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6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6、

“寻宝……”

邑辉放下酒杯,视线在对面那张读不出表情的脸上打转。

假面男口中的“宝”十有八九是最后一件神器——八咫镜,而这个假面男本身也极有可能是藤堂千秋抑或是那位博士的伪装。

虽然邑辉是来寻找八咫镜的,但实际上他并不清楚找到八咫镜后应该做些什么。他有查过关于“三神器”的文献资料,却没发现任何和阎魔厅以及死神有关的线索。

为什么要找三神器?这三样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些问题从遗失天丛云剑那时开始就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最初他要找三神器是受到神秘男人的“托梦”,但那个博士和藤堂千秋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目前对那两个人的调查毫无眉目,唯一可以断言的是,无论对方有什么企图,都势必和麻斗有关。

“其实,你身上也带着很难得的宝物呢!”

假面男说着缓缓扬起右手盖住了右眼,剩下的左眼兴致勃勃地观察邑辉的反应。

邑辉不由得脸色一沉。他知道,假面男所指的“宝物”是被长长的银色刘海遮住的不祥之瞳。

如果卢浮宫接受人体器官的话,他倒是很愿意把这件“宝物”无偿捐赠。

“至于你……”

微微侧头,将诡谲的目光投向双手握住玻璃杯的麻斗,假面男单薄的嘴唇勾起一丝不讨人喜欢的微笑。

“你整个人可都是宝物!”

轻轻握住玻璃杯的手指猛然收缩,仿佛一用力就会把脆弱的杯壁握碎,麻斗抬起眼帘,目光如炬。如果起先他对这个浑身上下充满疑团的假面男还抱有怀疑,那么现在他可以确信这个男人认识他,以及邑辉。

“你到底是谁?藤堂千秋?还是那个博士?”

“我是我……”

假面男面带微笑地给了麻斗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你。”

心脏用力跳了一下,麻斗瞪大双眸,难以掩饰自己的心慌。

不管在这张简陋的面具下隐藏着怎样的一张脸,他相信,这张脸的主人一定知道他这具身体的秘密。

想知道,他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特别是无从知晓的那部分。

突然,眼前失明了一般陷入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连他自己的手脚都仿佛变得不存在了似的。

“都筑麻斗……”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谁?是谁?

“都筑麻斗……这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名字?符号?可有可无?

被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声音搞得头昏脑涨,麻斗觉得他正用双手捂着头蜷缩在冰冷冰冷的地砖上,什么都无法思考。

“你不能被这个东西束缚……快点想起来,你是谁?”

我是谁?

是谁?

是谁?

神经像被锋利的剪刀一根根剪断,由内而外地疼,疼得麻斗难以自控。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告诉我!告诉我!我究竟是……”

“麻斗!”

咣当!

脑壳里好像有块铅撞到了太阳穴,麻斗猛地回过神来。眼前是端着玻璃高脚杯优雅地品着红酒的假面男。他愣了一下,机械地扭动僵硬的脖颈向身旁看,紫眸中映出了邑辉的脸。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邑辉……我……”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你刚刚只是在发呆而已。”

邑辉双手紧紧扣住麻斗的肩膀,泛白的指关节小心翼翼地放松了力量。

白胜雪的肌肤像贴上了一座冰山,他不确定这种彻骨的寒意是否是从麻斗的身上传来的。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亲眼所见,麻斗的身体腾起了一缕漆黑的,烟雾一般的东西,类似影子,将麻斗整个裹住,有一张狰狞的鬼面浮现在了麻斗的脸上,和能乐中使用的面具不同,这张鬼面是活生生的。而他无法确定的是,鬼面究竟是在气,还是在笑。

在鬼面出现的同时,他的右眼莫名地产生了一丝火辣辣的剧痛,像被烧红的铁钎烫伤了似的,整个身体也沉浸在了前所未有的窒息感里。

“呵呵……”

与笑声一起响起的是玻璃杯底碰撞桌面的清脆声音,假面男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狭长的双眼含笑看着脸色惨白的麻斗。

“没想到都筑先生还有这么称职的护花使者啊!”

邑辉睥睨了假面男一眼,径自拿起那瓶价值六百万日元的波尔多红酒为麻斗倒了满满一大杯。

“来,麻斗,喝点酒……”

将快被倒光了的酒瓶推给假面男,他笑吟吟地说:“青山先生不会介意我反客为主吧?”

“怎么会呢!”

虽然假面男说的轻描淡写但脸上的笑容却产生了不自然的僵硬,看出这一点的邑辉产生了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愉悦。

麻斗垂下视线看着酒杯中的昂贵红酒,一颗心七上八下。

他刚刚是怎么了?

只是发呆……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话他才不会信。他最近不止一次像刚刚那样精神恍惚,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他还是切实察觉到了——这是某种前兆,他会消失的前兆。

“都筑先生,你知道吗?你一直在跳舞。”

“什么?”

假面男莫名其妙的话语打断了麻斗搅成一锅粥的思绪。

“你一直在原地转圈,就像那支华尔兹,如果你不迈出脚步,就永远永远无法从束缚中转出来。”

“束缚?”

“不错,束缚!”

单薄的嘴唇抿得像针一般细,假面男斜着眼睛朝身后望了望,他的后方是一扇干净明亮的落地玻璃窗,足以将大厅的景象一览无余。

“看来你们的朋友也来了呢……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站起身,他做出端茶送客的手势。

低头看了看几乎没动过的红酒,麻斗突然有点后悔。早知道刚刚多喝几口好了,省得浪费。

依依不舍地将红酒杯放到桌子上,他站起身在转向门口的时候身后再次响起了假面男浑厚的嗓音。

“都筑先生……不要太过克制自己,自由离你不远了。”

身体产生了轻微的摇晃,麻斗不自觉地靠在了站在他旁边的邑辉的肩膀上。

“麻斗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喝醉了吧!”

咧开嘴角露出一副不算好看的笑容,麻斗心虚地解释道。其实他和邑辉都心知肚明,他并没有喝几口酒,根本不可能醉到走路摇晃的程度。

疲惫地闭上双眸,脑海中刹那间浮现出每晚在睡眠里折磨他的梦魇,一幅幅血腥的画面快进似的在眼前闪过,闪得瞳仁生疼。

比之前更加浓重的阴影再次笼罩在麻斗身上,但只是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做了什么?”

邑辉双目灼灼地盯着笑逐颜开的假面男,用心声质问道。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他现在的状态。”

“状态?”

“呵呵,你不用担心,他的状态很好……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得到彻底的解脱。”

话音未落,邑辉的杀意油然而生,猩红光芒像烟火从被遮住的右眼中迸射而出,与此同时,麻斗微颤的声音响了起来。

“邑辉……我……不太舒服,陪我下去……”

睁开重得险些抬不起来的眼睑,麻斗虚弱地请求道。他现在的感觉就像十多天没吃饭,全身无力两腿发软,明明刚刚还生龙活虎的,转眼间竟变成这副样子。

真是的,我是柔弱的公主殿下么!

在心中自嘲地笑了笑,他将身体重心全部放在了邑辉身上。虽然隔着厚实的燕尾服但他能触碰到邑辉身上匀称结实的肌肉。慌乱的情绪在人类体温的包裹中渐渐平复,出乎意料,有邑辉在身边,竟然给了他一种名为安心的归属感。

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邑辉扭过头恶狠狠地瞪着舒服地靠在落地玻璃窗上的假面男,以心声回敬:“非常感谢你这次的招待,我会记得回礼的!”

“邑辉先生……”

假面男的心声使邑辉的脚步产生了短暂的停顿。

“你真的敢确定和你在一起的人还是都筑麻斗吗?”

心脏咚地一声,在左胸里失重直接坠了下去,邑辉金属色的眼瞳不禁放大,动摇着瞥视靠在肩头的麻斗的脸。

那张脸,一如平常。

但不安却像种子埋进了邑辉的心田,生根发芽。

 

“麻斗!”

回到一楼大厅,麻斗和邑辉立刻在嘈杂的声音中听到了耳熟的男声。

“巽……”

麻斗虚弱地张张嘴,看着盛装打扮的巽和密急匆匆地穿过人群向他们走来。

“你怎么了麻斗?”

“脸色好差……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

密扭头冲邑辉兴师问罪。他就知道把麻斗交给邑辉是个错的离谱的决定。

“没什么,跟邑辉无关……”

“麻斗,你怎么帮着他说话?”

“麻斗说的是事实,小鬼不要吵!”

邑辉冷冰冰地看着密,态度比平时要差好几倍。麻斗的情况很不对劲,他现在连搭话的心情都没有。

密察觉到了邑辉的反常,眨眨眼不再咄咄逼人。

巽见麻斗拧着眉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却被躲开了。

无法强求麻斗接受他的帮助,他推推眼镜向前走去,与邑辉擦肩而过的时候在邑辉的耳边嘀咕了一句话。

“你之前许诺的事,我要求你现在兑现。”

“稍等……现在麻斗需要我。”

巽点点头,算是接受邑辉的理由。这时织也也应酬了一圈顺便帮石田社长挑中了一款制作精美的人偶。

“你们没去展柜那边看吗?九十九馆长展出了五个新人偶呢,都很不错……死神这是怎么了?”

察觉到麻斗异样的脸色织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扬起视线看向邑辉,邑辉凝重的神情给了他不好的信号。能使他这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朋友如此愁眉苦脸,可见这座人偶馆的确有些蹊跷。

将麻斗扶到靠边的椅子上坐下,邑辉仰首朝二楼望去。如果刚刚和假面男所处的房间能够望到一楼,那么反过来应该也行得通。然而无论在二楼如何寻觅他都找不到一间有落地玻璃窗的屋子。

是创造出来的虚幻空间么……还是说整个人偶馆都是幻象?

伸手轻轻触摸身旁贴满金边马赛克瓷砖的圆柱,他暗暗向其中施加力量。

看来不是虚幻的呢……

垂下手臂,他将银丝边眼镜摘下用食指和拇指轻揉两眼间的睛明穴。

第一次,他感到了如此强烈的无力。

实际上,无论博士和藤堂千秋有什么阴谋他都毫无畏惧,他怕的恰恰是他们按兵不动,因为只要他们有所行动,他就有找出突破口的可能性。

然而麻斗却不同。

经过“白鹭馆”那次事件,麻斗改变的不仅仅是对周围人的态度,还有麻斗自己的身体。他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呼之欲出,而那东西对麻斗,对他,都不会有什么善意。

到刚刚为止,他一直自以为是地认为无论遇到什么突发状况他都能帮上麻斗的忙,但现在,他的自信动摇了。

麻斗身体中浮现出的鬼影是活的,不是麻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招惹了那东西,就是那东西偷偷寄宿在麻斗体内。

而重点是——他看不出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是恶魔,不是邪灵,更不是妖怪……那张鬼面,勾起了他身为人类的最原始的情绪——恐惧。

即便是在京都地下实验室因腾蛇的火焰而变成一片废墟的时候,他也没产生一丝一毫的恐惧,濒死之际的他,心中涌出的是悲凉和悔恨。

“邑辉,你没事吧?”

不知什么时候密走到了他的身边,绿宝石般的眼眸在注视着他。

“怎么?小鬼你在担心我?”

“怎么可能!”

密没好气地撇撇嘴,

“我只是想问你……麻斗他怎么了?”

“目前……我还不太清楚。”

没有像从前那样敷衍密,邑辉这次回答得很认真。

“连你都不清楚?”

心头隐隐的不安愈发强烈起来,密虽然讨厌邑辉,但认可邑辉的力量。如果连邑辉都不清楚麻斗身上发生了什么,恐怕他更是无能为力。

在织也的悉心照顾下,靠坐在椅子上的麻斗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

“3Q呐……这个药真管用。”

被夸奖,织也的脸上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

“那当然,这可是京都秘传,我们壬生家独门配方的安神丸。”

“织也!”

听到织也的话邑辉连忙走过来。

“你怎么给麻斗乱吃药?”

“什么叫乱吃药?我这是对症下药,真是好心遭雷劈!”

织也扶着额头长吁短叹,对面是银眸闪烁寒光的邑辉。

“邑辉……”

麻斗扶着椅子扶手勉强站起身。

“我没事,织也的药很管用,我感觉好多了。”

麻斗的话很奏效,邑辉立刻收起了要将织也生吞活剥的目光。

唉,果然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重色轻友!

织也耸着肩膀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就在这时,会场突然暗了下来,啪啪两声,聚光灯打下几束黄色的光线,将二楼的休息平台照得灯火通明。

只见一个穿暗色格子西装的男人站在正中央,手持麦克风。

此人正是九十九京介的助理佐野。

“Ladies andGentlemen,马上就要进入我们今晚宴会的重头戏了!”

佐野话音刚落,一楼会场顿时掌声雷动。

麻斗和邑辉面面相觑,心中皆是疑云重重。

“这些家伙又要搞什么花样?”

“欸?我没跟你们说吗?”

织也转身面向二楼的休息平台,歪歪头斜着眼睛瞥视邑辉,慢条斯理地解释:“九十九馆长为参加宴会的买家们准备了一个很重要的余兴节目,这个节目会决定谁将有资格一睹‘白雪公主’的尊容。”

考虑到先前的遭遇,邑辉不得不提高警觉,锐利如刀的视线从左至右扫了一遍会场,没有发现那个戴假面的男人——青山涉。

“什么余兴节目?”

恢复了精神的麻斗问道。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节目一定有什么阴谋,他是死神,工作不能怠慢,这是他决不让步的原则!

“哦,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很老套的……抽奖。”


评论
热度 ( 14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