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1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1、

雨势有增无减,灰蒙蒙的颜色使人产生了在看黑白照片的错觉。

“原来如此,确实没有找的必要啊!”

麻斗喃喃自语,眼前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如果不是距离本宅太远其强烈的存在感很难被人忽略。

那是一座钟楼,整体呈灰黄色,不知是遭遇过大火的洗劫还是经历了什么天灾人祸,看上去古旧颓废。宛如封尘多年的文物,见了空气就会粉碎一般。

这里无法成为上条桃子的藏身之地。

“居然被封死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松井耸着肩来到被砂石填死的入口处弯下腰左看看右看看,就差没拿放大镜出来了。

“是先代还在世的时候发生的事,据说这座钟楼闹鬼,所以先代就叫人用砂石和水泥把入口封起来了,如果要进去只有爬到最上面挂钟的地方,我想上条小姐应该办不到。”

佐野说完带领大家向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麻斗突然感到脊背发凉,停下脚步回首望去,在滂沱大雨的映衬下,远处的钟楼影影绰绰,像一张人脸,狰狞地嘲笑着他们。

头有点晕,脚下融化成了汪洋大海般,他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五感被剥夺,身体好似陀螺那样在原地打转,辨不清方向。

周围的景物在变化,他眼花缭乱,看不清,却听得到……

“你太仁慈了,征服世界的是力量!”

“人类?人类是最没用的生物!”

“越是杀人我的力量就越是强大,人类不过是饵食,是培育我的养料!”

……

“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无论经过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

是谁的声音?如此熟悉,那个名字呼之欲出,但是,不对!不对!

那是……

紫电之瞳一点点黯淡了下去,象征生命的光芒潜入了黑暗的湖底。麻斗睁着眼,呆滞的目光里失去了灵魂的留守。

扑通!

闻声回头,邑辉眼看着麻斗栽倒在地,就在他正要伸出手臂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股无名的力量像一根根针钉住了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手指,每一根脚趾,甚至每一根头发。

他居然动不了?!

耳畔掠过风一般的声音,轻轻的,冷冷的,带着笑意。

“你……别碍事。”

这是……麻斗的声音?!

在意识到这一点时,邑辉金属色的眼瞳不禁瞪圆了。

目光飘向被巽、密还有织也围在中间的麻斗,麻斗沉睡着,正确说来是晕了过去。那么,刚刚在他耳边低语的男人又是谁?那个声音,毋庸置疑是麻斗。

真的……是麻斗么?

“麻斗!麻斗!”

“麻斗你醒醒?你怎么了?”

好吵!

这帮愚蠢的人类在叫什么?麻斗?

麻斗是……谁?

多么可笑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不记得了,也没有记得的必要。

他的名字从以前起就只有一个!

他是……王!

灵魂在玫瑰花瓣的簇拥中漂浮着,被花刺划伤的皮肤瞬间恢复原状,比之前还要光滑。

鲜艳的红色以灵魂为中心从外圈开始渐渐向内收缩,最终,下方的红玫瑰无一例外,清一色变成了白玫瑰。

不够啊……血还不够……生命还不够……力量还不够……

万花丛中,紫电之瞳霍然绽放,邪恶的双唇间吐出饥饿的舌头。回音响亮。

我的祭品在哪里?

 

“真是的,麻斗吓死我们了!”

密将苹果削成小兔子形状喂到麻斗嘴边。

“我没事啦,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再加上睡眠不太好。”

麻斗傻傻地笑着,抬起眼帘看了守在床边的邑辉一眼。

他不知道密喂他吃苹果会不会惹邑辉生气。

“放心麻斗,我不会和小鬼吃醋的。”

邑辉笑吟吟地这样说着,也用牙签扎起了一块苹果送到麻斗嘴边。

“呃……”

一滴汗咻地一声从麻斗的额头滴下。

邑辉这哪是不吃醋?分明已经生气了好吧!

看着眼前两块互不示弱的苹果,他左右为难。就在这时,巽推开门走了进来,正巧为他解了围。

“麻斗你感觉好点没有?”

“好多了……对了,九十九的工作室怎么样?有发现上条桃子吗?”

巽摇摇头,“没有,而且九十九也不在里面,佐野说有可能在酒窖那边,已经过去找了,等九十九来就可以打开工作室里的陈列间,那里摆放着九十九制作的大部分人偶。”

“大部分?”

“是啊!其余的都作为装饰品摆放在馆内了。”

巽的话让麻斗联想起刚进入人偶馆时大门口那尊会说话的人偶,他问过佐野,似乎是九十九为了让人偶更加逼真而在人偶内部放入了带语音功能的设备。从客房到大厅的途中他也看到过不少人偶,那些人偶形象各异,每一个都栩栩如生,如果不是早有所知他一定会以为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少女。

“我也……要去看看。”

掀开被子,麻斗一边下床一边听着密的劝阻声。

“别担心,我可是大人,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卧床不起?”

摸了摸密的头,他将乱糟糟的衣服整理好,转身被邑辉的笑脸吓了一大跳。

那张脸确实在笑,可笑容却令他的汗毛不自觉地竖了起来,每一根都进入备战态势。

“麻斗,虽然我是个大度的男人不过还没大度到可以容忍恋人和别的男人有肢体接触!”

肢体接触?!

他只是摸摸密的头怎么就变成肢体接触了?邑辉还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麻斗在心里吐苦水,同时也觉得有些高兴,毕竟邑辉是在为了他吃醋。至于恋人这个头衔……他真不知道他和邑辉现在算不算得上?

目送麻斗走出房间后,邑辉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

刚刚昏睡中的麻斗,又一次,身体腾起了那股莫名其妙的黑雾。那不是他的幻觉,巽和密以及织也都看到了。只是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缄口不言。

麻斗未必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许也是出于不想让他们担心的缘故才不说的吧!

至于他自己……

一个模糊而大胆的猜测逐渐成型。嘴角苦涩地向上翘起,他摘掉眼镜,从不祥之瞳中有什么东西伸了出来,血红的,像水波一样的光芒,从一张嘴的形状变幻成一只利爪,又变幻成一条长舌,仿佛在这只义眼中藏匿了无数冤死的厉鬼,从前它们安分地听命于他的控制,然而现在,更强大的支配者在召唤它们。

“我要被抛弃了么?”

 

“哎呀哎呀,真是抱歉,我之前在酒窖找葡萄酒,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

馆长工作室里,九十九京介一只手摸着后脑勺,一脸歉意地连连鞠躬。

“上条小姐怎么会失踪呢,真是太奇怪了。”

一边打开陈列间的门他一边碎碎念。

“看吧,这些都是我引以为傲的孩子们!”

吱呀一声,门开了。

“这是……”

麻斗等人站在门口,惊讶得跟看见飞碟似的。

大约十五平米大小的房间里,密密麻麻塞满了人偶。粗略地目测一下,这房间内的人偶最起码也有二十个,而且每一个体积都不小,最矮的也和六七岁大的孩子差不多高。若不是人偶们都身着华丽的哥特洋装,这四四方方的豆腐块阵容恐怕只会让人联想到整装待发的军队。

“哦哦,这可真是壮观啊!”

浅川社长神色激动,脸上的皱纹都跟着兴奋起来。

“爸爸爸爸,她们都好漂亮啊!”

浅川莲红着一张脸,甜甜地叫道。

从长相上看,浅川莲也长了一张不输给人偶的面容,只不过由于年纪尚小,还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气质。

“馆长,这里的人偶开价多少?!”

“呃……那个……”面向浅川明,九十九面露难色,旋即笑着岔开话题:“咱们还是先找上条小姐吧!”

脚步擅自动了起来,麻斗怔怔地来到一尊人偶前。这人偶只到他腰身那么高,深棕色的长卷发,翠绿色的哥特洋装,灵动的蓝色大眼睛成为了白皙面庞上最夺人眼球的装饰。即便是活人打扮起来相信也不如这尊人偶出众。或许正因为是人偶,才多了分活人表现不出的特别神态吧!

麻斗情不自禁地绕着人偶走了一圈。从不同的角度看,人偶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在变化,微笑的,悲伤的,迷惑的……

脆弱又梦幻的虚假之美,和他很像。

“真是……太美了……”

紫眸微弯,双唇咧开,麻斗突然伸手抓住了人偶的头,那颗小小的头抓在粗大的掌心里,就像随时可能爆掉的气球。

肉眼看不见的蓝光乍现,在人偶的身上不安地流动着,渐渐集中到了头部,顺着手臂被吸进了麻斗的身体里。

“麻斗你在干什么!”

巽和密眼疾手快,一左一右架着麻斗的身体想将麻斗拉开,然而那只揪住人偶头部的手却比章鱼的吸盘还要有力,无论怎么拉扯就是扯不掉。

“麻斗你清醒一点!”

“麻斗!”

巽和密的脸在眼前变形了,像被挤扁了,被拉长了,被搓圆了,歪歪扭扭的,扭曲成一团。

这不是他认识的人,他认识的人不会如此……丑陋。

丑陋?

丑陋的是什么?

丑陋的是人类。

而他……才不要做一个人类!

他只想吃,他需要力量,他饿。

好美味啊……灵魂的味道,新鲜稚嫩的灵魂的味道。加入了恐惧和悲哀的调味料,撒上一点点痛苦,又在绝望中炙烤。

真是上等的食物!

一想到这样的美食还有好几十个,他蠢蠢欲动的饕餮之舌便忍不住从嘴里爬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肆虐的笑声自喉咙深处咆哮而出,紫电之瞳染上了疯狂的颜色,那颜色像血,又像浑浊的泥沼。

清醒,抑或不清醒,无法分辨。

人偶漂亮的蓝眼睛混沌了,瓷器般白皙的肌肤好像被抽走了必要的色素一般开始变色,转眼间变得蜡黄,圆润的身体一块块凹陷,头发也脱落了一地。

“你在干什么!快放开她!”

浅川社长暴跳如雷,疯了似的朝麻斗冲去。对于任何一个人偶爱好者而言,伤害人偶的行为都是罪不容诛的!

“社长先生别激动,易怒可是身体的大敌。”

松井不慌不忙地拦住浅川明,在那对充血的眼睛前打了个响指,前一秒像头疯牛似的浅川明说谎一般地老实了下来。

 

咔嚓!和雷声不同,不属于大自然的任何一种声音,震动了整个阎魔厅。

黑黢黢的大殿里,阎魔王坐在龙椅上,右手紧紧握住扶手上那只龙头雕塑,指关节渐渐泛白。

“近卫,让巽把麻斗带回来,现在立刻!”

“是!”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单膝跪在殿下的近卫不敢怠慢,当即转身,身体唰地一下消失了。

半晌,从大殿上方传来一声空虚的叹息,“你果然还是赢不了他吗,麻斗……”

 

好美味好美味好美味!

血红的舌头贪婪地吮吸着灵魂,脚下的玫瑰花犹如破裂的水痘一朵朵盛开,鲜红的颜色经由花瓣流到站在花丛正中央的男人身体里,在他的旁边沉睡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男人赤裸着身体抱成一团,和旁边器宇轩昂的“自己”比起来,男人是多么的弱小。

“麻斗!”

密拼命摇晃麻斗的身体,可那具身体仿佛变成了只会进食的机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什么人都辨认不出来。巽甚至操纵影子刺伤了麻斗的手臂也没能使麻斗恢复正常。

用劲浑身解数也不奏效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向邑辉投来求助的目光,邑辉扶额摇头,也是无计可施。

如果他能想出办法他早就做了。

从麻斗的样子来看应该是人偶身上的某种东西吸引了麻斗,不,应该说是吸引了麻斗身体中的那个家伙。

他想,“某种东西”应该是灵魂。

如果人偶馆中的人偶身体里当真拥有蜡烛馆遗失的那半个灵魂的话,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灵魂是一种很强大的能量集合体,特别是人类的灵魂,虽然人类自身是最为软弱无能的生物,但灵魂却很美味,也能够为恶魔、神兽等等带来前所未有的力量。

恐怕麻斗体内的家伙不吸食完人偶中全部的灵魂是不会罢手的吧?

无关紧要的灵魂就算被吃掉,对邑辉来说也是不痛不痒。可是这样一来,麻斗体内那股恐怖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强。它会威胁到麻斗,威胁到他们的未来!

焦躁的目光突然捕捉到了靠在门口的方形小茶几,在这座西洋宅邸里看到日式茶几多少有些违和,而那上面的东西更让他产生了一个荒唐的主意。

没有深思熟虑的功夫,邑辉迅速抓起茶几上的东西塞进了麻斗嘴里。

嗯?什么东西好甜……

这种香浓的牛奶味和滑腻的口感,再配上清馨的花香……

这是……

“龟屋良长的和果子!”

麻斗叫了起来。眼前豁然一亮,视野恢复正常。

他还在陈列间里,还站在先前的位置上,可是怎么感觉时间过了很久?

歪歪头,水晶般的紫眸莫名其妙地眨了两下。

闻到了甜点的香味,他一张嘴叼住了近在眼前的粉色物体,那是被捏成樱花形状的京都和果子,由于之前被他咬了一口而少了两片花瓣。

“真是的,居然这样就醒过来了。”

邑辉收回手,用手帕擦掉了手指上的甜点粉末,望着脸上布满黑线的巽和密哭笑不得。

“那个……我是怎么,呜哇!”

向后猛退几步,麻斗被面前整个脱了人形的人偶吓了一大跳,刚刚咽下去的和果子卡在嗓子眼上,卡得他呼吸困难。

“你为什么这么惊讶啊?”

松井的声音响了起来,麻斗扭头,看到其他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那个人偶,明明就是被你弄成这样的啊!”


评论
热度 ( 9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