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三章-13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13、

啪!

突兀而清晰的响声,犹如一道封印,封住了一之宫按快门的手,封住了巽半张开的嘴,封住了半空中两只咆哮的式神,封住了前一秒还挣扎个不停的麻斗。

左脸颊烧着一般,火辣辣的,不仅是疼,还有一丝微妙的羞耻。

好似因断电而全部罢工的电器,狂躁的身体一下子老实下来。麻斗呆呆地扬起视线,面前是邑辉那张平静却隐约浮着怒气的俊美的脸。

“已经够了吧……”手臂轻轻绕过麻斗的颈项,邑辉将麻斗的头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嘴唇靠近那只线条优美的耳朵,磁性的嗓音轻声呢喃:“哭出来的话就会好的。”

充满魔力的声音,轻而易举地捉住了麻斗的泪腺。紫眸突然一阵酸涩,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滚落下来。滑过皮肤时,是温热的。

刷刷!又有两道金光闪逝,这次是式神的消失。由于麻斗不再暴走,式神自然也老实地回到它们原本所在的地方待命。

“哟,真是感人的一幕啊!”

突然,上方传来熟悉的男声,清澈得犹如一汪泉水。

巽皱眉,心脏一瞬间加重跳动。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众人一齐仰头,只见空中,一只硕大的黑色恶魔将血红圆月遮住了一半,恶魔身上,是一名人类男子。棕色的短发,白色的大衣,一张娃娃脸挂着与外貌极不和谐的诡异笑容。

藤堂千秋,又是他!

邑辉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显而易见的不快。熟悉这个声音的麻斗也急忙抹掉眼泪,从邑辉的怀抱中抬起脸。

“好久不见了,都筑麻斗,巽,还有残次品医生。”千秋一如既往,似乎不在邑辉的名字前加上“残次品”三个字就对不起他的出现。

“千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巽上前一步挡在邑辉和麻斗身前,包裹在周围的影子不安分地向上滚动翻腾。

“我来这里与你们无关,应该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居然也在。”千秋说着,手臂轻轻扬起。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一个人不受控制地浮了起来,宛如被磁铁吸引的铁器。

“和也!”麻斗叫着想要奔过去阻止,却被邑辉拦住了。

小小的身体犹如一片羽毛轻飘飘地悬在空中,逐渐靠近千秋。

“妈妈、妈妈!”和也手脚并用拼命挣扎,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纵使费了很大的力气向前游动,也还是敌不过身后的强大引力,这和逆流而上是一个道理,充满了任人宰割的无力感。

“你抓和也干什么!”巽气势汹汹地质问。

“呵呵!”千秋笑而不语,五指一抓,从后方抓住了和也的衣服。

“难道说……”一之宫情不自禁地睁大双眸,急匆匆地向前走了几步,仰起头冲千秋大喊:“你的目的是八咫琼勾玉!”

心头一震,邑辉扭头看一之宫,脑海中浮现出天丛云剑被藤堂千秋夺走时的情景。

“聪明!”千秋微微一笑,朝一之宫送去一缕赞许的目光,“不愧是一之宫家最著名的除灵师……说起来,这还真是要谢谢你呢!”

“怎么回事?一之宫先生。”听得一知半解,巽心急火燎地问道。

“哎呀……”一之宫很无奈地挠挠头,“这是两年前的事了,我不是曾经来过这家旅馆嘛,那时一个不小心,把一之宫家代代守护的八咫琼勾玉弄丢了!”

闻言,邑辉神色更加凝重,八咫琼勾玉是“三神器”中的一件,天丛云剑也是。

“原来如此,那时你问和也的‘圆圆的滑滑的,你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指八咫琼勾玉吧?”

“对啊对啊!”朝邑辉狂点头,一之宫又扬起视线望着一脸嫣然的千秋,“因为和也说他没看到,我还以为是我记错了……没想到……”

“呵呵呵……”悬在半空中的千秋再度笑了起来,被他抓在手中的和也此时已不像之前那样百般挣扎,看来是受到了千秋的蛊惑和控制。

“这个小鬼本来也是个死人,你们早该发现的。”话音刚落,他伸出左手利落地拆开了和也左眼上的绷带,“这就是八咫琼勾玉!”

唰!随着绷带掉落,左眼的真面目暴露出来,那是一枚青绿色的勾玉,散发出璀璨的绿光,作为眼珠实在太罕见了些,恐怕和也也是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才将左眼用厚重的绷带包起来。

“这小鬼之所以还能活着,正是八咫琼勾玉在发挥作用,可惜那个笨女人却以为自己求助的邪灵是神,所以才会将自己和这间旅馆的客人贡献出去,来为这小鬼续命……真是太蠢了,蠢得我都笑不出来了!”千秋说着,白皙的手指伸向和也的左眼。

“不,不要!”

下方传来麻斗的叫声,千秋的手停住了,扭头向下望去,“都筑麻斗,你还是那么善良,可你的善良只会害死更多的人,那边那个女人不就是被你杀死的吗?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哦!实在太棒了,你的力量……反而是那边那个残次品医生,很碍事呢!”

话音未落,一道影子嗖地一下打在千秋的眼前,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张起结界,恐怕现在他的头就要被一刀两断了。

“巽……”

这下攻击不是来自麻斗也不是来自邑辉,而是来自巽。

正因为千秋曾经是他的搭档,他才更加不允许千秋做出这种事来。

“千秋!我曾经对不起你,但现在,我要阻止你!”

斩钉截铁的声音,传达出巽的决心。然而千秋却不为所动,冷冷一笑,说:“就凭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刺啦!一簇火焰擦过刘海,先前游刃有余的表情刷地一下不见了,扭头看去,火焰的发出者正张着巨大的双翼朝他耀武扬威。

“朱雀……”

“藤堂千秋!不仅是巽,我也不会让你为所欲为的!”

不知何时,麻斗已经摆开战斗的架势,几道符夹在五指之间。

“既然有阎魔厅优秀的死神在,是不是就不需要我参战了?”邑辉莞尔一笑,一派悠闲地站在一旁观战。

“邑辉!”麻斗很不高兴地叫了一声。虽然阻止藤堂千秋确实不是邑辉的职责所在,但在他看来,邑辉应该和他站在统一战线才对。

轻声笑了两下,邑辉缓缓摘下眼镜,看向麻斗的眼神透着强烈的占有欲,“麻斗,想要我帮忙的话,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麻斗努努嘴,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右眼一瞬间发出刺眼的红光,应龙在夜空中呼啸而过,盘旋在朱雀的对面,将藤堂千秋以及他的坐骑恶魔夹在中间。

“放心吧,代价不是你的身体,因为你的初夜已经是我的了。”

邑辉这边笑得春风得意,麻斗却是被气得直胃疼,另一头的巽,脸色更是难看得像猪肝。

“这么紧要的关头,你们两个能不能认真点!”

为什么要加“们”?明明就不是他的错好吧?

麻斗垂下头,觉得被巽骂的自己含冤莫白。

邑辉却不在意地耸耸肩,“刚刚那句话我可是很认真的。”

咚!麻斗的身体栽倒在地,“你啊……”

轰隆!空中传来巨响,打断了下方三人没营养的对话。

朱雀和应龙一左一右,腹背受敌的千秋不敢怠慢,命令恶魔以最强的力度反击。顿时,三只怪物纠缠在一起。

八咫琼勾玉还在和也的左眼眶里,必须尽快取出,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千秋一边支撑结界,一边朝着和也伸出手。

就快了,他和那个人的梦想,就快实现了!

手指在即将触碰到勾玉的瞬间,一道影子刺来,迫使他不得不收回手。

“千秋,我说了,不会让你得逞的!”

巽的话音刚落,影子铺天盖地朝千秋发起迅猛的攻击。

“可恶!”

以一敌三千秋力不从心,眼下能自保已经是万幸了,他根本无暇取出勾玉。

色彩斑斓的光焰在夜空中碰撞交错,宛如绚丽的烟火将黑夜点燃。

显而易见,千秋和恶魔无力招架愈发猛烈的三重攻击,麻斗他们胜券在握。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见到胜利的曙光时,突然,天空像被撕裂了一般,出现一道硕大的裂缝,从裂缝中射出万丈光芒,黑夜一下子恍如白昼。

“这是……”众人惊愕,朱雀和应龙旋即发出一声嘶鸣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还是第一次,式神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下擅自脱离战场。

只见,从光芒中渐渐走出一个人,这人人高马大,穿着一件白大褂,黑色的长发越过肩膀,发梢微微卷起,五官说不上英俊却并不难看,透着独特的沧桑与深邃,眼睛十分明亮,散发出比鹰隼捕猎时还要锐利的目光。

“你是……那个博士?”巽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并没有见过博士本人,但不知为何,本能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博士?是那个一直被关在炼狱中的博士?

望着稳稳站在空中的男人,麻斗的心里不明缘由地忐忑起来。

这种忐忑传染似的,也传到了邑辉的心里。很少有事物能够让他感到如此心悸,甚至连右眼的红光都消失了。

这个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与不安如影随形,一丝好奇被勾了起来。

“真是的……”浑厚的嗓音响起,男人无视下方瞠目结舌的几个人,来到千秋身边,“怎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虽然谈不上责备,但冰冷的声音还是令千秋内疚地低下头,“对不起……”

宽大的手掌摸上千秋柔软的发丝,男人扑克牌似的脸渐渐不那么僵硬了,“我没怪你。”说着男人的另一只手犹如一记闪电,迅速插进和也的左眼眶,血肉剥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幕下听起来是那么清晰,那么刺耳。

没等麻斗他们做出反应,勾玉已经被男人拿在了手里。

刹那间,和也的身体像瘪掉的气球,生动的面容逐渐恢复成尸体的样子。

“真是难看啊……”男人嫌恶地将和也推了出去。从恶魔背上滚落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一缕灰尘,随风而逝。

“事情办完了,我们快点回去吧!”将八咫琼勾玉收进白大褂口袋里,男人不经意地朝下看去,正巧迎上了邑辉刺探的目光。

一抹诡异的微笑一闪即逝,邑辉愣了一下,旋即皱起了深深的眉头。

轻轻拍了下千秋的后背,男人轻描淡写地说:“别不甘心,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

抿抿嘴,千秋不情不愿地点点头。在男人面前,他一向乖巧得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

脚下仿佛有一架肉眼看不见的升降机,两人连同恶魔一起缓缓升入空中那道巨大的裂缝。

“你们等一下!”麻斗仰头叫道。双手紧紧握拳,老板娘和和也尸体的凄惨模样依然在眼前挥之不去,他无法容忍藤堂千秋和这个不知名的男人就这样走掉。

“哼哼!都筑麻斗……”男人居高临下地望着气冲冲的麻斗,面瘫似的脸柔和了一些,“不要急,你迟早是属于我们的……后会有期了……”

男人暧昧的眼光和千秋愤怒的视线交织在眼前,麻斗一时间不知所措。

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他?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这具会带来不幸的身体?

将凝固着鲜血的右手举到面前,他咬咬牙,紫眸写满了恨意,那是对自己的,抹不去的恨意。

天空中那道射出万丈光芒的裂缝缓缓闭合,夜晚又恢复成最初也是最平常的样子。

“麻斗……”巽伸出手来想触碰麻斗的手臂,却意外地,被避开了。

邑辉也有些吃惊,撇过头注视着麻斗迷人的侧脸,心中隐约浮起一丝不安。总觉得麻斗哪里不一样了。

鱼肚白的颜色出现在东方的天空,新的一天开始了。太阳从来不会照顾夜晚没法安眠的人们,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升起,亘古不变。

背对邑辉、巽以及一头雾水的一之宫,麻斗将黑风衣裹紧,面前是白茫茫的晨雾,看不清前方的路,一如他看不清自己未来的路一样。

颀长的黑色身影渐渐没入白雾中,像一缕寂寞的云,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