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5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5、

“麻斗……”

邑辉的手臂拦在了麻斗身前,银亮的金属色眼瞳扫了一眼前方露出一半身体的漂亮女孩。

“她不是人类,只是个人偶。”

“人偶?”

“确切地说,是球体关节人形……麻斗,注意看她的手腕。”

被邑辉这样一提醒,麻斗扬起视线看向女孩的手腕。

和精致逼真的面容不同,女孩的手腕有着人类明显不会有的球体关节,在没有衣物遮蔽的情况下,看起来尤其醒目。

“可是,她会说话……”

“或许是馆长为了宴会而准备的余兴节目吧!”

话音刚落,厚重的门扉在一股蛮力的作用下敞开,门外的光线一瞬间灌入内部,照亮了玄关严密的设施以及大厅里衣冠楚楚的宾客。

“欢迎光临,鄙人是九十九馆长的助理,敝姓佐野。”

一名身着暗色格子西装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自我介绍道。

在邑辉看来,男人的长相是陌生的,但流露出的目光却似曾相识,这种类似轻蔑和刺探的视线,他隐约记得在某人的眼中看到过,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我是石田社长的代理人,这位是我请来的人偶鉴定师。”

织也走上前来从燕尾服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张邀请函。

佐野接过烫金的请帖打开看了看,里面工工整整地写着织也和麻斗的名字。

“壬生先生和都筑先生……两位请进。”

做了个“请”的手势,佐野将视线投向邑辉。

“那么,您是……”

“邑辉一贵……”

邑辉从容不迫地将手从西裤口袋里抽出来,连同那张拿在手中的邀请函。

“原来您是中山理事长的私人医生,失敬了。”

佐野合上请帖露出一抹抱歉的笑容,微微欠身请邑辉进来。

原本巽是为麻斗和邑辉准备了其他假身份,不过有织也的人脉再加上邑辉家族的神通广大,根本不需要阎魔厅费力。

三人在佐野的带领下穿过玄关的安检设施来到大厅。

“请三位好好享受今晚的宴会。”

佐野面带微笑地说完这句话后退了下去。

望着逐渐远离的背影,邑辉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你不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眼熟?”

“是吗?我感觉没什么印象。”

麻斗随口回答道,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金碧辉煌的大厅吸引了。

这座人偶馆是一栋三层建筑,一楼就像豪华的歌剧院设有一个宽敞的大厅,显然人偶馆的主人九十九京介把这里布置成了宴会的主会场。会场里人头攒动,觥筹交错,是结交权贵,拉拢人脉的最佳地点。

“不……不是长相眼熟……”

邑辉欲言又止,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助理感兴趣,只是潜意识中产生了这样的认知。

“算了,就当是我多心了吧!”

不想给麻斗增添不必要的心理负担,他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扫视了一圈偌大的宴会会场,织也轻轻拍了下邑辉的肩膀。

“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剩下的交给你们了,我该去为我的客户服务了。”

邑辉点点头,看着织也的身影没入前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人群中。

麻斗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向前缓慢踱步,他的目光盯上了不远处正和一名身姿妖娆的女人聊天的中年男人。男人身着藏青色精纺礼服呢燕尾服,手持玻璃高脚杯,年龄虽已近知非之年看上去却是意气风发,他觉得,这个男人比起人偶师似乎更适合当一名能说会道的政客。

这人便是THE DOLLHOUSE的馆长——九十九京介。

虽然之前看过照片,但本人和照片上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麻斗起初以为九十九馆长是那种不修边幅一心只为制作人偶的老宅男。

如果说孤儿院二十多名孤儿的失踪真的和人偶馆有关,那么最大的嫌疑犯便是这位九十九馆长。然而现阶段他只能按兵不动,看看这座人偶馆究竟有什么名堂。

“怎么了?难得来到这么奢侈的地方,别板着一张脸嘛!”

对于这种应酬邑辉是轻车熟路。他迈着雍容雅步来到麻斗身边,微微弯腰,绅士地伸出右手。

“麻斗,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麻斗眨眨眼不知道邑辉这句话里有几分是认真的。

这里的会场中央的确有舞池,但在他的印象中属于上流社会的华尔兹是一男一女搭配的,他还从没见过大庭广众之下两个男人跳舞的。

“别害羞……我不会让你后悔做我的舞伴的。”

迎上邑辉火热的眼神,麻斗看得出邑辉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我不会跳舞……”

“有我带你啊……放心,麻斗会成为今晚舞池中唯一的焦点。”

没给麻斗多余的考虑时间,邑辉霸道地牵起麻斗的手把他拉到舞池正中央。

两个男人手牵手吸引了其他宾客的好奇心,特别是有男舞伴陪伴的女性。

“邑、邑辉……”

心脏跳得有点快,节奏似乎都乱了。

麻斗试图甩开邑辉的手,无奈手指被邑辉紧紧攥着,凉凉的手掌好像抓着宝物一般,温柔却不敢有一丝松懈。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和邑辉牵手。

没有厌恶感,反而是害羞与悸动占了大半。他没想过邑辉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牵着他的手,更没想过他会和邑辉跳一曲华尔兹。

轻柔的旋律响起,邑辉一只手握着麻斗的手,另一只手搂着麻斗的腰,借着跳舞占足了便宜。

从第一拍开始,邑辉退开一小步身体重心向左,麻斗随之迈出一小步身体重心向右。显而易见,麻斗跳的是女士的舞步。

璀璨梦幻的水晶大吊灯悬在他们二人的头顶上方,精良的切割工艺使每一颗水晶比钻石还要闪亮,折射出亦真亦幻的光彩。

在邑辉巧妙的引领下,不会跳舞的麻斗也陶醉其中。他缓缓闭上眼,聆听优美的音乐,将身体的主导权交给面前这个他曾经重点防备的男人。

或许是太过享受如蝴蝶般翩跹起舞的感觉,他甚至连几次三番踩了邑辉的脚都没察觉到。

一曲终了,麻斗意犹未尽地睁开眼,与此同时,耳畔响起了雷动的掌声。

“看吧,我就说麻斗一定会成为焦点。”

邑辉眼瞳微眯,笑吟吟地看着麻斗。

回过神来,麻斗这才注意到舞池中只有他和邑辉二人,其他人都自动退到场外观赏他们跳舞。

虽然这种与众不同的体验很新鲜,但被一双双微妙的眼睛盯着还是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一只手揪住邑辉的领带,无视周围那些饶有兴趣的目光,他气势汹汹地把邑辉拉出了舞池。

“邑辉!我们是来这里干正经事的。”

躲在不易被人发觉的角落里,麻斗铁青着脸兴师问罪。

“浪漫一下也没什么不好,而且你刚刚不也很享受?”

“我……”

麻斗无言以对。他确实很享受,可那也是邑辉的主意,他顶多算从犯。

双手掐着腰朝先前九十九馆长所在的位置看去,然而此时,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没有。

“九十九京介,他不见了!”

“别急麻斗……”

邑辉伸手拦住了麻斗即将冲出去的身体。

“刚刚跳舞时我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宾客,感觉他们都没什么异样,不过有几个人似乎是九十九京介特别的客人,其中之一是之前和九十九京介聊天的女人,她是一名模特,叫上条桃子;还有她身边的男人,我不确定那人是她的保镖还是她请来的鉴定师。今天的宴会既然是为了展示新人偶举办的,买家请鉴定师来也是无可厚非。还有浅川株式会社的社长浅川明和他的儿子……九十九京介只和这几个人说过话。然后……我看到佐野在九十九京介耳边说了什么,之后他就上楼去了。”

“你觉得那几个人和失踪孤儿有关?”

“不……我不确定。”

“那……你要找的东西怎么办?”

虽然麻斗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调查孤儿失踪事件,但他还记得邑辉的目的是寻找一面镜子。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在这座容纳了数以百计宾客的西洋豪宅里找一面镜子,在邑辉看来似乎和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不过,他别无选择,他必须抢在那个碍事的博士和藤堂千秋之前找到这最后的救命稻草。

说起来如果博士和藤堂千秋也知道“三神器”中的第三件——八咫镜在这里,那么或许这些宾客中的某两人就是他和麻斗最大的敌人。

紫电之瞳倒映着邑辉西洋人偶般精致的侧脸,这似乎是麻斗第一次看到邑辉发呆。他总觉得邑辉对他,对阎魔厅隐瞒了某些重要的信息,例如那面镜子究竟是什么,有何来历?巽先前有问过,但邑辉却只字未提。

“你在想什么?”

“想你……”

“邑辉!”

麻斗被邑辉气得七窍生烟,每次都是这样,他很认真地提问,却只能得到邑辉打趣的回答。

看着麻斗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那样炸毛,邑辉哭笑不得。他明明不想惹麻斗生气的,可每次总是事与愿违。

“请问,两位是都筑先生和邑辉先生吗?”

就在麻斗准备和邑辉理论之际,一名穿着黑西装系红领结的矮小男人插进了他们的谈话中。

“我是,有什么事吗?”

身材矮小的男人毕恭毕敬地向一头雾水的麻斗和邑辉鞠了一躬。

“我家主人有请两位……”

说着他伸出手示意麻斗和邑辉朝楼上看去。

只见二楼楼梯的休息平台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背靠楼梯栏杆,像是和他们心有灵犀一般在他们仰首的同时转过身。

“这是……”

双唇轻启,麻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紫瞳一瞬间产生了被针刺痛的感觉,他用力闭了一下眼,再睁开时楼上的男人已经转身淡出了他的视野。

“你家主人难道是现代版艾瑞克?”

邑辉冷冷扯动嘴角,讽刺地问道。

“艾瑞克?”

对外国人名一知半解的麻斗头上出现了大大的问号。

“就是《歌剧魅影》中的主人公。”

“原来如此。”

麻斗恍然大悟。不得不承认,邑辉的比喻很恰当,因为刚刚在二楼只和他们打了个照面的男人,和《歌剧魅影》中的幽灵一样,戴着一张假面。他不敢肯定在那张面具背后是否也藏着一张畸形的脸,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是充满兴趣的,或许和他看蜂蜜蛋糕时的眼神差不多。

“既然你家主人盛情邀请,我们哪有不去的道理?”

戴着假面出席宴会……似乎不单单是为了增添神秘感,毕竟这又不是化装舞会。麻斗对于楼上的假面男兴趣愈发浓厚,对于那张假面下的真面具更是充满好奇心。

“麻斗你这么在意别的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

“少来,你不也很在意?”

“呵……被你看穿了啊!”

麻斗和邑辉一边窃窃私语一边跟在矮个子男人后面踏上了在整个大厅中十分显眼的双跑平行楼梯的一端。

 

推开精美的橡木门,邑辉首先闻到的是一股醇美的酒香。

“1921年的波尔多红酒……是打算招待我们的?”

麻斗虽然对葡萄酒不在行,但听邑辉所说的年份他想应该是价格不菲的好酒。

雕塑般静坐在房间中的男人扭过身子,戴在脸上的灰白色面具除了嘴和下巴,以及露出来的眼睛外,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请进吧,一个人独酌是很寂寞的,我是个愿意与他人分享的人。”

浑厚沧桑的男低音,触动了麻斗记忆深处的某个神经元。他确信他听过这个声音,但是印象不深很难回想起来。

“分享一瓶市价六百多万日元的红酒?你还真是大方呢!”

邑辉先于麻斗走到铁艺圆桌旁,从椅子的数量可知,这个假面男并没有邀请他和麻斗之外的人。

“就当是对你们那支美妙华尔兹的谢礼。”

假面男动作优雅地在一只空杯子里倒入一杯底的红酒,缓缓地将它推到邑辉面前。

“很遗憾,那支舞并不是为你跳的。”

“无所谓……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欣赏到了,这就是结果。”

假面男否定了邑辉的话,又倒了第二杯酒递给刚刚坐下来的麻斗。

“你是谁?为什么要邀请我们?”

麻斗开门见山地问道。他现在的任务是调查失踪孤儿,如果可能的话,他不想节外生枝。

“我叫青山涉,和你们一样,是买家。”

停止摇晃手中的红酒杯,假面男品了一口酒,微微一笑。

“就算我这么说,我想你们也不会信吧!”

飘荡着酒香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重得好似刚刚干涸的混凝土。

“你究竟是……”

几度身陷险境所培养出来的直觉告诉麻斗,眼前这个戴着假面的男人是个危险人物。

“别紧张,我的确是买家,不过我会到这里来当然还有其他目的。”

麻斗与邑辉默契地对视一眼,又将目光投到名叫青山涉的假面男身上。

“你们都不问我有什么目的?”

“就算我们不问你自己也会说的,不然你叫我们来干什么?”

邑辉一边品着酒一边镇定自若地回答道。

“是啊……硬要说的话,我们两人可是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

“没错!”

假面男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骨骼分明的手指在空酒杯上轻轻抚摸。

“因为……我们都是来寻宝的啊!”

 


评论
热度 ( 12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