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8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

8、

日头西斜,余晖映红了中庭正中央耸立着天使雕塑的喷泉池,水流哗哗作响,不仔细听的话很难分辨出掩盖在其中的说话声。透过水晶般流动剔透的水帘,影影绰绰的,有几个人站在长廊下。

“巽、密,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麻斗板着一张脸,面部肌肉像被打了一针僵硬剂。

和其他宾客一样,他和邑辉最初按照佐野的指示来到了二楼游戏室,但是没在游戏室停留多久他就被巽和密叫了出来,看两人凝重的神色他不禁有些担心,只不过这份担心他不能表现在脸上。

“麻斗……你不用再伪装了。”

密睁着一对翡翠色水汪汪的大眼睛,开门见山地说道。

“伪装?我怎么听不明白,我哪有伪装。”

挠着后脑勺,麻斗讪笑着装傻。

“麻斗,我们都知道了,你疏远我们的理由……”

巽长吁短叹,声音听上去犹如吃了榴莲一般苦涩。他最初有想过麻斗疏远他们一定有什么打算,但他没想到麻斗的打算竟然是独自一人和敌人玉石俱焚!

“为什么啊!为什么麻斗你要和那些家伙同归于尽!”

双手不由得紧紧握拳,密皱着眉头愤恨地咬咬牙。

“而且你居然不告诉我们!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啊!连邑辉都知道……却偏偏不告诉我们……”

密越说越觉得委屈,情不自禁地低下头,碧绿的眼瞳泛起一层晶亮的水汽。

巽轻轻拍了拍密的肩膀,扬起视线看向麻斗。他想看看,在那对紫水晶般迷人的眸子里是否真的只剩下冷漠。

被巽笔直的目光看得心虚,麻斗不由自主地蹭着细碎的脚步向后退。

“麻斗,你也真是太小瞧我们了,就算我们不够可靠,关键时刻也能帮得上忙啊……如果不是邑辉,我到现在都搞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你这么疏远。”

巽的眼神乍看之下充满责备,但只有麻斗看得到其中的怜惜。

邑辉这家伙,居然出卖他!

麻斗扁扁嘴,心想等下看到邑辉他一定要狠狠“报答”对方的“守口如瓶”。

不远处一根粗壮的雕花圆柱后,邑辉优雅地从西裤口袋中翻出一包烟,点燃了其中的一根。他的身体整个没入阴影中,如果没有那头白金般耀眼的银发,他几乎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在委托阎魔厅调查人偶馆时他向巽许诺了一件事——将麻斗疏远他们的真正理由说出来。

虽然他很享受独自一人分享麻斗的秘密,但在太多枝节没有梳理清楚的情况下,他需要帮手,需要一心一意帮他守护麻斗的人。

“你的心爱之人正在和其他男人聊天呢!聊得兴高采烈哦!”

织也一边扯着勒得紧紧的领带一边闲庭信步地来到邑辉身边,和邑辉不同,他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灿烂的夕阳为他颀长的身体镶嵌了一圈彩金色的金边。

“你觉得我是那种连恋人和别人聊天都要说三道四的小气男人么?”

“你是!”

织也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意料之中,旁边的邑辉立刻阴下脸来。

“看你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你不够大度了。”

听了织也的话邑辉也不急于辩解,只是安静地吞吐着烟圈,深邃的眼神有意无意地飘向不远处只能看到侧身的麻斗。

“我说你啊,也别放太多心思在那个死神身上了。”

“嗯?”

“偶尔也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织也转身面对靠在柱子上的邑辉,浓密的剑眉不由得皱的越来越用力。

“右眼……最近还疼吗?”

嘴角微微上翘,邑辉的这抹笑容复杂得令织也的心脏险些漏跳一拍。

摘掉眼镜,邑辉随手撩起右侧过长的银色刘海,闪烁着猩红光芒的不祥之瞳立刻叫嚣起来,犹如被放出牢笼的野兽,迫不及待地想要撕扯猎物。

就像麻斗每晚会被奇怪血腥的梦魇所困,他最近也有让他感到蹊跷的事发生。

首当其冲的便是他的右眼会疼痛。

和靠近被黑影笼罩的麻斗时所产生的火辣辣的痛感不同,他的右眼时而会不受控制地发光,并且伴随着阵阵刺痛,这种异状是从两星期前开始的。即便猜不出这不祥之瞳的真面目但他毕竟是这只眼睛的主人,他感觉得到,这只眼睛在呼应某种东西的召唤。

至于那东西是什么,他相信在这座人偶馆里他一定找得出答案。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知道邑辉是在敷衍自己,织也立刻摆出一副超不痛快的表情。

“你每次说没事的时候都肯定有大事发生……总之别的我不管,你别随随便便死掉就行了。”

“死吗……”

邑辉笑着耸耸肩,想来他似乎一直都无法彻底摆脱这个字眼呢!

“织也,你还记得吗?我曾经问过你,如果我先你而死,你会为我掉一滴眼泪吗?”

微风吹过,透着属于傍晚的沁凉,这风不知为何让织也嗅到了京都古城的空气中才会有的味道。

心脏骤然揪紧,站在阳光下的他注视着身处阴影中的邑辉,半晌,缓慢地点了一下头。

“记得……”

“现在,我再问你一次,相同的问题……如果我先你而死,你会为我掉一滴眼泪吗?”

和从前相同,这次邑辉也在笑,只不过这张脸不像当初那么稚嫩,现在的邑辉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偶,不是不顾一切的疯子,在那对微弯的银眸中,织也看到了,那的确存在的东西——希望。

“会!我会!所以,不要死啊!”

向前迈出一大步,他紧贴着邑辉的身体,声音虽然不大却字字有力。上次,他眼睁睁看着这位好友消失在京都嵯峨野的尽头,这次,他再也不想旧梦重温。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挽留这个人的生命,无论对这个人而言他的话是否足够分量。

“不要死邑辉……很早之前我就想这么回答你了,可是那个时候我知道你无论如何都要得到都筑麻斗的身体,我没办法阻止你,更不想成为你的阻碍……但是现在……既然你已经放下了仇恨,就该让这一切过去了吧!”

即便知道邑辉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钻牛角尖,但命运的魔爪从未轻易放过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只要还有这只不祥的右眼,只要还有都筑麻斗,他的这位好友就永远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平静地生活。而他的祈愿,不过是希望邑辉能偶尔来到古鹤楼喝碗他泡的茶,仅此而已。

“会过去的,织也……”

转身朝着阴影的外面迈出脚步,或许阳光并不属于他,但谁也无法阻止他主动抢夺阳光。邑辉仰首望着即将消失在楼宇上方的太阳,橙红的余晖温柔地映入了他的银瞳中。

“我答应你,我不会死的。”

 

最后一缕红云一点点染上了鸭蛋青的颜色,带来了夜幕降临的前兆。

面对巽和密善意的质问麻斗问心有愧,脸上不由得浮现出苦涩的笑容。

“麻斗……我们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处理吸血鬼事件后,我问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的事,当时你回答我说,因为我们是搭档。那么现在呢?现在你还把我当成你的搭档吗?”

双唇颤抖地动了动,麻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密的问题。他当然视密为搭档,可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牵连密,或者其他任何他关心的人。

“我……”

“不用这么犹豫不决……”

巽的声音再次响起,“麻斗,我曾经说过,如果你想要,我会将我的全部都变成你的力量……现在,该是我兑现这句承诺的时候了。无论你一开始是怎么打算的,现在我知道了,就不能丢下你不管!”

“可是我……”

“我也是!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即使有一天会被我杀死?”

麻斗双手捂住头疯狂摇晃。巽和密的话确实让他很感动,当初在京都也是多亏了有他们两个他才能从腾蛇的火焰中幸存,然而这次不同,他有预感,真正的敌人还没有出现,而当它出现之时恐怕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们不懂你们不懂……不止是那个博士和藤堂千秋,还有我……我最近经常失神,还总做一些可怕的梦,如果那些梦是预知梦……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巽,密,你们所有人,都会被我杀死,如果真是这样……”

“如果真是这样,我会阻止你!”

性感磁性的男中音,封住了麻斗即将说出口的话语。扭头看去,邑辉和织也一前一后,迈着雍容雅步向他走来,背映气势恢宏的西洋宅邸。

“麻斗,我曾经说过,你不是一个人,有我在……”

在距离麻斗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邑辉与麻斗面对面,两具身高不相上下的身体在铺着精美地砖的小路上投射下颀长的影子。

“不过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不是一个人,还有他们在。”

“邑辉……”

迎上那只闪着自信光芒的银瞳,麻斗微微扯动双唇想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心底的某处像泡进温泉里,逐渐暖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办到的。

他投降了!

下定决心进行到底的“一个人”计划就这样宣告破产,他没办法再对巽和密继续冷淡下去。结果,他还是他,依赖着同伴们对他的支持,打从心底渴求他人的陪伴。

即便背负着深重的罪孽,即便双手沾满血腥,他依然如此幸运,幸运地结识了巽和密。至于邑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的邂逅已经超出了运气的范畴,那是一种命运,逃不掉避不开的相交线。

情不自禁地低下头,一抹微笑在麻斗的脸上悄然绽放。

既然无法逃避,那么就只能选择战斗了!和巽、密还有邑辉一起。

“对不起啊,巽、密……让你们担心了。”

虽然知道巽和密不会责怪他,但是他认为他有必要道歉。

见麻斗恢复常态巽和密终于长出一口气,比吃了任何定心丸都要管用。

“你道歉的对象好像没包括我呢!”

邑辉沉下脸来,半撒娇似的说道。

“你出卖我居然还好意思让我道歉?!”

麻斗气冲冲地双手掐腰。他当初会把他的想法告诉邑辉完全是出于对邑辉的信任,可邑辉倒好,居然出卖他,叫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麻斗真是口不对心,明明就很感谢我。”

“谁感谢你……”

“要谢我的话就用你的身体吧,”

“所以都说了我才没想谢你!”

看着麻斗的脸颊染上了诱人的绯红,邑辉心情好的不得了。

旁边的织也扶着额头直叹气,心想这两人怎么这么好意思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明明还有他和其他人在呢!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中庭再次回归静悄悄的氛围,“其乐融融”的吵闹声挪到了室内。

用过晚餐后,麻斗等人凑在一起研究失踪孤儿和人偶馆的关联。通过巽和密的调查,孤儿院第一名失踪的孤儿名叫小苍,是个十分漂亮的小男孩,那时的九十九京介是孤儿院的赞助人,小苍失踪后孤儿院的管理人有报警求助但经过多次调查后无疾而终,于此同时,九十九京介以人偶师的身份一举成名,通过“白雪公主”,也就是三天后即将展出的那个人偶。此后半年间陆续有孤儿失踪,但时间上并不集中因此没有引起阎魔厅的注意,而就在近两个月,孤儿院发生了十八起失踪事件,管理人担心是什么鬼怪作祟所以没有报警希望事情能渐渐平息,毕竟穷乡僻壤的孤儿院原本就没多少人会在意。

两个月内失踪十八名孤儿,再加上蜡烛馆只有一半的灵魂,种种迹象表明这绝不是普通人办得到的事。如果从半年前算起来孤儿院一共失踪了二十六名孤儿,巽找俱生神核实过,这二十六名孤儿在蜡烛馆都只有一半的灵魂。

“我说……这个人偶馆里一共有多少人偶?”

喝了口意式烘焙的咖啡,香浓的口感令麻斗陶醉得不能自已。

“这个阎魔厅里没有详细资料……难道你是怀疑……”

“嗯!”

麻斗点点头,他想巽应该懂他的猜想。

“灵魂这种东西并不稳定,如果要将它留下来,势必需要一个容器。”

“而人偶无疑是最合适的容器。”

邑辉接着麻斗的话说了下去,“况且,将活生生的人类变成人偶,这种追求不难理解。”

“只有像你这样的变态才会理解这种追求!”

不喜欢邑辉对人命如此轻视,密皱着眉吼道。

“哦呀哦呀,这么晚了小鬼还是不要熬夜比较好吧!”

“邑辉!这是我们阎魔厅的死神在讨论事件,你才是最多余的那个。”

巽一针见血地将邑辉划出了他们的圈子。

在没能确定邑辉改邪归正之前,他不能让这个邪恶的医生太过嚣张。

手指轻轻地在咖啡杯的杯把上滑动,邑辉对巽的话毫不在意。

“是啊,不过你们也别忘了,我可是委托人。我有履行我的承诺,现在该你们的了。”

“说到底我们根本不知道你要找的镜子究竟是什么啊!”

麻斗插话了,从一开始他就对邑辉千方百计想要找到的镜子很好奇。直觉告诉他,关于他和邑辉的未来,这面镜子一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话音刚落,邑辉就感到自己被麻斗、巽还有密怀疑的目光刺成了马蜂窝。

“我说的是真话……目前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这面镜子的名字——八咫镜。”

“八咫镜?”

麻斗的嗓音不由提高了几分贝,“八咫镜不是三神器之一吗?”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天丛云剑和八咫琼勾玉的影像,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我觉得,那个博士和藤堂千秋也在找这样东西。”

“那找到之后呢?”

“我不知道……”

脸上渐渐凝聚起视死如归的神情,邑辉垂下眼睑,目光停留在咖啡表面,那浓重的黑色就像他无时无刻不注视着的黑暗。

“我只知道,不能让他们得逞……无论如何!”


评论
热度 ( 1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