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2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2、

“阎魔王大人……”

近卫的身影再度出现在阎魔厅的大殿下。明暗各占一半的脸上愁容满面。

“人偶馆周围设有很强的结界,我没办法和巽他们联络。”

“结界么……”

阎魔王站起身,顺滑的黑发像一件披风披在背部。修长的食指在空气中随意划过一道,昏暗的大殿上方突然腾起一团白雾,白雾逐渐散开,一栋西洋豪宅若隐若现,是麻斗他们所在的人偶馆。整个宅邸连同周边的树林都被一层半透明的结界罩在其中,结界表面时而划过流星般的光线,颜色像夕阳柔和而梦幻。

“麻斗他们好像根本没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困在结界里了。”

“是啊……”

阎魔王张开五指,缓慢地靠近白雾中的影像,刺啦!指尖触电,一缕漆黑的烟袅袅上升,在他的眼前幻化成一张轮廓模糊的脸,这张脸在笑,笑容长了脚似的在他周身绕了一圈,最终欢快地飘进了白雾里。

“不会错,这是那家伙张的结界。”

“怎么会……”

“即便没有抢回身体的主导权,力量已经恢复到可以仅凭意志操纵结界的程度了……真不愧是他啊!没想到,结果我们还是只能实施那一步……近卫,去准备吧!”

“……是!”

近卫的回答产生了半秒的迟疑,旋即一闪身离开了大殿。

挥手擦掉影像,阎魔王无力地摇摇头,“我还是没能把你留下吗,麻斗……”

 

“你、说什么……”

陈列间里的空气仿佛灌了铅,重得麻斗连腰都直不起来。紫水晶般的眸子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其他人。

他又做了什么?他把人偶毁成这样?可是……为什么?

“我是说……”

松井的目光不经意地扫到了邑辉,那张凶狠的脸吓得他连连缩脖子,生硬地改口。

“没什么……这个人偶是未完成品,你差点破坏了基座……对吧,九十九馆长?”

“啊……对对!”

九十九连连点头,背到身后的手里攥着一张薄薄的纸,那是一张支票,上面写着大到惊人的天文数字,署名处是邑辉一贵。

“对了!我之前在门外捡到了一个东西,大家来看看是什么?”

巽及时岔开话题,“这是在工作室外面的走廊上捡到的。”

一边说他一边从西裤口袋中翻出一个被白手帕包着的东西。

“这是……”

麻斗看着手帕中的红色圆柱体,尽最大的努力发挥想象力。这东西和他的小手指差不多长短,一侧是弧线一侧是直线。他好像在哪看到过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嘛……各位也检查过这里了,没发现上条小姐……还请大家先回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片刻,大约两个小时过后请到大厅就餐,我先去找人来修理一下吊桥。”

佐野转身走到门口时又扭头扫了一眼身处陈列间的众人。

“请各位多加小心……”

“说不定下一个失踪的就是自己了。”

浑厚沧桑的男低音,像冰块刺激得麻斗全身一个激灵。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角落里的假面男慢悠悠地来到众人之间,躲在面具背后的细长眼眸似笑非笑。

“好可怕!”

浅川莲被吓到,跳了一下脚躲到旁边的麻斗身后。

“没事没事,别害怕。”

麻斗转身微笑着摸了摸浅川莲的头。虽然他自己也没有多可靠,不过和小孩子比起来怎么说也是个大人,理所当然要扮演安慰人的角色。

手掌摸到了硬物,他这才注意到原来浅川莲的头上别了一个黑色的发卡,小小的,很精致,只是和发色太接近反而变得不够醒目。

假面男只说了刚刚那一句话便旁若无人地离开了陈列间,与麻斗擦肩的时候嘴唇动了动。

伸手下意识地揉了揉耳朵,麻斗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幻听似的,轻飘飘地一晃而过,狡猾得好似一条泥鳅。

回到房间里,他的意识有些模糊,身体晃晃悠悠,扑通一下栽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好困,他好困!不是睡眠不足,而是精神疲惫,这两者的区别他分得清。

但是不能睡……睡下的话又会做恶梦。

“睡吧!”

似曾相识的声音,似曾相识的命令口气。

这是……他自己。

那么希望我沉睡的话,我就一直睡下去好了,一直……一直……

 

烟头泛起火星,袅袅白烟被两片性感的唇吹散。

“你连烟都会抽了啊!”

循声看去,松井出现在了邑辉的视野里。他们两人正站在二楼楼梯的休息平台处,距离只有三步远。

“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最初见到你的时候你确实是个小孩子啊!应该说比小孩子还要小,只有一丁点大,噗噗!”

斜眼瞥了瞥皮笑肉不笑的松井,邑辉哼了一声。

“你不是松井真一,原本是不是真的有松井真一这个人都不好说……你是谁?”

“名模上条桃子的鉴定师……松井真一的确是存在的。”

松井双手舒适地搭在楼梯扶手上,鸟瞰一楼大厅。

“镜子找到了吗?”

眉峰一动,邑辉警惕地盯着松井的侧脸,那张侧脸没什么特别,只是表情叫人捉摸不定。半晌,他也将目光投射到下方,缓缓开口:“原来如此……你就是托梦给我让我找三神器的人——那个装腔作势的男人。”

“装腔作势是多余的吧?”

松井摊摊手,“结果到目前为止你还是一无所获。一贵,再不快点你心爱的麻斗可就危险了。”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

凛冽的嗓音席卷耳膜,松井用双手环抱身体表情夸张地嚷嚷:“好可怕啊……你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

小时候……

看来这个男人和自己渊源不浅。

邑辉心中疑惑,但人偶般精致的面庞却波澜不惊。

“你都知道些什么?”

“很多……多到你不敢想象。”

恢复正经八百的神态,松井指了指邑辉的右眼。

“你那只眼睛里有东西,那本来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不,应该说最初是希望你能控制,希望那份力量能够与你融为一体。没想到却出了点差池,它们全部跑到了你的右眼里……真是的,那些家伙的想法我是猜不透啊!”

那些家伙?

邑辉摘掉眼镜掀起右侧白金般的长刘海,和左眼明显不同的义眼之中好似宇宙,包罗万象,只不过这宇宙被染了色,是血红的。

“你说有人希望我能控制这份力量……是谁?”

“还能有谁……想想看,从以前起都有谁对你抱以厚望来着?”

松井粲然一笑,这表情突然勾起了邑辉尘封多年的记忆。那时他还是个婴儿,躺在襁褓中,在刚刚睁开眼的瞬间,看到了两个面带笑容的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母亲。

“你……”

“别管我的事,重要的是你自己……一贵,你的愿望是什么?”

犹如镜花水月的投影,松井的身体渐渐变成了半透明,邑辉最后看到的是一张即将消失的,完全不同于松井的脸,熟悉的脸。

银瞳霍然睁大,大脑深处的记忆苏醒。那张脸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那是——

“父亲!”

 

和人间界平行的异空间里,黑黢黢一片,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主人回来了,主人回来了!”

几个巴掌大小,嘴里长满锯齿的黑色球状物体蹦蹦跳跳地围了上来,某个拥有人类姿态的生物将它们赶到一旁,径直走到形状有些扭曲的桌子前面。

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名小男孩,小男孩穿着白衬衫、黑背心,看上去绅士又乖巧,那头贵金属一般的银发连中世纪欧洲贵族少爷都望尘莫及。

“真是有趣啊……明明是个残次品,只要乖乖地任人摆布就好了,却偏偏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是啊,有意识的东西才更好玩不是吗?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怎么做,变成什么样子。对吧,小一、小二、小三、小四……”

被叫到名字,脚下的黑球立即兴奋地叫嚷起来,声音听上去类似于猫被踩到尾巴时炸毛的尖叫。

“或早或晚你都会消失,一贵,你的出生不过是为了复活那个人所做的实验,然而,如果这次你能逃过一劫,那么……怎么可能呢?”

拥有人类姿态的生物突然自嘲般地笑了起来,笑声和黑球们的叫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指挥着异空间里混沌不明的节奏。

 

雨停了,风凉了,夜幕再次降临,从中午到晚上,麻斗一直在沉睡。

滴答!

水滴的声音,触动了灵魂的安眠。

看到了,他看到了……

鲜艳的红玫瑰丛中,纯净的白色亮了起来。

刺眼!

天使一般的男人走了进来,一步又一步,不可思议的,男人的身体竟然在缩小,一点又一点,缩成了小孩子的摸样。

“失败了,又失败了!”

苍老却严厉的声音,出自一个身着白大褂的老男人口中,男人虽然上了年纪,却精神抖擞,炯炯有神的眼眸燃烧着不熄灭的欲望之火。

“这孩子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人类……为什么,为什么创造不出来?那个都筑麻斗,那个不老不死的身体……一定能做出来,我们一定可以!”

自己的名字……为什么这个老男人会提到自己。

是这样啊,是这么回事——这个老男人是自己曾经的主治医师。

“还是不行?看来我们和您家族的合作关系只能到此为止了。”

说话人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男人同样穿着一件白大褂,黑色的长发越过肩膀,发梢微微卷起。由于背对着他,他看不清长相,但直觉告诉他,他认识这个人,而且前不久刚刚碰过面。

“这家伙没用了啊,虽然漂亮得跟人偶似的,不过残次品就是残次品,根本派不上用场嘛!”

梳着棕色短发的娃娃脸青年亲密地靠在高个子男人身边。

这个人……他记得名叫藤堂千秋。

“你们想怎么处理他都可以,不过请记住,对于世间来说,我们是不存在的。”

高个子男人嘱咐完,垂下视线睥睨仰着小脸露出困惑表情的小男孩。小男孩果真很漂亮,漂亮得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这孩子……就作为下次实验的材料和引子好了。”

“不行!”

一个女人冲了上来。瀑布般的银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是看那张鲜红欲滴的唇就猜得出她是位美人。

“这是我的孩子!我和那个人的孩子!这次终于……让我生下了那个人的小孩,父亲大人你不能夺走他!”

白得病态的脸仰起,一对充满神经质的眼瞳中布满疯狂的红血丝。

病了,这个女人病了,而且病入膏肓。

 “嘛……既然你坚持那就把他留下好了。”

老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不满,不满的同时也很无奈。

女人欢呼地将小男孩抱起来,狠狠地抱在怀里,过大的力气仿佛要将小男孩的内脏挤出来。

“你是属于我的,是我最爱、最珍惜、最完美的收藏品!”

袅袅余音淡入空气,消失了……除了长着一张人偶面容的小男孩,其他人都如同蒸发了一般从视野里消失了。

半晌,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身形颀长,长至脚踝的风衣是夜的颜色。璀璨夺目的紫水晶镶嵌在形状优美的眼眶中,好像美杜莎的眼睛充满力量。

这个人是他。

他眼睁睁看着他自己一步一步靠近小男孩。

“大哥哥你是谁?”

“我是王!”

“不,你是杀人凶手……”

“呵……答错了,杀人只是消遣。”

“你、你是鬼!”

小男孩全身颤抖地蹭着玫瑰花丛向后退,仿佛眼前的男人是洪水猛兽。

“鬼?”

男人放声大笑,右手缓缓向前抬起。就在这时,小男孩的右眼突然红光四射,脑浆迸裂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排山倒海。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说对了!我是鬼,是古往今来死者灵魂的最终归宿——冥府唯一的统治者:鬼王!”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