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3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3

静得出奇的走廊里,浅川莲穿着不合身的睡衣和拖鞋抹黑向前走着。

“啊……厕所厕所……”

月亮像一盏探照灯悬在他身后的那扇窗户外面,射来一缕缕清冷的银白光线。

他迷路了。

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了许久,他缓慢地停下脚步。

“咦?这里怎么好像来过?”

搔了搔头发,手指碰到了别在发丝上的黑色发卡,就在这时,背后响起了咔哒一声。

猛然转身,眼前闪过一道荧光绿。

“啊……你是?”

一尊人偶正站在他的面前,光线太暗他看不清人偶的模样,但通过那迷人的轮廓他坚信这人偶一定漂亮得惊世骇俗。

“不和我、一起来吗?”

人偶说话了?!

浅川莲不由得张大嘴。这人偶的声音听起来机械冰冷,实在不像活人会发出的声音,不过转念一想这是理所当然的,原本人偶就不是拥有生命的活物,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蛊惑了,被这人工制造的虚假之美蛊惑了心神。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勾勒了一圈朦胧月光的五指迟疑不决地向人偶伸去。

“嗯呵呵~”

清澈的大眼睛倏地变得浑浊,宛如在清水中滴了一滴墨水,灵魂的光泽被遮盖了。

 

麻斗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雨过天却没有晴,外面依然混混沌沌,好似一面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的窗户。

他做梦了。

不算是恶梦,但梦的内容却零零散散,像一块摔碎的玻璃粘合不起来。

“你醒了?”

邑辉端着一杯冒着白气的热可可来到床边。

点点头,麻斗接过热可可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

“啊!好舒服。”

脸颊贴上了两块红扑扑的小圆圈,他笑得一脸餍足,将杯子递给邑辉的时候,突然用左手抓住邑辉的手腕。

“回答我邑辉!”

“什么?”

邑辉不慌不忙地将杯子搁到一边,顺势坐到床上紧靠麻斗,泛着金属光泽的银瞳处变不惊。

“在陈列间里,我把那个人偶怎么了?”

“原来是这件事啊……”

“虽然大家都绝口不提,但是我知道我一定对那个人偶做了什么!是不是?”

叹了口气,邑辉活动手腕挣脱开紧扣的手指,转而握住了麻斗的左手。

心脏跳了一下,脸颊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麻斗窘迫地将视线从邑辉身上移开。邑辉的手虽然凉,但依然拥有属于人类的体温,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给予了他那颗不安的心相当程度的温暖。

“没什么……应该说我们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个人猜测……你似乎从那人偶身上吸走了某样东西。”

“吸走了某样东西?”

麻斗蹙眉,低头凝视另一只手的手掌,和以前一样,他的手掌是血红的,那红色比以前要深,仿佛在他的手心里流动。

“我吸走的……是灵魂吧?”

“你记得?”

邑辉面露惊讶,手上不由加重了力气。

“不、我不记得……虽然不记得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觉得到,那个人偶原本拥有的生命现在失去了。”

“没有灵魂没有生命,这才是人偶的本来面目,失去了那些不过是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真像你会说的话啊!”

麻斗挤出一丝苦笑,如果他也能像邑辉这样漠视与自己无关的生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可是,过去的事无法改写,就算他再痛苦也无法将灵魂还给那个人偶,到头来只是徒增伤感。

头一歪,他自然地靠在了邑辉的肩膀上,迷人的紫电之瞳疲惫地闭了起来。

他想借邑辉的肩膀来达到安心的目的,这样他或许可以摆脱挥之不去的梦魇,真正通过睡眠缓解紧张的神经。

房内和还未迎来第一缕晨曦的屋外一样,都安静得像夜晚的墓园,仿佛失去了一切生命活动的迹象。

半晌,麻斗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依然闭着双眸,半睡半醒地提问。

“邑辉……你听说过鬼王吗?”

“鬼王?”

右眼猛烈震动了一下,邑辉感到身体产生了一瞬间的失衡,仿佛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破坏了协调能力。他很惊讶,惊讶于自己身体的反应,这反应明确地向他传达了一种名为不安的情绪。烦躁地咬咬嘴唇,他越是烦躁就证明他对“鬼王”这两个字产生了过度的意识,对于这样的自己他没来由地生起气来。

“昨晚我做梦了,虽然记不太清,但是我梦到你小时候的样子……还梦到我自己……我好像对你说:我是鬼王。”

没有察觉到邑辉的反常麻斗自顾自地说道。

“我还梦到很多人,有的我认识,有的想不起来……不过那些人似乎都认识你。”

麻斗梦到的应该是他的家人吧?

邑辉在心中自嘲地笑了笑,说起来那些不合格的家人究竟是不是他真正的家人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愈发怀疑这一点。还有他的父亲,为什么松井会变成他父亲的样子,他父亲不是早就死了吗?而且为什么指引他寻找三神器?这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

一想到三神器他的脸上不禁被一层浓重的阴霾笼罩。

来到人偶馆已经两天了,他没在这座宅邸里感受到任何和神器有关的灵力,究竟八咫镜藏在什么地方?

思考走进了死胡同,他用手掌揉了揉额头。这时他才注意到肩膀上传来的呼吸声。

垂下目光,他发现麻斗竟然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那张睡脸就像小孩子,甜甜的,叫人忍不住犯罪的冲动。

“真是的,居然这么无防备……”

邑辉苦笑,手指轻轻地擦过那两片半张开的嘴唇。嘴唇很柔软,软得就像麻斗的心。

希望这回你能睡个好觉……

心中如此祈祷着,脑海里再次不合时宜地浮现出“鬼王”这两个字。

这个名词对于他来说十分陌生,印象中和冥府、死神有关的文献里对“鬼王”是只字未提,然而,直觉告诉他,这个“鬼王”才是一切的关键!

 

清晨,太阳终于吝啬地探出云层,将光明带给大地。

偌大的西洋人偶馆中,一阵骚动声从一楼大厅传来。

“什么?莲也失踪了?”

麻斗和邑辉对视一眼,心事重重地拧起了眉。

另一边的浅川明呼天抢地,老泪横流地质问佐野和九十九馆长。可是他们也无能为力,原本打算报警处理,结果发现馆内的所有电话都接不通,连手机也是一格信号都没有。

和外界联系的手段丧失得十分彻底!

“大家稍安勿躁,信号一定很快就会恢复的。”

九十九和佐野连连安慰众人,说是众人其实心急如焚的只有浅川明一人。其他人都各怀心事,假面男依然神出鬼没,松井则百无聊赖地逗弄大门口的那尊人偶,虽然人偶只是一味地说“欢迎光临THE DOLL HOUSE”这一句话。织也陪着邑辉和麻斗等人趁机在馆内寻找八咫镜。

独自一人走在二楼狭长的走廊里,难得睡饱了的麻斗终于不再精神恍惚,漂亮的紫瞳也变得熠熠生辉。

咔嚓!

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刚走到馆长工作室门前的他停下脚步低头看去。

“这是……”

在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捡到了几片黑色的东西,麻斗用指尖捏了捏,感觉应该是塑料材质的,小心翼翼地移动碎片把它们拼在一起,手心里的物体令他惊讶地叫了一声。

这不是浅川莲头上别的发卡吗?怎么会在这里?

“等等……”

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先前巽找到的红色圆柱体,他终于想起来那是什么了。

那是上条桃子所穿的高跟鞋的鞋跟!

扭头看向大门紧闭的工作室,麻斗深吸一口气,扶住门把手来回拧了几下。

果然锁着!

将被踩碎的发卡收进西裤口袋里,他的身体咻地一声从走廊上消失了。

又是咻地一声,麻斗的身体出现在了空无一人的工作室内。

当死神就这点最方便啊!

在心中感慨了一句,他开始对九十九的工作室进行地毯式搜索。

两名失踪者的物品都出现在了这间工作室的门口,要说是偶然也未免太凑巧了吧!

这间工作室布置的十分简单,一张办公桌,一些和制作人偶有关的小道具,一摞图纸,除此之外就是笔筒、空调、饮水机之类的东西。

“好奇怪啊……”

房间太干净了,明明有道具却没有材料,就算是将活人的灵魂植入人偶中也必须要先做出人偶才行,除非……是将活生生的人类直接做成人偶。

浑身打了个寒颤,麻斗突然头痛欲裂,身体不能自已地摇晃起来。

“啊!”

咣当!

腰部狠狠撞上了桌角,笔筒里的笔被他挥舞的手臂哗啦啦地打翻在地。

“疼疼疼……”

呲牙咧嘴地叫痛,他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腰,悻悻地望着洒落在地上的笔。

“唉……真是的!”

把笔一支支捡起来插进笔筒里,麻斗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的笔筒上。这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圆柱形竹子笔筒,稳稳地坐落在办公桌的左上角。

稳得过头了!

如果他刚刚的力量大到把里面的笔都打出去,那笔筒不可能纹丝不动。

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得怀疑这笔筒有蹊跷。双手握住笔筒用力向上提,却失败了。笔筒像被胶水黏在桌子上似的,根本拿不下来。试了几次都不行,他转换角度开始左右扭动笔筒。

咔哒!

类似机器卡簧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只隔了一面墙的陈列间传来轰隆一声。

“欸?欸!”

麻斗扭头望了望陈列间的大门又扭回来看了看笔筒。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机关?

朝着陈列间的方向走了两步,就在他即将穿门而入时,工作室的大门突然开了。

“都筑先生?”

来人是佐野,他一只手握着门把手,钥匙还插在上面。

“为什么您会在这里?”

被佐野以一副看小偷的眼神盯着麻斗嘴角疯狂抽筋。

他要怎么解释他不用钥匙就闯进了人家的工作室?!

“那个……”

“那个?”

“门……”

“门?”

“麻斗!你怎么在这里,我还在找你呢!”

巽突然冒了出来,没理睬欲言又止的佐野径直把麻斗从工作室里拽了出来。

“巽……”

“邑辉和织也在喷泉池里发现了一面镜子。”

“欸?!难道……”

“也许是八咫镜,不过也有可能只是面普通的镜子。”

“不管怎么样先捞上来看看再说。”

两人加快步速很快来到了中庭,邑辉等人正围在喷泉池边。

“邑辉,怎么样?”

闻声回头,邑辉在看到麻斗的同时无声地摇了摇头。将刚刚打捞上来的镜子递给走过来的麻斗,他接着说:“虽然看上去和文献记载中的八咫镜很像,但却不具备任何灵力。”

“怎么会……”

“看来是空欢喜一场啊!”

众人的脸上无不浮现出失望的神色,而麻斗的心思则有一部分停留在了那间设有机关的工作室里。

 

夜深人静是最不易被人打扰的时候。

伸手不见五指的工作室中突然响起一声微弱的“咻”,麻斗的身体像雾气般出现。

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办公桌,按照白天试过的方法,左右拧动桌角上的笔筒,陈列间再次传来轰隆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倒塌了。

进入陈列间对死神而言是易如反掌,不作他想,麻斗迅速行动,再次穿门而入。

身体唰地一下闪现,在脚跟站稳的同时,上扬的紫瞳一下子瞪圆了。

“这……怎么可能?”

眼前,空空如也,原本塞得满满的人偶全部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麻斗有种看到幻象的感觉,白天他明明来过这里,清楚地记得这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人偶,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满腹狐疑打开陈列间的门,他走进工作室又一次拧动笔筒。

这回他看清了,伴随着响声,陈列间的地面犹如被利刃切成两半,从正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没等他走近,缝隙又自动闭合,好像从未开启过。

“原来如此,是设置成一段时间就会关闭的啊!”

他自言自语道。第三次拧动笔筒,在陈列间的地面裂开的瞬间,他健步如飞地跑过去纵身一跃,颀长的身影没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评论
热度 ( 8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