那张发旧的黑白照片上的人,就是此时正站在他面前的小男孩——和也!

“你……”

“大哥哥……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和也歪歪头,银白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使那张看上去因缺乏营养而惨白的脸白得更加诡异,好像是已经死去好久的尸体的脸色。

“这里是和也的房间,大哥哥不能进来的。”

邑辉扭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遗像又转回来继续盯着和也,“你……是鬼吗?”

和也摇摇头,“嗯~嗯,不是哟!和也是死人,但是活着。”

“是死人但是活着?这是什么意思?”邑辉不喜欢和也绕弯子的说话方式,现在麻斗下落不明他可没心情陪小鬼玩猜谜。

“和也啊……”和也说着伸出左手捂住自己的左眼,单薄的嘴唇突然笑得十分惊悚,“和也是被妈妈杀死的!”

“什么?”两道剑眉不由得蹙起很深的沟壑,“妈妈”这两个字触动了邑辉心底某块仍然柔软的角落。

“是的哦!妈妈杀掉了和也,但是和也又复活了……”和也一脸微笑,像是在讲一件很开心的事那样,“不过妈妈好笨的,妈妈被骗了,才不是那东西复活的和也,和也会醒过来是因为有神的礼物!”

神的礼物?

脑海中一下子回想起和也白天说过的话:“这只左眼是神赐给我的礼物!”

也就是说,早就是死人的和也还能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和他对话是因为绷带下的那只左眼?

察觉到了邑辉不怀好意的视线,和也连忙捂着左眼向后退了两步,“不能给你,这是和也的!”

冷冷扯动了一下性感的唇线,邑辉笑得邪魅而迷人,“不想我拿走你的宝贝……就告诉我你妈妈是被什么东西骗了?”

“嗯?”和也疑惑地歪歪头,“和也也不太清楚,不过……那是个大家伙……很贪吃的,每晚都会吃掉好多好多好~多东西!”说着他挥动手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而且啊,那个大家伙很馋,最喜欢吃美味的东西了!”

美味的东西……

邑辉在心中呢喃,难道说……

“哦对对!”没等邑辉开口提问,和也急匆匆地补充道:“和也提醒过那位鬼哥哥的,可是他不听,所以不是和也的错,也不是妈妈的错!”

糟了!

一把揪住和也的浴衣衣襟,邑辉险些单手将和也拎起来,“你妈妈在哪?”

右眼射出红光,犹如炸裂的烟火,此时的邑辉浑身散发出神鬼勿近的气场,可和也却不为所动,白得发青的脸依然挂着凝固的笑容,“大哥哥你找不到妈妈的,就算找得到……”黑洞洞的大眼睛微微弯起,像一把滴血的镰刀,“恐怕也来不及了哦!”

砰!将和也瘦小的身体狠狠摔在地上,邑辉健步如飞地奔出了房间。

黑暗中,白如天使的身影是如此显眼。

麻斗,你究竟在哪里?!

 

“老板娘?”

漆黑如墨的玄关中,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抹樱花粉色的身影像发光体一般突兀地蜷缩在黑暗中,佝偻的后背看起来就像一只首尾弯起的肉虫。

麻斗停下脚步,疑惑地望着面前的背影,“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

从那具粉色的身影中传出老板娘娇弱的声音,“我身体不舒服……”

“诶?是哪里难受吗?”向来乐于助人的麻斗连忙来到老板娘身后双手轻轻扶住她微颤的肩膀。

“是啊……我……我肚子饿!”

当!后背狠狠着地,麻斗的身体被泰山压顶般的力量压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上正是一身樱花粉浴衣的老板娘!

“我饿……我要吃我要吃!”

“啊!”惊恐地叫了一声,麻斗的一对紫眸险些瞪出眼眶。

正上方的老板娘,虽然依旧是那张美艳年轻的脸,但从两个空洞洞的眼眶中却向外伸出了无数血红的触手,触手齐刷刷地朝一脸惊呆的麻斗伸去。

“哇啊啊……”

柔软的触手像浸过血的丝线迅速缠住麻斗的脸、脖颈、肩膀、手臂……在空前强大的力量压迫下捏在手指间的符无法发挥作用,此时的麻斗宛如砧板上的肉毫无还击之力。

“啊……给我……给我……”

细嫩的嗓音逐渐变成一种很粗很朦胧的男声,就像扬声器电量不足时的声音。

“不、不要!”

触手的尖端刺进了麻斗的皮肤,很疼!

一瞬间,神经的波谱骤然打乱,像是遭到外界的强烈干扰,自己的领地被外人侵略得一塌糊涂。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麻斗在内心疯狂地呼喊!这种被无数只眼睛看穿的感觉令他恶心。

“找到了……”低沉的嗓音伴着浓浓笑意,面前的老板娘的脸愈发扭曲,那是已经不能被冠以人类头衔的恶鬼的脸!

“美味的……非常非常美味的……恐惧的味道。这千疮百孔的灵魂……你其实根本就不想要,不是吗?一直都是……故作坚强,故作镇定,拼命对自己说谎……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我知道的,全部都知道,全部都逃不掉……你的灵魂,散发出强烈的恐惧的味道,啊~真是太棒了!”

犹如抽丝剥茧一般,麻斗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缩小,就像被插入吸管的饮料,随着对方的吮吸逐渐减少。

好困……又来了,这种异常的困意……

不、不要!他不要睡!他还有重要的事没有做,他不能就这样睡着!

“嗯?”老板娘惊悚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居然还有力气反抗啊!人类这种生物还真是矛盾……你明明就想死,却又拼命抓着生的希望……就像这个女人……明明深爱自己的孩子,却又控制不住歇斯底里,最终还是把孩子亲手杀掉了……其实死了也就一了百了,可她又偏偏不甘心,想要把死人复活……多么愚蠢又贪婪的愿望啊!不过正因为有这样愚蠢的人类存在,我才能吃到这么多……这么多美味的食物,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

混沌不清的神智还没有完全陷入沉睡,隐约中麻斗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事。

杀死自己的孩子?老板娘她?这么说……和也已经死了?

疑问如小山越堆越高,可此时此刻他真的已无力再去思考别人的事,他自己的事就已经够他手忙脚乱了。

不行……他必须要想个办法,他不能,任由这个怪物就这样吸光他的灵魂!

“你……这混蛋……”

使劲浑身力气,被紧紧缠住的手臂微微抬了起来,虚弱却厚实的手一把抓住刺进他皮肤里的触手拼命向外扯。

“哦?你居然还清醒着?”操纵着老板娘身体的怪物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本来我是想慢慢享用难得的美味的,现在看来……我得快点吃才行!”

从眼眶中伸出的触手越来越多,细密的线将麻斗缠成了木乃伊,每一根线的尖端都像一根针毫不留情地扎进了麻斗的皮肤里。

刺啦!

身体像被丢到火堆上炙烤,麻斗好不容易激起的反抗力量一下子融化得一干二净。扬起的手啪地一下掉落在地,水晶般的紫色眼瞳像被滴上一滴墨汁,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无法自控的……灵魂,就这样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沉沦下去……

麻斗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那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的生命……在衰退,在堕落,在消失……

心底,一个真实的声音在说——

或许……就这样死掉……也不错吧?


评论
热度 ( 1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