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民工一枚
新微博(发文专用):http://weibo.com/6035811808 (欢迎勾搭^_^)

《暗之末裔》同人邑辉X麻斗——《鬼血阎魔》第四章-15

可以到新微博:http://weibo.com/6035811808 观看被吞的第三章5和第四章9

15、

“九十九京介?!”

麻斗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男人和在人偶馆中接待他们的那个九十九京介没有一丁半点相像的地方。

“也难怪你会惊讶,在人偶馆的那个不过是我找来的替身。”

“替身?”

“我这人不擅长应付客人,只想潜心制作人偶所以花钱雇了一个人在外人面前扮演我。”

真正的九十九京介一边说一边瞪着死鱼般的眼睛向麻斗走来。麻斗觉得九十九的走路姿势就像丧尸一样缓慢而僵硬。

“你……”

正要说些什么,目光不经意地落到了地上那两尊人偶身上,熟悉的样貌令麻斗心头一紧。

“上条桃子!浅川莲!”

毋庸置疑,躺在地上的被主人弃之不顾的人偶正是先前在人偶馆失踪的两名买家。他健步如飞地跑到人偶旁扶起那早已变成球体关节人形的冰冷身体。再一次亲眼目睹鲜活的生命陨落,他不由得百感交集,指尖绷紧,胸口一下子掠过惊诧、气愤、悲伤、怜悯等等情感。

“你这混蛋!”

愤怒点燃了紫眸里的火星,麻斗霍然站起身挥动手中的符,伴随一声嘶鸣,火翅展开,朱雀从天而降。

“是你!把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做成了人偶?!”

虽然是问句,但麻斗已经肯定了面前笑容诡谲的九十九京介就是一切的元凶。

二十多条人命,而且还是小孩子的命,他无法想象一个人要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居然对孩子下毒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便头顶君临着十二式神的朱雀,九十九依然从容不迫。放肆的笑声听得麻斗浑身不寒而栗。

“果然你和那人说的一模一样,看来他还是没骗我,你确实是上等素材!早知道你的眼睛这么美,我根本不该浪费力量来做这两具垃圾。”

垃圾?!

九十九对人命的轻视触怒了麻斗,悬在上空的朱雀以一声震耳欲聋的鸣叫回应主人波涛汹涌的情绪。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孩子不是你资助的吗?你怎么可以!”

“为什么?”

好像听到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九十九笑得肩膀簌簌颤抖。

“正因为他们的命是我捡来的,所以我才有权处置他们啊!你是不会理解的,理解一个人偶师的心情……”

突然,两行晶莹的泪水从九十九凹陷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这个年纪的男人竟然说哭就哭,麻斗不禁一头雾水。

“我一直、一直都好喜欢人偶!那份超越人类的美丽,是我毕生的追求!但是……做不出来啊!无论我多么努力,无论找多么漂亮的素材都不行!这是……诅咒!是小苍对我的诅咒!”

“小苍?”

这个名字麻斗觉得耳熟,他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巽当时说孤儿院失踪的第一名孤儿就叫小苍。

“是啊!小苍是个漂亮又听话的好孩子,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现在的成就!可是我却被他诅咒了,被他诅咒了!”

九十九越说越激动,两只眼睛像是要瞪出眼眶似的,整张脸都扭曲了。

“你知道吗?一个人偶师如果无法突破极限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我就是这样……我永远都做不出比小苍更美的人偶,就算用模特,就算用社长的儿子也没用!”

麻斗知道九十九最后说到的两个人分别指的是上条桃子和浅川莲,看来是为了挑战自己的极限九十九才会对孤儿以外的人下手。

怒视着面前陷入自白中的男人,他沉下脸一字一顿地说:“你真是个疯子!”

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就随随便便杀死了两个人,再加上之前二十几条人命,这人究竟对人偶执着到了怎样的地步,宁可背负如此多的血债!

心中的怒火随着思考渐渐冷却下来,他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怜,男人中了名叫“人偶”的毒,早已病入膏肓,然而本人却毫不知情,仍旧在错误的道路上攀爬着,直到自我毁灭。

“疯子?是啊,我的确疯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双手拼命抓着头的九十九突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反正我现在找到了!”

“找到什么?”

“你!”

嘴角咧得更加用力,九十九突然在耳边拍了两下手。啪啪两声,从房间周围的阴影里有什么东西冒了出来。

“这是……”

看着四面八方涌现而出的东西,被困在正中央的麻斗不禁感到手足无措。那些东西正是在陈列间里消失不见的人偶们,他们正以缓慢的速度将他团团围住。

“都筑先生,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是遇到了小苍,其次就是找到了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帮我打破小苍的诅咒,你的话一定比那孩子更美更美!”

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九十九脸上浮现出令人作呕的陶醉神情。

“本来我是打算在今晚把你带过来的,那样在盂兰盆节上就可以让你和小苍一起展现在世人面前了!嘛……算了,既然你这么主动,就乖乖成为我的人偶吧!”

话音刚落,逐渐包围麻斗的人偶突然加速,电光石火般展开迅猛攻势。这些人偶训练有素,并非各自为战,而是彼此配合,麻斗甚至觉得有人特意为他们制定了战斗模式。

有朱雀助阵麻斗不觉得自己会输,可是那群人偶却像钢筋铁骨般怎么打都打不晕,怎么烧也烧不化。

“这根本就跟丧失没两样啊!”

闪身躲开人偶突然伸长的手臂,麻斗气急败坏地嘀咕道。

察觉到麻斗并没有使出全力,九十九面目狰狞地大喊:“都筑先生,这些人偶都是我用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制作而成的,虽然里面有灵魂但都是劣等品,无需犹豫,尽管杀死他们吧!”

双手高高举起,在迎上紫电之瞳充满恨意的视线后,他更加有恃无恐地放声大笑。

“那个人跟我说过,你杀死的人越多你的灵魂就会变得越美丽……做成人偶时就会更加迷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杀人!

这个词语在麻斗的心中掀起一波波汹涌的潮水。

难道他又要为了自保而伤害其他人?

不!不行!他做不到!

踟蹰不前的心理影响了他的力量,而另一边的人偶们动作却愈发灵活起来。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还以这种半吊子的状态战斗的话,失败是迟早的事。明明只需一声令下蓄势待发的朱雀就能将这些不堪一击的生命摧残殆尽,然而,他却下不了手。虽然已经不是活人了,但在他看来那依然是生命,若是被式神杀死那么这些孤儿的灵魂将永远无法得到救赎。

他想救他们,而不是杀他们!

“怎么办……”

心中七上八下,突然,脊背刮起凉飕飕的风,他一个转身迎面射来一道碗口粗细的绿光。眼疾手快地朝旁边一跳,他就地打了个滚,勉强避开这一击。

抬起头,眼前是密密麻麻来回移动的人偶,他无法确定刚刚的攻击是来自哪里。

“朱雀!”

头顶上方的朱雀猛然振翅,飓风般的强烈气流席卷而来,铺天盖地,包括九十九在内,地面上的人偶被悉数震倒,只有一人除外。

雪一样白的皮肤,血一样红的嘴唇,乌木窗子一样黑的头发……和童话故事中的白雪公主一样,完美得摄人心魄。

“是这家伙吗!”

麻斗猜想这个超凡脱俗的人偶应该就是即将展出的价值连城的“白雪公主”,同时也是操纵其他人偶的“总闸”。

手臂一挥,领命的朱雀一个俯冲朝“白雪公主”撞去,麻斗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偶在朱雀的火焰中化为灰烬,然而下一秒,她却突如其来地闪现在他身后。

迎上那抹残忍微笑的同时麻斗就知道已经来不及了,从人偶胸口处射出的绿光,正笔直地刺入他的紫电之瞳。

“咿啊啊啊啊啊啊!”

惨烈尖叫响起,与此同时一抹雪白的身影霍然出现,犹如天使的降临。这身体正挡在麻斗前面,拿在手中的物体将射来的绿光一下子反射了回去。

“哦呀哦呀,没丢掉这东西真是太好了。”

邑辉气定神闲地将已经产生裂痕的镜子随手丢在地上,这镜子就是之前在喷泉池里发现的那个赝品。转身扶住麻斗的双肩,银亮的眼瞳皱了一下。

“你没事吧,麻斗?”

肩头被施加了相当重的力量,麻斗知道邑辉在担心他。

“嘛……还好,幸亏你来了。”

“是织也发现了工作室里的机关我们就找过来了。”

“麻斗!这里是什么情况?”

踢掉脚边的碎石子,巽插话道。他的身旁跟着密和织也。

“是这家伙,他才是真正的九十九京介,上条桃子和浅川莲都被他做成了人偶!”

麻斗扭头指着正抱住奄奄一息的“白雪公主”痛哭的九十九京介解释道。

“那么……那个东西又是怎么回事?”

邑辉的目光落在了被反射的绿光击中而倒地不起的人偶身上。这人偶很明显与众不同,不止是外貌的美丽,还有内在的力量都和其他人偶有着云泥之别。

“那个……大概是小苍。”

“小苍?就是孤儿院第一个失踪的孩子?”

“嗯!”

对于密的提问麻斗点点头,“九十九说他被小苍诅咒了,似乎是他无论用什么人来做人偶都做不出比小苍更漂亮的。”

“这对于人偶师来说还真是悲哀呢!”

邑辉漫不经心地说着,脸上半点同情的神色都没有。

“问题是,他是怎么把活人做成人偶的?”

巽不认为凭九十九一介凡人就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其中一点有什么渊源。

“说的是呢!不如……我们来问问这人偶怎么样?”

大步流星地来到跪在地上的九十九面前,邑辉金属色的眼瞳中充满了金属般的冷漠。

“别过来!不许你靠近小苍!不许你靠近小苍!”

九十九紧紧抱住人偶的头部,瞪着溜圆的死鱼眼,拼命的样子就像护住雏鸟的红鹮。

邑辉很少对人类抱以怜悯之情,但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九十九他突然想到父母对孩子的守护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心脏隐约传来一丝微妙的疼痛,像是被尖锐的物体擦了一下。

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很结实,直到刚刚他才意识到这个结论错的多么离谱。

“邑辉……”

一只手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扭头看去,是麻斗来到了他的身边。

“这家伙其实很可怜,虽然也很可恨。”

麻斗叹着气,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人偶的胸口,他想,在那里一定隐藏着将活人做成人偶的秘密。

察觉到麻斗的视线,邑辉淡淡地开口:“那里……应该是八咫镜吧!”

“你知道?”

“我猜的。”

看着邑辉平静的侧脸麻斗努努嘴。邑辉的猜想并非无理可循,如果是三神器的力量,那把活人做成人偶就变成了易如反掌的小事。然而令他不解的是,为什么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情愿助纣为虐。

“小苍!小苍!”

就在麻斗犯嘀咕之际,九十九怀中的人偶那对失神的大眼睛渐渐恢复了聚焦。

“馆……长……大……人……”

“什么?!”

耳边响起的稚嫩嗓音令麻斗大吃一惊。他向前一步靠近九十九和人偶,人偶的面部表情是静止的,微弯的红唇没有动,可他就是觉得他听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说话声。

“这是……小苍灵魂的声音吗?”

邑辉怀疑地问道。

既然邑辉也听到了,那就不是自己的错觉。在肯定了这一点后,麻斗蹲下身,没等触碰到人偶,眼前突然唰地一下亮了起来,好像展开了一幅逼真的投影。影像中是一望无际的绿草地,绿得好似一块巨大的翡翠,草地的尽头处是一座桥,桥的一头连接着与世隔绝的西洋人偶馆。

一个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的小男孩手里攥着一把黄橙橙的野花,静悄悄地来到一棵茂密的银杏树下,树下坐着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

“馆长大人,这个送给您。”

“啊,谢谢了,小苍真乖。”

男人接过野花,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

“馆长大人为什么总是愁眉苦脸的?是不是肚子饿了?”

被小男孩的话逗笑了,男人呵呵呵地笑了几声,眼底的阴霾暂时不见了踪影。

“没有……小苍呢?肚子饿了吗?”

小男孩用力摇了摇头,“我不饿,只是馆长大人不开心的话,小苍也会觉得难过的。”

男人微微一怔,眼眶湿润了一下,转眼间又恢复笑容。

“小苍真是个好孩子啊……”

伸出布满皱纹的手轻轻摸着小男孩的头,他像是自言自语那样轻声呢喃:“我啊,有一个梦想,可是怎么都没办法实现……”

“梦想?”

小男孩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仰起的小脸挂着似懂非懂的可爱表情。

“梦想……那是什么?”

“呵呵!梦想就是想做的事啊!”

“想做的事啊……”

学着大人的摸样,小男孩摸了摸下巴,半晌,突然举起小手,兴奋地跳着脚。

“有了有了!我知道一个东西可以帮馆长大人做想做的事!”


评论
热度 ( 6 )

© 冰之 | Powered by LOFTER