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4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4、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

一个老男人在歌唱,踩在红地毯上的双脚画着圆圈,跟随节奏打拍子,扭动身体的样子有点滑稽。在他的面前伫立着两尊人偶,一高一矮,一个婀娜多姿,一个童稚可爱,它们很美,美得可望而不可即,叫人连倾慕的勇气都快失去了。

老男人正在为它们柔顺的头发系上雪白的蕾丝发带,粗糙的手仿佛一下子变年轻了,活力十足。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在你光辉照耀下面,人们团结成兄弟……”

啪!

曲终的同时,老男人突然大手一挥,把矮个子人偶打翻在地。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他发疯似的双手抓挠头皮,凹进眼眶中的眼睛鼓起一条条青红相交的血管。

“还不够!你们根本不够!”

当地一声,高个子人偶也被他踹倒在地,美丽的容颜摔在地上,溅起的灰尘迷失了晶莹剔透的眼瞳。

“那家伙骗我!那家伙骗我!什么上等素材,根本就是垃圾!垃圾!”

老男人气得直跳脚,爬满皱纹的脸像一幅扭曲的抽象画。半晌,他嫌弃地望了望倒在地上的人偶们,转身走到一块巨大的红色绒布前,用力一拉。

唰!在绒布落下的同时,一尊人偶映入眼帘,悬在头顶的聚光灯打下柔和的光芒,为人偶勾勒了一圈天使般的光晕。

雪一样白的皮肤,血一样红的嘴唇,乌木窗子一样黑的头发……这是一尊完美得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偶,和她相比,地上那两尊一下子黯然失色,会被主人抛弃也是咎由自取。

“呵、呵呵、呵呵呵呵……”

老男人出神地望着人偶,半晌笑了出来,嘴角卖力地向旁边咧开,可两只眼睛却泪如泉涌。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做不出能够超越你的人偶……十多个、不,是二十多个……我制造了那么多那么多,结果只有你最美,只有你……”

苍白发颤的手小心翼翼地触摸着人偶的脸颊,肌肤充满弹性的触感渗进指尖,传递到了老男人的心里,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难道说这是你的诅咒吗?小苍……”

指尖沿着下巴一点点向下滑动,落到了人偶的胸口,隔着高档的布料能够感受到一股由内而外的强大力量蠢蠢欲动着。老男人将繁琐的哥特洋装一件件解开,露出人偶平坦的胸膛,在正中央有一块漆黑的平滑的物体,大小似心脏,像玻璃又像一面镜子。

弯下腰缓缓将脸贴近,老男人喉咙里发出陶醉的声音,眼角的鱼尾纹也兴奋地翘起尾巴。突然,太阳穴流经一道电流,眉头蹙起,他直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人偶穿好衣服,扭头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门外。

“有谁来了……”

 

麻斗觉得自己走进了迷宫。

虽然每隔一段路就有复古的油灯照明但时而下坡时而上坡,大洞套着小洞的结构还是令他晕头转向。他有种时间空间都错乱的感觉,分不清自己究竟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

再一次,前方出现了岔路。三个大小形状颜色都相同的洞穴摆在眼前,这和让邻居区分自己三胞胎的孩子谁是谁一样恶劣。

脚底踩到了碎石子打滑了一下,麻斗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再抬起来时,最左边的洞穴突然亮起了绿幽幽的荧光,飘忽不定,如果这光芒有形象,麻斗想那一定是正在向他招手的女鬼。

是那里吗?

心里没底,只是单纯地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召唤,他转身朝那个方向走去。

扑通!

在刚刚迈出第一步时,心脏霍然跳了一下。完全失去跳动机能的心脏突然发飙,紧随其后,大脑嗡地一声,身体像被分裂成两半似的,肌肉和血管互相撕扯,发出痛苦的悲鸣。

麻斗感到天旋地转,周围的墙壁、岩石、山洞一下子活了,在他的眼前一圈圈打转,他分不清此时转圈的究竟是周围的景物还是他自己抑或只有他那对紫色的眼球。身体发烫,烫得他恨不得立刻在地上打滚,可是却动不了;他想用力呼吸,却吸不进任何空气;想召唤式神,却连方法都回想不起来。

头很疼,眼睛很疼,喉咙很疼,胸口很疼……疼痛排山倒海,如万蚁食骨,一点点啃食他的肉体,吮吸他的灵魂。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感到,死亡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

“你给我振作一点!”

斥责声刺痛耳膜,是他自己在说话。可是他分明连开口的力气都被剥夺了,甚至思考也早就乖乖缴械。

“你振作一点,绝不能输,你绝不能输给阎魔王!”

自己在给自己鼓劲,莫名其妙地,无法自控地。

阎魔王……这个名字是那么熟悉,熟悉到只要想起记忆库便会自动解锁,调出贴满封条的往昔。

“阎魔王……阎魔王……阎魔王是……是……”

眼前出现一道金光,笔直地贯穿了他的心脏,紧接着,无数金光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射来——两只眼睛错位了,头颅与脖子分了家,四肢被切割成数不清的碎片,稀里哗啦掉在地上,他的身体就像被推倒的积木,变成了血淋淋的残骸,鲜血喷洒一地,在脚下绽放成娇艳的玫瑰花田。

想起来了,他想起来阎魔王是谁了!

“阎魔王是我的……仇人!”

倏地,漆黑气流从麻斗的脚底飞旋而起,惊动了狭窄的山洞,顷刻间地动山摇,倒锥形的石柱被折断,坚硬的岩石被震碎。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所向披靡。阴魂不散的疼痛当即遭到驱赶,犹如丢盔卸甲的逃兵火速从麻斗的身体中撤离。

半晌,受惊的洞穴逐渐冷静下来,地下世界重拾安宁。

紫电之瞳缓缓睁开,在看到眼前的断壁残垣后不知所措地眨了眨。

“刚刚……发生了什么?”

麻斗喃喃自语,记忆模糊又混乱。晃了晃头,他将目光投向那个隐约闪着荧光绿的洞穴,迈开脚走了过去。

 

死后的世界——冥府,坐在大殿之上的阎魔王凝视冒着白烟的右手,一点点拳起五指。

“果然还是不行啊……”

这时,近卫咻地一下闪现在大殿之下。他单膝跪地,眉宇间刻着无奈的印记。

“已经准备妥当了,阎魔王大人。”

“那么就开始吧!”

站起身,笔直挺拔的脊背被乌黑的长发遮得严严实实,阎魔王利落地挥手,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而起。

“吾以阎魔王之名命令,现在开始,对都筑麻斗进行处刑!”

 

就在冥府风起云涌之时,人间界也是金鼓齐鸣。

西洋人偶馆二楼走廊里,两个高个子男人和一名少年将另一个男人围在墙角里。

砰!

脖子被掐住,九十九京介瞪大眼睛万分惊恐地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男人美得好像陶瓷娃娃,明明拥有天使的容颜此时看上去却比恶魔还要狰狞。

“麻斗在哪里?!”

邑辉压低声音质问,不容置喙的口气没给对方留下一丝拒绝的余地。

“我、我不知道……”

声带被遏制,九十九发声困难,拼了老命才吐出这几个字。

邑辉冷笑,周身散发出的冰冷气场冻得地板都忍不住吱嘎作响。旁边的巽和密也是心急火燎,他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整座人偶馆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出麻斗的下落。

“哼,你会不知道?那你总该知道真正的九十九京介在哪里吧!”

“什么?”

此言一出,不仅九十九,巽和密也都一脸震惊。

“别再装蒜了!之前麻斗破坏人偶时浅川明比你的反应还要激烈,如果你真的是人偶师不可能自己的作品被破坏还那么无所谓,还有,你拿话筒时用的是右手,而工作室里的笔筒却摆放在办公桌的左上角,由此可见真正的九十九京介是左撇子。”

感到勒住脖子的力道在一点点加重,再也伪装不下去的“九十九”只好哭丧着脸从实招来。

“我、我只是个替身啦,负责在外人面前扮演九十九馆长,应付络绎不绝的买家。”

“那真正的九十九京介呢?”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个打工的,有钱赚就行,哪里管那么多啊,不过……我觉得那老头子古里古怪的,本来我是打算干完这个月就辞职来着。”

“那佐野呢?”

邑辉进一步逼问道。他始终对那位看不出任何破绽的助手感到莫名的不愉快。

“佐野啊,他好像从很早之前就一直是九十九馆长的助手……我说,我知道的就那么多,能不能请你放开我?拜托了。”

冒充九十九京介的男人低三下四地恳求道,泛红的眼眶下一秒就能流出泪来。

明白眼前的男人不过是个炮灰,邑辉松开手,金属色的眼睛依然冷若冰霜。

沐浴在这样的视线中,男人急急忙忙低下头连滚带爬地从墙角钻出,躲得远远的。

就在这时,松井满面春风地晃悠过来,在看到邑辉的脸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一贵,我是欠你钱还是睡了你老婆?你干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松井……”

银瞳微皱,邑辉大步流星地来到松井面前一把揪住松井的衣领将他拎到墙边的阴影里,避开了巽和密。

砰!和冒充九十九的男人待遇相同,松井也被压在墙上。

“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想要八咫镜,就告诉我麻斗在哪里!”

邑辉声色俱厉,修罗般的表情证明他没在开玩笑。

即便内脏快被挤出来了,松井脸上却不见半分紧张,反而悠然自得地笑了出来。

“我说你啊,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说到底,不是我想要镜子,而是你需要它,我只是帮你搭个线而已。”

“为什么?要帮我……”

“嘛……再怎么说你也有我的基因,我可是很护短的。”

话音刚落,松井就看到邑辉的脸一下子白了几分,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至于你家那只爱撒娇的狗狗,我真不知道他在哪,不过……你可以去钟楼找找看。”

“钟楼?”

“没错!”

松井用力一点头,“因为那里结界的力量最强啊……嘛,凭你的话应该注意不到结界吧!”

脸色更加难看,这种被别人轻视的感觉很糟糕,糟糕到邑辉忍了半天才强忍住把面前这张得意的脸揍开花的冲动。

“点到为止,说太多以我的立场来看就是越界了,我可不想得罪阎魔厅的那帮家伙。”

“这件事和阎魔厅有关?”

伸手拦住执意要走的松井,邑辉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当然啦,准确来说是和很久很久以前的阎魔厅有关。麻斗是关键人物,而你,是因为这个关键人物才诞生的……今天就说这些吧,你还是快点找出八咫镜,如果三神器都成了那家伙的囊中之物,到时候你想救麻斗可就难上加难了。”

松井说完推开邑辉闲庭信步地走下楼去,与此同时,织也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邑辉,我有新发现。”

丢了个眼色给邑辉,织也转身指了指房门虚掩的馆长工作室。

“我想我知道你家死神去哪了。”

 

空气中凝固着死气沉沉的味道,麻斗感到胸闷气短,随手解开了衬衫最上方的两颗纽扣。

追着绿光走了没多久,一扇精雕细琢的铜质两扇门映入眼帘。从西裤口袋中掏出一张符夹在两指间,他从中间推开门。

“欢迎光临!都筑麻斗先生。”

苍老深沉的男低音,像一阵龙卷风灌入耳朵里,麻斗怔怔地站在门口,注视前方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身材清瘦,面容枯槁,但两只眼睛却亮得可怕,好像玻璃体掺入了荧光的成分。

不同于他刚刚走过的山洞,门内的景象和人偶馆如出一辙,洋溢着浓浓的欧式风格,挂着大吊灯,铺着红地毯,用金碧辉煌来形容毫不夸张。

“你是谁?”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但男人看向他的眼神却并不陌生。

绅士地鞠了一躬,男人沟壑纵横的脸突然浮起小孩子般的天真笑容,这笑容看得麻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抱歉自我介绍迟了些,都筑先生,我是人偶馆的主人……九十九京介。”

 


评论
热度 ( 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