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7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7、

九十九京介气定神闲地走上二楼的休息平台,站在佐野身边,两人身高不相上下,只是身为馆长的九十九京介看上去更具气场。

“正如各位来宾所知,本馆的镇馆之宝‘白雪公主’的展出时间是七月十三日,也就是三天后。为了保持‘白雪公主’的神秘感,我们将由‘白雪公主’之父——九十九馆长亲自抽出几位幸运的‘王子殿下’,只有被抽中的人才有资格欣赏‘公主’的容颜,而其他来宾将会获赠由馆长亲手制作的人偶桌摆作为补偿。那么,有请九十九馆长……”

佐野说完将麦克风递给了九十九京介。

“咳咳……”

九十九京介右手接过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左手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

一面硕大的电子屏幕从天而降,伴随着器械与绳索摩擦的滋滋声。与此同时,一楼会场倏然暗了下来,只有零星的几盏壁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线。

“各位请看手中的邀请函……”

通过麦克风,九十九京介的声音变得浑厚而响亮。

织也将邀请函拿了出来递给身旁的麻斗。邑辉、巽也将自己的邀请函找了出来,密的名字和巽写在了一起,他们两人都是以假身份混进来的。

“请翻到邀请函的背后……在左下角有一个只有在黑暗中才会发亮的荧光数字,这就是各位的编号。马上……”

九十九京介说着,扬起左手指着身后那块电子屏幕。

“这块屏幕就会显示出各位邀请函上的编号,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

他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个遥控器,正上方有一枚鲜红的按钮。随着按钮被按下,电子屏幕唰地亮了起来,泛着蓝光的屏幕上显示出无数由上而下不断滚动的数字。

“这是由小笠原科技新开发的抽奖系统,绝对公正,各位请放心……然后,当我再按一下这个按钮。”

晃得人眼花缭乱的数字突然停止,屏幕上一个两位数赫然在正中央静止着。

“第一位幸运儿诞生了!他就是编号28号的来宾。”

一楼会场顿时像涨潮的海水掀起一阵喧嚣,宾客们无不东张西望好奇这第一位幸运儿究竟是何方神圣。

看着手中印有阿拉伯数字“28”的邀请函背面,麻斗的脸色一点点泛白。

按理说中奖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此时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特别是在听到接下来的几个数字后。

不知不觉,二十分钟过去了,经过标榜着公平公正公开的系统抽奖的筛选,三天后有幸目睹“白雪公主”的资格者全部一锤定音。

“最后,再由我确认一遍被选中的来宾姓名。”

佐野一边说一边俯视着一楼会场,视线从左至右缓缓扫过。

“28号,壬生织也先生和都筑麻斗先生。”

在迎上佐野目光的瞬间,麻斗不由得眯了眯眼,眼睑像被烛火的外焰撩了一下,他不确定这痛感是否只是一种错觉。想起邑辉最初问过他是否觉得佐野眼熟,现在他对他当时给予的回答也无法肯定了,因为佐野刚刚看向他的眼神,确实有一些似曾相识。

可是……想不起来。

绞尽脑汁搜索容量透支的记忆库却得不到想要的结论,难道他真如邑辉所言上了年纪?

用力摇摇头,他才不承认他记忆力减退了呢!

“41号,上条桃子小姐和松井真一先生。”

一个穿酒红色低胸礼服身姿妖娆的女人和旁边穿白西装的男人相视一笑,两人脸上的表情洋溢着十足的得意。

“106号,浅川明先生和浅川莲先生。”

浅川株式会社社长装模作样地和他年满八岁的儿子击了一下掌。

“77号,白石宏彦先生和上田光先生。”

推推眼镜,巽抬起眼帘,与不远处的密交换了一下视线。白石宏彦和上田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存在,因为这两个人充其量不过是巽和密的假身份。

“最后一位,15号,邑辉一贵先生。”

目不转睛地盯着二楼面带微笑地念着他们名字的佐野,邑辉想在那张看不出丝毫破绽的脸上找出线索。

只可惜,他没有成功,最起码到目前为止,佐野没有表现出一丁半点的可疑之处,但这并不代表佐野就不是威胁。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忽视——那份源自本能的警告。

“请以上来宾先到二楼游戏室小憩片刻,其余来宾请到会场两侧领取人偶桌摆。”

佐野说完毕恭毕敬地走下楼梯招呼没有受到幸运女神垂青的客人们。

肩膀缩紧,脊背突然一阵发凉,像被厚厚的舌肉舔过,邑辉猛然转身,对上了一双含笑的桃花眼。

那人正站在模特上条桃子身旁,白得好似瓷器的西装格外醒目。

他记得,这个男人应该是叫松井真一,是上条桃子的鉴定师。

看到松井真一朝他礼貌地点点头,他也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算作回应。

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不简单。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人偶馆竟成了藏龙卧虎之地,除了馆长、佐野还有假面男之外,这个松井真一似乎也是个人物,只不过眼下他无法立即判断出此人是敌是友。

“邑辉你在看什么?”

察觉到邑辉深邃的目光,麻斗靠过来小声问道。

“那个人……松井真一……”

“松井真一?是那个模特的鉴定师吧!”

“嗯,我也希望他只是个鉴定师而已。”

金属色明眸的深处似乎有什么在翻滚,麻斗不确定邑辉是否有些草木皆兵,但基于刚刚与假面男的遭遇他觉得谨慎一些并无坏处,况且邑辉的直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也许比狗鼻子还要灵。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思考方式都受到了邑辉的影响,这个曾经给予他极大伤害的男人,现在无疑在给予他极大的保护。他也许很迟钝,但并不是木头,况且他很清楚,他的命运是同邑辉的命运紧紧拴在一起的,这种捆绑销售究竟是幸抑或是不幸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唯一想知道的是——他该不该继续依赖邑辉。

已经下定决心和朋友划清界限,可是邑辉并不是他的朋友,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他是他的同类。

也许他一直在利用邑辉对他的穷追不舍也说不定,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他看起来更像个人类。

然而现在,当隐藏在他身后捣乱的这个人开始与他肩并肩战斗时,他不知道,他能否给予对方等价的回报。

“麻斗,你皱眉的时候也是这么迷人。”

“邑辉!”

额头上蹦起几根青筋,麻斗嘴角微抽,脸色泛红,还在思考中的严肃话题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邑辉肉麻的话掐断。

“你能不能别总说这些有的没的!”

“只是实话实话而已,麻斗你不用太害羞。”

怎么可能不害羞!

心底一声咆哮,麻斗握拳冲邑辉瞪眼睛。

邑辉只是耸耸肩,注视着紫水晶般灵动的眼眸。比起愤怒,在那对眼睛里,他看到的更多的是与之截然相反的情绪。

“你们两个啊……都成为幸运儿了干嘛还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织也揉着那头乌黑的长发来到麻斗和邑辉面前。

“幸运儿?”

邑辉冷冷一笑,“恐怕眷顾我们的并不是幸运女神吧!”

“管它是什么!再说了……你们等的不就是被‘眷顾’吗?”

狡黠的光芒在眼瞳中一闪而逝,织也难得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

“说的也是呢!”

邑辉扶着额头苦笑。他、麻斗、巽还有密——与阎魔厅有关的人全部被选中,如果说这真是系统自主选择的结果,那这个系统真是智能到令他刮目相看了。

虽然不知道敌人挖了怎样的陷阱给他们,但他看得出敌人想和他们将游戏进行到底。

另一边的麻斗也和邑辉抱持相同看法。在这座人偶馆里,存在着知晓他们身份的人,这个人或这些人不仅不担心他们的到来会查出人偶馆的端倪,反而想方设法将他们留了下来。

究竟为了什么……

就在邑辉和麻斗心事重重的时候,一个男人如幽灵般一下子在他们眼前冒了出来。

“哟,你们好。”

被距离他一步之遥的男人吓了一跳,麻斗下意识地向邑辉的身边凑了凑。

男人的长相并无可圈可点之处,但给他的感觉却十分奇怪,硬要比喻的话,有点像夕阳西下他第一次见到邑辉被风掀起刘海露出右眼时的感觉。

“你好。”

邑辉向前一步将麻斗护在身后,优雅地打着招呼,充满金属质感的眼瞳射出如金属般坚硬冰冷的视线。

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松井真一耸耸肩,侧着身子看向站在邑辉后面只露出半边身子的麻斗。

“你和他很般配呢!”

简单的一句话既讨好了邑辉又令麻斗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谢谢。”

邑辉礼貌地道谢,并没有卸掉对松井真一的警惕。他的认识很清醒——在这座人偶馆里除了死神和织也,其他人都是他和麻斗的准敌人。

“你们两个很有趣……啊,希望我这么说你们不会介意,我是指,你们的眼神总是不经意地会看向对方,证明你们互相在意。”

听了松井真一的话,麻斗原本有些泛红的脸更是红得发烫。他双手捂住脸颊,暗自思忖:他是很在意邑辉,可是他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观察的这么仔细,证明你也很在意我们呢……我可以请教一下为什么吗?”

话音刚落,松井真一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这瞬间的表情自然逃不过邑辉的眼睛。

“哦我只是……被他那对漂亮的紫色眼睛吸引了而已,很少见不是么?”

显而易见的谎言,不过邑辉没有戳穿对方的打算。

“那真是抱歉,他的紫瞳是属于我……”

“属于我自己的!”

麻斗迅速抢过邑辉的话强势地争辩道。

怎么能每次都让邑辉占上风!

“麻斗真是个有个性的人啊,怪不得你喜欢。”

对于初次见面的松井真一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麻斗感到既意外又有点微妙的不舒服。

怎么这座人偶馆里的人都这么古怪?

“我想你应该叫我‘都筑’更合适,松井先生。”

“是吗?一贵也是这么叫你的?”

又是名字!

麻斗不理解这个松井真一为什么如此执着于直呼他们的名字。扭头看向邑辉,紫眸不由得瞪大一圈。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邑辉脸色如此难看。

在他的印象中,邑辉的表情永远如西洋人偶般精美、从容,即便是发怒或发狂,也充满居高临下的压迫感。然而此时却不一样,仿佛有什么东西刺痛了邑辉身为人类的鲜少的那部分——弱点。

“怎么了?你的名字勾起了你不好的回忆?”

松井真一咧开嘴笑得很不绅士,而麻斗也看出了那笑容里的不怀好意。

“那个……松井先生,上条小姐好像在叫你。”

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上条桃子,麻斗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不管这个男人是何居心,他和邑辉都没有陪聊的义务。

“OK!我只是想和你们打个招呼,来日方长,我们以后再聊吧!”

松井真一扫兴地摊摊手,在与邑辉擦肩而过时身体突然像被打上了石膏,僵住了。

五根强有力的手指正焊在他的前臂上,白西装纠结地皱了起来。他扭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眼瞳弯成了意味深长的弧线。

“舍不得我走?”

“能这么自然地叫出我名字的人屈指可数,只有那几个不算合格的人类……“

邑辉的声音悠然响起,犹如教堂钟楼里敲响的钟声,厚重得令人眩晕。

“松井先生,你又是其中的哪一个呢?”

松井真一先是微微蹙眉,而后翘翘嘴角不置一词。感觉到手臂上的力量放松了下来,他瞥了邑辉一眼,揉着手臂悻悻离开。

望着和平时的邑辉十分相似的雪白背影,麻斗喃喃自语。

“那家伙是怎么回事?”

若说他一点都不担心邑辉那他绝对是不够诚实,即便没有从前的恩怨纠葛,他对邑辉的关注也如同他对他自己一样。他们两人就像两张未知的拼图,不把打碎的纸片一块块找出来并且将它们放到正确的位置上是永远无法得知他们的真面目的。

而他们现在正位于寻找的过程中。

“谁知道呢……”

邑辉镇定自若地从旁边端起一杯香槟酒啜饮起来。

事情虽然变得扑朔迷离但也变得更加有趣了。人偶馆、八咫镜、深藏不露的假面男、疑点重重的馆长和助手、奇怪的鉴定师……冥冥之中似乎将与他和麻斗有关的元素聚集到了这个宅邸里,他知道,在前方等待他们的,不是希望的曙光,就是绝望的深渊。而无论结局是哪种,他都有预感,围绕着他和麻斗的一切,将会在这里——结束。

“邑辉……我啊,总是看不透你究竟在想什么?”

将邑辉手中的玻璃高脚杯抢了过来,麻斗将剩下的香槟酒一饮而尽。

“哦呀,麻斗这是在和我间接接吻吗?”

“别打岔!”

放下酒杯,麻斗一脸严肃地吼道。

和邑辉一样,麻斗也有自己的预感。在遇到了假面男和松井真一后,他不得不怀疑失踪孤儿、人偶馆……这一系列事件是否是某种阴谋的序曲,为了引他和邑辉到这里来。就算他迟早要消失,他也绝不要消失得如此被动。

“你肯定有什么打算对吧?说来听听。”

麻斗的信任令邑辉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中向二楼望去。

“这次我还真没什么打算……不过,既然对方要留我们到‘白雪公主’展出的那天,就证明那天一定会发生什么吧!”

“那天……七月十三日?”

麻斗双眉微蹙,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七月十三日正好是盂兰盆节。

“是啊……盂兰盆节……迎接鬼魂的第一天。”


评论
热度 ( 15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